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4·梁源法 胡海伦 晨风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4·梁源法 胡海伦 晨风

时间:2022-03-16     作者:梁源法 胡海伦 晨风【原创】   阅读

 

梁源法 | 咖啡与中国茶

 

刚三十出头开始到法国讨生活,一转眼,已退休多年了。光阴如箭,日月如梭,真是岁月似流水啊!

人们都说人老了总爱回忆过往的日子。现在,回首当年所走过的漫长异国生活道路,能够坚持下来,立住脚跟,并小有所成。自认为,除了秉承中国人刻苦耐劳的品德,靠传统的中国文化作为精神支柱外,还真的有赖于中国茶和咖啡的陪伴呢。

初到法国,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学起、做起。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对于刚到巴黎的中国人来说,一不懂法文,二没有专门技能,唯一容易找得到的工作就是中餐馆厨房的洗碗工了。这份工作没有什么特别技能要求,只要你有力气搬得动堆得小山样高的碗碟,双手经受得住洗洁精的长期浸泡而不红肿、开裂,手臂有力气拖得干净整日油腻腻的地板,就能讨得老板欢心了。做这份工,吃力、劳累是一回事,时间一长,单调、乏味更让人如坐牢房。一天又一天,有时候人虽在厨房里洗着一只又一只碗碟,魂魄却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在法国餐馆里打工,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餐馆里的酒水是不准随便饮用的。要是渴了,你去喝自来水好了。但是,餐馆里的工作人员,你要喝咖啡却是被允许的,一般来说你能喝得下多少杯,你喝好了,老板是不会限制你的。这样,无论是跑堂的,还是做厨房的,在餐馆里工作久了,十之八九都会喝咖啡喝上瘾的。每天开工前喝一杯,饭后又喝一杯,空闲时无聊,又自觉不自觉地喝杯咖啡来打发时光。到了后来,一有闲暇,不喝杯咖啡,反倒觉得缺少了什么似的。

几年后,虽然不再从事餐馆业了,但爱喝咖啡的习惯却改不了啦。

多的时候,一天上午、下午、晚上都喝咖啡,一天到底喝了多少杯,自己也记不清了。咖啡喝多了,会让人口舌干燥,吃东西都有点无味。更主要的是,咖啡喝过量,会对人的大脑产生刺激作用,甚至让人的睡眠出现紊乱。据说,长期喝咖啡过量,会影响人的健康。所以,医生建议,咖啡可以喝,但最好一天不要超过四杯,且晚上最好不要喝。

后来我有机会从事新闻媒体工作,每天晚上熬夜是少不了的。既然不能多喝咖啡了,那如何打发漫漫长夜?

妻子建议,晚上坐办公室,你就改喝茶吧。因为她自己从来不喝咖啡,多年只习惯喝茶,根据她的经验,喝茶好过喝咖啡。

那就试试看吧。我是浙江人,喝茶自然要喝龙井茶。从此,吃过晚餐后,忍住不喝咖啡了。坐在桌前,泡上一杯龙井茶,伴我思考,伴我写稿。开始时,我是用瓷杯泡茶的,喝几口,放在一边,过一会再喝一口。有时写不下去了,对着瓷杯出神,但眼前是一片白色,显得单调极了。灵机一动,就换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杯,想看看卷的茶叶,在滚水冲下去后,它在杯中的变化。

一个透明的玻璃杯,放进一少把茶叶,再冲下滚水。这时,你可在玻璃杯中看到一幅美丽的画面:卷的茶叶,在滚水的冲击下,立刻上下翻滚起来。随着水量的增加,茶叶一片片的舒展开来,本来是暗绿色的茶叶,很快变成了鲜绿色,丰腴而饱满。这些晶莹娇嫩的茶叶,在水中碰撞、飘逸,很像在水中游弋的小鱼,又像在天空中飞翔的小鸟,它们在水中欢乐了一阵后,大多数都沉到杯底了,安静地躺在那里继续发放自身绿的能量与味的芳香,水也慢慢变成淡绿色了。但是,还有一些绿叶,却不甘心就这样沉入水底,它们顽强地继续向上浮动,直直地站立在水的顶端,好像要坚守着这方绿色的世界。

这时,你揣起茶杯,品上一口,一股淡淡的清香和浅浅的苦涩顺着舌尖,流进口腔。过了一阵,又变成了一股甘甜,渗人心肺。懂茶道的人喝茶不叫喝茶,而习惯叫品茶,我想道理就在这里。

