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张红长篇连载11·《向阳花儿开》第四章·二
详细内容

张红长篇连载11·《向阳花儿开》第四章·二

时间:2022-03-01     作者:张红【原创】   阅读

 

每年的冬季都是农闲季节,除了犁田这样的活儿,需要男人干以外,一些零散的农活,女人照样能干。孙袁和自从帮何子惠家犁了那几块田后,就再没有到她家来过。

转眼到了腊月,何子惠听村里人说,媒婆孙二娘也给孙袁和介绍过几个姑娘,但他都没同意。于是,村里就有人和她开玩笑说,那个孙袁和心里只有她,是非她不娶的。还有人问她,孙二娘也给她介绍几个人了,她一个都没看上,是不是非孙袁和不嫁呀?何子惠也不反驳,她知道越反驳,人家还真以为是他们想的那样。

眼看她委托姜毛夫妇的事,迟迟没有音迅,对于自己的未来,她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彷徨,心情也日渐沉重起来。

到了腊月,村里人就开始盼县城饲养场那些收猪的人到村里来收猪了,他们出的价钱比乡场上那些杀猪匠出的价钱高。听说他们把猪收去,都是拉到大城市去卖的,所以给的价钱要高一些。

往年,来何子惠家收猪的是一个毛头小伙和他的父亲,他们自称姓陶。那个小伙的父亲在去年来收猪时,还和她开过玩笑,说等她再长大一岁,就让她跟他家那个毛头小伙处对象,还要接她到城里去,在那里给她找个工作。尽管常常会想起他这句话,可她却从没当过真。毕竟,那个小伙论长相有长相,论身高有身高,家里的条件还那么好,怎么会看上她这个农村姑娘呢?

一年来,何子惠觉得自己对家里的最大贡献,就是喂肥那头猪了。前两天,妈对她说,家里面还从没把猪喂到这么肥、这么重过,看上去,那头猪已经有二百五十斤的样子。

在腊月初六那天,由于头天晚上落了雪,天气寒冷,何子惠睡到中午才起的床。起床吃过饭后,她和母亲就坐在灶房里,对着火盆烤火。由于室内昏暗,看到有阳光从门缝泄进屋来时,何子惠打开了房门。坝子上的积雪已经融化干净了,地上湿漉漉的。在后山的坡上,特别是鸡冠寺石门洞那一带的山崖上,还覆盖着积雪。往年,腊月间也会落几场雪,但很少像今年这样会留下积雪。瑞雪兆丰年,看到落雪,何子惠就想起了这句俗语。但她看到积雪,在心中暗暗祈祷的,却是来年能遇到她的如意郎君,并和他来一场浪漫的恋爱。她自以为还没真正恋爱过,尽管读初三那年有三个男生递过她纸条,还有刘春燕那个同事李树民也递过纸条,她那也是情窦初开,并没有陷入情网。尽管那个孙袁和曾在交完公粮回来的路上,在黄家岭岗说过喜欢她,但她并没有为其所动,所以,那也不叫谈恋爱。关于爱情,何子惠以为她的干妈和杨老幺的故事,已经给自己上了一堂刻骨铭心的课,要想自己的爱情不变成悲剧,就只能在遇到对的人后,才能敞开心扉。不然,不但会误了自己的花期,还会蕴酿出苦果……

何子惠,何子惠……”

正当她在遐想翩翩,从岭岗传来了孙二娘的声音。还没见到孙二娘本人,她就假装没听到她声音似的,回到火盆旁边坐了下来。家里的那个火盆还是从祖上留传下来的,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矮桌中间,嵌了一个铜盆,烤火时,只要在盆子里点燃火就行了。

不一会儿,从门框晒到屋里来的阳光中就出现了一个人影子。

喔,俩连母在烤火啊,孙二娘把头伸进看了看,就在门外跺脚。何子惠,这次你遇到天大的喜事了。

何子惠站起身来,端来一矮凳,摆在了火盆的旁边。

孙二娘,快进来坐啊,何子惠迎了上去。

你中奖了,何子惠。孙二娘还站在门外跺脚,想把桶鞋上的稀泥巴跺下来。

没事,没事,进屋坐吧。

这时,母亲拉开了屋内的电灯。

在孙二娘身上,何子惠感到了她的热情。热情就藏在她那张肥厚的笑脸上,而她脸蛋上那长在痣上的两根毫毛,更增添了她身上的喜剧色彩。坐下来后,她递给了何子惠一张相片,何子惠看到相片,心房怦怦跳动起来。

