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张红长篇连载17·《向阳花儿开》第六章·二
详细内容

张红长篇连载17·《向阳花儿开》第六章·二

时间:2022-03-21     作者:张红【原创】   阅读

 

回到门市部后,忙了整整一个上午,前来购买猪药的都是离县城很近的一些喂猪的农户。到了下午,何子惠回家洗澡后,正在水池洗衣裳,王秀英跑上楼来敲门告诉她说,一个穿运动服的男子在门市部等她。

他还提了一包东西来,里边装有苹果、香蕉……秀英把身子靠在门框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像遇到什么喜事似的。我看人长得挺俊的是不是姜毛给你介绍的那个呀?

我不是拒绝了吗?这个人也是

哟哟哟,快点下去吧别酸了,我先下去啦。

秀英离开后,何子惠又回去洗她的衣裳,洗完拧干水,就对正在拖地的母亲说:妈,等会把我洗好的衣裳晾了,我先到门市去了。

你去吧。

走出楼梯间,何子惠看到周斌坐在柜台外边的一个凳子上,天上已经偏西的太阳,把阳光照进了门市里,桃子和秀英都坐在柜台里边晒太阳。玻璃柜台上搁着一个胀鼓鼓的白色塑料袋。还没到门口,何子惠了一声,周斌朝她转过头来。

我们到公园那边走走吧,她说。

见他站起来,何子惠看了看公路两边,见没有车来,就朝公路对面的人行道走去。走到公园入口处,周斌才从身后赶到身边来和她并排走着。

你过来找我有事吗?她问。

那天我们不是见面了吗?我今天过来看看你

公园里闹哄哄的,有许多人在里边走来走去,一台录音机摆在喷水池前边的地上播放着音乐,几个身着白绸缎的老太婆拿着木制长剑,在练太极剑。

我实话对你说吧,我前男友才去世一个多月,现在我还没有心情耍朋友。

心情是可以改变的如果老是沉浸在过去,就没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周斌说,我们现在耍朋友不正好吗?还可以帮助你从过去尽快走出来,以迎接更好的明天。

你还挺会说的。何子惠总觉得提振不起精神。你是不了解情况……

什么情况?

我已经怀上孩子了。

什么?那你还让姜老师给你介绍男友?

我没让他给我介绍男朋友,你说的那是过去的老皇历了……那是在我还没有和前男友耍朋友之前

姜老师知道你怀孕这事吗?

不知道。

那算了周斌停止了步伐。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既然这样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

好啊,请你回去把你提来的东西拿走吧。

那个就留下来你们吃了吧,那我先走了。

那你慢走了。

好好。

看着周斌离去的背影,何子惠才看出这个男人的高大魁梧。她四下张望一番,就回到了门市。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秀英显得热情洋溢的样子。那个帅哥呢?

我打发他走了。

什么意思?

我现在还不想耍朋友,陶波还没走几天呢。

何子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桃子显得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姨兄都走了,他还知道个啥啊?你这样做给谁看呢?

那个人不错,秀英说。配得上你。

我也觉得不错心气别太高了。桃子说。

何子惠从塑料袋里取出两个苹果说:让他提走,他不愿意你们拿去洗洗吃吧。

何子惠你是不是还惦记那个孙袁和啊?嘻嘻。

不和你们说了,何子惠站了起来,感觉到阳光有点晃眼。趁天气好,我回去把铺盖拆下来洗了。

你把苹果提回去呀!

不了,就留在门市大家吃吧。

到了下午五点,何子惠从家里回到门市来时,阳光已经从门市退出去,照到楼上去了。桃子因为家里有点事,已经提前走了。看到没有其他外人,何子惠就问起王秀英的事来。

秀英,你和那个李剑还在来往吗?

你看到什么了?

你莫管我看没看到什么你就直说吧。

有时候,到这里来找过我

秀英,不是我说你,这样的男人,你和他还来往干?最后吃亏的还不是我们女人。

他说隔段时间就回去把婚离了。

他有小孩吗?

一岁多了。

那他是骗你,想占你的便宜。

我身上哪有便宜可占啊,他又用不到我的一分一毫……

你呀,你真的不在乎?

我还在乎什么?一个男人也是睡两个三个男人还是睡

你呀!听到你说这话,我就堵得慌别这样作贱自己,好吗?

要不是那个袁二棍糟蹋了我,我就不会有今天还是命苦啊。

这跟命没关系秀英,这事你就听我的吧,赶紧和那个李剑断了遇到合适的,我给你介绍一个。

你自己都没有着落呢,还来管我……

听不听随你吧,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你放心,这事我心里还是有谱的,我已经给他讲了,在年前,他不把离婚证拿给我看,我就和他断得干干净净的。

他同意啦?

当然同意了,你以为我是头猪啊,就让他白睡了?

我看你就是一头猪!

那你也是!

哈哈哈……

俩个人相视一笑,都笑得胸脯颤抖起来。

在笑什么呢?还笑得这么开心

何子惠抬头看到刘春燕来了,就站了起来。

嫂子,你来啦。

何子惠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

何子惠随她往前走了五十米,来到了县民政局楼前的坝子上。

是姜毛让我过来找你的,他叫我劝劝你……

嫂子,到底什么事啊?

听说你怀孕了,你怎么还不去把手术做了?这种事情你怎么能对那个周斌讲呢?他知道了这事,你们就没有希望了你真傻啊?

嫂子我是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陶波等了我四年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想给他留个种。

你真傻啊?未婚先育是办不了准生证的!没有准生证,今后孩子的户口都上不了,等孩子长大了,没有户口本,连读书都没有办法。刘春燕说,还有,如果你生下了孩子,你知道后果吗?今后你要想找个没结过婚男人,就难了!生下这个孩子,会害你一辈子的傻瓜!

