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乡村振兴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0·周玲芬 梅园听雪 高醇芳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0·周玲芬 梅园听雪 高醇芳

时间:2021-11-22     作者:周玲芬 梅园听雪 高醇芳【原创】   阅读

 

 周玲芬 · 诗二首

 

 七律·梅雪恋

 白雪纷飞大地稠,寒梅笑看漫天悠。

 数枝野岭娟娟净,一树丹霞款款留。

 照眼多情文笔下,倾心入画赋诗优。

 冰魂顾盼千秋仰,清气乾坤万里游。

 

 七绝·吟冬泳比赛

 瓯江锦绣意逍遥,大海波澜万里迢。

 岁月绸缪初梦寐,勋名磊落竞春韶。

 

 周玲芬WC.png 

 作者简介周玲芬,字尔,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旅居于法国巴黎。巴黎烟雨文学社副社长,法国华人妇女会副会长,欧洲龙吟诗社副社长,龙风文学院学员。出版有《小浪花》个人诗集,《圆梦》龙吟诗社诗集,《上海滩诗叶》诗社集。作品见于《欧洲时报》、《夏厦诗刊》、《龙吟杂志》等报刊杂志及网络。

 

 

 梅园听雪·今夜,我在辽西的风中独舞

 

 辽西的街上,谁是我的朱砂痣,谁是我的白月光

 谁走进了我的前生,谁是我的来世,时空

 已经错位

 梅园里千千万万的

 花朵,谁会

 提前在星辰大海里

 陨落清空

 

 10月,扯着最后的

 温暖呐喊

 冷风吹着,故乡一点

 一滴苏醒

 假若我能挥舞风的

 翅膀,是否会瞬间改变

 沧海桑田

 是否也会寻找到你归隐的地方

 

 是我不小心走错了方向

 也许不该用情,用半生雪拖住未来

 今夜,我走进陶渊明的

 桃花源

 想着是否用我的梅园和他置换

 

 梅园里落着太多的雪,比人间还冷,还干净

 一直和风对抗,我的

 骨头太硬了

 一错再错的我,灵魂患了风湿

 

 捧着唐诗宋词沉没在

 河流深处

 我的忏悔、梦想还有

 希望

 甚至罪过

 辽西啊,你都一一见证

 可是,谁能陪我从头

 再来

 

 灵魂里都是辽西的风

 不仅仅滋养了我,也让我不那么精致

 所以,我对着尘世大口

 饮酒

 夜夜呼唤唐朝的李白

 能与我歌一曲,与我同销万古愁

 

 撕下所有的伪装

 在辽西的风中独舞

 一只麻雀就停在我的

 肩头

 除了它,世上所有的鸟

 都被冷风吹走,包括你,但是

 今夜,我照常布下天罗

 地网

2021年10月19日于梅园

  

     梅园听雪.jpg

 作者简介梅园听雪,原名刘春华,辽宁大学中文系毕业。喜欢于静寂间思考人生,以梅自喻,以雪为情,以文做剑,干干净净地细数着平凡岁月。已出版诗集《梅园听雪》《青春的诗简》《红船颂》三部。

 

 

高醇芳·深切怀念宋庆龄伯母逝世四十周年(节选)

 

  宋庆龄.jpg

     宋庆龄


  历史的长河弯弯曲曲, 奔流不息, 或惊涛骇浪, 或静静流淌。有一尊美丽的礁石, 永远屹立在苍苍史河的浪花中, 闪耀着中华民族灿烂精神的光彩。这就是我最崇敬的伟大慈祥的伯母宋庆龄主席。

  宋伯母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四十周年了,我非常怀念她。我有幸得到她的慈爱关怀,特此撰文纪念宋庆龄主席。 


  (摄于1980年3月,北京宋庆龄伯母家).png

   (摄于1980年3月,北京宋庆龄伯母家)

 

抗战中成立保卫中国同盟

 

  抗日战争中, 国母宋庆龄于1938年在香港成立了保卫中国同盟,1941年底去了重庆。我父母亲由廖梦醒伯母介绍认识了宋庆龄。第一次他们去宋府参加保卫中国同盟理事会会议时,在座的还有重庆市长贺耀祖夫人倪裴君等几位理事。宋伯母热情地欢迎了我母亲。从此我母亲和父亲就成了“保盟”的中坚分子,积极参加支援前线抗日军队工作,包括八路军、新四军,救助战争孤儿。

