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专题专区 >> 乡愁系列21· 宋子伟:远去的稻柴
详细内容

乡愁系列21· 宋子伟:远去的稻柴

时间:2021-10-30     作者:宋子伟【原创】   阅读

 

一位插队的友人讲了一件往事,引起我对稻柴的回忆。

他和母亲、弟弟、妹妹一起插队到公社最偏僻的一个生产队,父亲去世了,18岁的“知青”挑起了一家人的重担。那一年,公社要求家家户户养猪,大队干部把一只只小猪送到每家每户。小小的“知青屋”,人与猪同在一室。临近春节,村里人养的猪早已出圈了,友人家的猪离出圈还遥遥无期,又缺少猪吃的饲料。万般无奈,就请人把猪杀了。杀了猪,要用开水刮毛洗肠。就烧水,屋里的稻柴烧完了,锅里的水还没有冒出热气来。怎么办?只能烧床上的稻柴了,锅里冒出热气了,床上的稻柴也所剩无几了。友人叙述时的那种无奈,那种语气,令我久久难忘。友人把猪肉卖了,首先就想到买床上的稻柴,不然,天冷,无法入睡了。

稻柴,也叫稻草汪曾祺说,床上有稻草的香味,使人有幸福感。

床上有了稻草,冬天就不冷了。三九严寒,出门摇船,夜宿他乡,只要水泥船的后舱有稻草,劳累了一天,进入船舱,就马上会酣然入梦。就是在生产队很大的石头房仓库里,泥土上铺了厚厚的稻草,半夜出来到门外的催芽棚翻稻种,喷水,再回到仓库,躺在稻草上,也很快进入梦乡。我当了好几年农技员,每年落谷时分,都要半夜出来翻稻种,一只闹钟一本书一床稻草,我一个人觉得很滋润,仓库里的电灯雪亮,可以静静地看书。那本书是《李白与杜甫》,村里人都说我是“书呆子”。

柴米油盐酱醋茶,柴在第一。对于农村里的人来说,稻草是柴中第一。

小时候能够在灶堂里烧火,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因为能够帮妈妈做点事情了,特别是冬天,在灶堂里烧火是非常暖和的。刚开始的时候,妈妈不放心,经常要握着我的手,用火钳把草把下面的空洞拨大一点,火力就旺一点。后来,一边烧火,还一边做草把,一只只草把像一只只大龙虾,摆放得整整齐齐。有时,还要把砻糠一把一把抛洒到熊熊燃烧的草把上。我还学会了“生脚炉”,铜脚炉里先放点砻糠,然后,放入红红的草把灰,一次一次压紧。冬天有了铜脚炉,屋子里就充满了生机。

后来,推广百分之一百双季稻,稻草就不够烧了。生产队要留下好多稻草,用来和河泥搅拌在一起,为了“庄稼一枝花”,分给社员的稻草就少了。最关键的,就是双季稻稻草火力不旺,要和麦柴一起做了草把,方才火力旺。只可惜好多人家的麦柴早就烧光了。没柴烧是个大问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其实,对巧妇而言,无柴之炊是最难的。于是,就千方百计想办法,广开“柴”路。全家动员,就地取材,割野草,荒岗野地,偏僻小径,去割野草,那长长的狗尾巴草,我最喜欢,火力特别旺。当时,煤球特别紧俏,城里人就把节省下来的煤球,送给乡下的亲友。我和生产队的社员到城里摇大粪,就拿自留田里的大白菜交换城里人的煤球,成为最开心的事情。

稻草,在我12年的“知青”岁月里,有许许多多值得回忆的事情。

搓稻草绳,对我来说是百味杂陈。1978年,我下决心参加高考,村上人都说,“书呆子”这次真呆了,离开学校10多年了,一不看书,二不写字,想上大学,做梦吧。家里的人,也都不支持我。我自己也不相信会考取大学的,31岁了,上有老下有小,养家糊口,就要拼命挣工分。但看到几个同班同学都在复习了,还非常认真,就咬咬牙,考!考不取也要考,非考不可。急起直追,在家复习,荒废了一个月挣工分的时间。结果,果然是落榜了。怎么办?将功补过,搓绳赚钱,把复习的损失降低到最小。一有空余时间,就搓绳。当时,供销社收购草绳,所以,晚上也熬夜搓绳。想不到的事情居然发生了,一次,在中学旁边的桑田干活,生产队的桑田就在学校的围墙外面,听到有人在大路上边走边说,67届的宋子伟,语文成绩是无锡县高考第一名,无锡县300分以上的落榜考生都可能扩招为大学生。我听了,半信半疑,又惊又喜。心想,天下会有这样的好事,如果上大学了,那我也可以不搓绳了吧?

等呀等,等了几十天,1978年12月20日,我终于等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村里人都喊我“大学生”,不再叫“书呆子”了。都说,从此不要搓绳了。我笑着说:“不搓了,不搓了。”

搓绳,实际上是技术活,要挑选最好的稻草,把稻壳去干净,然后,用细绳扎紧,把一捆扎紧的稻草放在平整的石头上,用很大的木榔头敲打,个人每人一个木榔头,一起一落,用力敲打,另一个人把扎紧的稻草慢慢地转动,要保证每一根稻草都敲打得非常柔软。这样,搓出来的绳子又光滑又好看又牢固。并且,手心不会起泡,搓绳的速度也比较快,卖家也特别青睐。

草绳的用处非常多,自留田的丝瓜棚、黄瓜棚、扁头棚都要用草绳,打草鞋要草绳,冬天穿的芦花鞋也要草绳。草鞋用一点布条,就柔软,芦花鞋也同样如此。冬天,穿芦花鞋的日子很开心的,因为非常暖和。

生产队里用来挑稻挑麦的草绳不是搓出来的,是摇出来的。先把稻草去皮,用木榔头捶打软熟,一个人转动手上的摇把,摇把嘎嘎地响,另外三人每个人拧一股,再经“狮子头”(硬木制的打绳工具)三股合并成一根编成粗绳。我是生产队里的“知青”,又是高中生,又当农技员、记工员,有资格加入编粗绳的队伍,感到非常幸运。生产队有大农活,俗称“三缩退”,是指插秧、开沟、摇绳三项边干活边后退的农活,会这大农活,就可以成为“老农”了。

时间如流淌的河水,一去不复还;那曾经铭心刻骨的稻柴岁月也渐行渐远。文友群里一篇篇回忆往事的文章,使我这篇小文也终于“浮出水面”,加入了群里的“大合唱”,感到有点欣慰,也凑个热闹吧。  


宋子伟 WC.jpg          

作者简介:宋子伟 1978年考取江苏师院,1981年在玉祁中学任教。玉祁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教师文学网18名教师作家之一,《中国作家》杂志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无锡市作家协会会员、无锡市语言学会会员。1999年作为学校代表参加江苏省心理教育委员会成立大会,担任该会《校园生活》杂志的编委。在中国教育报、文汇报、新民晚报、江苏教育报、《教书育人》等报刊上发表作品。出版《三月三》《芙蓉花开别样红》《落在宋词里的雨》《卷起千堆雪》《礼社村》等书。


   责编:非非主义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