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茶,尤其上了年纪的人,他们喝茶,更多的是在品茶,去品味那种苦尽甘来的味道。人生不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吗?年轻时在社会上拼搏,尝遍了各种苦头,积累了人生经验,丰富了生活阅历。到了晚年,儿女都长大了,自己则可以安心地坐在家里,泡上一杯茶,悠闲地品味逝去的年华,品味苦尽甘来、没有了各种压力的退休生活。

同样喝茶,在不同的季节,你会有不同的感受和体会。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气候忽冷忽热,容易受凉感冒。俗话说要春捂秋冻”,早春时节,衣服不能脱得太快。多喝热茶,就如为你加添了一件衣裳。在炎热的夏天,泡上一杯冒着热气的龙井茶,开始一两口喝起来虽然觉得烫口,但多喝几口后,你就会觉得口舌生津,很能解渴。在已有习习凉意的秋日,喝茶能让你保持充沛的精神。尤其是在已凉还未冷的秋的夜晚,泡上一杯热茶,阅读也好,写作也好,当你感到有点疲劳时,喝上几口热茶,往往倦意立消。寒冷的冬天,案前一杯热茶更是不可少的。茶能祛寒,暖胃,提神。在夜深人静之际,你在书桌前思考问题,或是提笔书写,有一杯茶水在旁边陪伴着,任你慢慢品味,于是你的灵感就会插上翅膀……

在法国居住多年,既习惯了喝咖啡,也喜欢上了喝中国茶。咖啡浓烈,茶叶清香。咖啡喝了口中留有苦味,到后来还是苦味;而茶喝下去,口中先是有点苦涩,继而慢慢会有一种甘甜。西方的饮食习惯,一般餐后喝咖啡,而喝茶则是任何时间都可以。两种不同的饮食习惯,正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所在。

后来,我将中国茶和咖啡作了各司其职的分工:每餐饭后喝一杯咖啡;阅读与写作的晚上,则泡一杯龙井茶与我作伴,为我提神,解我乡愁。中国茶与咖啡并重,精神愉悦。

四十多年来,中餐馆在法国越开越多,同时也将中国的茶文化在法国普及开来。到中餐馆就餐,除了喝酒外,喝中国茶也是多数食客的一种选择。茶是怎么种出来的?茶叶是怎样制作的?喝茶有何好处?不少法国民众正是通过对中国茶发生兴趣,进而去了解它,慢慢地也就了解了中国的茶文化。我想,早期不少法国人士了解和熟悉中国文化,很可能开始就是从了解和熟悉中国茶文化开始的吧。

法国人酷爱咖啡,又逐渐喜爱上喝中国茶来到法国生活的华侨华人,既没有放弃喝中国茶的爱好,慢慢又习惯喝起了咖啡。这种饮食风格上的不断演变,也可说是法中饮食文化的一种交流与融合吧。

 

梁源法WC.png 

作者简介梁源法,曾用笔名箫良、良影等。旅法华人作家、媒体人。出版有长篇小说《岁月的记忆》(巴黎华人三部曲)、诗集《塞纳河畔的心曲》、《巴黎的乡愁》、《巴黎的玫瑰》(与雁翼、桔子合集)等。2013年7月获法国总统授予“法国国家荣誉骑士勋章”。巴黎烟雨文学社顾问。

 

 

胡海伦 | 大溪地的惊喜


大溪地.png

  

如果有人要我描绘天堂的样子,我会第一想到Tahiti (塔希提,或者,大溪地, 本文的译称)。童年时从舅公刘海粟收藏的画册上,看到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所画色彩绚丽的大溪地女人,《我们朝拜马利亚》《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原始、纯朴,带有神性。那艺术魅力吸引着我,心想:“有朝一日,一定要去天堂般的大溪地!”

