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名家书信 >> 名家书信1 高平、万龙生关于新诗格律的通信
详细内容

名家书信1 高平、万龙生关于新诗格律的通信

时间:2021-11-27     作者:高平 万龙生【原创】   阅读

高平致万龙生信


万兄:

感谢您赐寄我一套九册的《格律体新诗集萃》。这套书在建立格律体新诗的实践中,是又一批实实在在的探索成果,在新诗发展的历程中,具有研究、佐证、参考的价值。

在我国新诗“二次革命”“诗体重建”的征程上,吕进教授作为当代诗歌评论界的领军人物之一,帅旗频挥,高论迭出,而作为重庆市格律体新诗研究院院长的您,则带头奔跑,新作不绝。你们在山城的矫健身影,与长江、嘉陵共舞,令人感佩。

提起新诗的格律问题,我有些话很想对您诉说,与您商讨,向您讨教。

从上世纪末开始,我发现中国的诗坛在摆脱了公式化、概念化、标语口号式的桎梏之后,随即又出现了新的弊病,主要表现是,在新诗方面彻底割裂了传统,盲目模仿西方,不像是中国人写的;在旧体诗方面,完全无视时代的变迁,一味追求复古,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人写的。

为此,1997年6月12日,我在受邀出席的甘肃省民主建国促进会举办的“迎(香港)回归诗词朗诵会”上,正式提出了“新诗要民族化,旧诗要现代化”的主张。2000年8月29日的《甘肃日报》发表了我的题为《新诗民族化与旧诗现代化》的文章。2004年,我在“北京国风诗人端午节大会”上又就这个问题作了发言,全文发表在当年9月的《新国风》杂志上。2008年9月28日上午我在“荥阳·中国诗歌文化节·高峰论坛”上还以此为题作了大会发言。可见我对上述弊病的重视与焦虑,其中关于新诗的民族化的考虑就包括有格律问题。

文学是语言艺术,诗歌是语言艺术中的语言艺术。诗的产生、存在、发展、变化、魅力、成败,不但与语言及其质量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而且可以说是决定的因素。因此,关于诗的格律问题也一定要从语言上进行考察。

我国的旧体诗是用文言文写的,所谓文言,就是有文化的人的语言,是对不识字者口语的升华,写成文字就是文言文。它单音词较多,比口语精炼、文雅,其缺点是使语言和文字日益拉大了距离,不利于思想的交流与传播。而白话文则是针对这一缺点向口语回归,它早在“五四”运动之前就在民间文学、白话小说中开始了。只是白话新诗是在新文学运动中诞生的。新文学抛弃了文言文,使语言和文字尽可能统一起来,这是历史的必然,生活的需要,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当年反对白话文的人被证明的确是错了。白话诗(后来被改称为与旧诗相对的新诗)的出现,以致后来的称霸诗坛,也就不足为怪了。

新诗摆脱了文言文,而采用现代的生活语言,吸收了大量的口语,词汇较之文言文丰富得多,其中有大量的双音词和多音词,白话本身就是一种散文式的语言,它少有节奏感,很难构成整齐的句式,也不易套入严格的格律。我想。这可能就是使新诗散文化产生并难以克服的基本原因,同时也是新诗格律难以建立并推广不开的关键所在。

文言具有节奏性,白话具有散文性,所以用白话写的新诗要想与散文明显区别,必须使用文学语言对它的散文性进行制约和淘洗,要将口语提炼为诗的语言,这本来是诗人的基本功,也是应有的责任和职业使命。不幸的是,许多新诗人不能或懒得这样去做,导致了新诗的散文化弊病日益严重,再以“散文美”为借口,纵容非诗的语言肆意泛滥,就使当前大量的新诗高度散文化了,使原本能唱、易记的诗变得不好读、不敢听了。在新诗由于高度散文化而遭到读者高度冷漠的同时,与散文化相对立的旧体诗词伴随着传统的审美观念迅速复活了。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是在运动的,也都是多样性的,绝对的单一、唯一、统一,独一是不存在的,诗岂能例外。譬如我国的古典诗歌,虽然都以格律著称,乍一看并不多样,其实并非如此,它统一的一点只是比较讲究韵脚罢了,其他方面还是具有多样性的,如最早的《诗经》,虽然句式上以四言为主,但整体形式是灵活多变的。到了诗歌鼎盛的唐代,除了句式以五七言为主以外,整体上更是多样的,古体、歌行、乐府同时存在,即使是格律严谨的近体诗,也还是有五绝、七绝、五律、七律、排律、六言等不同品种。至于题材与手法的多样就更是琳琅满目、洋洋大观、数之不尽、自不待言了。到了宋词,作为长短句的诗,它的多样性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顶峰,据统计,光词牌就有1600多个。

为了呼吁诗歌的多样性,诗人、诗歌评论家、编辑家丁国成先生,在前些年就发表了题为《“新诗主体”论可以休矣》的文章,对于诗坛长期以来排挤旧体诗词、诗刊诗报不刊登、诗歌评奖不列入的现象公开提出了挑战。现在您又提出让自由体、格律体新诗和诗词三体并立的主张,让它们共同发展,繁荣诗坛,无疑是符合实际的。这是您对吕进教授多次强调的格律诗与自由诗“两翼并举”“双轨发展”主张的细化和注释。

