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重庆杂文专栏15· 朱晴方:今儿阿Q飘飘然
详细内容

重庆杂文专栏15· 朱晴方:今儿阿Q飘飘然

时间:2021-12-23     作者:朱晴方【原创】   阅读

    

1921年,鲁迅笔下诞生了一个举世闻名的Q,屈指一算,迄今刚好100周年,故而,想写点文字来纪念这个不朽的人物。

Q不朽,是不符合实情的,他早就被“革命党”们“嚓!嚓!”了,连黄土堆都没有一抔。好在他临刑的时候无师自通说出了“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的话,从轮回的角度看,估计绝对不止“又是一个”,有可能如移山的愚公肯定的那般,“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退一万步说,即便Q没有轮回人间没有子孙后代,但承袭Q精神”之精髓者还大有人在,而且其言其行真个是“青出于蓝而于蓝”。

当年的Q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晚上栖身土谷祠;食不果腹,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没有任何社会地位,连小D都瞧不起他;光棍一个,连小尼姑都痛骂他,赵太爷家的女仆吴妈都不愿和他“困觉”;诸如此类一个可怜虫。然而,正如鲁迅所述:“我们的Q却没有这样乏,他是永远得意的:这或者也是中国精神文明冠于全球的一个证据了。”“看哪,他飘飘然的似乎要飞去了!

世易时移,今儿个的Q们住着高楼华屋,日子不愁温饱已然步入小康,老婆或许不止一个甚至比较靓嫩,社会地位在圈内甚而圈外多少有点知名度,即或就是下岗工一个吃“低保”者,在“永远得意”方面,在“飘飘然”方面,也肯定比100年前的老Q更有资本更有优越感,更“飘飘然”不知好多倍。

其他不敢妄谈,就说我亲自所遇所见的一些个Q——

出门旅游或者出差,身为西南内陆重庆的我,自然碰到有来自皇城根脚下或者是国际大都市的,其言其行自然有点居高临下于人,永远得意的”他们骨子里都是“飘飘然的似乎要飞去了”。

将强烈的地域优越感发挥到极致的,恐怕要数2021年5月下旬发生在北京一辆公交车上的那位自称有“通天纹”的大妈。她一上公交车,因为嫌年轻女孩没有迅速给她让座,便对着人家一顿咆哮:“看你这长相,就知道你不是北京人儿。”“我就瞧不起外地人,没素质!“臭外地的,上北京要饭来了,狂什么呀!”“我还真是正黄旗人,有通天纹,你看看,你有吗?”结果呢,自称北京城“二环以里北京户口的正黄旗”大妈,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不知她往后还敢不敢再放肆继续飘飘然

今儿此类阿Q还少么?京城的瞧不起国际大都市的,国际大都市的瞧不起二线三线城市的,二线三线城市的瞧不起中小城市的,中小城市的瞧不起乡镇街道的,乡镇街道的瞧不起山区农村的……

我爸是李刚”这个发生在2010年10月16日晚的牛P语,至今还在我们的耳边回响在河北大学新区超市前,一位叫李启铭的肇事者驾着一辆黑色轿车将两名女生撞出数米远其中一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另一人重伤。面对如此恐怖的场面和围观者的谴责肇事者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拼爹拼家庭出生,说白了就是血统论的现实版,已然成了今儿Q们的飘飘然筹码。有一位熟人,他老是带着睥睨的眼睛瞧人,说话老是居高临下,因为,他出生于大城市,妈老汉又是教书的。在他眼里,任何人(当然不包括地位比他高的)都没有他出生高贵,都比他弱智,所以对人开口闭口都带刺。可他忘了,自个的祖先也是农民,也没有什么文化呢。如此阿Q ,现今满头都灰白了,还依然飘飘然目空世人,朋友都没有几个。

“你算老几?一个街道企业的。你拿二两棉线去纺(访)一纺(访),本人是国企的。”“比都无法比,一个是省厅的,一个是县街道的。”“老子再孬也是个县处级干部,你不就是一个科级”“你不就是个跑腿的?有本事就像我这样坐办公室呀!”诸如此类,今儿个的Q们在职业上在身份上也绝对的“永远得意”而飘飘然。确实的,有位老是拿“县处级干部”自鸣的同事,当年他逢人便说我们几个属下水平如何如何臭。尽管我们几个并不认可他的半罐子水平,但有官帽的他,业务水平自然就“水涨船高”了,一开会就指责这个那个的。我曾经画过一幅漫画讥讽此类人,画面是:挺拔的松树长在崖脚,而生长在崖上的茅草睥睨地对松树说:你怎么没有我高呀?

总之,今儿无以数计的阿Q就这样自个“永远得意”生活在飘飘然中,就是秦始皇成杰思汗也没有他们得意自乐哟,试问:皇帝佬儿有空调、电视、手机和小轿车玩吗?