这张相片,就是那个陶什么让我带给你的,中午,他到我家里来收猪,纠缠了我好一阵,就打听你的事情这个老头就说他儿子心仪你好多年了,说什么在你还在读书的时候,到你家来收猪看到你就开始喜欢你了……他一直在等你长大,现在终于等到你满十八岁了……他说,他那儿子是非你不娶的,这两年,在城里,给他儿子介绍朋友可多了,他儿子全都拒绝了,就是为了你

二娘,你说的是那个陶伯伯吧?他在我们家收好几年猪了。

就是那个收猪的,他俩父子都在县城饲养场上班他们一家人都住在城里他东说西说,非要我过来一趟,替他儿子说媒如果你们同意,他明天就送订亲礼来。明天,他还要到你们村来收猪你们看?

杀猪的……我怕杀孽重了

还没等母亲说完话,何子惠就打断了她的话。

妈,你那都是迷信。何子惠说,吃猪肉的人那么多,那就得有人喂猪、杀猪……

还是何子惠有见识这样的人家,就是打起灯笼也难找啊。何子惠,那你是同意了?

我愿意。

哈哈哈!聪明那我这就回去回话了。孙二娘拍了拍巴掌。明天,他到你家来收猪。打扮精神点今晚上洗个澡,图个吉利。

送孙二娘出门到岭岗岔路口,直到她走下岭岗那条还有些泥泞的小路,到了铺有石块的田埂上,何子惠才回到家里,但澎湃的心情却还难以平复下来。可母亲却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独自坐在烤火盆旁,唉声叹气好一会儿。她觉得母亲的行为太反常了。

妈!你叹什么气啊?嫁到城里去,我会想办法接你进城的。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这小伙人也不错,往年也看过我是怕……

怕什么?

这几十年来,我听到、看到的太多了,凡是屠宰杀戮生命太多的人,很少得到善终的。

妈,你那都是迷信,何子惠说。你看村里那个伤兵大爷,他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啊,现在都活到九十岁了,身体还硬梆着呢。杀了那么多人都没事,杀猪反而有事啦?

唉,说多了,你也不懂这就是你的命了。

妈,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个好人家,你倒唉声叹气起来了,尽说些丧气话!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阿弥陀佛……

 

妈,今后进城了,你就莫念这个了我怕人家笑话你。都解放几十年了,还迷信,现在是新社会了。

母亲没理她,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寝室。隔了一会,何子惠进屋去,看到她躺在了床上,还用被子蒙住了头。

尽管母亲为这事显得如此乖张,何子惠却感到了一种久旱逢雨露般的喜悦,她已知道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好的去处。沸腾起来的心情需要得释放,她在家里走来走去,到后来索性穿上胶桶鞋,出门去了。她想去找王秀英这个闺蜜好好聊聊,在这个村子,只有和她一起分享自己喜悦,算是真正的快乐。

由于下午太阳才出来,岭岗通向村里那条泥路还没有被晒干,走在上面难免打滑、让人惊一乍的,可东倒西歪的何子惠对都置之度外了,尽快见到王秀英已成了她坚定不移的目标。

在下岭岗时,她听到湾中传来了呆子猪儿哇哇的哭声,还有他父亲罗良德的叫骂声。

我们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孬种?你平白无故在人家秀英面前把裤子脱了干啥?打死你狗日的!丢了八辈子祖宗的脸!信不信老子把你鸡巴骟了

使不得!使不得!!这样会出人命的!

放开我!放开我……

传来的声音是那么的急迫,何子惠也不顾路上打滑,小跑着绕过两座土房,来到了湾中。在那棵主干上长满树瘤子的槐树上,猪儿被一条棕绳,从肩膀绑到了脚腕。他张大的嘴巴,就像一个黑洞,从那里面发出哇哇的声音。明媚的阳光照着他的脸、他上身那件破旧的棉袄,以及那下身裸露在外,被打出血痕、还冒着血珠珠的双腿。

罗良德在他弟弟罗丘二怀抱里挣扎一番后,突然没了脾气,显得垂头丧气的样子。看到有几个村里人站在自家屋檐下,目睹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居然看得下去,何子惠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厉声说道:

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他一个傻儿,啥都不知道,你们竟然这样对待他!还是人吗?

