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辜文金·难忘军营生活1
详细内容

辜文金·难忘军营生活1

时间:2022-02-23     作者:辜文金【原创】   阅读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时光飞逝,一转眼,参军入伍40年时间就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怀着对绿色军营的无限向往,1981年,我高中毕业后幸运地从农村跨进了绿色军营。在部队十来年时间里,曾先后做过通信员、侦察兵、文书、报道员、修理工等工作。在此期间,我自始至终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无论干什么工作,总是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脚踏实地,任劳任怨,默默无闻,严于律己,刻苦训练,勇于拼搏。因此,在我们同年入伍的战友中,我第一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五年后,作为部队的技术骨干,又由义务兵转为志愿兵(后来叫专业军士),还多次被部队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精神文明先进个人、优秀专业军士等。

总之,是解放军这所大学校,是部队这个大熔炉铸造了我刚强、果敢、执着的性格,磨练习了我顽强拼搏、坚韧不拔的毅力,造就了我吃苦耐劳、勤俭节约、无私奉献的优良品质和雷厉风行、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培养了我独立地认识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端正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是部队使我健康地成长进步,是部队增添了我的才干。所有这些,都让我终生难忘,使我终生受益匪浅!

虽然只有短短十年军旅生涯,但却是我人生中最青春、最宝贵的黄金时段,我把它无私地奉献给了祖国的国防事业,我不但不后悔,反而引以为荣!因为,它是我一生中不可多得的、也是最为宝贵的一笔财富。在此,我要由衷地感谢培养我、教育我的部队首长和各级领导,感谢关心我、帮助我的每一位战友,感谢解放军这所大学校!

如今,我转业已经三十年有余。转业回到地方企业后,我仍以军人特有的良好素质,一如既往地发扬军队的光荣传统,积极地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本职工作之中,以此来报答党、国家和军队对我多年的教育培养之恩。我除了积极努力地干好本职工作外,还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在而立之年的时候,自费报名参加了国家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以顽强的毅力和拼搏精神,用五年时间自学并考完了规定的课程,并获得了文秘专业大专文凭。后来,又继续参加了大学本科学习,取得了行政管理大学本科文凭。

工作之余,闲暇之际,我还挤出有限时间练笔写稿投稿,陆续有数以千计的消息、通讯、散文(杂文)、小说之类的“豆腐块”见诸于《人民日报》《中国电力报》《中国环境保护导报》《中国电力新闻网》《中国电业》杂志、《国家电网报》《国家电网》杂志、《四川日报》《重庆日报》《杂文报》《精神文明报》等等中、省、市报刊、杂志、网络。先后加入了江津作协、重庆杂文学会、中国电力作协。专业技术职称也由一名档案员,逐步晋升到助理政工师、政工师,最后取得高级政工师职称。并从一名普通工人,成长成为所在企业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五十岁那年,我将发表的文章集结成书,名曰《感恩•感悟•感言》,权作自己送给自己五十岁的生日礼物。

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国共产党对我多年培养教育的结果,所以我才有幸福的今天。我时常这样拷问我自己,假如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培养教育,那我很难想象我的生活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值此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参军入伍40周年之际,我要发自肺腑地感谢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感谢伟大的祖国!感谢伟大的人民军队!感谢所在企业!并祝福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祝愿伟大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祝愿伟大的人民军队更加坚强!祝愿所在企业明天更加灿烂辉煌!

离别部队后的这些日子里,我也常常梦见部队沸腾的生活,梦见和我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梦见我着上绿色军装时的得意和自豪……这一切,仿佛就都发生在昨天。怀念之际,我就反复翻看我在部队时的留影,不厌其烦地阅读战友们的来信和分别时战友们留下的诤诤赠言和美好祝愿。看着读着,有时竟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道:战友们,你们现在一切都还好吗?每年时逢“八一”建军节,已经复员转业的战友总要聚一聚,回顾部队生活,畅谈战友情谊,而且年年如此。

值此参军入伍40周年之际,再次将难忘的部队生活部分片段展现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报名应征

1981年,十八岁的我积极响应祖国号召,主动积极应征体检。经过大队、公社武装部的目测合格后,由公社武装部统一带队到龙门区区公所所在地,参加全面的身体检查。

一个贫农家庭出身的孩子,虽然那时物质匮乏,缺吃少穿,但身体还是没有毛病,体检顺利通过。随后就是政审。家里祖祖辈辈、世世代代都是贫苦农民,也没有家庭成员参加任何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行为,自然政审也很顺利通过了。

10月上旬,正式收到了江津县人民政府征兵办公室发来的《入伍通知书》,如同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一样,心中充满了无限喜悦,激动不已!

