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杨礼仪·暖冬
详细内容

杨礼仪·暖冬

时间:2022-03-28     作者:杨礼仪【原创】   阅读

冉冉晨雾重,晖晖冬日微。

——《隆州道中》


深冬,那一缕阳光,奋力割开云层,从铅灰天幕写意画的缝隙中漏下来,晕出大片留白中那一抹点睛的红。那一缕微弱日光,虽不够温暖冷峻的湖面,却能呼唤风来,在湖面漾起一阵波光粼粼,荡漾出温暖的情趣。而我也因这微弱的,来之不易的暖色调,感受到一点熨贴的治愈。

冬日晨朝,天光熹微,在这料峭季节,空气似乎都冷凝了。我裹紧棉袄,戴上棉帽,厚手套,全副武装下,我仿佛获得了无限的勇气,终于磨磨蹭蹭的出了门。

在人行稀疏的路上行走,醒目的只有排列整齐的路灯,冬天早晨下的路灯,不像夏日那么清晰、明亮,灯光在晨雾的笼络交缠下,暗沉、朦胧,像一团不真切的光晕。

顺着这飘渺的灯光,看见了和我一样停驻在这街上,但却和我不一样的,穿着橙色衣服的环卫工人。他躬着身子,一双在路灯下看不真切的枯瘦的手,一手握着巨大的扫帚,一手拿着簸箕。那扫帚不知疲倦的舞动,那双手默默地在寒风中清扫。扬起的飞尘还未落地,树叶灰尘就行云流水般尽数归入到那特制的簸箕里了。虽然不太合时宜,那迅速流畅的动作竟我想起了温酒斩华雄的典故。

我站在街角,静静看着这平时被人们忽略了的劳动场景,看见他佝偻着的背影,听见挥动扫把与地面的摩擦地沙沙声。

霜刀虽然还在毫不客气的迎面相逼,但天光渐亮,湿冷的雾气慢慢地融化于天幕缝隙中漏下的日光中了。早晨的阒静也因渐多的行人而被打乱,街边的早点店打开第一屉蒸笼,灼热大团的雾气瞬间染白了我的视线,带着面点的丝丝香甜。灯光重新模糊了,却因这热气而显得可爱柔和起来。

等车流飞驰而过的风将灯光重新凝聚,我想找寻那个橙色佝偻的身影,可那双枯瘦的手,那巨大的扫帚和特制的簸箕,已消失在街角了,喧嚣街道,只余一片洁净。我怅然之余,又因心中慢慢升起的暖意而扬起嘴角,迎着暖冬阳光,大步向前走去。


作者简介:杨礼仪,女,土家族,重庆黔江人,汉语言文学师范本科在读。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