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王茁萌·青苹果与小酸橘
详细内容

王茁萌·青苹果与小酸橘

时间:2022-03-28     作者:王茁萌【原创】   阅读

我最爱吃青苹果,却不爱吃那酸涩的小橘子。可因为你爱吃,家里总有绿汪汪的小酸橘。我抗议了很多次,却无济于事。

在某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一切尚未发生。你细细剥了一个小酸橘,和以前无数次一样,直接塞进我的嘴里,看着我被酸得皱成一团的脸,你笑着说:“要多吃水果,快,再吃一个。”

我们俩很少那样心平气和的聊天,所以那时你对我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

“现在的人死了都要占个土堆,我不乐意这样。等我以后不在了,你就把我的骨灰洒在汉丰湖里,爸爸就可以一直看着你了。”你说。

汉丰湖是我家门前的大湖。后来你在医院住院时,从紧靠着病床的窗户向外看去,也一直能看见那一潭烟水空蒙。那时,你会不会想起这个下午,你对我说的这些话呢?

高考结束之后,我去医院看你。你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发烧,声音是低哑的。我迫不及待地告诉你,考场里的气氛有多么紧张,考试结束时的场景有多么壮观,我答题的时候是怎样的急中生智。你声音沙哑,但显得很高兴:“我也想去考场外等你。”

我突然意识到了,你怎么能去呢?惶惶然的,像无意碰到恶龙逆鳞的小兽,小心翼翼的闭嘴了。

我看着你,忽而觉得有些恍惚,因为我发现,无论我怎样努力回想,也无法把现在这个消瘦蜡黄的癌症病人和过去那个充满压迫的,可怕的“煞神”联系起来了。

小时候,我上课不爱听讲,总是偷懒。做作业对我来说既艰巨又痛苦。更可怕的是,我上课走神的后遗症——错漏百出的作业,永远无法逃过你的眼睛,被责打是常有的事。

有一天,我终于觉得这样的日子无法忍受。那天放学后,我没有回家,在小区里徘徊到很晚,才畏畏缩缩的溜回来。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做作业了。没想到,我老远就看见你堵在门口,已经等我了很久。你眼睛通红,死死盯住我,一言不发。我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转头就跑。你把我揪回来,扬起巨大的铁掌,猛的就扇了我一耳光!我的头被打的嗡嗡作响,脸肿得老高。我张着嘴哭号,被打出的鼻血流进了嘴里。我像一只狼狈的小狗,边哭边做完了作业。

那天深夜,我悄悄钻进了被窝。委屈在温暖的床褥里悉数爆发,我蜷缩在被子里,无所顾忌地嚎啕痛哭。过了好久好久,我哭累了,迷迷糊糊的正要睡着,一下子听见你的脚步声,刚刚放松的神经瞬间绷紧了,你要干什么?我僵硬着身体,顾不得还挂着的满脸泪痕,紧紧闭着眼睛装睡着了。但你只是轻轻掀开我被子的一角,摸了摸我的额头,似乎很轻地叹息了一声,又仔细的把被子掖好,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后来,我再没有逃避过做作业,成绩也慢慢好了起来,甚至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

我上高一时,你被检查出肝脏肿瘤。我很害怕,但更多的是茫然。“癌症”,多么遥远又抽象的字眼啊,对从未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我来说,要理解它实在太困难了。

你开始频繁的检查、住院、接受手术。次数太多,渐渐地,我甚至已失去了最初得知这个消息的慌乱,变得麻木。

“反正住院回来了,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嘛。”

我这样妄想着。所以,即使妈妈陪着你愈加频繁地前往市里的大医院治疗,即使整个高三都只能寄住在亲戚家里,我依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日子飞一般的过去。很快,高考结束,我的高中生涯走向了尾声。你终于回来了,住回县里的医院。可你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每况愈下。最后,甚至已经无法进食,每天吊着大袋大袋的营养剂。

可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吃东西?家里的橘子再没有人吃就要坏了。如果你能好起来,还会给我剥橘子吗?你那么喜欢小酸橘,可现在,家里的橘子没有人吃了。

我给自己削了一个青苹果,使劲咬了一口,试图忽略掉那些异样的感受。

“青苹果比红苹果好吃,清香的,甜脆还便宜。”你看到我吃苹果,笑着怀念道。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妈老是买红苹果,明明我不爱吃那个。”我愤愤然,俨然还是那个被娇惯得过了头的孩子。

我多想永远当一个被你管着的,娇纵的小孩子呀。

可是,你生病后,妈妈开始常对我说:

“你怎么还这样幼稚?你该长大了!”

外婆不再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在我笨手笨脚做错事的时候,她也已不再呵斥我,因为她觉得,我已经是大人了。

亲戚们也不再把我当小孩子,过年时会把压岁钱直接给到我手上,而不是转交给你和妈妈。他们都说:

“你长大了,压岁钱要学会自己保管啦。”

我回想起来了那些有人逼我吃水果的日子,无条件的被溺爱的日子,像幻梦一样奢侈到不可思议的日子!现在,那些日子终于随之离我而去了吗?

第二天很早,外婆把还在睡梦里的我摇醒,她说:“快起来去医院!医院里说你爸爸快不行了……”

还耽溺在温软床榻的意识猛然惊醒,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高声叫道:“外婆,你说什么?”

“到了医院,记得照顾好你妈妈……你是大人了。”

“……我马上就去。”

克制住不停颤抖的身体,我竟然前所未有的冷静和镇定。

麻利地换好衣服,我穿了一件簇新的绿色连衣裙,印满了精致的花纹。我希望你最后看到我,是整洁的,漂漂亮亮的。临出门,我猛然刹住脚步:家里新买的小酸橘你还没吃上呢!

我抓起那一袋橘子夺门而出。穿过熟悉的医院长廊,却得到了那个最不愿听到的消息。手中的袋子应声而落,橘子咕噜噜的,滚不见了。

爸爸走了,家里再也不会出现苦涩的小酸橘了。


作者简介:王茁萌,女,汉族,重庆开州人,汉语言文学(师范)本科在读,座右铭是你若精彩,天自安排。


 责编:文 瑾

    编 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