换上军装后,已年逾花甲的父母同样感到光荣,但心中充满了不舍!因为,1980年农村刚刚将田土承包到户,正是需要劳动力的时候,而父母渐渐老去,正当成年的我又要离他们而去,他们只好为了国家而牺牲小家。临行前,父母再三叮嘱我,到部队后,一定要好好干,千万别给家里丢脸,力争有个好出息。父母的话,我牢记在心。

 

走向军营

当年武汉军区某炮兵到江津招收的新兵中,主要是江津城关镇、油溪区和龙门区三个地方。当时,我们只知道是武汉军区某高炮部队,但部队到底驻扎在哪里,我们全然不知,都以为就是在武汉。

10月底,我们统一到江津德感火车站集结,然后坐火车到部队。我们乘坐的火车,就是烧煤炭的那种,黑乎乎的闷罐车。车上,每个人发了面包,铺盖卷就是座椅。要解手只有等到车站停靠时解决。如果万一有人内急,而车又未停站,就只有用背包绳栓在闷罐车侧面车门两边作为安全保护绳,其余同志帮忙做好防护。

火车载着一颗颗十七八岁热血男儿火热的心,朝着湖北武汉方向驶去。火车过了重庆火车站不久,便是一个接一个的隧洞和桥梁。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乡,走出远门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山洞和桥梁,心中不禁生出无限感慨——国家不知道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甚至牺牲了多少人员,才能建成这条铁路啊!

由于火车是烧煤的,所以大家的脸上都布满了煤灰,如果用手去挠头发,全是煤渣粒。一路上,沿道绿色植被逐渐减少,气温也慢慢变低,室外气温只有几度,比起重庆江津来,要低十多度。

经过二十个小时左右的长途跋涉,火车达到了湖北随县火车站。站台外,一辆辆贴着:“欢迎新兵入伍”大红字样的军车早已迎候在那里。我们背上铺盖卷,在接兵首长的带领下,纷纷登上了军车。走出火车站,军车开始驶向丘林地区。大约走了十多公里,来到了一排排整齐划一,红砖红瓦的营房。我们原以为,我们是武汉军区招收的兵,部队就应该是驻扎在武汉。看到矗立在丘林地带的营房,我们才意识到,部队不在武汉,而是就在眼前。后来才得知,原来这里是武汉军区某高炮师所属的一个炮团之一,我们其中的一部分人员,被安顿到了这个团的新兵训练连。而另外一些新兵,分别被拉到了湖北的枣阳、孝感和花园驻扎的另外三个团去了。

那时,部队条件还十分艰苦,没有床铺,每个人只有两根条凳,上面放上像门板大小的铺板。而我们新兵还只能打地铺,一个挨着一个睡在地板上。

 

新兵训练

新兵到达新兵连安顿好后,接下来就是为期三个多月的新兵训练。

新兵训练,是让每位新兵成为一名军人的第一关,时间至少三个月以上。

也许大家都知道或看到过高中生、大学生短暂的军训,觉得军训很辛苦。而部队新兵训练,远比高中生、大学生军训时间长得多,苦得多,累得多,内容也要多得多!

新兵训练一般以班为单位进行,一个新兵班10人左右。新兵训练是以学习三大条令开始的。《纪律条令》就是让新兵熟悉了解军队的规章制度,让你知道在军队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违背了条令将会受到哪些处罚。《队列条令》简单来说,就是教你站、坐、蹲、走。内容包括立正、稍息、看齐、坐下、蹲下、起立、敬礼、齐步走、跑步走、正步走、各种队列、队形变换、阅兵等。《内务条令》则是教你叠被子、挂衣帽、摆放脸盆茶具桌凳、着装、钉帽徽领章、系封颈扣等等。一言以蔽之,整个内务要求就是“直线加方块。”三大条令不仅理论上要背得,关键是要实实在在地会做。通过三大条令的学习训练培养,树立严格的纪律规矩意识,塑造军人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的良好军人形象。这就像企业新招员工入职教育培训一样。

