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中篇小说连载·田诗范《英伦悲欢》 5
详细内容

中篇小说连载·田诗范《英伦悲欢》 5

时间:2021-12-03     作者:田诗范【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田诗范WC.png 

作家简介:田诗范,中文系毕业,中学教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先后在《人民日报》《四川文学》《上海文学》长江文艺》《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说月刊》《短篇小说等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作品千余篇多收入各种选刊,中国作品年选,教材试题库。并被《百花园》收入《中国当代小小说百家排行榜》,近获《2018年世界华文微小说百篇排行榜》第一名,获2019《百花园》《小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第十九届中国微小说2020年度作品奖》,出版有小说集诗集,文集,长篇小说多部


   英伦悲欢 

·二十·

申明莉不愠不火地微笑着说:“艾德尔曼先生,真巧,你和田荒先生有学友关系,和我又有主顾关系,和我丈夫又有业务合作关系,这叫缘分啦!我们中国人是讲缘分的呢。”

艾德尔曼又不阴不阳地说:“我怕下次不知哪个宴会见到夫人不知怎么称呼而当场出丑,所以特地先来拜访夫人。”申明莉明白这是胁迫她了,想必是想利用她的身份办某一件事,于是正色地说:“不用担心,在宴会上我当然是罗夫人。至于其他时候,我想,在社会上每个人都会充当多重角色的,这些角色都根据适当的场合而定。只要不违背做人的原则,并无贵贱之分,做钟点工也好,做女佣也好,都是自食其力,也没什么丢人的,跟贵妇人比起来也不算失礼能分出贵贱的只是人的人格和尊严,如果违背原则,出卖良心,牟取私利,即使是穿得珠光宝气,打扮得雍容华贵也是低下的,比做女佣乞丐还要丢人,尊敬的艾德尔曼先生,你不认为是这样的吗!”

艾德尔曼无言以对,不死心,又说:“罗夫人,你刚才说中国人讲缘分,这缘分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友谊,看友谊面上,罗夫人会帮助我的。”

“这当然,不过业务上的事情直接找我丈夫,在非原则问题上,我相信他会通情达理的。”

艾德尔曼告辞后,我问申明莉:“疟疾病会死吗?”她说:“不能简单地说,不过没有其他并发症是不会致命的。”

我说了小莉的死因,她也觉得有些蹊跷,她愿意帮我去调查,她说:“中国人在外也不容易,要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的。”

我们叙谈了一阵,罗振华回来了,他进门对我们打了招呼就问申明莉:“你是在艾德尔曼家当女佣吗?”申明莉说:“是钟点工,但我并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

罗振华又问:“你答应他要我帮他什么忙吗?”申明莉说:“他们刚才都在这里,你问他们我明确答应过什么。”

我见罗振华有些怒气,忙把刚才的情况向他作了解释,他才平下气来讲述了艾德尔曼到他办公室谈判的经过。

原来艾德尔曼告别申明莉后径直到了罗振华的公司办公室说:“实在没想到到我家来的戴雅莉就是尊夫人,我已拜访了尊夫人,尊夫人说这是一种缘分。的确如此,虽然我现在和尊夫人解除了关系,但中国有句古话‘生意不成仁义’其实是一种友谊。”说着就拿出一块镶钻劳力士金表,“这个请转交尊夫人,作为我们友谊的纪念。”

接着就谈到生意:“敝公司生产了一大批儿童饮料,希望能与贵公司达成协议,并衷心希望我们今后的合作愉快。”

当时,罗振华笑着推回手表,并有了警惕,说:“你的好意我代敝夫人谢了,礼品实在不敢当。至于合作,只要产品质量没有问题,我想定会合作愉快的。”说着就当着他的面通知质检部“认真”检查。

 

·二十一·

艾德尔曼有些坐不住了,他说:“如果有不方便的地方,就请经理看尊夫人面上给予通融,俗话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说完在罗振华桌上放上一张没填数额的转账支票就意味深长地一笑走了。

后据质检部报告,那批饮料含有微量有害元素,潜伏期为十年,但没明显即发症状,这类产品在西方是不能公开上市的,故罗代表公司就此拒绝合作。

“这艾德尔曼简直学精了。”我说。大家都笑了。

我们又谈起小莉的死,罗振华问:“死在哪个医院?”我忙打电话问翠西,翠西说:“是圣约翰医院。”

罗振华说:“那是个慈善机构办的医院,但事情已过了这么久,遗体也火化了,无法查对或解剖,就是打官司也要证据呀,再说打官司还要一大笔钱呢。”

我听罗振华说得有理,不开腔了,申明莉说:“证据可以查呀。”鲍尔妮说:“钱我可以想办法。”罗振华又问:“你们以什么身份去调查,亲属吗?委托人吗?”

