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张红长篇连载8·《向阳花儿开》第三章·二
详细内容

张红长篇连载8·《向阳花儿开》第三章·二

时间:2022-02-18     作者:张红【原创】   阅读

 

渡舟、梓潼和八颗这三个离罗家湾最近的乡场,一周只有一天是赶场天。几周后,在孙袁和的帮助下,何子惠家的甘蔗大部分都在这三个乡场卖出去了。

 有天下午,何子惠为了在第二天早点去赶场,就一个人来到岭岗挖甘蔗,为第二天赶场备货。干了一会儿,孙袁和来了,她还以为他是过来帮忙的可孙袁和站在那里,只是看着她干活,还犹豫不决的样子,几次都欲言又止。通过这段时间频繁的接触,何子惠已经熟悉了这个男人的性情和他身上的气息,这个男人已经让她感到了亲切,有好几次,她还在他面前撒过娇呢。尽管自己一直向往嫁一个城市男人,可随着对孙袁和不断加深的了解,她感到自己到时候也不是没有嫁给他的可能,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啦。

何子惠看到孙袁和那个样子,是想和她说点什么,可她就是不问他,只顾忙着自己的活儿。

……我爸妈,我爸妈不准我以后来你家干活了

何子惠听着,一锄挖倒了一根甘蔗。

他们一直以为我俩在耍朋友,还不知道我们俩个没耍朋友我妈说你爸迟迟起不了床,是个拖累,是个花钱的无底洞让我不要和你来往了他们也不同意

孙袁和的话,让何子惠感到了伤心,泪水倾刻间流了出来。想了想,她抬起头对孙袁和说:没关系,你走吧。

 其实,我不是这样想的……

没事,这段时间谢谢你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走吧。

孙袁和显得怯生生的看到他走下岭岗后,何子惠把锄头往地上一丢,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胳膊肘上痛哭起来。

何子惠!何子惠!

听到是王秀英的声音,何子惠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站了起来。王秀英从岭岗下面走了上来,长在额头上的痱子已经没了,整张脸都显得干干净净的。

我看到孙袁和来了,又走了,你们吵架了?

没有,他妈老汉不我们来往了。

那你们吹了?

我们本来就没耍朋友。何子惠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还有这么多甘蔗,我都不知道怎么弄到场上去卖了

我来帮你。

你帮不了的,你没有那力气。

你傻呀?可以砍断成一节节的背到场上去卖,这样,就不用挑去了。

那也背不了多少啊?

我来帮你啊。

那你家的猪怎么办?

我下午多上趟坡就行了。

秀英,你莫说,家里没个壮劳力还真不行!刚才孙袁和说他爹妈不准他来帮我了,我就感到靠山没了

那你另外找一个呗?

我又不是猪,你以为是配种啊?

那你尽快找个城里人嫁了吧,免得在这农村受苦。

这事,哪有这么容易啊?孙袁和家都嫌弃她家里有他爸这个拖累,如果找到一个城市男人,难道他不嫌吗?何子惠突然感到,父亲的病不能再拖了,得尽快把他的病医好。

何子惠一锄一锄挖着,秀英替她把一根根的甘蔗叶子剔了。一个小时过去后,何子惠挖完了想挖掉的那些甘蔗,剩下来的,都是明年开春作种子用的。要把那些甘蔗拿回家也够呛的,在地里剔光叶子和根须后,只有几根几根地扛回家了。由于原先拿出来的篾刀秀英在用,何子惠把锄头扛回家后,拿了一把镰刀出来。在岭岗上,她看到王麻子兴冲冲从田埂爬上岭岗来了,就站了站。

王叔,你一个人回来了?她问。

王麻子露出了笑容,好像碰到什么好事了。

我媳妇和姑娘进城去了。他说,我那舅子在城里收破烂,她们都进城帮他去了。

那她们不回来了?

这个破地方,还回来做什么?王麻子说着停住了步伐。何子惠,刚才我路过袁家湾碰到孙荣田,他说孙袁和已经和你吹啦?