三大条令训练中,队列训练要占去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也许有人会不理解,走个路有什么好训练的,的确队列训练就是走路,但它却不同于普通的走路,它要求整齐划一,步伐一致。训练时,有很多人脚上磨出了血泡,有的人在训练场上晕倒。特别是训练紧张时,有的人还闹出了同一侧同时迈脚摆手“即一顺风”的笑话。而队列训练中,正步走难度最大,但凡看过国庆阅兵训练的人,你就知道其中的艰辛。

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仅仅就是一个“立正”姿势,就有如下之多的基本的动作要领和要求:“头要正,颈要直,两眼平视正前方,下腭微收,挺胸收腹,两肩端平,两手臂自然下垂,两手指伸直并拢,中指紧贴两腿外侧裤中缝,两腿绷直,两脚跟并拢,两脚尖分开约一脚掌之长。”

三大条令的学习训练,只是新兵训练的重要内容之一。另外,还有政治学习、军事训练和体能训练。

政治学习以时事政治为主要内容。

体能训练内容也很丰富,包括短跑,长跑,下蹲运动,俯卧撑,仰卧起坐,单双杠,木马,跨越攀爬,军体拳等等。通过这些项目训练,提升士兵强健的体魄。体能训练中最苦的还有5公里越野训练,它分为武装越野和轻装越野两种,一般情况下,23分钟为及格,19到22分钟为良好,19分钟以内为优秀。对不及格者将会按情况给予一定的惩罚,并让其开小灶,增加训练,直至及格为止。5公里越野训练,并不是考验士兵的速度,而是磨练士兵的耐性和毅力,只有具备了良好的心理素质,强健的体魄,坚韧的意志力和顽强的吃苦精神,将来才能圆满完成战斗任务,即所谓的“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军事训练包括枪械弹药基础理论和实弹射击,包括手枪、步枪、冲锋枪的基本构造、工作原理,实弹射击,手榴弹投掷等。对枪械的构造,要了如指掌,要求遮住眼睛,都能快速拆卸,并装上还原。实弹射击和手榴弹投掷,既考验心理素质,更考验技术水平,二者缺一不可。

以上各种学习和训练都是要定期进行考试考核的,个人与个人之间,班与班之间,排与排之间,开展各种练兵比武是常有的事。半夜三更,搞紧急集合,也是家常便饭,随时随地考验着你的反应能力、速度、警惕性,这是作为合理军人的最起码要求。

所有学习训练搞完大约需要至少三个月的时间。通常,在所有项目完成后的十来天时间里,都是为最后的阅兵仪式做准备,阅兵仪式时,所在部队各级领导都要亲临现场检阅。这既是对各种训练成果的大检阅,也是对新兵训练各级带兵人管理、培训、学习、教育的综合能力的全面检验。

 

分配到连

新兵训练结束后,根据部队各营、连的实际需求,以及新兵连的推荐,新兵将被分配安排到各营、连、排、班的各个岗位,由于我们是炮兵部队,因此,大部分人都去了炮班。

我们部队有100毫米、57毫米、37毫米三种类型的高炮,高炮的主要任务就是实施地对空打击,即专门对付空中来敌的。至于射程和杀伤力,出于保密原因,在此省略。一般一门炮就是一个班的编制,一门炮有若干名炮手,各自职责分工各不相同。

为了保障火炮打得准,当然离不开一系列为之辅助的设备和兵种,就像一个单位一样,除了主业,还有很多为之服务的相关部门和岗位,才能保证其正常运转。因此,除了炮兵外,还有后勤兵,炊事兵,汽车兵,指挥兵,雷达兵,卫生兵,通信兵,侦察兵等等,总之,吃喝拉撒,一样都不能少。

各自来到各自的营、连、排、班的具体岗位,然后就根据所在岗位的具体要求,开始相应专业的军事训练。

我被分配到了二营四连指挥排侦察班侦察兵岗位。指挥排只有两个班,通讯班和侦察班,我的侦察任务就是测量距离,重点是测量空中移动目标的距离,为炮手打击空中目标提供射击依据。

来到侦察班不是就测量一个空中目标距离那么简单,要学的内容多的是,包括军事地形学、测量学、侦察学、望远镜、方向盘、测距机等的基本构造、工作原理、实际操作使用等等。学习的方式有两种,一是班里的老兵传帮带,二是以师、团为单位组织专业训练。

