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集体专栏 >> 悼念著名诗人傅天琳专辑2 张天国 周鹏程 何真宗 等
详细内容

悼念著名诗人傅天琳专辑2 张天国 周鹏程 何真宗 等

时间:2021-10-26     作者:张天国 周鹏程 何真宗 等【原创】   阅读

别了,傅天琳.png

 

天琳老师,您是缪斯的女儿

        张天国

 

在这个千万丈的深秋,不

这个深不见底的深秋

一颗闪耀了数十年的文曲星

携带灿烂的星光,跌落在深渊

天琳老师,是缪斯在召唤您吗?

 

深秋里的百鸟,都沙哑了

它们一遍又一遍,呼唤着您的名字

一首又一首,朗诵着您的诗语

甚至那些刚刚张嘴的雏鸟,也在

泣不成声地朗诵着,您的儿童诗

它们在果园里不再起飞,站在柠檬枝上

朝向灰蒙蒙的天空,一遍又一遍朗诵着

柠檬黄了,柠檬黄了

它们知道,您是缪斯的女儿

缪斯喜欢金灿灿的黄,娓娓道来的黄

 

您果园那些老姐妹的手,您赞美过的那一一双双

皲裂、粗糙、关节肿大修枝摘果的手

再也握不住您那双弹奏诗情画意的手了

再也不能到您家打一块钱的麻将了

他们只能抬起提前感受风雨的手

擦泪,擦了左眼,擦右眼

怎么也擦不干瀑布奔流的脸面

他们知道,爱您的缪斯,在召唤您

 

读过您的《让我们回到三岁吧》

我一直想请求您,带我回到三岁

回到洁白的语言,清香的新米

回到三岁小脚丫最细嫩的时间里

可是,您突然走了,留下了锈迹斑斑的我

我无法拧出诗歌和生命里多余的水

我和诗歌一起,继续拖着笨重的身子

走在泥泞的路上

我知道,缪斯喜欢已经回到三岁的您

她在召唤您,朴实无邪的童真

 

我骑过马,但不是好马,也没见过

好马是啥样子。但是,您见过

您见过千里、万里挑一的好马

您歌颂过一万匹好马。我猜想

您一定展开诗歌的翅膀,骑过一匹好马

在哲理木盟朱日和牧场,放牧过

草原上流动的白云。面向万马奔腾的雷鸣

举手加额,向呼啸而来的马群致敬

是缪斯催的太急,还是收不住缰绳

您就骑上那匹追风的汗血宝马,绝尘而去了

 

您在《窦团山问》里问过

谁最静,谁最从容,谁最沉稳

现在我知道答案了,是您啊

您在人间诗歌的殿堂里,一坐就是千年

比窦团山坐在山水里,坐得更久

因为,灵魂是永不消失的

您问过石头,问过杜鹃,问过云雾和花香

问过悬挂于绝壁的坦途,问过粗茶淡饭

问过饱含痛苦却蓬勃千年的黄连树

问过窦团山上咬文嚼字的鸟鸣

甚至问过梦想还原到唐朝的诗人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无人能答

最终您说,清空行囊,扔掉功名利禄

把它们统统捣碎,一身轻松就安静从容了

我知道,缪斯喜欢干净、简单的您

从此,您做了缪斯的女儿

也做了缪斯的姐妹

 

天琳老师,您千万别忘了

在这个提前到来的深秋,多带几件衣服

而我,只能捧着您的诗歌流泪,取暖

还有,对缪斯心生怨恨......

 

哭敬爱的天琳老师

    周鹏程

 

我愿归还诗里的好句子,我愿我不再是诗人

甚至,我愿一个人在高原徘徊

被孤独追赶

也不愿听到您走的消息

 

为什么秋天的雷声这样轰鸣?为什么

退去的江水突然倒戈

前不久都说柠檬好了

都说,柠檬恢复了从前的气容,从苦涩中走出了

天啊,天

为什么你要把人间的绿色音符带走?为什么你要

把诗人最后的希望破灭?为什么!

一枚美丽的柠檬叶子就这样飘落

 

让我舀一瓢长江水,舀一朵诗人的泪花

舀一壶柠檬榨出的汁液

我的眼睛为什么突然失去光明

让我喊一声缙云山果园,喊一声重庆新诗学会

喊一声银河系,喊一声天邻风景

我的声音为什么那么沙哑?为什么!

 

难道是果园在重新接纳您,欢迎的仪式过于庞大

淹没了

我的喊声和哭泣

 

原谅我的哭音那样低沉,那样静谧,那样伤悲

原谅我也跟着水走

原谅,我用您的诗歌安慰我自己

原谅,我在您的诗歌里守望您回来

 

愿天堂里有你的诗歌闪耀!

      何真宗

 

刚刚,在重庆诗歌学会群里

诗人王淋发布了一则消息

——我们敬爱的天琳老师走了!

