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熊庆元·“以活人为己任”的追求
详细内容

熊庆元·“以活人为己任”的追求

时间:2021-11-11     作者:熊庆元【原创】   阅读

 名医 谢亚苏.png

     (图为名医谢亚苏



 “以活人为己任”的追求

——记中医药副研究员、疑难杂症中医专家谢亚苏 

 

有人说,谢亚苏是良医,他本人说,我是一名有良知的医生;有人说谢亚苏是名医,谢医生本人说,我只是一个明白的医生。

谢亚苏说,“父亲从小就教导我,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不论天气好坏,不论自己心情如何,只要有病人召唤,定当前往,义不容辞地为他们服务。”

 

父亲赐名有“再生”之意,从此“以活人为己任”

 

年过七旬的谢亚苏依然记得13岁那年,父亲谢浴凡对他说的那句话:“你是谢氏家族的长子,必须继承中医的祖业。”

“父亲告诉我,我名字中的‘亚’字是第二的意思,‘苏’字代表生命的复苏。”谢亚苏说,父亲为他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他能继承父业,给患者第二次生命。

谢亚苏的父亲谢浴凡,是重庆市政府授予的“名老中医”。从谢亚苏13岁开始,父亲就手把手地教授他中医学知识。从此,在完成课业之外,谢亚苏开始了漫漫的中医求学之路。

18岁上山下乡当知青,在缺医少药的农村,谢亚苏所学的中药知识派上了用场。得到乡亲们认可,谢亚苏有了更加清晰的人生目标,几乎每个夜晚都是与微弱的灯光为伴,苦读《黄帝内经》《伤寒论》等中医名著。

1979年,谢亚苏迎来了人生的重大转折。当年,四川省为贯彻中共中央文件精神,解决中医队伍后继乏人的问题,进行了一次考核选拔。在重庆3000多名考生中,谢亚苏以古典医著和中医基础理论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成为执业中药师,从一个基层医务室不起眼的中医,一跃成为重庆肺科医院中医学科带头人,那年他才31岁。

1994年,谢亚苏创办了重庆弘易健康研究中心,专门从事中药新药研究,实现了他父亲“要把有效方剂开发成新药,让更多的百姓受益”的遗愿;并获得了中医药副研究员职称。

经过数年的艰苦摸索,谢亚苏研发的护骨胶囊、止嗽袋泡茶、灯盏花素分散片等三项成果获得国家新药生产批件,五项成果获国家发明专利授权。护骨胶囊还获得了国家新药研究基金资助。

2010年底,谢亚苏退休了,他决心放弃安逸的晚年生活,继续行走在“以活人为己任”的路上。

  

三次被下病危通知的她,请谢医生做自己证婚人

 

回忆起12年前的那一场病,张梦遥全家至今仍是心有余悸。

张梦遥是重庆商社江北世纪新都职工,2009年10月,正值24岁花样年华,却陷入了噩梦一般。

当时,张梦遥的全身就布满了像被蚊子叮咬过一样的小红点,同时口腔里也长出一些大小不一的血泡,“每天早晨起床,枕巾上都是一块块血渍。”起初,张梦遥和家人以为是皮肤病,到医院一检查,结果大吃一惊。“当时,我的血小板就已低至3000单位,而正常人是10万至30万单位。”三家三甲医院均确诊为“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接下来的5个多月,张梦遥陆续在市内好几家大医院住院治疗,输全血、输血小板、输丙种球蛋白、服用大量激素……不过病情仍未得到多少缓解。其间,医院还先后给她下达了三次病危通知书。

“最后,医生说是脾脏的免疫功能杀死了血小板,唯一的办法只有切除脾脏。”无奈之下,张梦遥和家长只能接受脾脏切除手术。医药费前后花了近30万元,脾脏也被切除了,可病情仍“稳如泰山”——术后第三天,她的血小板又到了3000单位以下。

那段日子,张梦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直到2010年5月遇到谢医生,在他细心的治疗下,我才渐渐恢复了健康。”

 张梦遥回忆起第一次向谢亚苏求诊时,自己是何等的惨不忍睹。“我全身浮肿,两个眼圈各有巴掌大的瘀青,像熊猫一样;白眼仁红得像兔子眼睛一般;一双小腿就像黑芝麻杆一样,满是瘀血斑点;张开嘴,口腔内充满了鲜血,看不清牙齿和舌头……”

“谢医生看了我的住院记录,安慰我要放宽心,一定可以治得好。”张梦遥说,吃了谢医生的药不到一个月,她的病情就出现了转机——血小板指标逐步上升,外表的“惨状”也慢慢消失,“这年7月份,我已经完全康复,重新回到单位上班了。”