叔,我们就没耍朋友

我听孙荣田说,余得水那个妇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说比你还长得漂亮……王麻子脸上的皮肤粗糙,还有坑坑洼洼的,听母亲讲,他小时候一脸的青春痘,他爱用手指去挤,于是留下了一脸的麻子。那个姑娘住在三好中学马路那边的学堂湾,是刘萍的一个表妹

我才不管他呢,他爱找谁就找谁去!何子惠满脸通红,却又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和他本来就不是在耍朋友。

如果不是听你这样说,村里人都以为你们在耍朋友呢……王麻子说着,又往前走。那我先走了……半个月没在家,耗子都把床当窝了。

那王叔慢走。

何子惠,你也不要灰心,你人长得好看,会找到一个好人家的。

王麻子穿着一套崭新的蓝布衣服,一双新的解放牌胶鞋,阳光照在他的驼背上,让何子惠误以为是在春天。春天也是这样的阳光明媚啊,可已经到了深秋了。

回到地里,何子惠看到王秀英握着一根甘蔗,正盯着王麻子走下岭岗的背影。

那天,见他跑了,袁二棍没把他家的事情说出来……何子惠对她说。你婶婶她们进城帮人去了。

他家和我们家各是一房人,只是同姓。

我知道你听说了吗?张三的老婆跑后,至今都还没找到,张三都准备把娃儿弄到城里去丢了,他长得太像袁二棍了,他不想喂了。

你听谁说的?我都没关心这些事,我爸都还关着呢。秀英说。这个月的例假我还没来……

过去几天了?

和上个月相比,已经晚了一个星期了。

那明天到渡舟医院去看看?

我也是这么想的,明天一早我就到你家里来背甘蔗,到了渡舟,你得陪我进医院。

嗯,我也顺便去问问医生,看治我爸那病需要多少钱。

袁二棍虽然被抓了,可他惹出来的事端并没有平息下来。何子惠看着王秀英一脸可怜巴巴的神情,又动了恻隐之心。她又想到了自家的艰难,特别是她父亲的病,想要治好他,像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

第二天上午,在渡舟桥附近那座三层楼的乡卫生院里,王秀英花了两毛钱挂了妇科门诊的号,在何子惠的陪同下,爬上了二楼。因为立在外墙门框上那块门牌上的红字太小了,要走近后才看得清楚写的什么,在幽暗狭窄的通道里,她俩找了几间屋子,才在通道的尽头,渡舟桥的方向找到了写有“妇科”牌子的那间屋子。刚走进医院就闻到一种西药和酒精的混合气味,上楼后那种味道更浓了,这种味道让何子惠感到了压抑。通道两边裙脚刷有一米高的绿油漆。不少地方油漆又露出白色的墙灰。

妇科门诊里,一张脱了不少漆的黄色办公桌前,坐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妇女。她蓄着一头短发,脸上戴着一个金边眼镜,正拿着一张《健康报》在看。听到她俩进去的脚步声,她把头抬了起来,目光是从镜框上面出来的。

看什么病?她问。

她这个月没来例假,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何子惠替秀英说道。

妇生接过挂号单,拿起一支圆珠笔问:叫什么名字?

她叫王秀英。

让她自己说。

王秀英。

多少岁?

十七。

这么小就耍朋友了?

她没有。

让她自己说。

没有。

那你来看什么病?例假晚几天来都是正常的。

不是的……医生……何子惠说。她被人……那个人已经被抓了。

我不是让她自己说吗?到底是你看病还是她看病?

王秀英的脸涨得通红,把头低着,有两颗泪珠流了出来,双手垂到胸前,两手捏着衬衣的衣角。

说呀,医生说。

……我在坡上打猪草,被那个人拉进柏树林……呜呜

别说了……医生的眼睛也湿润了。

她埋头在挂号单上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王秀英。你们到楼下缴两块钱,再到药房领一张试纸和一个塑料杯。再去解个小手,装半杯拿到这里来。

十几分钟后,测试结果出来了,呈阳性。何子惠问医生这是什么意思,医生说秀英怀上孩子了。临走时,医生对她俩说,让她们到派出所去把情况给他们讲一下,说不定做手术的钱还能免了。

何子惠和王秀英背来的那两背篓甘蔗,还放在桥头一家卖香烛钱纸的店里,老板是何子惠一个亲戚,每逢到渡舟赶场,何子惠总要到他店里坐坐,聊聊,也因此,何子惠和那个年近六十岁的亲戚很熟悉。路过那家门店时,何子惠看到她平时喊表叔的这个亲戚正在帮她卖甘蔗,就从人流中挤到他跟前,对他说还得让他帮忙多看一会,她要办的事情还没办完。

那老头哈哈一笑,说道:该办什么事,你去办吧!只要你不怕我吃了你的甘蔗就成。

表叔,要吃,你随便吃!那我走了

好啊,你去忙吧。

何子惠搀着秀英的胳膊往拱桥的另一边走去,派出所在桥那边乡政府旁边一个巷子里面,从那里过去就几百米的距离。桥上的两边也摆了不少摊位,来往的人流如织,从桥头下面堡坎石缝里长出来的那两棵黄葛树的主干,高过桥头,掩映在桃花河上。沿河两岸的石头堡坎上,建有民居,都是穿斗式木架子瓦房。