终于在201010月实现了这个愿望。我向北悉尼的Tahiti Travel Connection订了套票:来回机票,机场接送,来回双程轮渡,七晚五星级洲际酒店加早餐,Hotel InterContinental Tahiti Resort 两晚,Hotel InterContinental Moorea Resort & Spa 五晚,整个旅程因为旅途和时差因素共八晚。

103日周日早上我和先生就驾车去机场,寄了车,乘阿联酋EK406从墨尔本飞三个半小时到了新西兰首都奥克兰。这是我第一次乘阿联酋飞机,印象很好,那闪烁星星的天花和美味佳肴,给我留下好印象。到了奥克兰机场,我俩吃了午餐,我和先生说:“不知为什么,到了新西兰总给我非常平和舒服,宾至如归的感觉,也许和澳洲文化相近的关系吧?”我们再转乘Air Tahiti Nui TN181飞大溪地首都帕皮提(Papeete) 共飞行四小时五十分钟,飞越国际子午线后,抵达法阿国际机场,却是从103号又回到102号了!马上有旅行社安排的司机欢迎我们,当地语“欢迎”发音“IA ORANA”他为我们戴上了芬芳馥郁的鲜花环,大溪地的好客扑面而来,那特有的热带花的色彩和芳香是那么愉悦难忘!

大溪地首都的洲际酒店占地12公顷,在热带花卉和泻湖围绕之中,只见清澈见底的海水下,五彩缤纷,形状各异的热带鱼欢快地游来游去。我们因为旅途劳顿,早早休息了。第二天早上去餐厅早餐,发现因为那天是周日,居然供应海鲜早午餐,各种新鲜美味的海鲜大量供应,加上热带水果和传统的早餐食物,目不暇接,我们都浅尝一些,就去探索这个美丽的度假村了。

翠绿的竹林、艳丽芬芳的热带花卉、气根大榕树、南太平洋的木雕、茅草顶的水上屋、椰子树下的白沙滩、远处大海上的点点白帆,一切的一切,真是太美了!我们拍了好些照片。

美景当前,时间有限。下午二点十分就有人接我们去船码头,三点乘一小时轮渡向西,去茉莉亚岛(Moorea)度假。好在回国前最后一晚我们还会回到这个美丽的度假村。

大溪地和其他海岛不同之处在于她同时拥有宽广的海和神圣的山。火山活动造就了高耸的、山脉众多的地理环境,四周由珊瑚礁环绕,肥沃的土地为最原始的定居者波利尼西亚人提供了食物,他们组成了岛上70%的人口,其余是欧洲人、中国人及通婚的后代组成。该岛在1880年就已经被宣布为法国殖民地,但直到1946年当地居民才获得法国国藉。法语是大溪地唯一官方语言,但大溪地语却是被广泛使用的当地语言。

早晨,我和先生走在大溪地Moorea岛的公路上,四下无人。放眼望去,一边是高高的青山,山上还造了一幢幢的度假屋。另一边是无际的大海。大溪地海水的蓝绿色真奇特,就像翠玉,美得心醉。我们一路谈笑风生,大溪地特有的热带花香味扑鼻而来。我们在这愉悦的环境中,说说笑笑,偶尔停下互相拍照。突然,一辆小汽车打了一个U-Turn,在我俩面前戛然而止,我们一惊,还以为我们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一位中年男士从小车中走出来,友好真诚地对我们说:“我来为你俩拍几张合影吧。”我们这才回过神来,向他表示感谢,并将照相机递给他,他为我们拍了几张横的竖的合影。照片中我们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纪录下这美好的一刻。他拍完后,向我们挥手道别,祝我们在大溪地有一个愉快的假期。就又坐回车里,掉头继续赶自己的路了。我们十分感动,大溪地的诚朴好客,通过他,真挚地传递给我们。

回程路上,我们经过一个热带植物园,里面是各种香花异草,许多会提炼成香水。还有一种当地特有Monoi的植物,提炼成的精油可以护肤护发。

我先生最喜欢的旅游方式就是在度假圣地休闲,而不是每天马不停蹄地去好多地方。大溪地十分理想。我们在海边散步,打网球,看书,每晩上看波利尼西亚草裙舞。我向当地妇女学习,用稻草芭蕉叶编织成扇子和工艺品。

我还学她们的样,入乡随俗,摘一朵红花戴在头上。第一次不明就理,戴错方向。她们教我鲜花戴在左边表明“名花有主”;戴在右边表明还在找“对象”,我就赶紧把花从右边移到左边。

从每天送来的度假村节目单上,我看到每周三、五上午十点有Aqua水下操,我就去参加了。原来是有位常驻茉莉亚岛的法国女人,带领一批她的朋友做水下操,欢迎酒店客人参加。我换好泳衣,踏着黑石沙滩,和她们一起奔向大海,她用法语叫着口令,在大海里做水下操,和我们平时在泳池上的课完全不同,在深不见底的海中,心里好紧张,还好借助那根海绵棒,帮助我浮起!法国老师自始至终关注着我,真是一次难忘的经验!