2011年9月3日,张梦遥与自己重病期间不离不弃的男朋友走进了结婚的殿堂,作为她的救命恩人,谢亚苏成了她婚礼的证婚人。

2013年5月11日《重庆晨报•养生周刊》刊登的《三次被下病危通知的她,请好医生做自己证婚人》整版故事,就是患者张梦遥讲述的“让你感动的好医生”——谢亚苏。

                                                                                                                          

四岁童患“再障”命悬一线,遇良医施中药转危为安

 

他身患“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两年时间住院83次,多亏了遇到良医谢亚苏,让他起死回生。

2015年2月2日,是“再障”康复者郑妍希7岁生日。2月1日,为了庆祝儿子的康复,妍希父母郑毅、周薇和妍希本人,特别邀请救命恩人、中医专家谢亚苏医生夫妇前来参加妍希的生日家宴。妍希吹了蛋糕蜡烛之后,开心地对救命恩人谢医生说着“谢谢”,并首先将蛋糕端给了谢医生。

郑妍希于2012年8月29日因身上出现出血点,到儿童医院查血常规显示血小板低住院,随后在儿童医院血液科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重型),因住院期间感染,第一次住院20天才出院。此后郑妍希因血象过低及严重感染反复到儿童医院输血(血小板及红细胞)及抗感染治疗,仅2012年9月至12月就住院10次。住院时间最短3天,最长14天,数次前一天出院第二天就因感染又入院;并出现败血症、高钾血症、肾损害、铁过度负荷、贫血性心脏病等并发症。由于长期严重感染(高烧到39度以上),妍希面色青黄,食欲、精神极差,时常头晕乏力,大便不成形,睡觉虚汗特别多。未感染期间最多7天需输入一次血小板、半个月输入一次红细胞;感染期间间隔三四天就需输入一次血小板。在西药治疗期间,由于药物副作用,造成小孩体型变胖,身体毛发增多,面色发黑,与平时判若两人。儿童医院强烈要求必须在半年内进行骨髓移植,否则生命不保。

面对妍希命悬一线的境地,目睹不少小病友家庭生离死别、阴阳两隔的场景,原本幸福的家庭痛苦万分,陷入绝望之中。

关键时刻,经朋友彭斌介绍,遇上好医生谢亚苏,开始接受中医治疗。(注:彭斌说,他十多年前患重症黄疸型肝炎在西南医院住院,因肝衰,医院要求其换肝。由于换肝风险大,费用高,很可能人财两空,被迫出院。后经谢医生治愈康复。)

2012年12月4日,妍希父母半夜就去排队,终于挂到了谢医生的号。开始了中医治疗的希望之旅。

历经两年时间的中医治疗,妍希逐渐开始食量增加,精神好转,输入血小板间隔时间8天左右,停止所有治疗再障的西药,抗感染时间大幅度缩短,不再使用抗生素。网织红细胞由0.1%逐渐上升1.1%-1.7%。(注:正常参考值0.5%-1.5%)。

2014年11月14日,妍希最后一次输入血小板后,至今已有7年的时间没有输血了,从此健康成长,现已是西南大学华南城中学初一的优秀学生。

妍希的妈妈周薇说,2012年开始,妍希在儿童医院住院期间认识的近十位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白血病、神经母细胞瘤的小病友,他们有做化疗的、有做药物移植的、有做骨髓移植的、也有中西医同时治疗的,在2013、2014年期间都陆续离开了我们。今天,妍希病情稳定好转,血常规各项指标均已正常。活蹦乱跳,已成为该校篮球队队员,全家感激万分。儿童医院的医生护士看到中医治疗效果如此明显,也感到惊叹。从2014年开始,儿童医院特需病房的医生、护士,主动让几位在儿童医院治疗血液病的孩子家长与妍希父母联系,咨询谢医生的联系方式以及妍希的恢复情况,现在也都开始在谢医生处进行中药治疗。据了解,都有不同程度的好转。

妍希父母说,还要特别感谢在妍希生病期间帮助我们的近200位亲朋好友,他们在得知妍希重病需要输血的消息后,纷纷献血,保证了妍希输血的需要,给了他们全家生的希望。

 

“实践证明,中医在治疗世界医学顽疾方面,可以取得很好效果”

 