  宋伯母把自己的家都奉献出来了。她家的底层就是“保盟”的办公室,经常举办理事会议。“保盟”致力筹集资金,购买、制作衣鞋物品供给前方的士兵以及后方的孤儿、贫困家庭。募捐工作采取多种方式:找银行和企业捐款,举办慈善捐款舞会、音乐舞蹈表演会,收集捐献物资等。

  我父母的家在重庆市中心祖父创办的美趣时商行二楼,还有沙坪坝高家花园的楼房,宋伯母也常去那里商议交谈。她每次来我父母家,警卫工作都非常严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因为父母家位于市中心,比较宽敞,大家来去也比较方便,所以当“保盟”收到布料等物品后,均由我母亲发送给大家做军鞋棉衣等,做好再集中在我家,由我母亲负责运送到宋伯母家。我母亲也亲手织毛衣、做衣服,还让家里保姆帮着一起做。有一次宋伯母收到了美国人捐赠的许多毡帽,心灵手巧的中国妇女就把它改做成非常暖和的毡鞋送给军队士兵。

  “保盟”组织音乐文艺表演会进行筹款,留学英国的钢琴家李翠贞、舞蹈家戴爱莲、歌唱家张训恭夫人都参加义演。1945年5月,宋庆龄在胜利大厦举办大型筹款舞会,重庆很多中外显要人士都参加了,我母亲也仍然是主要负责人。

  我的父母亲都是保盟的理事,积极参加了保盟的组织活动,与宋庆龄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宋伯母没有子女,但非常喜欢孩子,也非常看重友情。她跟我母亲说,你的子女都是我的干女儿、干儿子。1945年2月17日,我二姐在重庆出生,取名“醇莉”,有“胜利”之意。胜利在望,我父母在一会馆设满月酒宴,邀请了二百多人,宋伯母亲自出席祝贺。 

 

   (1938年11月16日,我母亲跟着父亲从英国利兹经过一个多月的海陆空旅程,到达重庆珊瑚坝机场) .png

   (1938年11月16日,我母亲跟着父亲从英国利兹经过一个多月的海陆空旅程,到达重庆珊瑚坝机场) 


战后保卫中国同盟在上海改名为中国福利基金会

 

抗战胜利后,宋伯母回到上海,“保盟”亦改称中国福利基金会。我父母也从国外到上海定居,母亲立即投入到基金会的组织活动。1948年11月20日基金会在嘉道理公馆举办儿童福利募捐舞会,我母亲任联合主席。她珍藏了一本舞会宣传小册子。宋庆龄在儿童教育福利方面的贡献,能在小册子中略见一斑。孙夫人在“谨告来宾”中写道:

  “每年差不多在这个时候,中国福利基金会号召了许多居留在上海的各国热心人士,共同为了救助本市一万五千个贫苦孩子的工作,发动了募集基金,这样使中国福利基金会的上海儿童工作得以继续奋斗和积极地展开。
   我们一再向诸位呼吁援助,为了使我们的三个儿童福利站和一个儿童剧团的工作能继续尽量达到完美,遗憾的是这些贫苦儿童需要的援助一天天在增大,本会的工作人员已在这方面的工作尽了最大的努力和成就,这可以告慰支持我们工作的许多朋友。
   本会的许多工作因为受到匮缺的基金和物质,使这部分工作人员不能如愿的达到他们的理想方针。今晚诸位来参加这个舞会,能充实他们继续不断地在本市贫苦人民中负起责任的工作下去。
   我们很感激诸位慷慨的输捐款项,同样的我们要感谢英大使施谛文爵士及夫人,印大使潘尼迦博士及夫人,法大使梅耶先生及夫人,和孙科博士及夫人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帮助,还要在这里向全体儿童福利委员会委员致谢,如果没有他们热心的筹划,这个舞会是没有这样圆满的。”
  印度大使潘尼迦博士高度赞扬了基金会儿童工作,他写道:
 