我是“吃笔墨饭”的,接下来就说与文化艺术沾点边的阿Q们吧!

C某是报社的通讯员,也就是某单位的宣传干事,不时在报纸上发表“豆腐干”文章。他逢人便说他是全市宣传干事中发表文章最多最好的,到处神吹,满脸自得,在飘飘然中干到退休。好多年没见到他了,不知道他现今还飘飘然不!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号人习惯于“英雄常提当年勇”,“飘飘然”将伴随他到生命最后一刻。

文章一发表,自然有点润笔费。于是,有人在微信圈里晒稿费汇款单,几十元数百元都晒。记得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位老兄曾拿着一叠汇款单在我眼前一晃,自信说“没有哪个通讯员超得过我”。看他那自鸣得意的神气,好一个飘飘然的阿Q啊!

更奇葩的是Y城一女士,喜欢写点散文随笔什么的,一旦收到了稿费,就在若干微信群里广泛发布;大凡有人买了她的集子书,一本两本的不过几十百来块钱,可她每次都要传我微信显摆一下,说如此如此。那意思是:你有我这样行吗?此时此刻,我沉闷我无言,心想,这样的“得意”这样的飘飘然显得有些低俗。

在微信群里,还有一个比阿Q还要飘飘然不知多少倍的某文化人。S城一文友不小心讥讽了他一下,这不得了,接连一两个月,他每天要发几十条微信骂娘不说,还晒出他的国务院津贴专家证书,什么获奖证书,什么高级职称证书,什么文物研究课题,什么文章著作等等,十分癫狂,若醉如疯,可说没有人劝得住他。他不但露骨贬损人家一钱不值,竟还大言不惭地叫嚷微信群里谁也没他厉害。群主见他实在太“永远得意”了,就踢他出群回家跟老婆孩子飘飘然去。

挥毫书画不外乎一种爱好一种养生一种职业一种追求,天道酬勤,假以时日“少壮工夫老始成”而已。如果要成为大家甚至旷世师表,构成元素相当复杂,则另当别论。可是,有的人会写点毛笔字,会照抄唐诗宋词或者仅会写点“海纳百川”“天道酬勤”“厚德载物”之类,就以一己之长傲视众人,人家违心呼“大师”,就飘飘然起来,竟狂言自己是什么“领军人物”。有的人会几笔山水画或者花鸟画什么的,就目空一切,说这个没有他画的好,那个笔墨很一般,因此,在任何场合,端着架子,摆着谱子,甚至使着性子……

在书画圈,还以某级别的会员量人高下的暗心理,至于实际水平如何不怎么重要。是中国书协或者美协身份的,多数瞧不上省市级别的人。比如重庆有一个所谓的中国美协会员,在他眼里,任何人都不如他行,酷爱背后信口损人;在路上呢,也不招呼任何同事熟人。因为,他自视高人一等,飘飘然要飞入九霄了。

还有,譬如长相帅的靓的较之于众人,有钱有势的较之于平民,都难免永远得意”难免飘飘然。凡此总总不一而足

100年前的阿Q是可怜的,鲁迅叹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今儿的阿Q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较之老阿Q幸福千万倍。不用说,有了幸福度,就光大了阿Q本性,就有了傲视他人的资本,就贬损人、诋毁人,就自个永远活在“精神胜利法”中,于是“永远得意”永远“飘飘然”。假如鲁迅生活在今天,他对于阿Q的后代们的叹息或许是:哀其自傲,怒其损人。

不管阿Q们如何自大而飘飘然,如何损人而心暗暗,但阿Q毕竟是阿Q,都永远是个可怜虫!试问,自古迄今,大凡自命不凡甚而张狂的人,有几个是“永远得意”的?

 


朱晴方0WC.png

作家简介:朱晴方,常用笔名有牛人、方晴、方好、于舟子、赤心木(赤木)等。曾做过中学老师和县委市委机关干部,现为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高级编辑,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杂文学会副会长,重报集团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华龙网书画艺术联谊会常务副会长,重庆市民俗学会副会长,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全国各地杂文学会联席会副秘书长。2008年,被评为首届重庆“十佳读书人”。

多年来,在全国150余家媒体发表新闻、学术论文、报告文学、散文、小说、杂文、诗歌、书画等作品若干,获省级及以上奖若干。出版有文学专著《方梦集》《世间怪相录》《吃记者这碗饭》《三栖笔墨》等。其新闻业务专著《模糊新闻举隅》填补了国内新闻领域一个空白,被北京大学等十多所知名重点高校图书馆收藏。其《百联览重庆》一书,被重庆日报誉为“用100副对联为重庆造像”,权威评论为“重庆小百科”。今春又出版的《三栖笔墨.朱晴方诗书画2》,更受到文化界一致好评,被权威评价为“朱晴方现象”。


     重庆杂文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