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悟读 >> 宋子伟·韦应物之谜
详细内容

宋子伟·韦应物之谜

时间:2021-11-02     作者:宋子伟【原创】   阅读

 

薄暮时分,晚霞云影。

雨水节气过后,蜜蜂忙着采蜜,鸟儿忙着歌唱,花儿忙着绽放。河中的水流也愈来愈旺盛。郊野渡口,荒凉冷漠,难觅人踪。只有空舟兀自横斜在河中,随风晃动。

唐德宗建中二年(781),45岁的滁州刺史韦应物独步城西郊野西涧,这位朝廷正四品命官,看到眼前的景色,刹那间,如电闪雷鸣,石破天惊,一首诗,横空出世,令后人惊叹不已。这就是《滁州西涧》,诗云:“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朝廷正四品命官喜欢独步城西郊野,这是一个谜。

“野渡无人舟自横”,也是一个谜。

这是一首写景的小诗,诗人独爱涧边生长的幽草,黄莺在树阴深处啼鸣。傍晚时分,春潮上涨,春雨淅沥,水势顿见湍急。郊野渡口,荒凉冷漠,愈发难觅人踪。只有空舟一只,独自横斜。韦应物的山水诗自成一家,闲雅清淡,含蓄高妙。这首《滁州西涧》,字句隐秀,诗人用春日雨景来彰显内心隐秘情分,层层布景,步步道情。又用眼前的急雨意象,道出了自己内心的感伤。整首诗素朴寻常,画面又极幽静。幽草、深树、春雨、野渡,这些不惊不乍的意象,充满着隽永的韵味。溪涧边青翠的野草以蓬勃的态势生长,岸边繁茂的树林深处,时不时传来几声婉转的黄鹂鸟声,十分悦耳。

韦应物唯独喜欢这一株阒寂生长的幽草。春日的群芳百卉韦应物都不爱。他爱的,是生命力顽强的野草。山谷中的野草偏居一隅,性格孤高淡泊,不趋炎附势,不追名逐利,修炼好每一次春风吹来时的清雅绿意。

清人沈德潜在《说诗晬语》中评价韦应物的诗歌风格时说:“五言绝句,右丞之自然,太白之高妙,苏州之古澹,并入化机。” 韦应物是山水田园派诗人,后人每以“王孟韦柳”并称。诗风恬淡高远,以善于写景和描写隐逸生活著称。其诗多写山水田园,清丽闲淡,平和之中时露幽愤之情。

韦应物生于一个世代为官的家庭,他自己少年时候就以三卫郎的身份侍候唐玄宗。十来岁的娃娃,还不大懂事,又没读过什么书,作了皇上的近侍,得到恩宠,便仗势欺人,横行霸道。他经常陪着唐玄宗优哉游哉地享受帝王生活:有时皇上带贵妃去温泉洗澡,他也得到特许可以在温池里泡一泡;有时威风凛凛地带一大队人马陪皇上出外围猎;有时皇上在宫中大摆酒宴,管弦丝竹、清歌曼舞,一队队宫娥彩女像天仙一样;他一喝起酒来往往直喝到如痴如呆。

当韦应物19岁时,发生了安史之乱。唐玄宗逃到四川,杨国忠被杀、杨贵妃被逼死在马嵬坡。这一天翻地覆社会动荡对于他思想上的震动是很大的。三年后,他去了太学读书,但已经22岁了,自觉“读书事已晚”。再三年后,玄宗去世,他失了依靠,逐渐被人排斥甚至受人欺负,开始体验到生活中艰难的一面。他二十八时任洛阳丞,但42岁时还只当个栎阳令的小官,正当壮年身体却不行了,被迫辞官,住到“善福精舍”里去。四年后他出任滁州刺史,再过六年出任苏州刺史,但两年左右即卸任,定居在苏州永定寺的“永定精舍”,大约一年后逝世。

生活中的大起大落,身体上的壮年早衰,把他推入了思考的漩涡中。他看世人,都和自己过去一样,不知“自省”、“自悟”,营营苟苟,深陷在没完没了的欲望追求中,整日奔忙“驰谢”,人在迷、悟之间徘徊。生活中偶然的启悟就如“遥见青山”一样使人暂时醒过来,但往往还没来得及抓住时机、悟出迷局时,却又重新陷入昏昏然的迷态中。

