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圆觉书院 >>出版物 >> 万龙生·《故土留痕》序
详细内容

万龙生·《故土留痕》序

时间:2021-12-07     作者:万龙生【原创】   阅读

故土留痕  余德成著.jpg 


在我面前放着诗文集《故土留痕》的样书,著者铁城请我为之作序。这本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任务,我竟无法推辞。因为铁城专程携书来访,勾起了我心中久远都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因为,他是久违了的原四川省重庆市长寿县龙河公社文化站站长余德成啊!我与他相见,已有30余年了!

记得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末,我在重庆市江北区文化局长任上做过一件大事,就是与长寿县文化局联合在长寿湖成功地举办了一次全市20余个区、县乡、镇(街道)文化站专职干部(简称文化专干)的培训活动。就在那次活动中,我认识了当时全市为数不多的出色文化专干之一的余德成,一起喝过酒,聊得很来劲,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据铁城说我是他心目中十分敬重的、有文化的领导,因此,多年来他始终关注着我,通过多种渠道,得知我的情况。然而,时过境迁,后来我对他就很少了解了。

经过交谈,再读书中的一些篇什,我才得知他这三十余年来的人生轨迹:原来铁城自幼生长在长寿农村,却天生爱好读书,在那文化生活极度匮乏的代,连路上捡到的破报纸也要“爱不释手读个痛快”。后来,终于有机会从事农村文化工作,找到了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受到锻炼,得到发展:先是在公社自筹自办文化站,做出显著成绩后,又牢牢地抓做事业发展的最佳机遇,以长寿县文考面试均第一的优异成绩,成为在编的专职乡镇文化干部,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我正是那时在长寿湖与他相逢、相识的。

后来,铁城调进县城机关,从事农村文化站辅导和全县文化市场的清理、整顿和管理工作,创办了当年全国唯一的一张乡镇级综合报刊《凤城报》,并一边工作,一边继续自学深造,取得了中文函授大学的专科文凭。此后,得错了“文化病”的铁城,毅然走出机关大门,进一步在丰富多彩的人生之路上奋进,到国家级和市级内部报刊当记者、编辑,公开发表了数千篇文字作品,并先后出版了报告文学集《我和我的老乡们》、论文集《探索之痕》和长篇通讯文集《笔尖下的传奇》。

近年来,铁城已退休,应该说船到码头车到站,可以松口气了。可是他觉得还没有过足文字瘾:又开始了过去因为工作、少于问津的文学创作。于是,就有了我面前这本颇为压秤的《故土留痕》样书,也就有了这件我不好推辞、不能推辞的活计。

《故土留痕》中许多作品,是铁城人生经历的生动写照,是他人生感悟的精彩记录,既是一部个人的成长史,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无数人们得以健康成长、体现人生价值的一个活生生的标本。一个极具典型意义的个案!这些文字风格朴实,娓娓道来,毫无矜夸之弊,因而就容易令人信服;而那些记叙其家世、怀念其亲人的文字,更是浸透了深挚的情意,使人读之感同身受!铁城善于以“亲历者”和“见证者”的身份,以“那年那月那些事”与今天的美好生活形成鲜明对比,家乡几十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不容辩驳地生动体现了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的巨大福祉,从而使其作品具有了积极的社会意义。

《故土留痕》中有些纪实性作品,写的不单是铁城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同时也会让读者增加一些新知。比如读了《温差》,我才得知西路红军在甘肃省高台县那次极具惨烈、全军覆灭的战斗,得知红五军军长董振堂、政委杨克明牺牲的悲壮情景。又如白智清这位WG中敢于挺身而出,勇敢亮明自己观点的反“四人帮”英雄,恐怕人们早就淡忘了,但是铁城通过采访,写就的那篇散文《我的后台就是960万平方公里的祖国大地》,使我们对当年重庆解放碑及成都盐市口血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白智清“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更为信服和敬重,实在是难能可贵。

《故土留痕》的第四部分《诗意人生》是诗歌,酷爱文学的铁城肯定对诗并不陌生。收入书中的诗大约30来首,有长有短,打头两首写妈妈的都在50行以上,最短的《即景》只有10行。形式上也显得杂驳,大多长短不齐,也有四言、五言、七言的诗。我的印象是,铁城写诗都是有感而发,绝不无病呻吟;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意尽而止;采用什么方式,也是视内容的需要而定。这些都表明,铁城写诗是认真从事,与那些“玩诗”者不可相提并论、同日而语。不过我不能不实话实说:这些诗,佳作不多;有的诗句,尚有须待推敲之处;自由诗可以不押韵,但五、七言句式的诗作是一定要注重诗韵的。铁城的作品,总的说来是诗不如文。

在所有诗里,我发现《四季吟》非常独特,显然是铁城煞费苦心,刻意为之。全诗四节,分别以各自的特色景观,吟咏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在形式上,节内采用阶梯式,每行字数从1至10递增一字,每节都是这样的模式。而且与其他诗作迥异的是,基本上各个诗节内押上了韵脚。当然,诗不可能、也不必都这样摆弄,但是这种认真的精神是值得一赞的!

另外一首诗《一棵草》,我读后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首诗写的是人们常见的小草,可是通过几句人尽皆知的涉草俗语,写出了新意:为什么会“天涯无处不芳草”。写诗殊非易事,不能仅只一吐为快。我希望今后铁城写诗,都能这样用心、用情、用意,在语言、构思上多下功夫,别出心裁,思人所未思,言人所未言,让读者留下深刻印象。

铁城在短短两、三年里,就写出这本诗文集,充分显示了文学创作的水平,证明还大有潜力。他数十年的生活积累也非常丰厚,加之生活又在不断发展变化,一定会带给他更多、更新的创作灵感,促使他写出更高、更妙的诗文。

我深信:铁城的笔不会停歇,衷心期待他的新著问世!

2021·5·11晚,渝州悠见斋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