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张红长篇连载18·《向阳花儿开》第六章·三
详细内容

张红长篇连载18·《向阳花儿开》第六章·三

时间:2022-03-29     作者:张红【原创】   阅读

 

何子惠是在陶波妈的陪同下,到西岩瀑布下面、那座桥头旁边的城关镇医院做的人流手术。由于怀孕的时间不长,在手术床上,透过窗户,她盯着从西岩上面下来的,那一串串像珍珠一般,在阳光下亮闪闪的水珠,并未感到巨烈的疼痛,医生就把她和陶波爱的结晶给拿掉了。在护土把她推到病房去休息、扶她下来躺到另外一张床上时,她感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

无论多好的东西,对它过于执着,就是一种业障,母亲昨晚上对她说过的这句话,她似乎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想来,母亲就是她身边把这个世界看得最透彻的人了。她总是在关键的时候,通过一两句轻描淡写的话,让她醒悟。

还疼吗?陶波妈从走廊走进屋来。我刚才去上了一趟厕所渴吧?我马上去给你端杯热水来。

何子惠就是在她的极力劝说下,才来到医院做的这个手术。她这样做,让何子惠感到减轻了身上的负罪感从这方面来说,她是十分感激她的,她毕竟是陶波的亲妈呀,她都不要这个孩子,这事就不能全怪她何子惠了如果陶波泉下有知,也是能原谅她的。

陶波妈捧着一杯水进来时,还冒着热气。

这几天千万别摸生水,不然会落下病根这是开水,我先放在床头柜上,等会儿再喝。

妈,医生说我这是小手术,休息一会就可以走了。

我知道,陶波妈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结婚后,我也做过一两次这样的手术稍不小心就怀上了我让你爸在家熬鸡汤,到中午的时候就端来。

妈,你们对我真好,以后我会孝敬你们的

陶波走后,你反而改口叫我们爹妈,你来到这世上时是个弃儿……只要你不嫌弃我们,们以自己的闺女

你亲爹娘在你生下来拋弃了你,如果这世有好,你就活不到现在……所以,一要做个好

谢谢你教我,我明白了。

看到别人倒霉了、落难了,伸手拉一把,帮帮忙,吃不了亏的这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在你遇到难处时,也会帮你的

听到陶波妈说出这样的话来,何子惠才感到自己太小看她了,平时只是觉得她善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深的人生感悟。

妈,我知道了

知道了就好,不要忘记做一个好人就成。要存好心、做好人、做好事,这样子走完了一生,才不觉得自己枉做了一世的人。

嗯。

别的我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了,我看你做生意比谁都聪明,今后吃穿不愁了来吧,喝一口热水。

到了中午,陶波他爸果然端了一大盅鸡肉来,那时,何子惠都能在地上行走了。坐在床头吃饭时,陶波的父母就坐在对面的床上看着她吃,他们那殷切和善的目光让她深受触动,就觉得自己不知从哪辈子修来的福份,才得以在此生遇到了这么好心的人。

临走时,陶波父母陪着她在医院门前的公路边等车,这时,陶波妈对她说,怀过孩子这事万别跟任何人讲,未婚先孕本来就是让人感到羞耻的事。而且,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一点好处都没有,只会害了自己。尽管何子惠对她这番话,并不完全赞同,但她明白她这样说也是为她好。

在公路边站了近十分钟,才等来一辆出租车。在回去的路上,何子惠感到通过这一上午的经历,她已经完成了自我的一次蜕变,她觉得自己曾经追求的生活目标变了,除了追求自己的幸福以外,存好心、做好人、做好事,也将会成为她一生的追求。在这之前,她的母亲只是常常告戒她要多积阴德,但行好事不求回报,现在又经过陶波妈的一番点拨,她对人生的意义又理解得更深了。

出租车在门市前的公路边停下来时,她透过车窗看到母亲正好端着饭菜从楼梯间出来。下车后,她捂着小肚皮对母亲说,她肚子有点疼,先回家躺一会儿。让她感到奇怪的是,母亲听到她的话不但没说句安慰的话,反而咧开嘴笑了。

回到家后,在床上躺下时,她才意识到母亲为什么听到她的话后会露出了笑脸——母亲应该是意识到她来例假了。

有一天晚上,何子惠租住的房东找到家里来说,她准备把房子卖了,让何子惠作好准备搬家。卖房原因是她的儿子需要钱去入股一家公司做生意。何子惠就问她卖多少钱,房东说最低也要三万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房东最后承认以二万八千块钱的价格卖给她。她们还说好第二天签完合同给钱后,就去办过户手续。在房东走后,母亲有些焦急地问她哪来那么多的钱买房子,生意才做了近一年,不可能挣到那么多的。何子惠笑而不答,母亲也就没多问了。

第二天下午,当她拿着写有她名字的房产证递给母亲看时,母亲的嘴唇啰嗦着,呆呆地盯着那个房产证看了好一阵。

不会是假的吧?