下午,我预约了去Helene Spa做按摩,美容院在一幢干净的小屋里,原木地板,草编的墙壁,茅草屋顶,几位纯朴的Maohi妇女为我服务后,我就又买了一些精油护理用品,虽然价格很贵,但也是支持当地人民一种方式。

一路散步走回,突然发现一块牌子,写着 海龟保育中心Sea Turtle Care Centre) 觉得蛮有意思,就走过去看,门口有块很大的英、法语的告示牌,写着这个机构已经收养了波里尼西亚海域有伤病的海龟们,等它们痊愈后,再放入大海,让它们重新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有一位姑娘正在向一个头颈上挂着红布的大海龟喂食,我和她交谈了一会,她说这个海龟两年前就收养了,现在差不多可以放回大海了,里面还有几个。她热爱这份工作,保护地球生态环境是她的责任。

再朝前走,过了木桥,看见有几个人在泻湖里。原来这个度假村有大溪地唯一的海豚中心(Dolphin Lagoon),只见一位穿着长袖连体泳衣的帅哥在训练海豚,海豚们在水中快速地来回翻滚,还时不时跳出水面,我在桥边看得入迷,拿出相机频频拍照,抓拍海豚跃出水面的那一刻。好戏还在后面呢!接下去,来了一对情侣,和一位摄影师,他们在教练的指导下,与海豚相拥,亲吻,让摄影师为他俩拍照。原来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海豚婚礼!

短短五天的假期转眼结束。我们又乘轮船返回首都洲际酒店。我们赶上了日落美景,夕阳徐徐地落入金光闪耀的大海,使周围的一切更显得浪漫无比。入夜,酒店里火光闪烁,原来波里尼西亚壮美的小伙子和姑娘们举着火把,载歌载舞,和着激越的音乐和鼓声,小伙们半裸着上身,体态健美,姑娘们戴着椰子壳胸罩,皮肤黑里透红。他们都冠于贝壳和红羽毛头饰,身穿红色草裙,伴随着鼓声,豪放不羁地舞动着腰肢,律动感十足,激烈狂野,充满青春活力。最后的吞火炬表演将晚会引向高潮,场面极为震撼!

最后一天,巴士将我们送回机场,我们要和天堂般的大溪地告别了,司机又为我们戴上用白色小贝壳串成的长项链,他说是这是送别客人的当地习俗,因为贝壳花环可以保存,希望我们勿忘美丽的大溪地!

在机场候机时,我想要买几样纪念品带回大溪地的美好。我买了一条闪烁着彩虹般色彩黑珍珠项链,以及一大瓶Reva de Tahiti(法语:大溪地的梦)香水,它提取了大溪地特有鲜花的芳香,我想日后怀念她时,就洒一些,让这花香围绕我,带回我所有梦幻般的美丽记忆!

 

胡海伦WC.png 

作者简介:胡海伦 (Helen Hu),上海人。热爱阅读写作。大学主修外贸英语,在上海从事进口五年。来澳读研究生后,转战服装进口二十年。也曾涉足房地产五年。热爱旅行,足迹遍及30多个国家。人生路上,遇到许多有趣的人和事,为此用中英语记录成文,著书《其味无穷》。文章多次得到澳洲杂志优秀奖。小小说《离合》荣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优秀奖,并登载几家杂志上。四篇游记登在北美《世界日报》。离开商海后,静心读书,行路,写作,圆我的作家梦。

 

 

