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专题专区 >> 乡愁系列25·喻德蓉《寿湖往事》
详细内容

乡愁系列25·喻德蓉《寿湖往事》

时间:2021-11-22     作者:喻德蓉【原创】   阅读

       

每当我唱起“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有一片海蓝蓝,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浮现出我外婆那慈祥的面容。我敬爱外婆,外婆也十分心疼我。外婆是一个小家碧玉的小脚女人,长得十分清秀。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为了充分利用四川的水利资源,建设我国第一座梯级发电站,外婆家从长寿湖东岸的桐子湾,迁到了西岸的拱背桥。外公早逝,留下外婆与他们的六个子女相依为命。外婆虽然是个文盲,但很会持家。外婆没有男尊女的思想,她不但把四儿两女抚大成人,对孙辈也十分疼爱。在我记忆里外婆对外孙的疼爱尤甚。记得外婆围台铺前摆着一书桌,书桌上置一小木箱。每次去外婆家,她老人家就要从木箱里摸出两个鸡蛋,拿到锅里与米同煮。那年月个个都缺吃少穿,在外婆身边的孙辈不只我一个,外婆总是把剥好的鸡蛋偷偷地塞进我的嘴里。

拱背桥是架在一条注入长寿湖的小溪上的石拱桥。原来桥下有一条引水渠,引水渠的作用是把小溪的水引去冲动水车,水车的转动再带动打米机的皮带运动打米。我记得我大舅舅就是生产大队打米房的工人,小时一去外婆家就淘气地跑到打米房玩。舅舅总是把我看得很紧担心我一不小心掉进湖水,或是被机器弄伤了身体。那时只知道嘟着小嘴以示抗议,哪知那是长辈给予自已无微不至的爱。现在搞长寿湖旅游开发,拱背桥今非昔比,已修建了四座桥了。两座桥为公路桥,一座公路桥通交通车,另一座公路桥因在景区内,只有景区观光车可通行。桥下便是情人谷。情人谷有两级瀑布。上一级落差要低一些,下一级瀑布有十多米高,瀑布溅起的水花,如颗颗珍珠散落在溪间,是那样的晶莹剔透。还有两座桥是观光桥,只能是行人步行通过。其中一座桥是架在湖面上的铁索桥,也称为“鹊桥”。游人过了“鹊桥”就进入情人坡了。情人坡上有情人路,坡顶有三棵大小不一的黄桷树,正像一家三口守护着自已美丽的家园。见证着情侣们的浪漫爱情。坡上有爱情小屋——露营基地,情侣可以躺在爱巢里数星星。

每当我倘佯在情人路上,我就情不自禁地会想起那个只比我小一岁的表弟来。表弟名中华,国字脸,皮肤像我舅妈,白晳而透红笑起来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与我很合得来,有什么好东西总爱分享于我。他在舅舅家是个“放牛娃”。放寒暑假,只要我去看外婆,我也会变成“放牛娃”。表弟会一绝技——吹树叶。夏天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湖水返太阳的光线,在湖边放牛,更是热浪一浪高过一浪涌来。表弟麻利地爬上树摘来树枝做成两个遮阳帽,随手递给我一个,留一个给自己。只见他扯下一片树叶放进嘴里,我想难道这树叶还能吃?还没等我提问,《东方红》的乐曲声就从他嘴边响起,那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动听,连吃饱喝足的老牛也向他慢慢地走来。

表弟恋爱了,是媒人介绍认识的。对象家住长寿湖的安顺寨。我第一次见到表弟媳就特别的喜欢。她身材高挑,眉清目秀,肤色也和表弟一样白里透红。她说话总是带着笑,柔声柔气的。婚期定在了旧历的十月初四,这天正好是外婆七十岁生日。双喜临门,大红的对联贴满了外婆家的所有门楣。三亲六戚和舅舅所在生产队的社员都纷纷赶到外婆家贺喜。那时我刚工作,那天正好是个周末,给表弟迎亲怎能少我一人?表弟家在寿湖西岸,表弟媳娘家住在寿湖东岸。迎亲队伍走水路最方便。舅舅租了一条彩船作为迎亲的交通工具。早上八点十八分,迎亲的队伍准时敲锣打鼓,挑着彩礼在寿湖西岸登船。刚上船时,湖面上漂着薄薄的一层青纱,随着彩船机器的轰鸣船离岸边越来越远,雾越来越浓,湖面上能见度越来越低,船工把船开得好慢好慢。直到中午十二点过,我们迎亲的队伍才赶到了新娘的娘家。好在那天迎了新娘,在返回的船上,太阳高照,晴空万里无云,彩船荡漾在碧波上,就像一叶轻舟,用了不到一小时的光景就把漂亮的表弟媳迎进了婆家。从此表弟和弟媳二人夫唱妇随,把日子过得比蜜还甜………

一桩桩往事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一般。我生在寿湖畔,长在寿湖畔。寿湖记载着我的童趣,更记载着我的青春。寿湖还将一直伴我前行!


 喻德蓉 WC.jpg

作者简介:喻德蓉,长寿人,爱好文学师范毕业当过教师机关干部曾在《重庆日报发表报告文学《升学无门脚下有路》。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