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王赟·一座房,一些往事
详细内容

王赟·一座房,一些往事

时间:2021-12-24     作者:王赟【原创】   阅读

从我记事时起,我就已经住在了一座白白的平房里。它很大,但并不精美,只是在粗糙的水泥墙上涂了几层石膏而已。当你不小心碰到它,它便会在你的衣服上留下淡淡的痕迹。房子的装修风格很混搭,可以看到无处不在的原生态手工打造木制家具和欧式家具的混合。墙上贴着的日历、海报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黄发黑。木头做的门上布满了白白的粉笔灰,那是我儿时谈天说地的地方。我最喜欢的是屋后的花园,那是我爸爸自己设计的。他在花园里种了桃树、葡萄树以及各种各样的蔬菜和花卉。那里注入了他很多的心血。以至于搬家后,他仍在阳台上种满了绿植,总是改变不了修修剪剪的习惯。

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一个既是客厅又是厨房的房间里,从这个房间的后门出去就是后花园。听爸爸说以前房子的布局不是这样的,中途改变过几次。但在我的记忆里,它一直是这样。高高的四边形木桌子上除了放着老式电视机外,还堆满了七七八八的杂物。有我玩过的芭比娃娃的残肢,有爸爸的擦鞋油,妈妈的护肤品以及姐姐的录音机等等。还有我最喜欢的一张褪色的全家福,那还是我很小的时候拍的,很滑稽,但也很温馨。房间的中央放着烧煤的老式火炉,这也是爸爸最引以为傲的一件物品,他曾声称这是方圆几里最暖和的,没有哪个炉子能比得上它。炉子周围放着手工制作的木椅子,其中有一把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小椅子。但长大后,它便被我遗忘在了角落里。房间的四周是煤气灶和手工搭建的厨台、橱柜。在冬天的时候不会用煤气灶,而是用炉子,这样既方便又节约。

爸爸说房子的年龄是和我的年龄一样的,我和它是一起长大的,彼此相互陪伴了十二个四季。

春天的时候,后门是不会关的,坐在房间里都可以闻到泥土和花的清香。当走出去的时候,便可以看见挂满了新叶子的葡萄树和桃树,还有有些已经盛开的娇艳欲滴的花朵。夏天到了,我们就会去摘已经结满了的果子,然后坐在葡萄架下的大理石桌旁,细细的品尝。果子并没有很美味,桃子长得又青又小,严重的营养不良的样子。葡萄虽粒粒饱满,但大都又酸又涩。尽管如此,我们也还是乐在其中。夏天的夜晚,我们是不会选择去后花园乘凉的,因为那里会有各种品种的虫子,让人无处下脚。我的卧室也是在这个房间的隔壁,透过卧室的窗户能很清楚的看见后花园。为了凉爽一点,我房间的窗户不会关,但又怕虫子会飞进来,爸爸便为我装上了纱窗。没有了玻璃窗的阻隔,可以很清晰的听见虫鸣的声音,有些很动听,但有些对于当时还年少的我来说,实在是诡异。有时天气太热了,爸爸便会在屋顶上放一些水,这样天花板就不会被太阳烤得很烫,晚上也会睡得舒服一些。等天气慢慢凉爽起来,到了秋天,后花园便显得有些凄凉萧瑟,毫无生气,但爸爸总是能找到事情做,不是这里修修剪剪,就是那里松松土。而我就是他的小跟班,有模有样的学着他,这也为我的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等到了冬天,一切又是另一番景象。在我很小的时候,还能看见漫天大雪,厚厚的雪花堆积在后花园里,白茫茫的一片,是另一种别有韵味的美。可后来很少再下大雪,我也很少能再看见那幅美景。不适宜外出的冬天,我们会坐在暖和的火炉旁,有时会在上面烤着糍粑、红薯和土豆,不用加什么调料,都格外美味。

十二个四季里,每一次都有新收获、新体验、新温暖。

上中学后,我们就离开了那个地方,离开了那装满了我童年记忆的白白的平房。不过不论时间如何流逝,它都是我一生中珍贵的回忆。


作者简介:王赟,1998年出生于重庆黔江。现就读于重庆三峡学院,之后想成为一名教师。爱自己,爱家人,爱朋友。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