格律体新诗的格律到底如何建立,您和志同道合者已有各自的建言,我也有过不成熟的思考,发表过这方面的文章,不在这里复述了。在我浏览了您寄来的这套“集萃”之后,萌生了两点新的建议。第一,不要苛求行与行之间字数的完全相等。前面提过,白话不同于文言,它的词汇具有散文性,硬要为了所谓格律而效仿五七言的字数整齐,必然会更容易出现削足适履的现象,把不该减的字减去,把不该留的字留下(譬如此处用“没”,彼处用“没有”)有悖于一字千金、惜字如金的诗旨。我同意“大体整齐”即可。第二,关于押韵,我的要求反而是严格的,我不但不赞同“押大致相同的韵”,而且不赞同平声字与仄声字互押、乱押,因为它读听起来没有了前后句、上下联、抑扬顿挫的感觉,破坏了音乐性的规律,读起来不舒服。我们有独特的汉字优势,有现成的四声,有大家熟悉的十三辙,为什么在新诗的押韵上不能继承讲究平仄的传统,使诗的音乐性更加悦耳?这对于具有语言修养、熟悉声韵的诗人来说不难做到。

当代诗坛的现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甚至令人忧虑。但是并不是没有可供称颂的成绩和可供学习的典范,在旧体诗的现代化方面,鲁迅、郭沫若、毛泽东、陈毅、赵朴初、聂绀弩等的某些篇章作出了榜样;在新诗民族化方面,刘大白、徐志摩、戴望舒、闻一多、李季、公刘等的代表作提供了佳什。而在自由体方面,真正体现了新诗的散文美又避免了散文化的楷模是艾青,他的那些经典作品不讲格律而讲旋律,没有韵脚而有韵味,似无节奏却有顿挫,如京剧的摇板、散板、哭头,如大、小、急、缓的风声雨声。当视为自由体新诗的样本。

某些诗的小圈子里纵有沉渣泛起,丑行浮出,并不能阻挡诗的江河奔腾入海。中国作为三千年的诗国,一定会产生新的李、杜、元、白,向世界放射诗的光芒。正如吕进教授所期望的:新诗的“盛唐”就在前方。

您已经八十岁了,我也快九十岁了,不但自己依然在写诗,还在操心中国的诗(由此想到,吕进教授也过了八十岁,谢冕教授也快九十了,当然,我们的操心和建树,与“北谢南吕”二位大师无法相比)可能会有人嘲笑我们老不知趣,自寻烦恼。没办法,谁让我们是自作痴情(不止是多情)的诗人呢,本性难移。

敬颂冬安!

平 2021.11.22深夜于兰州

 

敬复高平先生

 

高平先生:你好!

小雪已过,天寒地冻,而读你来信却倍感温暖。此乃志同道合之故也。

感谢你充分肯定我们的努力,由此同仁们必将受到极大鼓舞。仅代表他们对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新诗现状的确令人忧虑。但是从长远来看,其最终的结果还是可以释怀的。

关于新诗格律,在大方向一致的前提下,坦率提出异见,光明磊落,非挚友不能也。

下面就你提出的异议,本着坦诚的态度,简要答复如下:

一、在长期实践中,我们觉得诗行的齐言同步不难做到,这是格律体新诗“三分法”之整齐式,恰似古之五、七言;虽如宋词般诗行参差不齐,但相应部分做到对称,是为“参差对称式”;而一首诗中,既有诗行整齐的部分,又有参差对称的部分,则为复合式。利用这三种体式创作,而产生的诗之单体样式便有无穷无尽的变化,故曰诗人在创作中能够享有限制中的自由,我们称之为“无限可操作性”,已为诗友们普遍认同。这一事实,已经有力地击破了“豆腐干体”的讥诮。

根据以上大要,我已经编制出《格律体新诗谱系》,堪称蔚为大观。

二、关于押韵,我们奉行鲁迅“押大致相近的韵”这一主张,没有再分平仄;不过愿意做这方面尝试,也悉听尊便,并不反对。至于韵式,那是多种多样,可随表达需要优选之。

你太客气了,哪里谈得上“讨教“?对此,不妨进一步探讨。

你早就提出了“新诗民族化,诗词现代化”的主张,我非常赞同!我还想补充的是,新诗必须强调“诗本位”,即必须恪守诗的属性,否则就会丧失其在文学大家庭中应有的地位。我注意到,《文艺报》的“网络文学”概念中已经没有诗的存在!如今,“诗已不诗”的现象是太普遍了。至于国成先生石破天惊,登高一呼:“新诗主体论”可以休矣!我也完全赞同。因为诗词的复兴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势头。

我还赞同有些诗词界人士仿照“国画”、“国乐”将诗词称为“国诗”的主张呢。事实上,当今中国诗坛,若以语言载体划分,可以分为新诗与国诗;若以是否遵从格律划分,可以分为格律诗(含国诗、格律体新诗)与自由诗。无论怎么划分,格律体新诗都是已经不可忽略的存在。这种状况,我们戏称“诗三国“。我坚信,我们的版图会逐渐扩大的。

从这套诗丛的9本诗集还可以看出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4行、6行、8行、14行等定行诗的重视。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因为中外诗歌都有盛行的定行诗,其中有许多精品。这是一条重要的经验。

我过去对格律体新诗的前景没有太高的期望值。我一直以闻一多的“红烛精神”激励自己,如今经过多年的努力,秉持新诗格律理念的诗友更多了,我的信心自然也增强了。反正有生之年不会放松努力的。如今到你这个年龄,为诗奉献还有如此力度,诗坛罕见!持之以恒,痴情不改,我还得向你学习!

匆此敬复。即诵

冬祺

            万龙生11·23 渝州悠见斋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