韦应物青少年时代过的是花天酒地的宫廷生活,但下定决心要抱素守朴地修炼后,他竟能安于淡泊、节俭的生活。他在善福精舍里居住时,除了一些必需的日用陶器和一床单被外,便一无所有。陶渊明真能放下官场生活而去当老百姓,使他十分羡慕,他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罢官,到山里去修一栋茅草房,在郊外看看庄稼,走过一片荒废的村落去采菊花。在《赠琮公》一诗中,我们可以看到韦应物的真实心态:“山僧一相访,吏案正盈前。出处似殊致,喧静两皆禅。暮春华池宴,清夜高斋眠。此道本无得,宁复有忘筌。”

有一次,修道的朋友从高入云霄的“碧涧苍松”上采到了一些稀罕的“松英”,几个道人连夜制成五粒“松英丸”,早上派人给韦应物送去。他在家中布置了“道场”,“斋戒”之后才服食“灵药”。服下后便“献诗代启”表示感谢,并盛赞其功效:自觉身心已经大变,不但从此不沾“荤膻”,而且对“人事”的看法都变了,连看到自己的官印都觉得是“与心违”的东西了。另一次是吃黄精。黄精是一味中药,《神农本草》上列为上品,属于“久服轻身延年”的一类药。道人们在“西山”把黄精根子采回来,经过“九蒸九晒”后,于半夜子时开始以适当火候熬煮,煮得满屋“馨香”。韦应物服食后激动万分,觉得自己已非“俗士”,已经游心“物外”,并且希望最终“脱印绶”,弃官修道,“永与天壤存”。

韦应物经常住在山林寺庙,体验一段时间的归隐生活,天长日久,便只想去不想回,彻底走出红尘的想法越来越强烈。虽然一个人去山野林泉可以暂时地感到舒适,但时间一长,各种尘俗的牵挂和拖累便冒出来了,因此考虑到要在什么地方修茅草房,晚年能长期地隐居;有时看到南山上采药的老头子自由自在,而自己却不能立即官而去,心中真是惭愧得很。怎样才能与山水朝夕相处呢?断绝尘缘、逍遥自在,那是修道人心舒意展的事情,可是我这腰间的官带,仿佛专门是为了给我头上带来白发一样;和道友同宿,交流修炼体会,是令人喜悦的事情,我怎么能留恋这腰间的官带而像笼中的鸟儿一样被人驱使呢?

韦应物对山寺钟声有着特别的感情,在他的诗集中到处都能听到钟声,其中有好几首属于他诗集中的名篇。“听到山中悠扬的钟声,便使人想起修炼而顿萌‘道心’;向晚之时从烟云缭绕的地方传出的磬声,让人感到心空意远”。《答畅校书当》:“偶然弃官去,投迹在田中。日出照茅屋,田园养愚蒙。虽云无一资,樽酌会不空。且忻百谷成,仰叹造化功。出入与民伍,作事靡不同。时伐南涧竹,夜还沣水东。”这就是韦应物弃官后的写照。

然而尘网的束缚却不是那样容易打破的。心里想走,环境又不让走,这就是矛盾。韦应物在这个矛盾的时起时灭中磨练了十多年,直到他54岁时卸任离开官场定居永定寺里的“永定精舍”为止。

《滁州西涧》所写的春雨是清寂的、孑然的、哀戚的,因为他尚且处在朝政中,心想出世却身不由己。韦应物笃信佛教,所以在他的思想中难免会有寂寂无为、独善其身的空静想法,认为繁华是镜花水月的空,山水田园才是洗涤身心疲惫的良药。岁月始终是恩慈的,终于,韦应物圆满了心中的渴慕,过了一段幽居生活。“野渡无人舟自横”就是诗人追求的幽居生活的写照。

探秘韦应物之谜,《观田家》这首诗也许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貌”。诗中通过对农民终岁辛劳而不得温饱的具体描述,深刻揭示了当时赋税徭役繁重和社会制度的不合理。自惊蛰之日起,农民就没有“几日闲”,整天起早摸黑的忙碌于农活,结果却家无隔夜粮,劳役没个完。想起自己不从事耕种,但是奉禄却是来自乡里,心中深感惭愧。身为封建官吏能够这样自责,确实是难得的。这是唐代田园诗中的一个特点,也是中国古典诗歌中的一个优良传统。

这就是解开韦应物之谜的一把钥匙。 


宋子伟 WC.jpg

作者简介:宋子伟 1978年考取江苏师院,1981年在玉祁中学任教。玉祁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教师文学网18名教师作家之一,《中国作家》杂志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无锡市作家协会会员、无锡市语言学会会员。1999年作为学校代表参加江苏省心理教育委员会成立大会,担任该会《校园生活》杂志的编委。在中国教育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江苏教育报、《教书育人》等报刊上发表作品。出版《三月三》《芙蓉花开别样红》《落在宋词里的雨》《卷起千堆雪》《礼社村》等书。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