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田诗范·中篇小说连载《长寿传奇》2
详细内容

田诗范·中篇小说连载《长寿传奇》2

时间:2022-03-15     作者:田诗范【原创】   阅读

 寺庙许愿 天示磨难

 

提示  俩人古庙许愿既是上上签为什么又要伴随惊雷?难道是上天预兆他们的爱情注定要经过磨难?!到底是个什么命运在等待着们?

 

这时,一个红衣少女端上茶来,先给长春上了一碗,然后轻移碎步走到发财身边,发财立即闻到一股清香,不是茶香,是女人身上那种,发财感到沁人心脾,抬起头开一看,只见她一个瓜子脸,面如桃花,双眼清澈如水,蜂腰若柳,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那少女见他也看着自己,目光相碰后立即收了目光,移步到汪秀才面前,悄悄眨了一下眼,便背手轻步退出。

趁发财还在发傻之际,汪秀才说:“刚才那位就是小妹,她已同意了,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长春是吃竹竿长大的——直性人,抢先说:“刚才发财还在清水沟说有仙境,没仙女,今令妹如此才貌双全,赛过仙女,与发财正是天上一对,地下一双!”然后对发财说:“恭喜你了,这等好事只有你碰上了,你也该牵牛花开花——顺着杆子爬了!”

发财也满心欢喜,起身向汪秀才一礼,说:“就凭大哥做主了!”

第二天,发财与汪秀才等一起用过早餐,忽见裙钗轻移,香风扑面而来,发财见是汪芸芸,忙躬身施礼,汪芸芸红唇轻启,邀大哥和发财游黄草山,汪秀才知是小妹春心已动,知趣的说:“为兄还有要事待处理,就由发财兄代劳了吧。”随即转身对发财说:“邓兄弟初来正好熟悉一下黄草山,就莫辞了吧!”

汪芸芸引着发财从楠木书院出发沿山径小道盘旋,发财问:“这黄草山想必得名于黄草,可遍山楠木楠竹,哪儿有黄草的踪影啊?”

芸芸说:“想必当初黄草蔽山,后得山水之灵,日月之精,加之自然之造化,鬼斧神工,至沧海桑田之变也!” 

发财游兴正酣,为古人遗留这天赐胜景唏嘘、感叹间,一阵微风吹过,万竹欢鸣、清香扑鼻而爽心怀,胸怀豁然頓开,极目四观,尽得得楠木楠竹神髓,仿佛自己整个儿,就成了黄草山、楠木书院的一员,想到此,猛地一拉,把个芸芸拉在身前,见她云鬓在风中横扫,衣裙松散,酥胸若隐若现,一脸桃腮,两眼秋水,鼓捣得一颗荡心直跳!想起昨日还在清水沟讥笑没有仙女,第二天天老爷就给自己送个如花似玉的仙女来,不知是哪位神灵显圣,遂得此人生第一快事,想到此,情不自禁地把个芸芸整个揽入胸怀!

芸芸也真乖,如小鹿倚在怀里,把个香腮脸儿紧紧贴在发财怀里不住的摩擦,两手搂着脖子,一会把两个酥胸也贴了上来,二人都沉侵在山林深处的温柔乡里,妙不可言,情不可禁,把林间清溪妙音,人间的千缕恩爱融在一起,流成人间的永恒!

发财问:听说这里有鹿困寺和观音寺想必还有故事的啰?

芸芸说:“当然,据说西王母的小女瑶姬,也就是三峡神女峰的神女,一次西返昆仑山,路过黄草山,见此处风景如画,禁不住落下云头,化作一头小鹿,在这里跳啊跑啊,尽情地享受着这里的美景,不想惊动山下龙溪河的一条恶龙,恶龙把瑶姬变的小鹿困在这里,不住的戏弄,硬逼瑶姬与他成亲,正在危机之时,一个青年猎人一箭射伤了恶龙,瑶姬怕恶龙报复这青年,就再没走,后来与这青年结为了夫妻,再后来人们就修了寺庙纪念瑶姬,取名叫鹿困寺。”说完轻轻地依着发财,怕他跑了似的。

发财也温馨搂着芸芸,问:“那如何又改为观音寺呢?”

芸芸说:“那条龙溪河的恶龙经常作怪,弄得这一带不是水涝就是天干,使得山民食不果腹,一天,一个白衣少女提来一篮一篮的竹笋,教人们剥了笋皮充饥,人们吃了果然心悦气爽,度过一个一个的荒年,那恶龙不服,要加害那白衣少女,不想反被白衣少女制服,人们到处找白衣少女,结果在寺中莲台上看见白衣少女现形,原来是观音菩萨,于是又改名为观音寺。

发财说:“多美的神话,多美的传说啊!如此厚重文化底蕴,真令人仰视!不知芸妹可能带我去看看?”

芸芸说:“来了这怎能不去的?长寿民间将皛山的谷、东林寺的佛、观音寺的屋并称为寺庙三绝,人遐想无边。昔日观音寺为木质结构,设大佛、山王、关帝等殿,房屋100多间,曲径通幽,冬暖夏凉,气候宜人,亭台楼榭,凸显出巴渝民俗与建筑气派,今亭榭犹在,楠木如旧,花草常新,吸吮天地日月甘露,越发显出山林的朴拙,苍古,吐故纳新!要是能与邓郎终老山林不失为幸事……” 说到这里不禁浑身潮涌,满面通红!