何子惠!你不晓得他当着人家王秀英面,把自己的裤子脱了!有人对她说。

那又怎么样?他要是知道好孬,大家就不叫他猪儿了何子惠大声说着,走到了槐树的后面,就去解捆绑猪儿的绳子。他再蠢!也是个人!就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也不能这样对待他

何子惠!还是你心肠好啊!

好闺女!亏你有这个胆!

……

解开猪儿身上的绳索,罗丘二走过来把猪儿背在了背上。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在罗丘二的背上,猪儿那光亮的肥屁股,让她联想到自家那条白毛猪儿的屁股,就感叹到:这人哪还有尊严呀,有时候就活得像猪一样。

刚看到的一切,让何子惠感到了恶心,她也知道,猪儿以前为什么不当着秀英的面脱掉自己的裤子,现在就这样做了如果不是秀英犯傻,为了报他的救命之恩,让他在自己身上尝到过甜头,他怎么会这样做他本来就活在懵懂的梦里,根本就不知道男女之间还有这档子事,是秀英唤醒了埋藏在他身上的种子啊……

何子惠意识到,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的,这个呆子也难免再次受到皮肉之苦……想到这些,何子惠又不想去找王秀英了,她想秀英这时的心情应该是很矛盾复杂的,她不想这个时候拿自己即将到来的幸福,让她感到自己的不幸。

回到家里,看到妈还睡在床上,闲得没事,她又往烤火盆里添了一些木,坐在旁边烤起火来。不一会儿,新加进盆里的木升起了一缕青烟呛得她咳来,她捂着嘴,走出了门外。尽管脸上感觉到了丝丝寒意,但照在身上的阳光还是让她感觉到了温暖今后进城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她想象着未来的城市生活,也会像这冬日阳光一般的温暖。

何子惠,何子惠……你在家。孙荣田他们家让我说媒来啦嘻嘻!

从灶房屋墙角那窝芭蕉树旁边走出来的老太婆,是家住袁家湾的另一个媒婆。何子惠只知道她姓袁,平时喊她袁婆婆。

袁婆婆。

哈哈!何子惠,这段时间,你家门坎都被媒婆踩破了吧?你福气大啊。

这天下的媒婆呀,都一个德性,满脸堆着笑容,连说话的声音都是甜的,何子惠这样想着,先走进了屋。

袁婆婆,进屋坐吧。

何子惠,你妈呢?怎没见她人啊?

她人有点不舒服,还躺在床上呢。有啥事,你就说吧,我妈在里屋能听到。

那我就说啦今天下午,那个孙二娘从你家回到袁家湾,就满世界嚷嚷,说你同意跟一个收猪的城里人耍朋友了,这下子就让孙荣田家急了这不,就委托我来你家说说看,看你对孙袁和有没有那个意思

袁婆婆,我一直把孙袁和当自己的哥哥就没想过做他的女朋友袁婆婆,劳烦你了回去就这样给他们讲吧。

那好吧,这强扭的瓜也不甜啊,这缘份上的事……还是俗话说得好啊,有缘千里一线牵,无缘咫尺不相亲。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说完话,袁婆婆转过身去,走出了灶房门口,何子惠送她走到了岭岗。

回到家时,母亲已经从床上爬起来了。何子惠看到她的神情恢复到了常态,就知道她什么都想通了。

妈,我们还是先把猪喂了吧,在我们家,它还能吃上两顿了。

那明早晨还打算喂啊?

当然啦,都喂了一年啦,还差那一顿吗?我还有点舍不得它走呢。

你这孩子,就这么重感情!

妈,这样不好吗?

她妈没吭声,嘴巴嗫嚅着……


张红67 WC.png

作家简介:张红,笔名拾得47,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诗文散见于《重庆文学》《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银河系》等纸媒和一些网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