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田诗范·中篇小说连载《长寿传奇》1
详细内容

田诗范·中篇小说连载《长寿传奇》1

时间:2022-03-08     作者:田诗范【原创】   阅读

 

前文提示清初。田明山是李自成部将之后,在填川途中,受满人队长生利临终所托,欲将陷入绝境的队伍带出神农架,实现求稳富民,安邦定国的理想:洪宣是抗清名将、洪门前始祖洪英的后代,在入川途中大肆收落流落山林的嘓噜,以反朝统治为号召,组织哥老会(袍哥的前身),实现底层民众互助自保的洪门江湖,二人在斗争中结成生死之交。田妻王姑娘献身换粮食,明山虎口夺子,匪寨救妇女,在移民群中树立了崇高的威信;在云阳巧遇知县柳老爷千金柳春燕,深得柳爱慕,柳老爷设计逼婚,反使春燕落入匪巢,王姑娘舍身相救,后明山夫妇被重庆知府打入狱中致死,春燕以未嫁之身受托抚养遗孤“填四川”田示川,在江北知县龙老爷帮助下在江北落户,为开垦荒地,拿出重金托王长春,邓发财等人出川买耕牛,王、邓在云阳壮士齐五哥舍命相助下冲出虎群来到长寿县境。

 

(长篇小说《大江潮》系列之上部 《扎根四川》第二部分第十八章 本有删节)

 

 

  楠木 喜结良缘

 

又走了二十几天,已过云阳、忠县、万县、丰都,一路上又遇到过几次虎群和独虎,奇怪的是那些虎都远远地看着或悄悄的离去,不再理睬他们,发财说“可能是看着我们披着虎皮,以为是同类。”

长春说“不!那东西鼻子很灵,凭气味它就闻得出咱不是它们的同类的,可能是五哥在天之灵保佑着我们。”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那是发财的火枪打了几枪后,枪口残留火药味,那动物的嗅觉比人强几十倍,闻到那呛鼻的气味都远远的避开了,不是饿时也不会主动攻击人畜的。

这天来到长寿县黄草山下。这黄草山在涪陵和长寿县交界处,亦称东山,距长寿城还有二十余里,沿江部叫黄草峡,是“巴江三峡”铜锣峡、明月峡、黄草峡之一,长江到此以锐不可当之势,硬生生地夺峡而出,集险、雄、奇、绝、秀于一身,而长寿城又是滨江之邑,据巴蜀东南之要冲,历受兵灾之苦。

长春看了周围山川水势,说“这里硬是个兵家常争之地呢!”

发财来了兴趣,接着说“唐代时,这里除叫‘永安县’还叫‘乐温县’,杜甫来到这里吟有《黄草》诗,我背你听‘黄草峡西船不归,赤甲山下行人稀秦中驿使无消息,蜀道兵戈有是非万里秋风吹锦水,谁家别泪湿罗衣?莫愁剑阁终堪距,闻道松州已被围。

发财很了解这里的地理人文,对长春说:“这里原是唐代永安县衙治所,后来永安部分划入涪陵,唐武德二年巴县地置乐温县,宋宁宗嘉定间改为乐昌县,隶属涪州,至元二十年,复为乐温县后,改置涪陵巡检司,自正辛巳,复为乐昌县,元末改隶重庆。

长春问“这里可有三国遗迹?”发财说:“三国时诸葛亮曾在此研发连弩平定越隽,张飞兵至黄草峡北岸一带‘不语滩’操练,赵云屯军涪陵蔺市‘军田坝’,蜀人为纪念张飞在此修有‘桓侯宫’。”

长春问:“为啥改成‘长寿’县呢?跟我的名字只差一个字。”

发财说:“改长寿县是国朝洪武初年的事了,到洪武六年,朝廷将长寿县改隶重庆府,明末曹学佺的《蜀中广记》说‘县北有长寿山,以人多寿考,故名。’”

 

二人边走边谈不觉已到半山,长春见路旁一棵大树倒在路边,一根横木与大树成垂直状横在路上,长春正要去搬,发财急忙制止道“不可!”

这时远处山头上,正有一伙人在观察他们,那黑脸执刀人对旁边一白衣人说:“大哥,好容易等来一拨‘牵藤子’的,肥!干吧?”

白衣人说:“不忙,看看他们如何走。”

只见发财走出道外,在树旁经过,再跨上大道,将路上的横木搬直,再从路边回来,从大路上赶着牛群经过,过完后,再将横木放横。

远处黑脸人说:“完了!到嘴的肉又滑脱了。”说着,放下手中的拉擂木滚石的绳子。

白衣人说:“看你,牛吃破草帽——满肚子的坏圈圈!夫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否?对我们来说,能遇道中人不亦否,快随我下去迎接!

那白衣人正是黄草山寨主汪秀才,名汪道葵,字襄阳,那黑脸人是本寨二爷龙啸天,二人来到关卡,龙啸天扯出势口,占条子道:“怪道昨夜灯火曝,新福大哥择凤凰,小弟迎驾来迟了,还望大哥要谅高!”

发财也慌忙扯起势口道:“不敢不敢,小弟越边过道,何劳二位大哥远迎!”