谢亚苏医生历任重医附二院万家燕鸿新医院首席中医专家、重庆渝和堂中医馆疑难病专家,现为重庆铭医堂医院疑难病专家、温州张和堂国医馆四大名医之一。除了每周一至周五应诊外。从61岁到70岁,谢亚苏医生坚持了9年每月两次的千佛寺义诊,诊治病人超过4000人次。

在他治愈的病人中,有经历漫漫十年求医路未果的抑郁症患者尤宗林;被医院放弃治疗后家人“死猫当成活猫医”的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王颖;住院99天花费110万元、病情每况愈下的白血病患者朱龙琴;七八十粒扁平疣遍布脸上四处求医7年未果的李莎;患脑垂体瘤、不孕症和腿静脉深度血栓的刁慧琳;乳腺癌术后转移的罗清碧;患舌癌拒绝手术的王恩秀;因失恋而致精神分裂症的大学李老师;被著名教授判定只能活三个月的肺癌晚期转移患者郑家弟老人……,他们都在谢医生这里用中药治疗,得到康复,获得新生。

实践证明,中医在治疗许多世界医学难题的疾病方面,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 谢医生自信地说。

 

从“道不轻传”到“薪火必传”,他把中医的传承和发展当作毕生事业

 

师带徒是中医传承的主要途径之一。一直以来,谢亚苏坚持“道不轻传”“徒弟不能随便收,拜师者必须具有仁慈之心、智慧善根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谢亚苏说。

谢亚苏曾执教《黄帝内经》《中医基础学》,有学生千余名。但收的第一位入室弟子却是他救治的那名重型再生障碍贫血患者郑妍希。

“中医太神奇了,是中医救了我的命!我要学中医,我要去救那些可怜的小朋友!”妍希在接受中医治疗的过程中,逐渐对中医产生了兴趣,于是在父母的支持下,他9岁时拜谢亚苏为师开始学习中医。

 

谢亚苏招收的五个徒弟,从医学博士后导师、医学硕士、国医堂董事长到小学生.png

图:谢亚苏招收的五个徒弟,从医学博士后导师、医学硕士、国医堂董事长到小学生

 

2017年8月30日,师徒交换“拜师帖”“收徒帖”,徒弟跪地三拜,向师父敬茶……郑妍希用最传统的礼仪,向师父谢亚苏行拜师礼,成为谢亚苏的首名入室弟子。

2018年9月1日,许剑成为第二位入室弟子。他是内科学博士、主任医师、博士后导师,也是重庆引进的专家人才。“我本科读的中医,进入临床后却一度怀疑中医,所以2012年报考了西医学博士。”许剑说,越来越多的事例证明中医药的博大精深。机缘巧合下,他结识了谢亚苏,多次交流后,他拜谢亚苏为师。

2018年10月4日,温州张和堂国医馆董事长张贤林、总经理朱仙芝同时拜师于谢亚苏门下。那时,谢亚苏是温州张和堂国医馆特聘疑难病专家,虽然每月只坐诊天,但从全国各地飞赴温州就诊的疑难病患者络绎不绝,多数都取得满意疗效。张贤林、朱仙芝都是中医临床医生,仰慕谢亚苏的仁心和医术,决定拜他为师。谢亚苏感佩于他们对振兴中医药事业的倾心付出,于是,他们结下了师徒之缘。

2020年12月6日,39岁的中医女硕士谢宇杰成为第5名入室弟子。谢宇杰于2007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曾是重庆某三甲医院的中医主治医师、中医英文讲师。如今,她竟然辞职,潜心跟师学艺。

谢亚苏说:“人们常说‘道不轻传’,但我现在薪火必传。如今,在政策扶持、经济水平提升、新技术的推动下,中医药发展迎来最好的时机。作为中医人,我有责任将家传心法和自己积累的经验传授给值得传授的年轻人,将中医药发扬光大。” 


熊庆元WC.png 

作家简介: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退休干部,中共党员,主任编辑,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曾任西藏日报社日喀则记者站副站长、重庆日报农村部副主任、重庆农村报总编辑、重庆日报区县部主任,2003年退休后,先后担任重庆日报报业集团离退休党总支委员兼支部书记、市委老干部局《老同志生活》杂志执行副总编辑、重庆市新闻出版局报刊审读专家、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审读专家、重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巴人》杂志执行副主编、《巴渝文化报》总顾问等职。现任重庆市杂文学会副会长、《重庆杂文》执行副主编。代表作有《西藏纪事》《院坝闲话》《土家民俗·秀山打闹》,执行副主编《庚子战·重庆市杂文学会会员作品选集》《当代川渝杂文家风采(重庆卷)》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