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张红长篇连载6·《向阳花儿开》第二章·三
详细内容

张红长篇连载6·《向阳花儿开》第二章·三

时间:2022-02-11     作者:张红【原创】   阅读


何子惠是在村委会来人后离开的。下午,她和孙袁和在田里割稻谷时,听到路过的村里人说,王秀英和她爸在家被派出所的人来带走了。第二天中午,在家吃中午饭时,何子惠她妈对她说,王秀英被放回来了,但她爸被关起来了。

因为那几天家里忙着割谷,何子惠在割完谷、打出谷子后,才去王秀英家里看的她,还约她星期天一块去赶梓潼场,出去走走散散心。王秀英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她。不过,她对何子惠说,这个时候出去散心她心里都不踏实,她父亲被带到派出所,被关好几天了。

最多关个十天半月的,他只是把他们家的锅砸了,又没亲自动手杀人。何子惠安慰她说。谁家的姑娘遇到这样的事,当父母的不发火啊?要怪就怪袁二棍不该对你做那事,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让他们无颜面活在这世上……今年只能埋南方,听我妈说,把那两个老人埋在了柏树林里。是合在一起埋的。

那天到了派出所,那个女警察问案发经过,比你那天问得还细,还问我达到高潮没有,说是怕我怀上了孩子……那个时候,只是打了个寒颤,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高潮,那是心里急得……你说那个袁二棍,他听到自己父母死了,还会回来吗?也不知道派出所的人,什么时候能抓住他……他要是回来找我们家报仇,怎么办?

他没那么大的胆子,他已是掉进粪坑的耗子……

万一他深更半夜悄悄溜进村来呢?

这你放心,这个时候他都吓得屁滚尿流,不知道滚到哪个地方躲去了,还敢回来?他要不怕坐牢,就不跑了……说不定跑到哪个地方讨口要饭去了。像他这样的二流子,也只有要饭的份。

我再也不到柏树林那边去打猪草了。王秀英说,那个地方不吉利。

我也不会去了,今后,我们走竹林湾这边……不过,那竹林里有蛇。

怕什么怕,拿根长棍子先在地上探探不就行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

两个姑娘躲在寝室里聊了一个多小时。何子惠看到秀英的脸上露出笑容后才离开的。

回到家里,她感到了疲倦,就躺在床上睡了会。天要黑时,她听到孙袁和和她妈在地坝上说话的声音才起的床。孙袁和是过来帮忙收谷子的。所有的谷子都要装进箩筐里,一担担的担进屋来,第二天再担出去晒,直到晒干为止,除了上交国家的口粮,剩下的都要装进家里面的谷箱里。家里面的谷箱,在她父母的寝室里,能装七八担谷呢。

第二天是星期六,孙袁和一早过来把谷子担到了地坝后,就回家去了。太阳出来时,何子惠和她妈一起,把谷子平摊在地上后,就背着背篓到后山打猪草去了。那天,她陪姜毛到鸡冠寺摘桃子,看到猪儿捉蛇那片树林的开阔地带,长着一片茂盛的鹅厌草,于是她来到后山的山坳,从一条小路走进了林荫。让她没想到的是,还没走拢,透过林荫的缝隙,她就看到了王秀英和猪儿。在那块阳光照耀下明亮的斜坡上,猪儿身后放着一个大背篓,正对着一棵青冈树撒尿。王秀英背着背篓,伫立在两米开外的地方,满脸通红呆呆地盯着猪儿……这让人意想不到的场景,把何子惠惊呆了。她想了想,还是选择静稍稍离开了。虽然她并不想到南坡那片柏树林去打猪草,可环顾四周,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打猪草,她只好从朝那里走去。

十分钟后,何子惠来到那里时,看到朱二嫂在拿着锄头挖一窝一窝的菜头,就打了一声招呼。

何子惠,你来了呀,朱二嫂见到她就放下了锄头,来到她的身边,把她的一只手握着放到了自己的胸前。听说那天你一个娘们指挥爷们,袁二爷他们了尸……我们湾里人都在夸你呢。

二婶,我不过多说了两句话罢了。

也许朱二嫂感到握住她的手,让她感到了不自在,就放开了。

何子惠,你不晓得,这几天我晚上都睡不着觉……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总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袁二爷他们……你想嘛,那天早上我看到后,要是不大喊大叫,也许那事无人知晓就过去了……那个时候,我也没过过脑子,看到后,一激动,就咋呼起来……何子惠,你说是不是嘛?如果当没看见,悄悄溜了。只有他俩个晓得,他俩谁敢说出来啊?那个秀英还要嫁人呢,她敢说出来吗?袁二棍也不敢,他要说出来就要挨打不说,还有可能坐牢……那事不就过去了吗?都怪我这张嘴呀……害死了两个老人,还有王秀英他爸,听说也被关起来?

估计要关几天喽,还没有放出来。何子惠盯着朱二嫂那两片厚厚的嘴唇,说话时一张一,好像停不下来的样子,就这样应了一句。不过,她觉得朱二嫂的话说得也有道理,在这之前,她并没有这样想过。

朱二嫂的话,还让她感到这活在世上的人,活得有多么的虚伪,为了这件披在身上的外衣,宁愿去死。至于为什么会活成这个样子,她又说不清楚。

都怪我这张嘴!说着,朱二嫂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然后把手掌捂在脸颊上,没挪开,好像已经把脸打痛了。

二婶,你也别想多了。何子惠盯着漫坡上绿茵茵的草,就想早点割完猪草回家了,你那是见义勇为,只是后面的事,当时你又预见不到,所以……后来发生的事情和你没多大关系。如果有关系,就把你抓起来了。

那天,公安把我带到派出所去了的。

他们没说你犯法吧?

