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19-黄庭坚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19-黄庭坚

时间:2022-03-31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且傍江山好处吟”——黄庭坚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又号涪翁,分宁(今江西修水)人。他是诗人世家,深受诗歌浸染,于诗文造诣很深。他是诗词大家,诗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词与秦观齐名,世称“秦黄”,书法属宋“四大家”之一。英宗治平年间进士,后任一些地方小官,与苏轼政治观点相近,因此,也受新旧党争影响。哲宗亲政,驱逐旧党,他以“修实录不实”、“诬毁先帝”的罪名,于绍圣二年(1095),他已50岁时,被贬为涪州(今重庆涪陵区)别驾,黔州(今重庆市彭水县)安置,即安置在黔州。

他由荆州经三峡、鄂西至黔州,先住郁山镇开元寺,后移居彭水县城。绍圣四年(1097年),他由黔州来到时任涪陵县尉的其弟黄叔向处,滞留10余月,特到与涪州城隔江相望的北岩佛寺普净院拜谒被贬于此的理学鼻祖程颐,并在此小住,与程颐探讨学术,交流思想,助程讲学。

据《宋史》载:“黄庭贤贬涪州别驾……坚淡然,不以迁谪介意,蜀士慕从之游,讲学不倦,凡从指授,下笔者可观。”

两位哲人、学问家在北岩讲学论道,一时间,学者云集,人文蔚起,涪陵北岩便成为北宋理学论坛的中心,成为与洛阳(时称“洛学”)并称的理学宗源和圣地,被中国哲学界誉为“涪陵学派”(亦称“涪学”)。因有感于程颐治学的严谨精深,黄庭坚特为其讲学之地大门门额题铭“钩深堂山谷书”6字。“钩深”2字取《易经》“钩深致远”之义,即治学要向高深方向探索。此题铭后移刻北岩崖壁,至今仍清晰可见。

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黄庭坚受命移居戎州(今四川宜宾市),他取道涪州赴任。元符庚辰三年(1100年)时,他已57岁。面对6年谪居的结束,他心情颇为舒畅,即买舟东下,再次来到涪州。他在观赏长江中白鹤梁题刻时,于石梁上题铭“元符庚辰涪翁来”7字。其字纵伸横逸,宛若天成。后随三峡工程进展,此题刻已移至涪陵广场艺术墙,供后世观赏。

后人为纪念他3次来到涪陵,特在他北岩吟诗涤笔之石壁上刻下“涪翁洗笔池”5个大字。并在北岩建造供奉程颐、黄庭坚等名人的“四贤楼”,供游人休憩的“碧云亭”,以及他传道授学的“钩深书院”。

黄庭坚在宦游贬谪三峡间,曾留下不少诗文,让我们能领略一代诗人的胸襟才华与人生感喟。

黄庭坚是北宋开宗立派的大诗人,他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但又与苏轼并称“苏黄”,他更是北宋江西诗派的领袖。

黄庭坚从小时即苦研诗艺,对杜甫则尤为推崇,所以,学杜,是江西诗派的显著特点。他还强调苦读经史,讲究“无一字无来历”,诗歌中应有丰富的学识。但这种学习与借鉴,又必须有新的转化与提升。为此,他提出了著名的“点铁成金”与“夺胎换骨”论。一是指化用前人诗文中的词语、典故,二是指师承前人的构思与意境,但又必须化陈为新,构建自己的新意境。他强调学习前人,但反对因袭前人,反对陈辞滥调。他的诗讲求法度,但又刻意求新求奇,时人评其诗为生新瘦硬,与其书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他的有些诗歌也存在语言艰奥、句法和章法有些生硬的缺点。

所以,苏轼曾经语带玩笑地说他的诗“格韵高洁”,但又说他的诗读多了又会使人“发风动气”。

《竹枝词》源自三峡民歌,经刘禹锡创制新词,后世诗人多所承续,大多得到民歌情深韵清之精神。

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黄庭坚长途跋涉,终至夔州,写有《竹枝词二首》。

其一

“三峡猿声泪欲流,夔州竹枝解人愁。

渠侬自有回天力,不学垂杨绕指柔。

此诗从形式到情感,皆得三峡情歌之神,所谓语浅情浓。但这只写男女情爱吗?稍加想象,亦可见出黄庭坚衰年遭贬的幽情,以及不愿屈服于朝庭滛威,而要持身刚正的誓言。

其二

“塞上柳枝且莫歌,夔州竹枝奈愁何。

虚心相待莫相误,岁寒望君一来过。

依然是男女信誓旦旦,莫负初心。但又何尝不是诗人要在岁寒中坚守初志的表白。同在夔州,还有《竹枝词二首并跋》的诗作。

其一

“撑岩柱谷腹蛇愁,入箐攀天猿掉头。

鬼门关外莫言远,五十三驿是皇州”。

诗人在跋中写道:“予自荆州上峡入黔中,备尝山川险阻,因作二叠传与巴娘。”

