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保护专区 >>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专辑14·吴昊:龙华千古仰高风
详细内容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专辑14·吴昊:龙华千古仰高风

时间:2021-11-08     作者:吴昊【原创】   阅读

 在法国哈金森橡胶工厂做工的江津籍勤工俭学生合影。一排左二为钟汝梅,二排右一为聂荣臻).jpg

 

《觉醒年代》高分泪目收官。剧中一段蒙太奇,被许多观众念念不忘,赚足了眼泪。那是陈独秀送陈延年、陈乔年兄弟赴法勤工俭学的场景,总长4分16秒,没有一句台词。观众只是看到了两兄弟从西装革履、英姿勃发,到满身血污、身负镣铐;看到了他们在就义之时依然目光炯炯,看到了陈独秀在远方眼含热泪目送两个孩子走向生命的尽头。这段充满诗意的艺术虚构让所有观众念念不忘。

龙华的桃花凋零,在他们盛开的年华。但九死不悔的脚步,一路走来,从未改变!

上海龙华寺附近,历来是赏桃花的佳处。清明之际,又是万物复苏、桃李竞芬的时日,人们扶老携幼,踏青赏花,也不忘去毗邻的龙华烈士陵园里看望那些长眠于苍松翠柏间的烈士,为他们献上一束花——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这里正是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所在地,关押着诸多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的共产党人,许多先烈都曾就义于此。来祭奠的人们总会想起那首由一位曾在龙华监狱坐牢的革命志士写下的诗:

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

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

龙华烈士陵园已查证有姓名和生平可考的烈士,有七十多名,曾经来此祭拜的我,寻找的正是一个个长眠于此的早期革命者的故事。

仔细辨认着英烈的姓名,我挨个儿数下来,排在第一的烈士叫钱刚,陈延年(14 ),赵世炎(16),钟汝梅(23),罗亦农(27)、陈乔年(28)、彭湃(32)、林育南(43)、李求实(44)、何孟雄(45)柔石(53)、胡也频(54)、殷夫(55)、冯铿(56)……

其中有些人为我们所熟悉,还有更多人,我们从未在教科书上见到过他们的名字,甚至至今仍是无名的一抔土。

但无论他们从何而来、姓甚名谁,却奔向相同的目标,贯穿以相同的理想主义,如灰烬中的不灭火光,沉浸在长久的震撼与感动中令人泪下。

那是一段极其惨痛的历史:1927年大革命的失败使当时力量弱小的中国共产党落入低谷,转入地下工作,反动派的屠刀向他们高高举起,血流成河。他们领导的城市斗争四处碰壁,处于白色恐怖当中的中国革命岌岌可危。现实难见一丝光明,前途微茫,生死未卜,可那些坚定的共产主义革命者们,依然不畏不惧,不屈不挠,虽千万人吾往矣,为他们所信仰的东西抗争到底,甘愿献出生命。

95年前就是在这里,那些年轻人怀揣着推翻旧中国、解放劳苦大众的理想,从无到有,从少到多,聚集起来。1926年全国党员只有400余人,1927年又受到那么大的挫折,然而只过了22年,他们就把一个新中国建起来了。

“太不容易了,太了不起了!”身边的游人一边惋惜又一边赞叹,“他们很多人家境都很不错,从国外回来,完全是为了信念,从没考虑革命会带来什么。如果没有早早牺牲,也都会是领袖人物。”

在这些烈士中,笔者特别注意到,仅有24岁却特别活跃的有一位江津老乡,他就是1952年2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主席毛泽东签发川东00020号烈士证的钟汝梅。

钟汝梅(1903——1927),重庆江津人。早年赴法勤工俭学,后去苏联学习。1926年回国到上海从事兵运工作,兼任中共中央军事训练班教员。曾任中共上海区委军委委员,参与领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1927年7月被捕,囚禁狱中,8月在枫林桥遇害。

说起钟汝梅,我和他的晚辈钟永津、钟永利兄妹曾经同学,经他俩引荐,我最近才在重庆江津区党史办查阅到烈士钟汝梅可歌可泣的传奇经历:


钟汝梅.jpg.jpg 

钟汝梅,原名钟泽民,1903年10月24日生于四川省江津县(今重庆市江津区)六合镇和平场普安村一个农户家庭。他先在普安村墙巷子私塾启蒙,9岁进钟氏族校保驾楼初小,后就读三才乡高小。毕业后得族人资助,钟汝梅考入江津县立中学(今江津中学),与聂荣臻、吴平地等编在一班。

