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悟读 >> 梁奕·《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读后
详细内容

梁奕·《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读后

时间:2022-03-07     作者:梁奕【原创】   阅读


《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png

                    

站在夔门白帝山之巅,从万木葱郁中望出去。山色空蒙,大江汤汤,心中总会激荡起这样的诗句:“风急天高猿声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如此悲时感怀又气韵宏大的诗句,古今难有人及。万里长江第一峡的瞿塘夔门也因此永远站立着杜子美衣袂飘飞,气宇超凡的身影。

长江三峡因这些伟大的诗人和诗篇而不朽,这些伟大的诗人又因千古的绝唱和吟哦而永恒。每次过三峡,都有一些声音倔强地在耳边响起:“应该为他留下些什么!”

还好,重庆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孙善齐先生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典诗词中为我们拾缀起属于长江三峡的篇什,用他的文化积淀、文学的笔触、开阔的视角以及真挚的情怀,串起了一挂长长的三峡诗歌的珠链,握于手中竟是沉甸甸地重;置于案头竟如夜空的星翰,烛照心智,开阔心胸。

当我看完孙善齐先生《星瀚灿烂》后记的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字:“让三峡诗坛大家巨星,长存你我心河之中,相伴终生。”合上书页,心中似有一种悸动,心悸的“悸”。以前我一直问人:“心悸是什么感觉?”没有人能表述得清楚,包括有名的医生。但这次我懂了,那是一种惊心、激动、心率加快。

好家伙!在长江两岸200余公里的奇峰异石间冲决出的壮阔中,在两千余载中华文化的长河里,有那么多的贤人、诗人、志士曾经来过,他们留下的岂止是一篇篇惊艳历史的壮美诗作,简直是一枚枚中华文明的瑰丽珍宝。他们像遥远的星辰,熠熠闪烁,照耀了天空的颜色,点亮了追求真善美的心路。那些畅怀的歌吟,豪放的激情,真挚的咏叹,携一江激流,挟两岸山峰,满江浪漫,一路向东。

在《星瀚灿烂》中,第一个向我们走来的是面目清癯、双眉紧蹙的三峡诗人屈原,他是第一个歌颂巫山神女的诗人。一曲《山鬼》写尽了人神相恋的哀歌:“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这个开创了中国诗歌盛世的第一人,其诗中寄托了他多少理想的幻灭和对美的无限追求。

接下来是屈原的学生宋玉出场:“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温润之玉颜”,三峡神女峰之神女在宋玉的笔下美轮美奂,栩栩如生。屈原和宋玉让三峡神女的形象以及所包含的丰富内涵从此屹立三峡,从此中国的诗歌闪耀出人性的美与光芒。

唐宋是中华诗词的辉煌殿堂,从此间走出的大诗人惊艳了中华诗史---李白、杜甫、白居易、陈子昂、孟郊、苏轼、陆游……一个个惊天动地的名字,让长江三峡脸上光芒万丈,神采飞扬。“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一个成为唐人七绝压轴之作,一个成为了古今七律第一。

船进夔门,已近傍晚,听见白居易在吟诵:“瞿塘天下险,夜上信难哉。岸似双屏合,天如匹帛开”,一个体恤州民,勤勉作为的大唐贤刺史的形象跃然眼前;溯江而行,遇上爱唱《竹枝》的夔州刺史刘禹锡:“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成为情人说“晴”的千古隐喻,神来之笔。

三峡诗人中不能漏掉了风流倜傥、长袖纶巾的诗人元稹,他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被誉为坚贞爱情的写照,其中巫山云雨被赋予了深情不移的诗意形象,流传后世。

“眉山有三苏,草木尽皆枯”。大三峡又一次上演了北宋文坛巨人---苏家父子三人苏洵、苏轼、苏辙的诗意人生,成就了中华诗歌一段不可复制的佳话。公元1057年,苏洵带两个儿子进京参加京城殿试,兄弟二人同科进士及第。因二人母亲病故,回乡服丧期满后,启程返京。这一次,父子三人走水路,过三峡,三峡的奇绝景色,人文风情,令三人神思飞扬,不能自已。一篇篇诗作如奔腾的长江水,一路奔腾,一泻千里。三峡之行,三人共得诗文100余篇。父子三人,你歌我吟,相互唱和,好不快哉!