晨风 | 听雪

  想不到立春以后还会下一场雪,坐在温暖的书房里,看着窗外随风飘扬着的雪花,很想写一段文字来描述心中的感受。可是面对电脑的荧屏,却感觉指尖迟缓,语言清浅,竟无从下手。因为在这一刻,心里有太多的感慨在弥漫着,有太多的回忆需要描绘。
  我喜欢下雪,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下雪的天气。每逢下雪,我会和邻里的玩伴们一起堆雪人,或者是打雪仗。新穿的棉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嚓嚓的声响,那时已经顾不上弄脏了新鞋新衣服,回家会受到父母的责骂。忘乎所以地和小伙伴们在雪地里摸爬滚打,玩得不亦乐乎。
  长大以后,每当我想起儿时的往事,内心总是被怀念占据着。因为有爱陪伴着,再单调的日子也是很丰盈的。就像此刻,我怀念,所有路过的微笑。光阴,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渐行渐远,它毫不留情地带走了我们的青春容颜,只给我们留下了往事的怀念,还有在行走中,日益饱满和丰盈的灵魂。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每逢下雪,我都会想起明代的张岱先生在《湖心亭看雪》里的那段文字,张岱先生用寥寥的几十余字,给人们描写了一个混沌一片的冰雪世界。“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段文字让人感受到,此景无声胜有声。
  这时,我才明白,雪,不仅仅是可以观赏的,雪,还可以听的。在大千世界里,雪,是有生命,有灵魂的,它有着自己的心语。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得懂雪的声音。闭上眼,放空心,屏住呼吸。夜静,山空,水也停止了流动。一切都没有了,唯有雪。因为,能够听得懂雪的声音,那是一种境界。
  我记得有人这样说过,最妙的感受是书中听雪。我感觉这话说得真好。在下雪的日子里,书中听雪,这就是坐在别人的雪庐里,听另外一个世界的雪。这是听雪的另一种境界,一个人如果能够沉浸在这样的境界里,感受肯定是非常美妙的。
  清代的金圣叹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雪夜闭门读禁书,不亦快哉”。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年龄还小,不知道什么是禁书。当时只是在心里暗暗地琢磨过,禁书为什么最宜在雪夜里读呢?也许是因为雪夜里造访的人极少。不会被前来下棋或聊天的人打断。
    很多年以后回想起当时的理解,心里才明白当时的理解是很狭义,很肤浅的。因为看书本来就是一种乐趣,尤其是在雪夜里看书更是这样。在静静的夜晚,如果窗外还飘着雪花,这时,一杯热茶,一盏台灯,手中再捧着一本禁书来阅读,那的确是一种很愉快的感受。
  又过了很多年,我已经看过了很多的书了。这时我已经知道,只要是夜里,就宜于读书了。看书,倒不一定非得是雪夜,也不一定非得要读禁书。因为白天要忙于“谋生”,民以食为天嘛。所以,看书最好在那万籁俱寂的夜间。抛却功名利禄,淡忘进退荣辱,平心静气,信马由缰,率性而读。
  现在有人说起读书,都是像行家里手一样地告诫大家,读书,必须读经典。其实,我一直认为,所谓的“经典”,并不是凝固不变的。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阶层,甚至不同的性别,经典的定义在移动。所以说,谈“经典”,不见得非从三皇五帝说起不可。
  善读书的人,不在乎选择孔孟老庄那些不言自明的经典,而是在判定某些尚在路上、未曾被人们认可的潜在的经典来阅读。我这个人生性低调,不事张扬。所以在平淡的日子里,我从不和任何人交谈看书的话题,因为世间高手太多,我不喜欢班门弄斧。但是,我平生就喜欢看书,尤其在下雪的天气里,更喜欢深夜攻读。
  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安静多好。尤其在下雪的天气里,安静,可以听雪落的声音。听雪,是一种美妙的感受。在下雪的夜晚,书中听雪,更是其乐无穷。在寒冷的雪夜里,你看到一段感人的文字,能够感受到温暖。我一直认为,听雪,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情愫。如果在雪夜里书中听雪,那更是一种特殊的感受。
  窗外的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舞着,房上,树上,整个地上,积雪已经有了厚厚的一层,落地式窗户的玻璃上,也渐渐生出了漂亮的冰花。在这下雪的夜晚,在这静谧中,我坐在书桌前,就这样傻傻地手捧着一本书,在静静地阅读。
  不过,我看的书不是人人皆知的《金瓶梅》。虽然在三十多年前我曾经看过香港繁体竖版影印本的绣像《金瓶梅词话》。因为像这类的书,太多的繁体冷僻字以及太多的特殊词汇,以我的水平读起来其实有点吃力。所以说,我现在只喜欢看一些闲书,写一些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夜,已深,很静。雪,还在下。写字台上的那本书,还在懒散地翻开着。窗外飘动着的雪花,还在固执地扑打着紧闭的窗户,那样的任性,那样的执著。这时,坐在自己的雪庐里,我在聆听,我仿佛听到了雪花在呢呢细语:瑞雪兆丰年啊,春天到了,万物开始复苏了。


晨风WC.png

作者简介晨风,出生于历史文化名城,长期从事技术工作。平时喜欢阅读写作,中年步入作家行列。先后在国内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作品千余篇,喜欢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