“中国跟印度一样,由于战争产生的情况所逼,临时采取一些措施来应对当前紧急问题。在上海实施的一个做法叫做中国福利基金会上海儿童工作。
   原先以教化上海街道上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童,包括黄包车夫、叫花子、和其他社会忽略人群的孩子为目的而组织的工作,现在在孙中山夫人领导和鼓舞下,成为了有重大意义的教育运动。
   目前主要活动是推行识字班。这些班级的主要特点是采用‘小先生’制,教课的都是来自同样社会阶层的男孩和女孩。先是把一些比较聪敏的孩子挑选出来,进行特别短期培训,再让他们去教新学生。他们自己本身的教育也没有受到疏忽,因为此计划寻求的是创造一个教、学互通共进的混合班。‘小先生’们热情很高,独立自主,并且其他孩子感觉像在家里一样,减轻了他们学习识字的紧张心情。
  ‘小先生’们之间也有讨论班,他们不清楚的问题会由中国福利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跟他们解释。这些人员是他们的后援,并且指导全部工作活动。虽然工作只展开了两年时间,现在已经有了102个‘小先生’,而且每学期人数还在不断增长。
   这种活动的延伸到家庭识字班。‘小先生’们在他们自己家里的厨房或者后院里教识字。
   我参观的一个识字班,是在一家理发馆后面,周围都是最贫穷的住户。在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棚子里,‘小先生’在黑板前教四十个学生认写神秘的汉字。这个场面很令人感动,因为‘小先生’自己只有十岁,在座的有些学生比他年纪大多了。小年轻人完全自信,维持他班上优良的纪律。
   孙中山夫人和她的合作者希望这项工作不久能发展成一个独立的运动,由中国福利基金会上海儿童工作提供逐年增加的‘小先生’人数,能够在他们各自的区域组织这样的识字班。很明显,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城市里负担起文盲问题, 在没有国家义务教育的统筹规划的情况下,就是把教和学结合起来,这样能鼓励比较聪明的学生去推广学习,起码可以为学识做一段时间的工作。这就是孙夫人及其合作者已经做的事情。”
  小册子中也有照片展示了卫生工作和儿童剧团的成果:
  “一年到头,中国福利基金会派送‘小帮手’ 到居民区传授基本卫生常识。他们解释苍蝇蚊子的危害,在池水中喷洒DDT, 也参加帮助打井,修造厕所及其他的卫生设置。”
 “十万多上海儿童欣赏了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剧团的演出。主题基本上是突出健康措施和识字的重要性。张石流、任德耀是剧团负责人,游惠海舞蹈指导。
  这次舞会又是非常成功,气氛很愉快。来宾们都很慷慨,为福利基金会筹集到近151万金圆券,相当于近四万美元。


中国福利基金会主办.jpg

 

  那时有些美国朋友给中国福利基金会捐赠了许多西式童装进行义卖,我小时候的衣服都是在福利会购买的。基金会设有儿童福利站,为贫苦儿童提供豆浆等营养食品,教书识字,在医疗药品、儿童福利、文化艺术教育等众多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善良慷慨的宋伯母甚至还把她母亲的房子奉献出来,开办了托儿所。


  (为了儿童事业——上海主要社交妇女团体组织儿童福利义卖,为孙中山夫人创办的中国福利基金会贫民窟儿童教育健康工作捐款。一排左二为我母亲高施嘉德。).jpg

   (为了儿童事业——上海主要社交妇女团体组织儿童福利义卖,为孙中山夫人创办的中国福利基金会贫民窟儿童教育健康工作捐款。一排左二为我母亲高施嘉德。)

 

  我的英国外婆也到了上海。1948年春天,宋伯母特地请了我们高家三代人到她靖江路家中做客。宋伯母和我外婆、母亲、两个姐姐一起在花园里散步,还让三岁的醇莉坐在石象上玩,我父亲照了几张相片。宋伯母一直把照片珍藏在她的相册里。

 

  1  (这是宋伯母居住在靖江路别墅时仅存的照片,也是宋伯母与一家三代合影的唯一照片。).jpg

  2 (这是宋伯母居住在靖江路别墅时仅存的照片,也是宋伯母与一家三代合影的唯一照片。).jpg


   (这是宋伯母居住在靖江路别墅时仅存的照片,也是宋伯母与一家三代合影的唯一照片。)

 

基金会也组织大型义卖会、义演会来筹款。孙夫人在大公报上发现了《三毛流浪记》,深受感动。实际上,她一直通过她建立的中国福利基金会,带领大家脚踏实地地全力帮助着千千万万的“三毛”。1949年,她创办了“三毛乐园会”。凡是每个月捐赠3银元,相当于负担一个孩子的基本生活费用的人,就能成为会员;每个月捐赠15银元救助5个孩子的人, 就成为荣誉会员;所有不能每月固定捐款,但愿意出钱捐物,可以提供文具、衣服、食品等,都能成为“三毛之友”。他们都会得到俱乐部徽章。


