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天下 >>文旅 >> 吴昊·重庆左岸
详细内容

吴昊·重庆左岸

时间:2021-11-01     作者:吴昊【原创】   阅读

 

左岸,位于塞纳河左岸的圣日耳曼大街,蒙巴纳斯大街和圣米歇尔大街,由于这是巴黎去凡尔赛宫的必经之路,达官新贵,社会名流纷纷建造公馆,慢慢形成了中产阶级社区,书店、出版社、小剧场、美术馆、博物馆逐渐多了起来,咖啡馆、酒吧、茶餐厅应运而生,渐渐成了巴黎休闲文化圣地。

三百多年来,左岸的咖啡不但加了糖,加了奶,还加了文学艺术以及哲学精华,加了一份像热咖啡一样的温暖的文化关怀。当你随便走进一家咖啡馆,也许一不留神就会坐在海明威坐过的椅子上,萨特写作过的灯下,毕加索发过呆的窗口,而附近的里普啤酒馆是圣罗兰经常涉足的地方。

和塞纳河孕育了巴黎一样,长江嘉陵江也孕育了重庆。

如果你站在朝天门大桥上打望重庆城,那么南滨路就在重庆左岸。

南滨路,重庆的外滩,远处就是隐约的南山,眼前是浩浩荡荡奔腾的长江。 

夫归石、诞子石、望儿楼,记载着远古大禹的传说;字水宵灯、海棠烟雨、龙门浩月、黄葛晚渡,描绘了巴山渝水最具特色的画卷;美国大使馆、美国使馆酒吧、英国海军俱乐部、英国盐务管理所、法国水师兵营等,见证了百年前“十里洋场”的繁华;慈云寺、大佛寺、千佛寺、觉林寺、观音庙沿线遍布,则讲述着另一个关于古刹晨昏的故事……

然而,2000年前后,重庆开始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架桥修路,腾笼换鸟,于是鹅公岩大桥、菜园坝大桥、朝天门大桥、东水门大桥,继长江大桥之后纷纷陆续向南延伸,往返两岸不再爬坡上坎,不再山重水复,南滨水岸彩带般绕江蛇行,砂石江滩如诗如画,南滨路上的咖啡也开始加糖、加奶,还加上了文化沙龙、打麻将、斗地主……

有人说,大城市就是这样的地方,如果你快步行走,很容易撞上汽车,如果你停下来,又很担心被汽车撞上。南滨路却不会。

南滨路烟雨公园路口,有一条爱情斑马线,大红的底色、两颗“心”心心相印,写着象征爱情的英文誓言:ILOVEYOU。在不妨碍交通的前提下,恋人在爱情斑马线上短时间驻足拍照,留下甜蜜瞬间,交巡警都会点赞。

今年,不幸被“新冠病毒”给闹的,夏天在家“宅”了两个月,第一次出门,我们就直奔弹子石老街。其实老街不老,长达1公里的弹子石老街,全是新景,中西结合,九层半坡,高低错落,观光扶梯上上下下,成就了它的网红气质。

弹子石老街还原了特色的古街风格,除了咖啡馆、茶舍、老字号重庆小吃,还有戏台、书局、纸坊、教堂、蜡像馆、陶艺、手工坊,佛雕长廊……像极了豪华版的磁器口,貌似精装版的袖珍古镇。

从弹子石老街一直下到南滨路,可看到不远处便是法国水师兵营旧址的大门。我们便在附近的长嘉汇两江峰茶餐厅落座小憩,这里抬头可以远眺朝天门的来福士大厦和江北嘴的重庆大剧院,低头便能够环视法国水师兵营旧址,心情莫名地复杂起来,思绪万千。

这是一栋已经120岁“高龄”的带内庭、回廊的圈院围合式白色建筑,保留了原有的仿欧洲中世纪城堡风格,其内阁楼有序环绕,有仿古罗马的立柱、哥特式的拱形柱廊,有牛排式的窗棂、镂空的砖墙,配以中国传统雕刻艺术,既有历史的厚重又不失艺术的历久弥新。原本这是当时供法国军舰士兵和军官居住的营房、储存食物的仓库、修理车间和物资补给站。现为一家餐厅,庭院内分布着一些休闲桌椅,不少情侣在窃窃私语,悠闲地享受浪漫时光。