何子惠把母亲抱进怀里说:妈,在这城里,我们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了这是真的,我亲自和她到房产局去办的过户手续妈,你放心,买房子的钱不是偷来的抢来的不过,你别跟任何人讲我们已经买了房就是了,免得别人眼红

放开母亲时,何子惠看到她有些木然的脸上淌着两行泪水,又把她抱进了怀里。

那天下午娘俩聊了很久,从何子惠小时候聊起,聊到了她进了城后为止。

你今天不说,我还不知道,人家把陶波的抚恤金都给了你。以后,你就把他们当成你的亲生父母吧,人家对你有再造之恩,要常常买点东西去看看他们有啥需要帮忙的,千万别推辞,就当自己家的事去办。

妈,我知道。

知道就好这人啊,短短几十年的命,好孬活都是活,只有做好人在临死的时候才不会悔恨你看陶波他们一家人多好啊,如果陶波不是……唉,或许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此生才……

妈,别说了……你那都是迷信,陶波出车祸纯粹是个意外。

这世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事……

看到母亲打开话闸后,说个没完,何子惠起身站了起来。

妈,门市还有点事,我下去了。

何子惠拉上门,从楼梯间下去时,在人行道上看到了刘春燕。

嫂子,你这是到哪去啊?

到哪去?还不是你哥不放心,让我过来找你

嫂子,是我搞错了,我到医院去检查过了,是月经不调,吃药后,前几天月经又来了。

你没骗我吧?

何子惠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说:这种事情骗得了吗?如果有了,肚皮会一天天长大的

唉,你哥是怕你……可我想怀上,肚子又不争气。

你去检查过吗?

我和你哥都去检查过,啥病都没有啊。

只要没病,迟早都会有的对了,给哥打个电话去,让他过来吧,晚上我请你们烫火锅。

哈哈遇到啥喜事了?

哈!嫂子,进城这么久,我都没请你们吃过饭呢。

那好,到你门市去给他打电话。

玻璃柜台外边,有两个农民,一男一女背着空背篓,正在等候。王秀英和桃子分别在门市里,从搁在货架上的几个纸箱里,拿出一包包猪药。

从玻璃柜台旁边进屋,站在写字台前,刘春燕拨通了她家的电话。

我在何子惠门市部,你过来吧,她要请我们吃饭她没事,是她自己搞错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啰嗦啊?真的没事了我们等你

王秀英提着一大包猪药搁在了柜台上,然后拿着计算器算钱。

一共三十八块钱,如果不放心,你自己再点一下。

那个农民憨憨一笑,说道:我都是在你们这里买,以前都没点错过不点了,来,钱拿去。

秀英收了他四十块钱,补了两块零给他。站在柜台外边的何子惠提着那包药,放进了农民的背篓里。农民转身走了。

叔,你慢走。何子惠说着,看着他顺着人行道离开了。

何子惠朝敞开着大门的库房走去。里边的饲料袋重重叠叠靠墙码着,在屋中间只留下了能容人走路的一条缝。看到某品牌的饲料还剩下几包了,她又回到了门市。

刘春燕正坐在柜台外面和秀英、桃子聊天,何子惠对她笑笑,就去打电话。

打完电话,何子惠对王秀英说,让她去联系两个棒棒,还说下半夜会拉一车饲料来。王秀英听完她的话,就出门去了。

何子惠,你哥说,他想把那个周斌带来一块去吃饭没事吧?

没事没事桃子、秀英也一块去,人多闹热呀。

你妈呢?

她不沾荤的……对了,我得马上回去给她讲一下,别把晚上的饭弄多了

说着何子惠走出了门市。

回到家里,看到母亲正在厨房清洗蔬菜,何子惠就对她说,她和秀英晚上不在家里吃饭了,让她少弄点。

刘春燕来了,等会姜毛也要过来。我们进城还没请他们吃过饭正好今天碰到了,就请他们去烫火锅。

那你们去吧,我一个人简单弄点吃的就行了。

何子惠走进自己的寝室,拿了一些钱搁在身上。出门从楼梯间走到人行道上,她看到秀英从三十米开外的地方走来,她身后的人扛了一根棒棒,像孙袁和。何子惠走到门市前,站在人行道上那棵梧桐树下,等着他们。那个人真的是孙袁和啊,由于脸上蓄了胡子,她差点没认出来。

孙袁和看到她后,有点不好意思

还未走拢,秀英盈盈笑着对她说:我到那边去找廖棒棒结果看到他站在那里看另外几个棒棒打纸牌,就把他叫过来了。

俩人刚刚走到面前,何子惠就问:孙袁和,你不是跟着你姐夫在搞销售吗?

跟他出去跑了几个月,他说我不是那块料

那你平时住在哪里?

我和几个棒棒在县医院那边合租了一间屋子。

这时,王秀英从门市里端了一个塑料凳子出来,孙袁和接过凳子就坐下了。王秀英把他的棒棒搁到了门框上。

当棒棒一天能挣多少啊?刘春燕问。

少的时候,一天能挣几十,多的时候一百多吧。

那一个月下来得挣多少啊……刘春燕脸上流露出了不满的神情。比我上班多多了。

可我们是下力的你那工作多轻松啊。孙袁和说,看到能挣钱,现在街上的棒棒越来越多了。

你干多久了?何子惠问。

十多天。

那我们这里的活就包你了,王秀英说。我们平时只找你,需要加人时,你自己找来。

你们这里的活多吗?