乐园.jpg


  1949年1月,她请基金会人员去与张乐平联系,建议举办《三毛原作义卖展览会》,来筹集救济贫苦儿童的资金。张乐平非常慷慨,大力支持。虽然他身体非常不好,但他抱病特地为拍卖会画了30幅水彩画,也为俱乐部会员精心设计了三毛头像徽章。
  我母亲尽量广泛地与朋友联系,找各种企业组织,争取更多的会员。1949年3月底,“三毛原作义卖展览会”在外滩汇丰银行礼堂举行预展,邀请中外朋友参观。孙夫人热情地把张乐平请到自己的身边,连连称赞:
  “张先生为流浪儿童做了一件大好事,非常谢谢您,全国的‘三毛’不会忘记您!”
  孙夫人用流利的英语把张乐平介绍给来宾。当外国朋友向张乐平提问时,宋庆龄还亲自帮忙翻译。
  4 月 4 日儿童节那天,“三毛原作展览会”在南京路大新公司 4 楼正式开幕。展览会展出《三毛从军记》《三毛流浪记》原作 300 余幅,以及 30 幅用于义卖的“三毛”水彩画原作。观众如潮涌入展厅,热闹至极。著名话剧演员尹青也义务担任现场播音,激励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救救‘三毛’!”
  上海商会会长王晓籁亲自主持三十幅三毛原作的义卖。一些金融家、企业家、画家和外国人竞相购买,30幅水彩画顿时被争购一空。张乐平签名的《三毛流浪记》画册,当天售出100余册。会场内还售出三毛徽章近300枚,首日就有40余人报名参加“三毛乐园会”。儿童福利站的一些“小先生”,在展厅帮助维持秩序,收门票,请参观者留言。二十多家广播电台都用国语、沪语和粤语播出展览会盛况。
  展览持续六天,每天人山人海,盛况空前,每日参观者达2万余人,展厅挤得水泄不通。不少父母携儿童、教师率学生前来,外地也有学生来参观。由于人潮汹涌,电梯挤坏了好几次。有些大人和小孩被挤散,场内常常广播寻人启事。许多工人、码头苦力、三轮车夫、摊贩、教师、店员,都慷慨地捐出了辛苦挣来的血汗钱。不少小学生捐出了他们的压岁钱、零花钱,他们送给“三毛”的衣服、帽子、鞋子以及铅笔、练习本、玩具、糖果等堆成了一座小山。许多人当场就捐款加入“三毛乐园会”,大家还踊跃购买作者亲笔签名的《三毛流浪记》画册和“三毛乐园会”纪念章。展会还收到许多书籍、文具、衣服、药品,成果丰硕。


  孙夫人特地举办了一个答谢会.png





  孙夫人特地举办了一个答谢会。她准备了一些礼品,送给为福利基金会筹集最多资金的人。由于我母亲捐款筹集得最多,孙夫人送给她一个非常精致的竹刻铅笔盒,内有双层,盖面上刻有山水“秋空隐居图”。大家都非常高兴地一起庆祝三毛乐园会的成就。

 

  (——节选自高醇芳2021年5月写于巴黎之长文《深切怀念宋庆龄伯母》).jpg

    ——节选自高醇芳2021年5月写于巴黎之长文《深切怀念宋庆龄伯母》)

       

         高醇芳,笔名妙果.jpg

  作者简介高醇芳,笔名妙果,出生于上海,祖母是重庆磁器口人,祖父是重庆沙坪坝高家花园业主。曾就读于沪上名校:上海第三女子中学(中西女中)、复旦中学。先后在香港大学语言中心及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教授中文。出版有《风中玫瑰》(“宋庆龄文献资料与研究”系列丛书的第一本),作品刊登于《作家文摘》等报刊。2004年创办了巴黎中国电影节,翻译了160多部电影台词,为12本电影节画册撰写了480多篇电影简介。她也是戛纳电影节的中文媒体记者,为中国《电影》杂志等撰写文章。荣获过巴黎市政府金质大奖章、法国政府学术教育骑士勋章、中国广电总局中国电影优秀推广人荣誉奖、法国政府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中华之光》最高荣誉等。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