明清两代也有王廷相、王士祯、张问陶、瘦木等等,为壮美三峡留下或雄奇或悠远或深沉或绮丽的诗篇……

《星瀚灿烂》穿行于长江这段湍流之中,静闻峡江涛声,聆听两岸猿啼,感受着歌吟着传递着诗歌浸透的这方高天长云,峻峰大水,使其本身亦显磅礴之气,熠熠之辉。正如重庆著名诗人、文化学者韩子瑜先生评价的:“《星瀚灿烂》,煌煌厚著,更是含隐郁之气,冲寂之词,抱遗经之尊,民隐之恤……自有百代之视,一时之雄。如此葆有万古气象和文明尊严的文字,方才见峡江文华映千古。”

说来我与这本《星瀚灿烂》挺有渊源的。该是在六、七年前吧,在一次作家采风途中,孙善齐老师告诉我:张立先约他写一本有关三峡诗词和诗人的书,此为待出版的“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丛书”之一。张立先是我就职的电力系统的资深作家,也是孙善齐老师和我共同的朋友。我当即表示这可是个宏篇,并怂恿他要个高价。

这以后,我与孙老师又有过几次相聚,知道他已接下了这一浩繁的工程,并已开工写作。其间有各种文化讲座、文化交流和采风活动纷纷“插播”。他上下应接,左右开弓,却从没听他说过“忙得很”、“来不了”之类的话。

记得是一个夏天的黄昏,我们一干人相约去他家看望出生不久的小孙孙。进门也没见他说孙孙的事儿,却拿出一叠手写稿,临窗借着渐暗的天光翻得哗哗地响。我一看,写得密密麻麻的,得有十几万字了吧!窗外有风进来,掀起他稀疏花白的头发,夕阳勾勒出峭崖般瘦削的脸廓,顿时心生疼痛。“写了一半儿了,好累人!”我知道他说出来的总是大实话,便提醒他:“慢点儿写,注意身体!”

但他还是比我想象的快,没多久,他拿给我一大摞打印好的文稿,要我先给看看。我心里愧得慌,论才论德我哪有那个资格!但不敢违令,忙收下。这便是《星瀚灿烂》的雏形,一个尚在襁褓中但已显俊朗的婴儿。后来,孙老师又几易其稿,最终有了现在手上这本25万字的厚著。但他至今未向相关人员索要分文稿费,幸而有奉节县领导和文化人识得深山的珍宝,才未让其待字闺中,寂寥终生。

我所认识的孙善齐老师不仅通古博今,才华横溢,且为人磊落,精神高洁,作为文化人、诗人、作家,他有很强的责任担当,是一个文化奉献多于物质索求,怀抱天地大爱,追求恣意人生,摒弃蝇营狗苟之事的真文人,大丈夫。

他有着开阔的创作视角和文化大格局。2015年,他主持编撰的重庆抗战老兵故事文集《碧血丹心》出版,成为重庆为抗战老兵唱响的首曲正气歌。2020年冬天,新冠病毒来袭,在手术还未出院,甚至手里还提着导尿袋,在医院休闲区的花台边,仰望静谧的街道和暗沉的天空,他竭尽心力,呕心而歌,写出了大量的抗疫诗作,出院后立即组稿编撰的抗疫文集《中流砥柱》成为重庆唯一一本正式出版的抗疫诗文集。

在之前,他还出版有《喋血钓鱼城》《夔门诗魂》《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重睹大后方文苑英华》等力著。

手捧《星瀚灿烂》,我突然就想说也说了这么多,但我更想说的一句话是:“孙老师,别光顾了灵魂,忘了肉身!放慢一下脚步,慢走有时候比快跑行得更远!”

因为他还有很多写作计划,很多写作计划他正在实施中。因为我们还想读到它更多的好文,好书,像满天的星瀚一样,让我们去仰望,去拜读,而人是不能只顾低头走路,不抬头仰望星空的!


作者简介:梁奕,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散文学会副秘书长。作品曾在《读者》《散文百家》《散文家》《当代电力文化》《脊梁》等杂志发表。多次在报刊开设作家专栏,曾获得“中国电力文学”一等奖、首届重庆晚报副刊文学奖。作品入选“西部散文选”、“2019重庆作家作品(散文卷)年度选”

等。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