基本上天天都有……王秀英说。今晚上下半夜就要下一车货。不过,平时怎么找你呢?

给我打传呼机说着,孙袁和从裤包掏了一个传呼机出来。是我姐夫给我买的。

 

你平时可以住在我们库房里,王秀英说。这样你还可以节约一点房钱,晚上来货了,也方便。我们这里几乎每天都要拉货来。

可以呀,何子惠说。你可以把床搬过来。

你们的生意这么好啊?

好不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那我这就回去搬床过来。

今天就算了,等会,你跟我们一块去吃饭吧,何子惠说。大家难得聚在一块。

孙袁和笑了笑,摸摸后脑勺,说道:居然有这样的好事

听到他这样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姜毛带着周斌过来时,天都快黑了。何子惠问他就近的哪家味道比较好,他说不远处的一家名叫老地方的火锅馆味道不错。

为了吸引顾客,这家火锅馆的酒水都是免费的今天正好孙袁和也在,大家就喝个一醉方休!姜毛说。

啤酒,我是喝不醉的,孙袁和说。

看他那样子,已经跃跃欲试了。

看到王秀英关好门后,何子惠搀上了刘春燕的胳膊。老地方火锅馆就在西门口出城公路拐弯的人行道靠山崖那边一幢两层楼的底楼,从门市过去就几百米远。在里边靠悬崖那边一扇窗户下的桌子坐下来后,何子惠让姜毛夫妇点的菜。虽说在此之前,淘波曾经带着她去吃过两次火锅,但她对烫火锅的菜品并不熟悉,哪种菜好吃,在她看来只有长期生活在城市的人更熟悉。无意中,何子惠发现周斌常常目不转睛盯着自己,就装着不知道似的,一会儿和刘春燕说两句,一会儿又和桃子、王秀英聊几句。

上菜时,姜毛让服务员拿来了两件啤酒,还特地要了一种山城品牌的重庆本地产的啤酒。他给几位女士要的是现榨花生浆。随着桌上摆上了毛肚、鸭肠、血旺和老肉片等菜品,锅里的汤水也烧沸了。

几杯酒下肚,孙袁和的话就多了起来。

想当年如果不是我爸妈怕何子惠她爸是个拖累何子惠就是我的

孙袁和!不对吧?王秀英看了何子惠一眼。据我所知,何子惠就没有想过和你耍朋友。

是呀,何子惠心气高,一直在托我们给她介绍个城市人呢。刘春燕说,孙袁和,你别乱说呀。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这时,姜毛端起洒杯说。喝酒!喝酒!一切如意不如意的都在洒杯里。

孙袁和捏着一杯啤酒和他的杯子碰了碰,又去碰周斌手中的杯子,然后仰头一口喝了。

姜毛,何子惠就跟你妈一样,是个有血性的人孙袁和又摇头晃脑起来。一旦她要跟了一个人,就会至死不渝……

孙袁和!多喝酒,少说话!王秀英着眉头,朝他示意说。你什么时候成了话唠了。

没事,没事让他说吧。何子惠说着,瞥了周斌一眼,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胸脯看。大家多吃菜呀,不要光顾着喝酒了

我知道她心气高,一直想嫁到城里来……对了,何子惠,你那个收猪的呢他怎么没来?

孙袁和!王秀英打了他一下。你的嘴巴没上门啊?

他已经出车祸死了。何子惠说。

啊?孙袁和睁大眼睛看着她。

现在想想,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呢……何子惠说。这几年我想拼拼事业……等我有钱了就回罗家湾开个养猪场,个人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你开了养猪场,我来帮你喂猪王秀英嘻嘻一笑,吐了一下舌头。

到时候,就让你当场长,乡亲们如果想入股,都可以何子惠也笑了起来。要富大家都富!这样我们村的姑娘就不会像我前两年那样,因为穷怕了,一心想嫁到城里来了

这个想法好!姜毛端着洒杯把手伸到何子惠凸起的胸前。妹子,就凭你有这样的胸怀,我就想敬你一杯!

哥,我这杯里是水

水到浓时,就是酒!来,我先干了。

何子惠,我相信你!王秀英举起了洒杯。

我也信!

……

那来吧!姜毛又给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了洒,站了起来。我们为了她的梦想成真,干杯!

干杯!

干杯!

何子惠环顾着大家,抬起下巴,一口把杯中的花生浆喝了。她突然感到自己肩上压着沉甸甸的担子,任重而道远。不过,她又信心满满,觉得没人走过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

多年以后,当她被县里评为带头致富的先进个人时,就觉得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只是的一种自我实现,是不配获得如此荣誉的。

 

——连载完——



张红67 WC.png

作家简介:张红,笔名拾得47,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诗文散见于《重庆文学》《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银河系》等纸媒和一些网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