汪秀才也上前施礼道:“手执金条喜非常,新福大哥择凤凰,择凤凰来迎凤凰,当效桃园刘关张,咱们兄弟来接待,择凤摆凰看吉祥!”

发财也占条子道:“清水一杯浪悠悠,光天之下敬拜兄,敬兄不为别一样,同心同德解烦忧!”

常言道:“婆娘话多,袍哥礼多!”等这些过场做完四人才一一握手言欢。龙啸天见长春背有弓箭,说:“王兄不如露一手如何?”

长春道:“不敢!不过还是先请二哥多多垂教!”

那龙啸天也不再谦让,解下腰中三节棍,唰唰地舞了起来,舞得丈八开外虎虎生风,树叶簌簌直落,三节棍把个身影罩得水泄不通,三人不约而同大叫:“好!”龙啸天也趁势收了棍,只见他面不改色心不跳,气色若定。

龙啸天摆了摆手,示意长春表演,发财见长春一再谦让,就摘下自己的头巾包住长春的双眼,然后不露神色地在旁边一棵桔子树上摘下一棵拇指大的残桔,跑出百步开外,把残桔顶在头上,喊声“射!”

急的汪秀才和龙啸天大喊:“使不得使不得!”

长春听得发财的确切位置,早已“唰”地一箭飞出,那箭已穿桔而过,惊得汪秀才和龙啸天一身冷汗,继而又赞叹不已!

四人经过山上一条清水沟,只见一汪古泉,泉水清幽,雾霭罩沟,周围芳草萋萋,树木繁茂,鸟语花香,宛如人间仙境!发财兴奋地说:“人间竟有如此仙境,只缺仙女了!”

汪秀才说:“未见得吧?有仙境就有仙女,只是仙女不肯现身罢了!”说罢“哈哈”大笑。

四人边说边携手下山,见遍山楠木楠竹,苍翠葱绿,空气中夹杂着一阵阵清香,令人心旷神怡。来到半山腰便见一大庄院,院门横眉上书“楠木书院”,发财说“那楠木高贵而不高傲,实属树中之丈夫也!那楠竹虚心有节,韧而不折,实属木中巾帼也!”三人皆许之!

进了正堂,匾上横书“明辉堂”,发财知道隐含了对明朝的怀念,右柱上联书“雄关高阁壮英风,捧出热心披开大胆”,左柱上书“剩水残山余落日,虚怀壮志空寄当归”。

发财说:“这是上联用姜维假降不成被魏兵所杀,魏兵破开其肚腹,见其胆囊如斗大之典,作者故配以热心二字,下联用姜维归汉,姜母写信买当归,意含归魏,当归是一种中药,姜维回信曰:但有远志,不再当归,这远志也是一种中药,姜维就巧以中药之名,以表对汉忠诚,这与匾上‘明月辉’意思也相关相联,对得那么贴切!”

汪秀才点点头,很是佩服发财的文才,忽地一声冒出一句上联“雪压峰顶哪个山头敢出?”

发财一愣,知是一句绝妙上联,一时不知在哪里见过,沉吟片刻,对道“日穿壁孔这条光棍难拿!”

汪秀才大惊:“对的好对的好!不想邓兄弟竟有如此敏捷之思,难得难得!”

发财见堂右墙上一副字,上书:“余与嵇康、吕安居至接近,其人并有不羁之才;……”

发财说:“这是向秀《思旧赋》中的序。”接着又看左墙上的字,上书:“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而北徂。……”

发财说:“这才是正文,这向秀、字子期,河内怀(今河南武徙西南)人。魏晋竹林七贤之一。官至黄门侍郎、散骑常侍。曾注《庄子》,不过这字行中有草,篆中有隶,却又融合贯通,互不排斥,洋洋洒洒,淋漓尽致,字迹老道却又写得隽永秀气,书写这字的倒个女儿家!

汪秀才大吃一惊,说:“正是小妹汪芸芸所作,当年曾许愿道,识得此字幅者,当许之,今邓兄弟一语道破,莫不是天作缘合?敢问邓兄弟可曾婚配?”

发财道“不曾,但婚事已有家兄做主了,不敢自专也!”

汪秀才拍拍脑袋说:“初看邓兄我就觉得像一个人,我看令兄莫不是洪祖师爷驾前的邓三哥邓发厚?”

发财也有些吃惊,说:“正是,未必家兄到此处来过?”

汪秀才忙起身到案前拿起一卷书卷说:“来过来过,你看还留下一副墨宝呢。”

......

 

(本小说节选自田诗范所著长篇小说《扎根川渝》,摘自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全民微阅读系列”《美洲虎》第九辑《历史传奇》,节选有所修改删节。)


田诗范WC.png 

作者简介: 田诗范,中文系毕业,中学教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人民日报》《四川文学》《上海文学》《长江文艺》《短篇小说》《龙门阵》《古今传奇》《故事会》《中国校园文学》《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说月刊》《百花园》等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千余篇,多收入各种选刊,选萃,精选,文摘,中国作品年选,获奖作品集,教材试题库,国外汉语培训教材。并被《百花园》收入《中国当代小小说百家排行榜》,近获《2018年世界华文微小说百篇排行榜》第一名,获2019《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第十九届中国微小说2020年度作品奖》,出版有小说集,诗集,文集,长篇小说多部。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