我想起翠西,说:“翠西当时是国内亲属的委托人,不行吗?”罗振华说:“只要有国内公证和书面委托书就可以,必要时,别忘了找大使馆支持。”

我们立即打电话问翠西,申明莉担心地说:“刚才艾德尔曼碰了钉子,翠西会参与吗?”鲍尔妮反驳说:“翠西是富有正义感的人,再说她根本不参与艾德尔曼的经济活动。”

果然,一会儿翠西就来了。她一进门就向申明莉道歉,并说艾德尔曼回去以后一直在赞扬罗经理,他说:“真想不到,明明那么穷,穷得连太太都要在外当钟点工,可居然拒绝一大笔诱人的巨款,中国人真不可思议!

我对罗振华夫妇说:“翠西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请不要介意。”

 

我们到了圣约翰医院,找到院长,作了自我介绍并单刀直入地询问直接死因,院长一震,避实就虚地说:“请原谅,医院经常都在死人,作为院长不可能知道每一个病人的死因。”

“那么,我们该问谁呢?”我问。

“我想是内科主任吧。”说着他按了桌上的一个铃,一会儿,内科主任匆匆而来。院长对他作了介绍后,我隐约感到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接着他避开了我们的视线。

我问:“是车祸致死的吧?”他说:“是。”接着又说,“不是。”

申明莉问:“致死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他说:“疟疾。”申明莉又问:“这是一个医生该回答的术语吗?”内科主任结巴起来,干脆不说话了。

申明莉说:“可以看看病历吗?”他说:“可以。”好一阵他才找出病历,申明莉翻了一阵说:“上面有验血的记录,可验血单呢?验血的结论呢?”

内科主任故作惊诧地问:“是吗?”

申明莉严肃地说:“按你们的法律,销毁病历和记录是违法的,是吗?”

院长说:“找找看,一定找找看,请你们留下地址和电话。”

 

·二十二·

当晚,我们聚在申明莉家,估计着可能发生的事情,门铃响了,进来的是内科主任,他拿着一束鲜花,说是代表院方对死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并对亲友表示慰问。接着他拿出一万英镑的支票放在桌上说:“也许,这能帮助大家解决些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在这张纸上签个字就行了。”

我们一看,纸上打印着:“谨以死者代理人的名义,对贵院的治疗方案无异议,并对贵院的人道主义表示深切的感谢……”

我气愤地说:“尊贵的先生,请立即停止对中国公民的侮辱,我们不需要不明不白的钱,请明天一定拿出验血单来,如果不愿涉及法律的话!”

内科主任见在场的人都冷冷的,只好默默告退。

第二天,院长找出了验血单,解释了错放的原因,我们也验证确属原件,但我们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只面面相觑。

申明莉翻阅了每张病历卡、处方、用药量,慢慢地站起来对院长说:“尊敬的院长,医学是没国界的,是吧?”院长说:“是的。”

申明莉掏出自己在国内的工作证,职称聘书说:“我在中国是内科主治医生。”院长“噢——”地一声,说:“好说好说,请坐、请坐!”

申明莉摊开验血单和病历卡说:“请院长看一下,这验血单已验明病人有糖尿病,能不能向中国医生解释一下,给糖尿病人注射高渗葡萄糖的科学根据?”

院长似乎早料到这样的结局,忙说:“好好谈,到最好的饭店去谈……”

我说:“不必客气。”内科主任一连十几个鞠躬,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最后他和院长都承认这是一起医疗事故。

院长把赔偿金加到八万英镑,他见我们还不开腔,“天啦!你到底要多少?”

“我要要回中国人的尊严,这尊严值多少?”

“请指教……”

“你一个医疗事故断送了一个满怀着希望的中国女子,使她无辜死去,给她的家人造成无限的痛苦,又隐瞒事故,企图用金钱来堵住她的亲友的嘴,这难道就是一个慈善机构的人道主义?是一个科学工作者的道德和良知?”

院长头上直冒冷汗:“那你要我怎么做呢?”