此刻,我正在西南大学的音乐演奏厅

聆听杨一博教授的音乐赏析课

丰富的旋律,激荡的声音

在我的脑海里突然凝固

冷风细雨,诗魂浩荡

仿佛所有的澎湃都在停顿

仿佛所有的沉重都在沸腾

 

今日霜降,秋色褪尽

冬天的雪花开始纷纷扬扬

该是收藏幸福的日子

该是诵读诗歌的时光

该是幻想春天的季节

——天琳老师,您却走了

希望您把人间烟火也带走

希望您把不变的诗心也带走

愿天堂里也有您的诗歌

与您的微笑一样温暖

与您的爱一样闪耀

 

愿天琳老师一路走好

     裴玉玲

 

山城的初冬怎么这么冷

噩耗传来

泪水扑面

天琳老师您走的这么突然

《柠檬黄了》才读完

想您温柔的笑

和着您坚定的脚步

我们吟颂着您不朽的诗篇

天堂里下起了雨

呼唤天琳老师一路走来

天琳老师一路走好

天堂里再没有病痛苦难

天琳老师一路走好

美好的诗歌伴你高歌向前

 

泣别傅妈妈

   伯朝平

 

霜降之日寒霜降临

在轻轨上泪水流淌

众人不知为何流泪

只因悲闻傅妈妈走了

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嘉瑞酒店鸟巢书吧里

亲切的笑容

慈祥的声音

宽广的胸怀

那么可亲可敬的妈妈

 

绿色的音符

柠檬黄了

太阳的情人

果园与大海

我们才刚刚读完

 

缙云山泣黛湖悲

人间诗坛巨星坠

天堂写诗多一星

一路走好跪泪别

 

 

 今日 霜降 

——悼傅天琳老师

     赵贵友

 

……消息太突然

一瞬间,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不由自主,叫出一声“天哪”

您才七十六岁,那么年轻

但风,停了下来

阳光,暗了下来

 

今日霜降

 

……您这一走

无疑于一场诗歌的“霜降”

对每一个爱你的人

对新诗学会

对重庆诗坛

或者,对泱泱的中国诗界

 

今日霜降

 

……哦

您的音容尤在,您的果园尤在

您的柠檬黄尤在

您的《天琳风景》尤在

您的《傅天琳诗歌99》,尤在

傅老师,原来——

您,就是您自己的第100首诗啊

 

今日。霜降

 

痛悼天琳老师

    王景云

 

惊雷闪电,劈向瘦弱的云

颤栗的心,再一次破碎

请允许我再叫您一声:

琳姐老师!

原谅我那次没大没小

向您发小孩子脾气

您不但不生气,还说喜欢,喜欢

喜欢你这样不管不顾:

景云呐,你简直就是天生的诗人性格

声泪俱下,诉说自己真实的内心

 

您生病前,就在今年4月13日

向我约稿《银河之星》:

景云啊,把你最好的一组诗发给我,150行至180行

之间,3个页码,5月中旬前发到我邮箱

 

天呐!您一个伟大的诗人

居然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我诚惶诚恐

赶忙回答:嗯嗯

 

4月份月会您没有来

5月份月会您没有来

6月份月会您还没有来

我知道您身体不舒服了

但没想到竟这么……

…………

说不下去了

琳姐老师,您的音容永在

您没有离去

您朴素的诗句里,藏着深深的爱

而这爱永远鲜活

烘托我的呼吸,拱出身体

发芽,长大

 

轻盈的月光没有眼泪

     胡卫民

 

一位老诗人

带着九十九首诗歌

去了月亮

去完成第一百首诗歌的写作

那里没有风没有雨

她可以安静地写

无需挑最累的词汇

也无需捡最痛的语言

柠檬黄过了,缙云山上的

黛湖清澈过了

姊妹们的脸也都笑过了

一切的一切

都是那么安详欣慰

轻盈的月光啊

没有眼泪

 

天堂的柠檬也黄了

    自然生

 

缪斯的翅膀沾满了露水

每一粒晶莹都是诗

 

小朋友是诗的主角

《让我们回到三岁吧》

有老姐妹仍伫立诗行

春天的诗意更圆润了

 

我们感受缪斯的圣洁

触摸她发光的文字

善良融化得如此美好

 

天晴朗 ,白鸽飞翔

白鸽衔着阳光

我们分享阳光的味道

分享缪斯的诗行

大草原的《日出》光芒

《大海》祖国的胸膛

 

突然,晴朗的天空变脸

变得我们束手无措 惊慌

《日出》落山了吗?

《大海》浪花是否静悄悄?

《窦团山问》什么?

我们拆开了《一封信》

泪水 打湿了信封和信壤……

 

《日出》有月晕的影子

《大海》边无数人在张望

“窦团山”低头在问

我们不相信!不敢相信!

缪斯诗人去了天堂……

 

难道天堂的柠檬真的黄了吗?

 

傅天琳老师呀!

天堂也是您写诗的地方

您的音容笑貌和平时一样,一样!

犹如在,重庆新诗月会上 

犹如在,采风的路上……

缪斯的诗句继续在笔尖流淌……


(重庆新诗学会供稿)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