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郭才平·我的老挑
详细内容

郭才平·我的老挑

时间:2022-01-28     作者:郭才平【原创】   阅读

 

小年(腊月廿三)过了,大年(今年是腊月廿九)快了,我的老挑一定忙得不可开交了。这不,姨姐又在微信群上晒图:“杉树坝的清洁做好了,大家早点回来过年哟!

“老挑”,是我们这一带俩姐妹的姐夫妹夫之间关系的一种称谓,这个意思就是两个男在妻家的关系就像挑担一样,各挑一头,半斤八两,不相上下,所以,老挑也被称为“半斤”,这和“连襟”是一个意思。

第一次见准岳母,准岳母喜形于色,她说:“你陶大哥(即婚后我的老挑)和你有很多相同之处,看来你们真挑得起哟。”这句“挑得起”的评价,算是认可了我这个未来的女婿。岳母话比较多,她说,我们老挑都是三店人,都是斯斯文文的,都挺耐烦的,都抢着做家务,还有都怎么怎么的……那时我不明白,她怎么知道我会抢着做家务?我可是才到她家,还没抢着做过呢!或者这也许是激励我能够像陶大哥一样勤快吧!下来,准岳母在假装不经意间问了我的出生日期后,她又说,陶大哥也是春天生的,也是农历十五过生日,并且他刚好比我大十岁。岳母这风趣的话让我轻松愉快,我也觉得我找到了我缘份中注定的那个爱人。我的老挑和我确实同是三店人,也确实都比较斯文,只是当我看到我的老挑后,我才发现,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最大的不同,就是我老挑生英俊,他棱角分明,像极了四川全兴足球队的前锋队员黎兵,这让我自惭形秽!在我后来期待和他一起过生日的时候才知道,我们的生日虽然都是十五日,却不同月份,还好都算得上是春天;我老挑也不是刚好比我大十岁,只比我大七岁而已。尽管如此,缘份依然让我和陶大哥成了老挑,然后我们俩像一副挑担那样,在岁月的风风雨雨里相伴往来,在几十年苦乐年华里同甘共苦。每逢过年过节,或者岳父母的生日和家里的喜事等,都围绕着杉树坝,一起喜庆,一起快乐,度过一又一段美好的时尤其是春节,在岳父岳母的操持下,大人小孩欢聚一堂,总是让杉树坝沉浸在幸福和喜悦之中。

岁月如梭,转眼我们到了当初岳父岳母的那个年纪,而岳父岳母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爱人这边的六个兄弟姐妹四海为家,分别成了各自的家庭,但一大家人在杉树坝过年的快乐情景却历历在目,都希望能团圆在杉树坝老家,其乐融融一起过年。于是,我的老挑作为“老大”担负起了这个职责。他几个弟弟商量后,在其他兄弟姐妹都没时间经管只能“遥控指挥”的情况下,独自到杉树坝打理,将杉树坝的房子拆除重建了一栋“小别墅”。这个“小别墅”成了我们六兄妹团圆的地方。

杉树坝是一个背靠青山、面临绿水,有宽阔柏油马路直达的一个农家院。山上的兰花沁人心脾,山脚的菜园鲜嫩碧绿,房前清粼粼的河水里,游来游去的小鱼儿和野鸭子时常吸引院子里的孩子们赤条条去捕捉,笑语声回荡在蓝天白去青山绿水间。我也喜欢看山看水和大自然亲密接触。鹅儿山、天子坪、缺门山、蛮王寨、毛雪溪等等,都是风光旖旎的风景所在,在杉树坝看风景,可以“悠然见南山”,领会“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的唯美意境。

如今,我的老挑退休了,他本来住在城里,凭着他高挑的身材、斯文的形象,和一副如蒋大为那样的“金嗓子”,加入了业余的歌唱团队,退休生活过得丰富多彩。但为了一大家人团圆过节,他早早地回到杉树坝,细心策划,忙前忙后处理各种繁琐的家务。

大门外的腊梅开了,菜园子的菜蓄好了,大红灯笼挂在了吊脚楼的栏干……每个房间的被褥干干净净铺好了,洗漱间的用品摆放好了,客厅里的卡拉OK书房里的麻将桌孩子们做作业的桌椅等等都准备好了……鱼塘里喂养了七八条准备“跳龙门”的鲤鱼,象征团圆的大圆搓好了,灰糍豆腐好了,蒸笼里的扣碗、喜沙、蛋条、烧白等热腾腾香飘四溢……年关到了,老挑和大姐一起,像当年的岳父岳母一样,期盼着兄弟姐妹们拖儿带仔、偕媳带孙回来“朝贺”。

我的老挑,分明比我挑了更重的一头,他用豁达的胸怀,辛勤的劳动,创造了阖家团圆的条件,把分家拆伙的六兄妹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实现了一大家人欢聚一堂的愿景,让四海为家的兄弟姐妹们心有所寄,情有所依,让游子们他乡归来时依然乡情不怯、乡愁不愁让杉树坝的年味依然浓浓的,幸福依然满满的!


郭才平.jpg 

作者简介:郭才平,男,土家族,石柱县土家族自治县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县作家协会、重庆市杂文学会会员。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