刘春燕的一席话,让何子惠感到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绝路,可怀里的孩子是她和陶波爱情的结晶啊,难道这世上连这样的爱情都容纳不了吗?她突然感到需要找一个说理的地方,可想来想去,除了陶波那座坟墓,她居然想不出、还能在别处找到这样的地方。

你自己好好想吧还有,这事不能到处嚷嚷,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刘春燕脸红耳赤,好像比何子惠还要着急似的。你好好想想到时候如果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就给我打个电话拿去,这就是我家座机的电话号码。

说着,刘春燕往回走了,何子惠跟了上去。

路过门市时,何子惠让秀英把搁在折椅上的那包苹果递出来,当她送给刘春燕时,刘春燕摆摆手没要,急匆匆就走了。

何子惠,她找你有啥事啊?

何子惠把那包苹果递给了王秀英,说道:还能有啥事啊,还不是为了上午那事我不同意跟那个老师耍朋友,她生气了。

这事,还真得怪你。

何子惠苦苦笑了笑,在柜台外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何子惠想到刘春燕对她说的那番话就烦躁不安。为了证明刘春燕对她说的那番话所言不虚,她还特地到计划生育和派出所等部门去打听了一番。居委会管计划生育的人对她说,未婚先孕的孩子不是不能生,但未婚先孕这样的行为本来就违反了民风民俗,在某种意义上说还是一种道德败坏的行为。

还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就非法同居,还想生孩子,如果大家都这样做,都以爱为名为幌子,那这个国家不都乱了套吗?你考虑后果没有?如果十四五岁的孩子都像你说的这样因为爱情要同居、要生孩子……你想想看,会是什么后果?

派出所的民警告诉她,未到结婚年龄生下来的孩子也不是上不了户口,但很麻烦,需要很多证明文件,首先这违反了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得受到处罚……还违反了国家其他的法律法规。

经过这样一番打听,让何子惠感到了自己的无知,但她一想到孩子的无辜和陶波对她的那份好,还是一心想把孩子生下来,哪怕今后嫁给一个二婚的男人……

有一天下午,陶波的母亲给她打来电话说,让她第二天上午到她家里去一趟,何子惠问她什么事,她没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第二天到了陶波父母家时,她才知道陶波妈是想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在客厅里,何子惠刚刚在桌子边坐下,陶波妈就对她说。沙和尚前几天对你爸说,你又到陶波坟上去了,还在那里嚎啕大哭我跟你爸怕你从过去走不出来,所以想……

妈,我现在还不想耍前几天,我那干哥哥都给我介绍一个,我都推了的。

你推了干什么?我们家陶波又没跟你结婚,难道你还要替他守几年吗?你个傻闺女我们让你这样做了吗?陶波走了,那是个意外,那也是他的命又不是你的错。

…………

你别说了,你爸接人去了一会儿就来。先把人看了再说陶波妈来回踱着步。子惠,自从你进了我们家,我们也没把你当外人你爸都说了,你本来是个弃儿,你爸妈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一样养大了,难道你进了我们家的门,我们就不可以像你爸妈那样对待你吗?所以,无论陶波在不在,我们都会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的

听到陶波妈这样说,何子惠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谢谢你们。

他们来了。

看到陶波妈迎了出去,何子惠擦干眼泪也站了起来。

门外的院子晒着太阳,左边围墙的地上摆着一排大小不同的花盆,盆里栽有石榴树和一些花花草草。挨着花盆摆有一张大理石做成的桌子,桌上摆着三个茶杯,桌边摆了四张竹编的圈椅。陶波爸和领来的那个青年在那桌边坐下后,陶波妈朝她招了招手。

子惠,你也出来晒会儿太阳吧!

何子惠走了出去,怯生生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子惠,我给你介绍一下。陶波妈也坐了下来。他叫黎明,和我一个厂的,在土木车间上班,是个施工员。

何子惠朝他笑笑,把一双手掌插进了大腿之间。她这天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一件淡黄色圆领针织毛衣,由于刚刚哭过,在阳光下反而显得妩媚动人。黎明看着她,脸色突然就变红了。

大家都是熟人,我就实话实说了……陶波妈说着又沉默了一会。子惠呢,之前在和我们家陶波耍朋友可陶波走了现在我们家就把她当成自已的闺女她虽说是从农村进的城,可现在生意做得还不错,很能干的黎明,你要觉得合适的话你们是不是?

我愿意。黎明说,只要她不嫌弃……

那我已经怀上了孩子,你也愿意吗?

啊?

什么?

看到陶波妈慌了神,黎明也慌张起来,何子惠微微笑了笑。

对不起了我不知道我妈让我来,是给我介绍男朋友,他们也不知道我怀上了孩子……

开什么玩笑满脸通红的黎明站了起来。走向大门时,他又回头说了一句:你们拿我开涮啊?哪有这样的

这时,陶波妈站起来,追了出去……过了好一阵,她才行色匆匆走了回来。

何子惠,到底怎么回事?

何子惠站起身来,投入了她的怀抱。

妈,我真的怀上陶波的孩子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是天大的喜事啊!那就把他生下来吧。

在陶波妈的怀抱里,何子惠听到陶波爸这样说,感到一阵心酸,就抽泣起来。

可隔了一会儿,陶波妈的话,在耳边响了起来:不行!那就害了闺女一辈子我们不能这样自私!

这时,只听到陶波他爸叹息一声,迈开脚步朝大门那边出去了。


张红67 WC.png

作家简介:张红,笔名拾得47,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诗文散见于《重庆文学》《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银河系》等纸媒和一些网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