走过拱桥,靠公路的左侧一幢青砖瓦房里边开着一百货商店,是县供销社开到乡上来的。右边有几家私人开的小商店,是在这两年才新开起来的。

从百货商店过去,往前走几十米,一个巷子进去,水泥坝子旁边那三层青砖瓦房就是乡政府了。派出所就在那幢房子的后面,一幢朝东而建的两层青砖瓦房。

在派出所底楼的接待室里,两张拼在一起的办公桌上,坐着两个长得胖嘟嘟的中年男人。他们都穿着普通的蓝布中山装,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见她俩进屋,就问她们有啥事。

我们是罗家湾的,何子惠大起胆子对他说。她叫王秀英,前段时间被袁二棍强奸了,今天去乡医院检查,说怀上孩子了。老师,你看嘛,这是检查的单子。

那个人接过单子看了看,把几张单子夹在了一个文件夹里。

那你们来,就是说这事?

她才十七岁,又没耍过朋友,她想把孩子打了

那你带她去打掉不就行了?

可我们身上没有多少钱。

只见那人沉默了一会,然后拿起电话筒,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一通,又挂掉了电话。

这样吧,我给你们出一张条子,盖上派出所的公章,你们去一趟县城,到县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去把手术做了吧。现在结婚后,做人流手术都是免费的,你没结婚,就拿我们的证明去吧。

要钱吗?

不要钱。说着,他在一张印有派出所单位名称的信笺纸上写着,写完字,他递给了桌子对面的同事。他的同事拉开抽屉,取出章在信笺纸盖上章后递了过来。

何子惠接过信笺纸,向两个人分别弯腰表示感谢。

谢谢你们了!

你们去吧。

走出接待室,从身后传来一句:造孽……

从派出所出来,何子惠问王秀英什么时候去县城,王秀英说:明天去吧,我们背来的甘蔗还没卖出去呢。

也行。何子惠说,明天就在大口坐客车,我想把我爸爸接到县医院去照个片,他的病,总不见好,我怕再拖下去不治不行了。

好啊,那我们这就去卖甘蔗。

派出所这张单子你拿去吧。

放在你那里,王秀英说。我怕搞丢了。

回到那家卖香烛钱纸的商店,看到两背篓甘蔗卖了一半,何子惠连声对表叔表示感谢,并拿了几节甘蔗给他,被表叔推开了。

你家的情况就那个样子,卖了吧,你爸看病还要花钱呢。

听到他这样说,何子惠也不跟他客气了,又把几节甘蔗放进了背篓里。和王秀英站在那里吆喝一会,就陆续来了一些人买甘蔗了。原来一根长甘蔗卖八毛钱,卖得慢,被砍成四节,卖两毛钱一节,反而更好卖一些,这是何子惠事先没想到的。

为了早点卖完回家和母亲商量明天弄父亲到县医院看病的事,何子惠卖力地吆喝起来:又甜又便宜的甘蔗来买啊!两毛钱一根

让她没想到的是,一个姑娘居然拉着孙袁和从人群中挤了过来。

是两毛钱一根吧?来两根,来两根!

看到她递过来的钱,何子惠推开了。

妹子,你拿去吃吧,不要钱!

那姑娘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说道:我们认识吗?居然有这样好事?

我们不认识,可你男朋友我认识啊,他是我的干哥哥。

呵,原来是这样啊?那姑娘转过头去看了看孙袁和。孙袁和那双眼睛正盯着何子惠发直呢,何子惠也没想到他这个时候会这样,就低头和王秀英说起话来。

不吃了!不吃了!那姑娘扭头就走,可临走时仍未忘记拉着孙袁和的手。

跟着那姑娘挤进了人群,孙袁和仍不忘回过头来看她,何子惠那时心里却在想:才相亲见面,那个姑娘就牵他的手了,这足以说明她是很喜欢他的。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又不是个滋味了。

叹什么气啊?把人弄丢了,现在感到后悔了吧?

我才不希罕呢。何子惠说,你又不是不知道。

嘿嘿,我也盼着你嫁进城里呢,到时候我进城也个落脚的地方。

这时又走过来两个年轻人,他们一人买了一根甘蔗。


张红67 WC.png

作家简介:张红,笔名拾得47,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诗文散见于《重庆文学》《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银河系》等纸媒和一些网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