爱情很像牛奶,纯洁但容易变酸,所以,初恋大多是一点点相互提防,外加大量欣赏。


龙门浩  圆心摄8.png

      

龙门浩老街,说来话长,这是南滨路中段一处令人叹为观止的人文历史景观。

自1891年重庆开埠起,龙门浩码头成为中国最早对外开埠的内陆通商口岸,外国商船的必经之路,洋行林立,人山人海,一条典型的洋人街。来自西方的商人、货物、文化、建筑随着长江水逆流而上,渗入重庆。

1937至1946年间,美、苏、英、法等30多个国家先后在重庆开设大使馆,其中意大利大使馆就落户在龙门浩,这里成为抗战时期重庆重要的外事机构驻地。许多重要的金融机构随之迁渝,其中就有新华信托储蓄银行。而海关别墅旧址,被美国大使租下,作为武官住宅使用,从此,留声机,西洋钟,石楠木烟斗各色各样的舶来品,给这里披上了来自西方的唯美与魔幻色彩。

开埠文化、抗战文化、巴渝文化、码头文化在这里叠加、积淀、融合,异彩纷呈。

龙门浩老街包含枣子湾、米市街、下浩、周家湾、觉林寺、董家桥、葡萄院、望耳楼、马鞍山、建业岗等,青砖黛瓦、旧街灰墙,青石甬道、烟雨骑楼,中西融合的独特建筑风格、厚重的文化记忆,赋予每一栋建筑物不同的格调和文化品位。我在想,当游人们三三两两漫步老街,或使馆购物、或洋行品茶、或海关用餐,拉着家常,海阔天空,可曾感受到历史深处传来的某种暗示?

曾记否,那时的龙门浩码头停泊着各国商船,枣子湾的使馆区游人如织,高鼻蓝眼的外交官们叼着楠木烟斗,饱览着长江美景,一阵阵川江号子随风入耳,消解着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彷徨。

而在看似风平浪静的美国大使馆武官别墅,历史在这里暗流汹涌,各方的军事情报在这里汇集,严密的作战计划在这里制定,两国军事精英们在这里精诚合作,运筹帷幄,这两栋别墅恰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此刻的我,着实感受到一种穿越时空的文化氛围,而旁边的东水门大桥、6号线轻轨、过江索道,又提醒着我真真切切置身现代之中,这种反差真有点魔幻。

至于“黄葛晚渡”,据说乾隆时已传为巴渝八景之一,光听名字,一股江南水乡、烟雨楼台之风便扑面而来。然而我却没找到景在何处,只见海棠溪路边有一路牌提醒,方知“黄葛晚渡”早已徒剩虚名。但从此处遥望长江对岸,正好是老重庆的储奇门。

“黄葛渡,每至夕阳西下,大江浮金万点,小舟飘忽南北,去棹匆匆破残霞,回帆悠悠挂新月,佳趣横生。”从《水经注》中这段描写可见,古代文人眼里的“黄葛晚渡”,充满诗意,岁月静好。

可是抗战爆发,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海棠溪码头,满目疮痍。便想起写《啼笑因缘》《金粉世家》的张恨水来,当年他在七星岗的新民报副刊当编辑,为躲避日本飞机轰炸,搬到南温泉的桃子沟一住8年,泥泞小道,十多公里来回,中途还要在储奇门等梢翁划来的过河船。张恨水一介书生,背个背篼像个老农,如此这般奔命,谁见了会料到他就是“中国大仲马”,贩夫走卒妇孺皆知的民国时代的大侠金庸?

好在一部文学史就像一架地震仪,所有引起“地震”的作品都记录在案。要是他老人家能重返人间,该有多好,来南泉故居老屋看看,来南滨路喝杯咖啡,看看这里美丽壮观的城市夜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恨水”?他会有怎样的感慨?