前面说过,由于我们炮兵的打击目标主要是空中目标,具体来说就是以敌机为主。而在日常训练中,不可能有敌人的飞机出现。所以我们平时训练,就从认识各国各种类型的战斗机模型开始,通过学习,能瞬间从飞机的上、下、左、右、前、后各个角度辨别它。另外飞机是空中移动目标,训练测量它的距离时,先是从测量地面的固定目标开始的,有了一定的基础后,还要借助航模或是选择到机场附近去实物训练。要保证被测目标的速度、方位、距离准确,首先还得靠雷达提前发现目标、捕捉目标,因为当目标达到一定远的距离时,我们肉眼是无法发现目标的。

当雷达发现移动目标出现的方位后,我们立即用测距机去搜寻捕捉目标,然后开始测量其移动速度,方位角,高低夹角,目标距离,并源源不断的报读给高炮指挥员和炮手,为他们精准打击目标提供可靠依据。高炮指挥员(一般就是班长)、炮手根据这些参数,选择最佳射击时机,然后向空中目标开炮。

部队要求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所以各个专业的军事训练都非常认真刻苦,因为所有的训练的成果,最终都是要通过实弹射击打击空中目标进行考核检验的。

 

野营拉练

野营拉练分两种:小范围小规模的野营拉练(简称小拉练)和大范围大规模的野营拉练( 简称大拉练),每年分别进行一次。小拉练一般以师为单位,将整个部队拉出营房,到达一个指定目的地进行实弹射击,时间一般都是一个月左右。小拉练是为大拉练作进一步的充足准备。

大拉练以军区为单位,将本军区所有炮兵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一个靶场,开展实弹射击比赛,时间也是一个月左右。

炮兵部队拉练不同于步兵部队拉练,步兵拉练全靠步行,而炮兵拉练全部是靠军车运送,因为炮兵部队军事装备多,像雷达、指挥仪、发电机、高炮等等,全靠车辆牵挂拖行,而一门炮就要用一辆车拉,而且一门炮就是一个班,一个班的铺板、被褥、人员正好可以装在一辆车上。

拉练也是极其辛苦的一件事情!人们常说,好出去不如赖在家,就是这个道理。因为部队一旦走出营房,一切生活规律都被打乱了,没有了在固定营房里那么舒适安稳。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拉练前,后勤人员尤其是炊事班人员,首先要备足至少一周的食用品,然后将一个连队的炊具装满一辆炊事车。同样的,驾驶人员要检查维护好车辆,除了把油箱加满外,还要把油桶也备足油,避免在拉练行军途中抛锚掉队。炮兵要把大炮挂牢在牵挂车上,穿好炮衣,搭好伪装网。所有车辆编好队,整装待发。

整个拉练是最考验人的时候,更是考验野外生存能力的时候,特别是一日三餐,首先就是检验炊事班的水平。每到一个指定就餐地点停靠下来,就是炊事班最忙碌的时候,他们下车后马不停蹄的就要就地挖灶坑、架锅、生火、择菜、煮饭、炒菜、用餐、涮盘……而这一切,都是有时间限制和具体要求的,不是你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更不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是必须一切行动听指挥,一切计划听安排。

通讯人员也是如此,每到一个指定的地点,他们就要马上放线架线,确保部队随时通讯畅通,随时接受部队指令;侦察兵就要侦察好地形地貌,行进路线;汽车兵、雷达兵、通信员、文书个个都有条不紊,忙而不乱,总之每个岗位都缺一不可,才能确保整个拉练顺利完成。

当然,拉练的最终目的,就是检验炮兵对空中目标打得准,打得狠,打得多。拉练到达打靶场后,一切岗位都得围绕炮兵转,此时此刻是炮兵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简单讲,就是用航模飞机拖着拖靶从空中飞过,让炮兵射击打靶。

射击打靶分班射击和连射击,班射击就是以班为单位,用一门火炮打靶;连射击就是以连为单位,用多门火炮对空中目标群起而攻之。不同的射击有不同的考核目标和要求,但不管用何种方式,有何种要求,大家共同的目标和心愿就是将拖靶打得个空中开花!打得多的单位就要立功受奖的。

30天左右的时间拉练结束回到部队后,紧接着就是对拉练进行认真地全面总结经验教训,分析成败得失,为大拉练做好充分准备,为来年军事训练打下坚实基础。

(待续)


辜文金WC.jpg

作者简介:辜文金,男,汉族,中国电力作协、重庆杂文学会、江津作协会员。偶有作品见诸国家、省、市报刊、网站。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