1919年钟汝梅、聂荣臻等24名江津学生就读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同时在学校学习的还有邓小平。同年12月9日,他们乘法国邮轮“司芬克司号”,从上海杨树浦码头启程,穿越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苏伊士运河、地中海前往法国。在欢送人员中,结识了蔡和森、向警予、刘清杨等。

万里远行,钟汝梅、聂荣臻经受了精神和体力上的磨练。1920年1月14日抵达马赛港。华法教育会派李璜接船,同船158人于1920年1月14日到达巴黎,很快开始分配。钟汝梅、聂荣臻被分到蒙塔尔纪中学学习法文,同时在巴黎郊区的蒙达尔尼橡胶厂当学工。

勤工俭学运动,是由一些受西方文明影响的教育界人士发起的。早在1912年,蔡元培、吴玉章、李石曾、吴稚晖等人,在北京发起组织“留法俭学会”,鼓励人们赴法留学,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文化,提出“输世界文明于国内”的口号,以改良中国社会。1917 年初,蔡元培、吴玉章等人从巴黎回国,成立了留法勤工俭学会,进一步推动了勤工俭学运动。

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勤工俭学运动达到高潮,钟汝梅等一批批爱国青年学生来到法国。他们大多数抱着实业救国的理想,认为只有到欧洲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回国后办工业,才有可能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灾难深重的局面。

1919年至1921年是留法勤工俭学的高潮阶段。据各省勤工俭学分会的调查统计,全国在此时期赴法勤工俭学者达1600余人,四川、湖南约占总人数的一半;特别是四川有378人,为全国之最。在此期间,重庆所属地区仅巴县和江津就有近90余人。

1923年钟汝梅加入旅欧少年共产党(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走上职业革命家之路。

1925年5月,国内发生五卅惨案,消息传到欧洲,在中国勤工俭学学生中引起极大反响。在中共旅欧支部的周密安排下,钟汝梅、聂荣臻、叶挺等许多革命者赴苏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在那里,接受了系统的理论教育和军事知识的学习和实践,成为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军事骨干。

1926年国内形势高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北伐革命急需人才,许多干部奉召回国。9月3日陈独秀接见了同年苏联回国的全部军事斗争学员聂荣臻、钟汝梅等26人。

钟汝梅留上海协助王一飞、颜昌颐建立中央军事部。该军事部,后来聂荣臻回忆,这是最早的中共中央军事组织,是中央军委的前身。

这一年10月,中共上海区委决定准备武装起义,并确定军事指挥方面的人选,钟汝梅和奚佐尧共同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同时成立工人自卫团指挥处,钟汝梅参加指挥处工作。从此,他便一直参与领导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准备和实施。

1926年11月6日中央军委与上海区委军委组织分开,中共上海区委设立军事委员会为起义的领导机构,由赵世炎、李震荡、汪寿华、钟汝梅4人组成。

1927年2月23日两次武装起义后,成立特别军委,钟汝梅是周恩来(任书记)主持的特别军委成员之一,负责上海军委工作。

年仅23岁的钟汝梅,主要负责士兵运动,频繁往来于沪、宁、杭沿线,为响应北伐进军瓦解和策反军阀部队。中央军委主办军事训练班,他在班中兼课,参与训练那些从工人纠察队中选拔出来的骨干,教会他们射击、修检枪支以及土法制造炸弹的基础知识和技能。

上海第一次工人武装起义失败,钟汝梅在旅法和在东方大学时的同学战友奚佐尧遭捕并壮烈牺牲。他很悲痛,但没有因此而怯步,而更以忘我的工作来继续烈士未竟的事业。遵照周恩来的指示,军委委员钟汝梅安排工作人员姚素珍化装成富家小姐,坐着黄包车,将装有12支手枪的藤条箱送至中共杨树浦部委,亲手交到中共杨树浦部委宣传主任苏爱吾(苏幼农)手中。

在封建军阀实行白色恐怖的险恶环境中,他机智地与敌人周旋,根据区委制定的武装暴动训练大纲,深入沪西、沪东、闸北等地区,帮助和指导工厂和地区党的基层组织和工会,发展和训练武装工人的队伍,培养和挑选武装骨干,传授巷战知识,筹集武器,运送枪械。

1927年6月26日,中共江苏省委宣布成立,因叛徒出卖,机关被破坏,省委书记陈延年以及其他省委领导人郭伯和、黄竞西、韩步先等遭到逮捕,陈延年等不久遇害,韩步先无耻叛变。就在省委机关出事当天,钟汝梅稍晚赶到,在弄堂口凑巧遇到机关破坏时脱险的省委交通员杭伟之,杭伟之机警地告知钟汝梅暗语,使他幸免于难。

