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赵小连·梦园
详细内容

赵小连·梦园

时间:2021-12-01     作者:赵小连【原创】   阅读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这是戴望舒梦中的故园,充满温情却又似乎弥漫着淡淡的哀伤。这也是我梦中的故园,温馨中飘散着淡淡哀伤,不同的是,我的家乡不在秀丽幽美的江南水乡,而在山青水秀的西南之地。

西南多山,崇山峻岭;长江流淌地,生生不息。正所谓:依山傍水,得天独厚。那是王羲之笔下的“茂林修竹”,蜿蜒而上的青石板阶梯隐匿其中,阶梯尽头就是我的家。泥墙瓦盖,半米高的台阶连接着宽阔平整的院坝,这就是我的家。屋后井口大小的鱼塘映衬着蓝天白云,屋前遒劲的香樟树、参天的香椿树、婀娜的柑子树,郁郁苍苍,构成天然的篱笆,这就是我的家。推开门,男人正编着草鞋,女人正忙着准备午饭。忽然,天真烂漫的嬉戏声从堂屋里传来,探头望去,原来是调皮的幼女正带着她的阿黄跟三五鸡鸭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这就是我的家,我儿时的家,我梦中的家。

朦朦胧胧间好像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清爽的微风从竹林而来,亲抚小姑娘红彤彤的脸颊后又继续赶路。原本在小床上酣睡的小姑娘慢慢张开了双眼,当视线逐渐清晰,映入眼帘的不是爸妈的笑容,而是冷冰冰的黄梁黑瓦;当听力逐渐清楚,传入耳畔的不是爸妈的闲谈声,而是水缸里嗒嗒的滴水声。小姑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妈妈——她轻声试探着,爸爸——她陷入了恐慌。握紧小拳头,起身,穿鞋,下床,冲到门口,拉门——啪嗒——拉不开,再试一次!拉门——啪嗒——依旧拉不开!室内的寂静,土房的阴凉加剧了小姑娘内心的恐惧,终于,眼闸失控了,但她不敢大声哭喊,只能小声抽泣。端来小板凳,踩上小板凳,踮起小脚尖,紧紧抓住铁窗上的栏杆,偷偷向外望去——什么都没有,唯有站得笔直的香樟树、香椿树、柑子树。忽然,有什么声音从远处传来,那是抖泥巴的声音!那是爸爸的声音!这下,声闸也控制不住了。那是光脚板踩水泥地的声音,清脆而急促,啪嗒——推门——开了,“怎么了闺女?”“爸爸你去哪里了?我好怕!”“哈哈哈,傻姑娘,自己的家里有什么好怕的……”是啊,自己的家有什么可怕的,可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家是真的很可怕!

恍恍惚惚到了四年级的寒假,此前,我们已经离开老屋去外地生活有六年了。这个寒假因为恰逢外婆和奶奶大寿,所以我们才回来。回来住哪儿呢?当然是我们的老屋。竹林较之前更加茂密,青石板上铺上了枯黄色的地毯,伴随着喳喳声,我们又回到了家,六年没有人烟的家已不必描述,六年没有人照顾的柑子树已是濒临枯败,唯有更加高大挺拔的香樟树和香椿树在与风无声地诉说着这六年的点点滴滴。早年的记忆早已碎成梦花,只记得,妈妈在收拾房间,爸爸在房顶上捡瓦补漏,而我被押在香樟树下写回家感想,写完了还要大声地念给正在房顶上忙碌的爸爸听,千万别问我爸爸的评价是什么,因为我早已忘记了,爸爸可能也记不清了。大概只有那个家能清清楚楚地记住每一件事吧,因为一墙一瓦因记忆而斑驳,一草一木因记忆而旺盛。

隐隐约约的,我又回到了青石板阶梯上,是的,我一个人。那是李白笔下的“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青石板上厚重的绿苔模糊了记忆的从前。一步一个脚印,终于,又踏上了我的家。此时的家已变成了危房,半米高的台阶上杂草丛生,曾经宽阔平整的院坝下陷了一角,修建日期在面目全非的地板上若隐若现,香椿树早已被婶娘砍来做柴烧了,唯有香樟树还在倔强地挺立着。

现在的家荒凉而寂静,仿佛回到了十九年前那个夏日的午后,每次我站在颓败的院坝里,那熟悉的恐惧感就会如约而至,只是,等待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


作者简介:赵小连,在校大学生,文学爱好者。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