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田诗范·中篇小说连载《长寿传奇》3
详细内容

田诗范·中篇小说连载《长寿传奇》3

时间:2022-03-23     作者:田诗范【原创】   阅读

 

三章  黄草突围  殿武建功

 

提示 黄草山寨主汪秀才不满满清统治,据山为王,四川总督发兵围剿,汪秀才力战突围。  

 

时四川总督接川东巡检道急报,言川东嘓噜流民占山为王,川东水陆交通受阻,于是命布政使葛哈布点起川东各县兵丁衙役二千余人集结重庆,这杨殿武也带了广安百余兵丁报到,葛哈布见他相貌不凡,升了他个千总,与各路人马,分水陆两路沿途扫荡,踏平了好几处小山寨,这天来到黄草山下,黄草山汪秀才早有准备,山上擂木滚石如雨泻下,官军死伤不少,殿武急令收兵,待第二日再战。

当晚,汪秀才与众人商议道:“官军虽然首战受挫,但众寡悬殊,此山寨必然守不住,不如趁官军还未合围之时冲出去!”

贺金龙说:“今寨西,寨东驻有敌重兵,北无出路,而寨南峡口又驻有敌水师,往何处突围?”

汪秀才说:“明日派弟兄在山上大张旗鼓地砍竹扎竹排,做出下江口突围之势,敌必从东、西调兵到峡口堵截,那时我们便从东山口突围,经李市渡江到涪陵。”

众人皆曰:“甚好!”待众人散尽,汪秀才留下贺金龙,对他说“在下一妹汪芸芸,已许下江北邓发财,不日就要前来迎娶,今生死难料,特托付与君,不知君可允否?”

贺金龙大哭道:“大哥所托岂有不允,只是二哥不在,明日一场恶战,大哥没武功,身边无人保护,在下死不放心,我部下有一人叫祝树疙瘩,忠厚老实,从小在西山打猎为生,面目为野兽所伤,但他对西山路径熟悉,不如我托付于他,让在下舍死保大哥突围!

汪秀才也觉得甚好,于是分别叫出树疙瘩和汪芸芸,那汪芸芸一见祝树疙瘩那样子就吓了一跳,哭着说“那邓郎答应回去就来迎娶,不想他还没来,官军倒先来了,今要么跟哥哥去,生死在一起,要么我先去,绝不拖累哥哥!”说着拔出汪秀才的腰刀就要往颈子上抹。

汪秀才慌忙夺下腰刀,贺金龙说:“汪妹不要惊恐,别看那祝树疙瘩相貌狰狞,那是与野兽搏斗被抓伤的,其实心地忠厚老实善良,请汪妹放心,他一定会带你出重围!”

汪秀才也劝道:“你要是死了,日后发财找来我如何交代?好好听哥的话,待突围后再来找哥哥吧!”说完就令人收拾行李细软,送别二人潜入夜色。

 

果然,天还未亮,官军就偷袭上来了,好在汪秀才头晚就有防备,经一场激战,官军丢下几十具尸体退下山去,这时天已大亮,汪秀才命人到山上去砍竹扎竹排,以吸引官军。

在大船上指挥的布政使葛哈布得报,知嘓匪要下江决战或逃窜,自觉水师兵力单薄,堵截不住,自己生命也有危险,急令东、西两路人马向峡口增援。

那杨殿武来到布政使船上,谏道:“禀启大人,那嘓匪明知我有重兵把守峡口,却偏要进攻峡口,岂不是以卵击石,我看嘓匪没那么傻,莫不是声东击西,如是,所击的重点必是东山口,因西山口距长寿城不过二十余里,而嘓匪的实力不足攻城,其必从东山口突围至涪陵或川东,那里才是堵截的重点,或是决战的地方,应把重兵放在那里才是!”

葛哈布见一个千总也敢抗命,不悦道:“那嘓匪砍竹扎伐下江,实属必然,如果不在江边就把他剿灭,让他下江后顺水漂流,势不可挡,如与川东乱匪合流,必成后患,千总听命就是!”

殿武仍不服,再谏道:“在下愿立军令状,只带五百军士,留下五百与大人保驾,若未劫杀嘓匪,愿献上敝人首级!”

葛哈布见此人如此固执,只好说:“那好,到时军法从事!”

殿武带了五百军士,急忙往东山口进发,刚发出,忽然大雨倾盆而下,山洪顿发,在泥泞的山路上行走,一步三滑,军士叫苦不迭,纷纷向殿武苦求道“这个天气嘓匪哪会突围,不如找个地方躲下雨吧!”