金辉铜元道是南滨路的最后一景,由于陌生,我特别期待。

这里正在开设美食嘉年华体验专区,邀请市民体验特色美食、重庆夜市爆款美食和网红美食,还为民间美食达人提供舞台,展示调味、摆盘、白案等烹饪技艺,夺冠有奖。

我们好奇地拿出手机,沿途拍下餐饮酒楼的店招:尖叫鸡、三活兎、神寿鱼、烤肥牛、蒜蓉小龙虾、酱肉包子,杨家牧场,天下一汤……五花八门,各显神通,铜元道俨然就是“舌尖上的重庆”。

我们在闻名遐迩的“景婆婆”酒楼的包房落座,远望江对岸高地的大坪陆军医院顶天立地,仿佛在为重庆站岗,大家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便侃起了铜元道的前世今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这里没有南滨路,只是江边的一排吊脚楼。吊脚楼是长江电工厂的宿舍,楼旁边就是铜元局的渡口,五分钱的船票即可到市中区菜园坝,南岸人称为“进城”。

再往前回溯,这里是铜元局。

1905年清政府光绪皇帝准旨创办川汉铁路公司,为了“以辟利源而保主权”“该公司又请在重庆府城试铸铜元,拨其余利,充作公司股本”,再由该公司会同机器总局,提供存放当铺、盐局公款银100万两,并在票号借款50万两,在重庆试办铜元局。

先是圈购南岸苏家坝靠河田土200亩为厂地,然后派人去上海向洋行洽购机器设备,并委托设计,兜兜转转,历时两年签立合同,购回英制和德制设备各一套。

清朝厂名大多以“局”命名,如“江南制造局”,成都银元厂名为“银元局”,此处苏家坝主要生产铸造铜元,所以叫“铜元局”。

搞了半天才弄明白,拿现在的话来说,铜元局就是制币工厂、印钞机构,一不小心话题竟扯上了大名鼎鼎的美联储。制币印钞可不是闹着玩的,兹事体大,清朝政府委任相当于副部级的三品道台来此主事,所以铜元局又叫铜元道。

1930年以前由于铜元利薄,加之当时军阀混战,刘湘打仗急需军火,就将铜元局压、印花等设备改装为枪弹生产设备,改名为川军子弹厂。1937年,国民政府接管铜元局,生产的子弹全部送上了抗日战场,功不可没……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如今铜元局沧海桑田,蝶变为重庆左岸休闲生活的一道亮丽风景,江湖菜,夜啤酒,猜拳行令,嗓子眼儿冒烟,龙门阵摆得笑翻了天……

左岸的空间是舒朗的,左岸的心灵是散淡的,南山黄山真武山,让左岸的肺活量不断增大,如同对岸的传奇大都和财富有关,在解放碑,在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而左岸的故事,却发生在老街的酒楼,在码头的咖啡馆,在江上清风的茶座里。

左岸的眼神是迷人的,生活是感性的,话语是日常的。在左岸散步,溜达,没有呼吸不畅的感觉。左岸重情,闲适、洒脱、浪漫,要寻找知音,来左岸! 

 

吴昊WC.jpg 

作者简介:吴昊,资深传媒人。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日报评论部高级编辑。曾在海南新世纪周刊社、重庆商界杂志社担任主编,重庆晚报副刊部主任编辑、重庆法制报副总编、西藏旅游杂志总编。出版散文、随笔、评论集《在重庆迷路》《坐看风生水起》(香港中国国际文艺出版社)。1986年开始发表评论、散文、纪实文学作品60万字;上世纪90年代独立出版和与人合作出版专著7本(140万字由辽宁教育社、北京经济社、西南大学社出版);1998年编著“走进生意场”系列纪实文学丛书6部;1999年主编“我是生意人”纪实文学丛书4部;2001年主编《90年代中国诗歌精选》(新疆人民出版社);2008年《重庆赋》特约编辑;2009年重报集团《民生新闻案例解读》执行主编;2011——2018年《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奖获奖作品选》(6卷)执行主编,分别由重庆出版社、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