没有,只是让我实事求是讲了一遍

那不就行了。二婶,你别想多了,我到那边割猪草去了。

说着,何子惠朝柏树林那边走去。这时,从身后又转来朱二嫂的声音。

何子惠,少到这边来,这个地方不吉利!你看,短短半个月,那树林里埋了多少人啊!

可这个地方猪草多啊,何子惠想了想,在这两个村子附近,就这个地方的猪草长得最茂盛了。

星期天一早,是何子惠去王秀英家叫的她。她俩从后山另外一个口,爬上崖,翻过山,才来到后山的桃花河边。沿着桃花河走了十几分钟,在一个搭有石桥的地方过的河,过了河再走几条铺有石板的田埂就是梓潼场了。

走在那几条田埂上,王秀英对何子惠说,猪儿除了傻,身体呀其他地方都是正常的。

哈哈,那天我都看到了,看你还不老实交待?

道路两边稻田里的稻谷,已经收割了,留下来谷草桩,看上去整齐划一。田里不时传来青蛙的鼓鸣。有许多红蜻蜓在水田上空飞来飞去,悬停时,能清晰看到倒映在水中的身影。阳光灿烂,蓝天白云,让何子惠感到了一种神清气爽。

王秀英沉默了好一会,才回答她说:你诈我的吧?你看到什么了?

嘻嘻,我才不会看男人撒尿呢。

你?你……王秀英追上她,在她后背上打了两下。我还不是想知道他的身体正不正常……

看人家撒尿就知道了?

我没那么傻。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问这么清楚干嘛?又不是你嫁给他。

你真想嫁给他了?

那你说我以后怎么办?他只是傻罢了,让他干啥他就干啥,还有力气……

哈哈,你让他干了些啥?

何子惠!我发现你越来越不正经了,尽往歪处想。

何子惠停下了脚步,扭过头说:秀英,你可要想好啦,嫁给一个傻子,今后成立了家庭,拿主意呀什么的,都得靠你一个人。还有,你的父母不会同意的……你不如嫁远一点,也比嫁个傻子强。他一个傻儿,是不知道关心人的,你一个女人,如果受到了什么委屈,都没个人关心,后的日子乍过

我想报他的救命之恩。

那还不简单啊?哈哈……找个没人的地方,和他在地上打几个滚不就行了

何子惠!我发现你越来越坏了!

不是我坏,是我把很多事情都想开了这人啊,有时候连死都不怕,还怕别人那张嘴干什么?

听不懂。

活着,还要活得好好的,像城市人那样生活……

你就做梦吧!那个孙袁和怎么办?

我和他是兄妹之情。

万一他不这样想呢?

这由不得他,我自己的事情,我作主!

……

 在梓潼场上逛了一上午,她们后来在商店各买了一身衣裳。何子惠还买了两块香皂。后来,王秀英在何子惠那里借了二块钱,新买了一条内裤,她说条内裤她扔了,如果不新买一条,平时就没有换的了。何子惠明白她的意思,爽快地把钱给了她。

吃的中午饭,是何子惠花了一块钱请的客,她俩在一家国营餐馆吃的素面。

吃罢饭,何子惠说想去一个朋友家看看,就向人打听,找到了去李家湾的路。早晨起床时,她都还看了那张纸条一遍呢。

李家湾在桃花河边一个土丘下面,整个村庄被一窝窝竹林和高大挺拔的树簇拥着。走到村口,在竹林掩映的小路上,何子惠看到一口塘对面的石坝上,有个妇人抱着一个娃娃,指着两扇开着的大门在叫骂,就停了下来。

李树民!赶快给老子出来!那妇人大声叫道。你以为老子没看到吗?娃儿的生活费几个月没给了,还从城里带了个妖精回来!上次回来你睡老娘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还说要和老娘复婚……现在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裹了个妖精回来……

那妇人的话,让何子惠听得胆颤心惊的,她用手掌捂着胸口正要转身离开,这时,从黑暗的门洞里走出一个人来。何子惠看到是钟英,生怕她看见了自己,拉着秀英就转身走了。

快步走出几十米外,她才缓过神来。在此之前,她都感到浑身被什么东西冻僵了,可脸颊摸上去却又在发烫。

何子惠,你怎么啦?让人感到你很冷一样,这么大的太阳……

秀英,你说这城里人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象的那般美好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在城里生活过要问,你可以问姜毛啊。对了,你不去会你那个朋友了?

我感到身体不舒服不去了。

王秀英把手伸过来,抱住了她的肩膀她这个时候才想到孙袁和的好来——像他那样朴素老实的人,是不会在外边沾花惹草的。她长长吁了一口气,心想,如果有一个像孙袁和那样的城市人,在路前方等待她的到来就好了。


张红67 WC.png

作家简介:张红,笔名拾得47,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诗文散见于《重庆文学》《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银河系》等纸媒和一些网刊。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