殿武正色道:“难道那嘓匪是傻的,晓得你下大雨不会来,他就不晓得走了?兵法曰‘兵贵神速’‘出其不意’,我就要让对方在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传令:违令者

汪秀才见官军在向峡口调动,心中暗喜,忽又见天降大雨,感叹道:“天助我也!”

贺金龙问:“正要突围,这天降大雨,雨大路滑,行走不便,你为何反而高兴?”

汪秀才说:“雨大路滑,虽然给我方带来不便,但也给敌方带来不便,敌方想不到我方会在此时突围,也想不到会在东山口突围,现在正是时候,趁他还未醒来,赶快走!”

果然,汪秀才等人赶到东山口,官军只留有几十人,且都在躲雨,卒不提防,黄草山的人马就轻易冲出了寨门,官军被砍杀十数人,眼睁睜的见嘓匪往东北方向突围而去。

汪秀才贺金龙正在高兴,雨中忽然闪出一军,一军爷在马上喝道“哪里去,本军爷在此等候多时,还不缴械投降!”

贺金龙骂道:“投你妈妈的X,看老子手中的刀片儿高不高兴!”骂着就策马上前接住厮杀起来。汪秀才立即挥刀指挥二百余人一拥而上,双方混战起来。一时刀枪碰击之声铿锵作响,刀光闪闪,血水奔流,整个山头为血雨腥风所罩,半个时辰,人群倒下了一大半。

此时贺金龙已多处负伤,他拼死顶住杨殿武,渐渐不支,回头对手下大喊:“快保住寨主走!”剩下十几人立即围住汪秀才边战边走,贺金龙拦在道中间,横刀立马,怒目圆睁,大喊“来来来!老子今天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今天老子够本了,有谁再来?”见这阵势,官军个个停足不前,趁这当儿,又有十几个受伤的嘓噜兵拄着刀枪,顽强地站起来,手挽着手,互相提携着,一瘸一瘸的向贺金龙靠拢,杨殿武被这种气势所折服,在马上长啸一声说:“撤!”

殿武一点人马自己也折了一半,但军令状上他赢了,毕竟嘓噜主力从东山口突围,他判断对了,且仅凭他半队人马就基本剿灭了嘓匪主力,算立了一大功,回营交令后,葛哈布装作笑脸夸奖了他,命他就地扎营休整,他巡视打扫战场,见遍地尸骸,内心却深感不安!

 

第三天,部下来报:山上又围住一帮残匪,其中一人箭法了得,一连射伤几人,另一人持雷火棒(火枪),一喷火,声如巨雷,一响就有十几人身上中了不少铁沙子,痛苦不堪,另一人手执大刀,来去如风,没人敢近身,还有一人,持三节鞭,舞起来,呼呼生风,近身不得,围了一天,一直不敢硬攻。

殿武急忙前往查看,果见一人持火枪在装药,一官军摸上,趁他不备,正要下手砍杀,“嗖”的一声,后面飞出一箭,官军应声而倒,殿武认得那射箭的正是自己的岳父,红杏的父亲王长春,持火枪的正是邓发财,执刀的是刘云忠,耍三节鞭的不认识,不知怎么他们也在这里,难道他们也在这里落草为匪?他急令手下去问清来由,去到哪里?

一会手下来报,说:“来人尽是江北人士,是迎亲路过此地。”

殿武不愿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于是做个顺水人情,说:“既不是残匪,就让他过去吧!”

手下说:他们伤了我们好多人哪!难道就这样放过?”

殿武说:那是你们不问清身之故,怪不得他人!

手下应声:“喳!”

殿武沉吟一阵,再次传令:“这里的事,就不要再对他人提起,免上峰怪罪下来,说我等滥杀无辜!”

众人再应道:“喳!”

 

(本小说节选自田诗范所著长篇小说《扎根川渝》,摘自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全民微阅读系列”《美洲虎》第九辑《历史传奇》,节选有所修改删节。)


田诗范WC.png

作者简介: 田诗范,中文系毕业,中学教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四川文学》《上海文学》《长江文艺》《短篇小说》《龙门阵》《古今传奇》《故事会》《中国校园文学》《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说月刊》《百花园》等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千余篇,多收入各种选刊,选萃,精选,文摘,中国作品年选,获奖作品集,教材试题库,国外汉语培训教材。并被《百花园》收入《中国当代小小说百家排行榜》,近获《2018年世界华文微小说百篇排行榜》第一名,获2019《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第十九届中国微小说2020年度作品奖》,出版有小说集,诗集,文集,长篇小说多部。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