此诗便可见出诗人险奇孤绝的风格了。“撑岩柱谷”是现实,“蝮蛇愁”则是妙喻,“入箐攀天”既是现实,也有夸饰,而“猿掉头”更是新奇惊世之句了。

其二

“浮云一百八盘索,落日四十九渡明。

鬼门关外莫言远,四海一家皆弟兄。

诗中鬼门关、十八盘皆是旅途中之险境。此诗明白晓畅,表现了诗人乐观豁达的一面,贬谪之地虽远,但依然可以视为自己的另一个居家之地。

此次江行中有《再和元礼春怀十首(之三》:

“行云行雨迷三峡,归风求凰振九苍。

月白花红倾酒满,不将春色等闲抛。

他在诗序中写道:

“夫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此物之情也。故极道狭邪游冶之乐,江湖契阔之愁,至萧然疲役,不可支持,乃反之以正云。”

他纵然在流徙途中,前途未卜,但他依然执着于月白花红,不愿辜负春光。

他在巫山县有一首《戏题巫山县用杜子美韵》诗:

“巴俗深留客,吴侬但忆归。

直知难共语,不是故相违。

东县闻铜臭,江陵换袷衣。(巴东有铜铁钱滩)

丁宁巫峡雨,慎莫暗朝晖。

诗人在巫峡流连美丽风光,稍解愁怀,他还叮叮巫峡云雨,切莫要遮住了神女美丽的容颜,影响了诗人的观览。这真是一个多情的诗人呵!

正因为诗人多情,所以,在放逐的行旅之中,那种愁怨还是很难消解的。

他有一阙词曰:

“襄王梦里,草绿烟深何处是?宋玉台头,莫雨朝云几许愁?

飞花漫漫,不管羁人肠欲断。春水茫茫,要渡南陵更断肠。

在夔州友人宋肇(字楙宗)的《宋楙宗寄夔州五十诗三首》一诗中,他对自己的才气与诗艺深为自许,更愿意借此忘记愁怀,为江山胜景高歌。

“五十清诗是碎金,试教掷地有余音。

方今台阁称多士,且傍江山好处吟。

这一句“且伴江山好处吟”,精确地表达了诗人在三峡山水中忘忧的情怀。

“五十清诗一段冰,持来拾得慰众生。

自经壁间行坐看,更教儿颂醉时听。

“碑同岘首千年石,诗到夔州十绝歌。

佗日巴人怀叔子,时时解看手摩挲。

诗人仰慕杜甫,而三峡夔门正是杜甫淹留之地,在《减字木兰花·巫山县追怀老杜》一词中,他更把杜甫引为神交的先贤。其词曰:

“巫山古县,老杜淹留情始见。拨闷题诗,千古神交世不知。

云阳台下,更值清明风雨夜。知道愁兴,果是当时作赋人。

诗人在赴贬所的途中,梦见了当年贬谪夜郎的李白,两人互相怜惜,赋《竹枝词三首》,诗中悲李白,实则叹自身。

“一声望帝花片飞,万里明妃雪打围。

马上胡儿那解听,琵琶应道不知归。

“竹竿坡面蛇倒退,摩围山腰胡孙愁。

杜鹃无血可续泪,何日金鸡赦九州。

“命轻人鲊瓮头船,日瘦鬼门关外天。

北人堕泪南人笑,青壁无梯闻杜鹃。

诗人从巫山峡改走陆路,经武陵山,至黔州。这里乃是群山中的小邑,所幸的是,郡守曹黔南待他不错,他又得家书,心中稍安,作诗《送曹黔南口号》:

“摩围山色醉今朝,试问归程指斗杓。

荔子阴成棠棣爱,竹枝歌曲去思谣。

阳关一曲悲红袖,巫峡千波怨画桡。

归去天心承雨露,双鱼来报旧宾僚。

但细究字里行间,不平之气依然隐约可见。

综观黄庭坚的三峡诗,诗人借三峡的多姿多彩,抒发自己遭贬的复杂心情。他有烦愁,有郁闷,也有不平,有怨愤,更有豁达从容的胸怀。其诗的风格也是多样的,有清丽晓畅的,也有奇崛深沉的,但无论什么诗作,都流露出诗人丰富深挚的内心世界。三峡作了诗人的抒情客体,寄兴的凭依,当然,三峡也抚慰了诗人孤寂傍徨的内心。诗言志,于此可见矣!

经过多次起用贬谪,建中靖国元年(1001年),黄庭坚买舟东下,再到夔门,他游万州西山流杯池,并作记,后予刻石,称为书法极品,他还在友人的陪同下,浏览了香山寺、白帝城,并题字留念。

崇宁四年(1105年),黄庭坚病逝于宜州(广西宜山县)贬所。

三峡历代的贬官,大多是一些忠直之士,且富有文学才华,为官也清廉持正。对于这些流官贬吏,伟丽奇瑰的三峡,正是他们的寄情之所,也是他们的疗伤之地。他们与三峡的关系,就是这样情意互通,难解难分。

 

(选自孙善齐着《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