这发财也满有一番心事,既舍不得眼前这如花似玉的芸芸,也不想就这样埋没于山林,心中总想干一番大事,这大事是什么?他心里也朦胧不清,眼见芸芸脉脉温情,只得把她的手拉得更紧!

 

正在缠绵间,发财忽闻一阵磬鼓之声,问芸芸:“这声音是出自鹿困或观音寺

芸芸说:“是的,鹿困寺就建在这山始建于唐代,历经唐、宋、元五百余载,至明代重修,更名为观音寺;后因森林演变为楠木林冠,也可能因寺内结构主要为楠木,就有人又叫楠木院了。

下得山来,见这里树荫蔽日,花草灵异,二人进入山王殿,立即进入一个烛光摇的世界。

二人并肩跪在蒲团上,闭着眼,心中祈祷着幸福的未来,芸芸用力摇着签筒,忽一声惊雷炸响,闪电中一支上上签落地,二人被震得心悸不已,惊愕不定!芸芸捡起那支上上签,心中在想:既是上上签为什么又要伴随惊雷?啊!到底是个什么命运在等待着我们?

二人起身,见殿外一时大雨瓢泼,二人只好相携着在大殿中避雨。半个时辰大雨停住,汪秀才派来的人正好接住他们

晚饭前、一女庄客背一背篼青豌豆片来,招呼芸芸道“二妹子,来,这青豌豆,今年才摘的,尝尝

芸芸过去捞起一把,一闻,清香扑鼻,然后掬一捧举到发财鼻子前问:

发财深吸一口气道:“好

芸芸丢下那一捧青豌豆,睨了他一眼,不屑“隔夜就不了呢!”然后一手掩着腮,一手背着,轻轻盈盈进了屋,丢下发财在那里发傻!

 

清晨,俩人都睡眼惺忪,二人同时来到前堂拜见大哥,汪秀才问:“你们的婚事都同意了吗?”二人都同时点了点头。

汪秀才说:“既然你二人都同意,不如就在这里成婚了去,免得好事多磨。”

长春也顺水推舟地说:“这里离江北不过百把里路,谅无大碍,就让我一人回去吧,发财尽管在这里作了新郎回来。”

发财说:“多谢各位好心,可我等还有一件更大的事要做。”

汪秀才问:“还有什么事比成亲还要重要?”

于是发财说起齐五哥执意相送,舍命杀虎的事,并拿出那半截铜钱,说出临死所托找子的事,大家皆戚戚然,汪秀才赞叹道:“天下还有如此忠义之士,难得难得!”

龙啸天看了铜钱问道:“那齐五哥可是云阳人士?”

长春说:“正是,难道龙兄认识?”

龙啸天说:“看到这铜钱就想到那天攻城的事,齐五哥大名叫齐天佐,他还有个兄弟叫齐天佑,那天起事失败后,已逃到贵州,攻城那天,他老婆饿昏了,他只有一个铜钱,扳成两瓣,当时情势紧急,就丢了一瓣在他老婆怀里,自己揣了一瓣,后来他掩护大家撤退,自己倒在血泊里,我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你们碰到了!”

汪秀才感触万分,说:“那好,咱们大家帮助一起找吧!”

 

第二天,长春,发财起身辞行,龙二哥将随行,到了小山下,龙二哥和长春见汪芸芸从山包上下来,就说“我们慢慢走到,你们好好聊聊!”说着,往牛群甩了几鞭,和牛群小跑着拉远了。

芸芸见众人去远了才泪眼汪汪地抬起头说:“邓郎!奴家把整个身心都交给你了,你可……”说着说着就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发财也动了情,拉着她的手说:“记得柳永的《雨霖铃》那两句词么?留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芸芸说“记得,后面还有‘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发财感慨地说:“好个多情自古伤离别,我此去一人也正是良辰好景虚设的了!”

芸芸掏出一张丝绢赠与发财,发财展开一看,上书李清照的《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倘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发财感慨万分,拿出一把纸扇,说:“此处无笔,我这纸扇上录有秦观那首《雀桥仙》一词,这里连扇带词都送你了。”接着他朗诵起词来“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芸芸止住哭声,说:“邓郎的心我也懂了,望你早日来迎娶,奴家洁身以待,你就去吧,莫拉远了!”

二人真是:举手长劳劳,二情各依依

 

(本小说节选自田诗范所著长篇小说《扎根川渝》,摘自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全民微阅读系列”《美洲虎》第九辑《历史传奇》,节选有所修改删节。)


田诗范WC.png 

作者简介: 田诗范,中文系毕业,中学教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四川文学》《上海文学》《长江文艺》《短篇小说》《龙门阵》《古今传奇》《故事会》《中国校园文学》《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说月刊》《百花园》等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千余篇,多收入各种选刊,选萃,精选,文摘,中国作品年选,获奖作品集,教材试题库,国外汉语培训教材。并被《百花园》收入《中国当代小小说百家排行榜》,近获《2018年世界华文微小说百篇排行榜》第一名,获2019《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第十九届中国微小说2020年度作品奖》,出版有小说集,诗集,文集,长篇小说多部。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