“在报上公开向死者亲友致歉!”

“在中国的报纸上可以吗?”

“绝对不行!”

院长见无退路,也强硬起来:“先生,你想想,那样做,我们医院的形象……”

“那就诉诸法律吧!”

“法律?”院长冷笑起来,“你们可要想好呀,那可是花钱的事呢!”

我正色地说:“你忘了,我背后还有一个12亿人口的祖国,只要今天把这消息发回国内,明天就会有捐款源源不断地寄来。”

这时罗振华也驱车赶来,申明莉拉过丈夫对院长说:“你知道,我丈夫在伦敦有一个不小的公司,而且在伦敦还有无数个北京人、上海人、南京人、武汉人、广州人、深圳人、重庆人、成都人、沈阳人办的公司。”

翠西说:“我丈夫也有一个公司,我们支持正义,支持中国人!”

鲍尔妮更是激动地说:“院长先生,你实在不了解中国人的性格。”

……

当晚,伦敦的不少报纸报道了这一新闻。《泰晤士邮报》上刊发了医院的《致歉声明》,一时,大街小巷都在谈论“中国人、中国人……”

 

·二十三·

临别的时候,英国B·P石油公司总裁桑德森先生特地从美国飞回来为我们送行。桑德森先生开着他自己的车,这样一个跨国大公司的总裁却没带司机,没带随行人员,一个人随随便便走进人群。

他是一个高个子,灰白的头发,皮肤微黑,高鼻子下一把大胡子,像个中东人,样子很慈祥和蔼,他说:“我代表我的公司欢你们,我尊敬的中国客人,还在与贵厂洽谈合资项目的时候,我们就签定了一份‘中英双方交流师生促进互访’的备忘录,目的是促进了解,增进友谊,你们来后,我们的人员也将回访贵国,这样我们也可以培养更多的‘中国通’。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潜在的市场,我们还要做更大的、更多的生意呢,我相信,这笔钱是不会白花的,愿我们合作愉快……”

我的天,这桑德森先生也太坦率了,老板的“友谊”都是用钱计算着的,但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远大目标。我想,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像艾德尔曼、埃雷斯等“中国通”,这是我们帮他们培养的,他们已经活跃在中国的工商界,这无疑是好事,活跃了中国的经济,而我们也应该加紧培养造就更多的“美国通”、“英国通”啊。

候机厅里,我和翠西、艾德尔曼、申明莉、罗振华、弗兰卡等新老朋友握手告别,翠西眼睛红红的,直到我走到安全门时,鲍尔妮才急匆匆赶来,这次我主动吻了他,她拥抱我后,递我一个包装好的大本子,上面写着“回归”两个字。我知道这是那册《永乐大典》,就说:“既然已成为历史,那还是由你保留这段历史吧。”她含着泪说:“在你那里也一样,不久,我就会到中国来的,永远……”

伦敦机场太繁忙了,每五分钟就有一班飞机起飞。

我们坐的是伦敦直飞重庆的班机,飞机是天津航空公司的宽机身飞机,机组人员都是中国人,乘客除了几位外国人外,基本都是中国人,所以一上机就好像回国了,我们好生激动。

当地时间10点20分飞机升空了,我望着那逐渐远去的、黑沉沉的英伦三岛,心情起伏,看见眼前椅子后背上的显示屏正显示这飞机的航线,本以为飞机朝西南飞向欧洲大陆,不想飞机的轨迹却是飞向东北,飞向北极圈,右舷下闪着一片一片耀眼的灯光在机翼下飘过,我在心里说:感谢上天,在这里我重逢了一位异邦情人,也想到了一位失去的同胞恋人。

左舷外,挂着一轮皓月,我想起“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的诗句,又想起地球那边的故乡正是江风送爽、垂柳轻拂的入夜之时,万家灯火撒在两江中,城市宛如水上浮宫……不知怎的,出家仅数月,竟浮起这么一层淡淡的乡愁,我抚着小莉的骨灰盒,悄悄地对她说:“小莉,就要到家了,到家的时候,一定是白天……”

真的!从伦敦起飞,仅仅飞了两三个小时天就亮了,之后穿过俄罗斯,全程飞行十三个小时后于当天下午5点20分在我们的故乡重庆落了地。

小莉终于魂归故乡。

(原发于《企业文学》99年1期,收入中短篇小说集《女人坝》,2000年10月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编者)

 

                 ——完——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