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宋子伟·写作真的很快乐
详细内容

宋子伟·写作真的很快乐

时间:2021-11-04     作者:宋子伟【原创】   阅读

  

写作,真的是很快乐。

有人说,生活中处处有快乐;写作,会使快乐的生活穿上诗情画意的外衣。显得更加潇洒,飘逸。

看书读报,偶遇妙文佳作,看得如醉如痴。顿觉满室清香,氤氤氲氲。如弦心灵,激起共鸣。灵感冉冉而至。此时,快乐蕴藉心头。虽无坡翁“吾文如万斛泉水”,却也能将一个个方块字,错错落落,跌跌宕宕,安排得自以为十分恰当到位。更为惬意的是,心灵骤然积聚的一泓情感之泉,如闸门开启,奔泻而下,自由自在,时缓时急。朵朵浪花,脉脉清流。时人称写作为“情感的渲泻”,这“渲泻”两字,很传神,是一种快乐。

清风良夜,月上树梢,款款夜行。忽见月光照村头一庭园,东墙明亮西墙暗。脑际倏忽闪出唐朝刘方平的《夜月》诗:“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通绿窗纱。”这“更深月色半人家”,确是绝妙好辞,写得宁静如画。月斜夜深,月光照到庭园的一半,庭园里,一半明,一半暗。这不恰是自己月下散步所见的景致吗?心有所悟,无心踏月而去,有意观月而归。拧开书桌上的台灯,把那首诗再品味一下。那种绝妙的意境,如画的诗意,顿悟的感受,嬗变成一行行好看的文字。不用斟字酌句,只须自由挥洒。不知不觉之中,又完成一篇新作。自以为很得意,料编辑定会欣赏赞叹。此时此刻,诚如金圣叹先生云:“岂不快哉”。

外出旅游,在普陀山,静卧沙滩观游客,畅游大海见落日;夜登华山绝壁,瞻仰龙门石窟;泛舟于漓江碧波,徜洋在西双版纳;登长城豪情满怀,游故宫留涟忘返。苏州的虎丘,杭州的西湖,绍兴的沈园,无锡的蠡园……夜宿宾馆客栈,记下旅遥见闻。回家以后,翻翻旅游日记,或修或改,或增或添,或长或短,写出一篇篇游记文章。写作的过程,脑海之中又浮现当时之情景,山水神韵又一次滋润自己的襟怀心灵。又观普陀日出,又爬华山绝壁,又登长城烽火台,又在漓江顺水飘流。写作比不写作的人,岂不又多了一次旅游?这心灵的旅游,其乐趣,正可如桃花源中人所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写作好比登山。登上一座山,抬头望去,一山更比一山高。正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远望文学艺术的顶峰之处,群星灿烂,无限辉煌。那样的顶峰,自己只能望“高”兴叹,无法攀登而至。然则,平静地看待,只要把写作当作一种快乐,自己站在小小的山峰上,不也能看到山岚清泉明月松间照吗?或者对于那些初涉文学创作的青年人来说,自己不也是他们心目中羡慕的“攀登者”吗?如此一想,写作的快乐又更加浓了,登山的脚力又更加健了。你在窗口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窗口的你,何尚不也是一种风景呢?

写作,就是有这样的快乐。


            责编:非非主义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