巧的是,军委成员几乎都是四川籍的同志,于是,他们把军委机关的办公地点设在四川路附近的三德洋行二楼,并挂牌“四川储蓄银行”作掩护。当时,钟汝梅已经和一位相识已久的怡和纱厂的女工瞿某结婚,瞿某时任军委交通,钟、瞿夫妻的秘密住处在华德路。


(图为钟汝梅就义处枫林桥).jpg

1927年8月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取得了胜利,正当他和战友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潜伏在大革命高潮里的危机终于爆发了。环境越来越险恶,几乎每天都有同志被捕,每天都有同志牺牲。钟汝梅等数人被叛徒出卖,在北四川路东宝兴路口机关被逮捕。敌人将他关押刑讯一周而未获得结果,于是同年8月17日就残暴地将他杀害於上海枫林桥畔。牺牲时钟汝梅尚不满25周岁。

回看烈士们的履历,年纪轻轻都身兼要职。在那时,“当官”就意味着危险,意味着牺牲。陈延年、陈乔年,他们是当时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的长子和次子,回国后原本一个派在北京,一个派在广州,但在上海革命最困难的时候,把他们都先后调到了上海。1927年7月6日,哥哥陈延年在江苏省委(当时位于上海)书记任上被捕牺牲,时年29岁;接替他岗位的是赵世炎,不到半个月亦牺牲;“八七”会议后,弟弟陈乔年被紧急派来任江苏省委组织部长,次年6月牺牲,时年26岁。陈独秀接连失去两个儿子,相隔才不到一年。

有幸拜读著名作家何建明寻访龙华的《革命者》一书。这部作品经过三四年时间准备和深入的采访调查,令人沉浸其中:从1924年第一位牺牲在上海的20岁烈士黄仁,到上海解放前十天为阻止国民党运走物资而惨遭活埋的黄炎培之子黄竞武,整部《革命者》笼罩在一种悲壮又凛然的气氛中,以几个关键点相串联,刻画出一系列革命群像:仅存在五年的上海大学成为革命熔炉,邓中夏、瞿秋白、恽代英等来到这里,培育出新一批革命群英;鲁迅《为了忘却的记念》所写的“左联五烈士”,正是1931年2月7日被秘密处决的龙华二十四烈士中的五位,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凭借冯铿当时所穿的一件毛背心,确认他们的骸骨;革命者有铁骨亦有柔情,蔡博真和伍仲文在囚车里的婚礼,王一飞给恋人陆缀雯的最后一封情书,还有17岁的曹顺标,就义前一个遗憾是还没有恋爱过……

曾存在过的这一个一个人如此鲜活,让人强烈地感受到,党史并不只是一部从挫折走向胜利的大事件和枯燥的干巴巴的编年史,而是这一个又一个牺牲了的共产党人书写的鲜活的令人泪目的历史。

人们常说,龙华桃花血染红。近一个世纪后,桃花灼灼,游人如织,这般平静和美的景象,那些革命者曾为之奋斗多年。有许多许多最好最好的人,倒在长夜的血泊中就再也没有起来……

他们没能看到新中国的成立,但正因为有他们,先辈们用生命写下共和国的契约,我们才有今天。而我们能有今天,靠的是他们无法被定价的“牺牲红利”。

寄一缕哀思给逝去的亲人,心中满是放不下的思念。

带一份祝愿给逝去的英烈,年年为他们祭奠,永远怀念!


吴昊WC.jpg 

作者简介:吴昊,资深传媒人。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日报评论部高级编辑。曾在海南新世纪周刊社、重庆商界杂志社担任主编,重庆晚报副刊部主任编辑、重庆法制报副总编、西藏旅游杂志总编。出版散文、随笔、评论集《在重庆迷路》《坐看风生水起》(香港中国国际文艺出版社)。1986年开始发表评论、散文、纪实文学作品60万字;上世纪90年代独立出版和与人合作出版专著7本(140万字由辽宁教育社、北京经济社、西南大学社出版);1998年编著“走进生意场”系列纪实文学丛书6部;1999年主编“我是生意人”纪实文学丛书4部;2001年主编《90年代中国诗歌精选》(新疆人民出版社);2008年《重庆赋》特约编辑;2009年重报集团《民生新闻案例解读》执行主编;2011——2018年《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奖获奖作品选》(6卷)执行主编,分别由重庆出版社、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