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9·梁源法 汪长生 崔丽军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9·梁源法 汪长生 崔丽军

时间:2021-10-22     作者:梁源法 汪长生 崔丽军【原创】   阅读

 

梁源法·母亲的眼泪(外一首)

 

无论是悠悠岁月怎样变迁,

无论是天涯海角多么遥远,

总教我难忘,

难忘母亲的眼泪。

 

那年当我告别故乡,

走向命运难料的明天,

母亲没有抱怨,

带着留恋和难舍的慈爱,

含泪默默地站在门前。

 

啊,母亲,母亲的眼泪,

化作浓浓的醇酒使我陶醉。

 

今天,当我匆匆归来,

归来看望儿时的家园,

母亲双眼含着泪水,

带着深情和慈祥的笑脸,

还是默默地站在门前。

 

啊,母亲,母亲的眼泪,

刻骨铭心伴我岁岁年年!

 

我的老妈

 

是你带我来到这个世上,

含辛茹苦把我养大,

是你用一生的心血,

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家。

 

穿着你一针针缝纳的布鞋,

从小学、中学一直到长大。

虽舍不得儿子离乡走远方,

你还是含泪说着叮咛的话。

一年又一年的过去,

逐渐淡忘了对老妈的牵挂。

总以为今后的日子还长,

还会有机会好好陪伴她。

 

那天,手机传来一声炸雷:

老妈伴随着晚霞安静地走了!

从此再也握不到那双粗糙的手,

听不到一遍又一遍询问的关怀。

 

亲爱的老妈,一旦失去了你,

我真的成了孤儿飘落天涯。

哪个父母不曾为子女擦屎端尿,

又有多少儿女为父母洗脸擦脚?

 

悲痛使我胆怯回乡,

内疚让我不敢面对晚霞。

往日的承诺都随风飘去,

再见你陪你只能到天堂那个家。

 

梁源法WC.png

作者简介梁源法,曾用笔名箫良、良影等。旅法华人作家、媒体人。出版有长篇小说《岁月的记忆》(巴黎华人三部曲)、诗集《塞纳河畔的心曲》《巴黎的乡愁》《巴黎的玫瑰》(与雁翼、桔子合集)等。2013年7月获法国总统授予“法国国家荣誉骑士勋章”。巴黎烟雨文学社顾问。

 

 

汪长生·梦中的流星(外一首)

 

自从梦中遇见那颗流星

命运便决定我终生跋涉不停

虽然你的出现瞬间即逝

却映出心底沙漠的永恒

 

你如此明亮

却那么遥远

茫茫夜空

我无语寻你漂流

失望和理想是我忠实的朋友

除此我一无所有

 

直到有一天

汗水已成干涸的小河

眼睛犹如啼血的杜鹃

我知道

那就是生命的尽头

身体倒在天边的驿站

灵魂带着呼唤继续追寻

 

路边的小花

 

我是路边的一朵小花

隐约于丛生的杂草

我的身世卑微

姓名无人知晓

宿命是遭受践踏

而仰起头,仰起头朝你微笑

是我一生的坚持

 

汪长生(法国).png

作者简介汪长生,男,江西九江市人,九江市作协会员,中华文学杂志社签约作家。早先以新闻写作为主,曾在江西日报等省级新闻单位和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等中央级新闻单位发表新闻稿。近年来开始涉足网络文学,并在中国作家网、传奇中文网、起点中文网、天涯社区等多家大型文学网站发表作品,获得好评。

 

 

  崔丽军·秋天的故事

     ——纪念姑姑

 

金秋九月,中秋佳节将临,得到北京的弟弟弟妹好消息,他们终于在八十年后,找到了姑姑的牺牲地,完成了父亲的多年遗愿,写完了这个“秋天的故事”。
   1941年秋,太行山漫山遍野的树叶已开始染上金红色。抗日战争已进入第4个年头,日本鬼子的大扫荡又开始了。
   河北易县西马王村,全村的老幼和八路军晋察冀边区的伤病员,由一位年轻的女医生带领,上山隐蔽。
   女医生是来自天津师范学院的大学生,原本是要当老师的。
   她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中国第一代受西式高等教育的水木工程师。抗战爆发时,任天津市水力局局长。
   家中兄妹三人,长兄继承父业,也是工程师。她和弟弟还在上大学。她是唯一的女儿,母亲的掌上明珠。
   现在,她赤足,草鞋。脸上,身上都是山上树枝和岩石划的血痕,血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渗透粗布衣衫。
   为了隐蔽,她没穿军装,头上包的,是通常老百姓的白布头巾。只是她的头巾,格外洁白,干净,也许这是她唯一保留的女学生习惯。
   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战爆发。身为工程师的父亲和长兄,撤退到云南昆明,参加修建中国与世界唯一的抗战通道-滇缅公路去了。
   中国之大,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上大学的她和弟弟,随母亲一起回到农村老家。
凭着年轻人的血性,姐弟俩很快找到当地的抗日武装,义无反顾的离开家园,上了太行山,参加八路军,走上了抗战前线。
   母亲是典型的中国家庭妇女。虽不识多少文墨。但战乱之时,丈夫和大儿子走了,现在眼看着在身边寸步不离的宝贝女儿和小儿子,也突然要离开,去那茫然不知何种结局的远方,去那与死亡面对面的战场。作为母亲,她心中何等的担忧,不舍,痛苦……不难想象。
   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她是懂的,没有阻拦,咽下所有的话,她送走了姐弟俩。
   作为当时八路军中不多的“知识分子”,姐弟俩被送到晋察冀军区的战地医院,成了国际救援队白求恩大夫的学生,战争中,一边学习,一边手术。
   战争年代,前线急需医务人员,很快,姐弟俩就被分派到战斗最残酷的前线部队。于是,就有了前面的一幕。
   这时的她,已经是有4年经验的战地医生,而她负责的,不仅有部队的伤病员,还有当地避难的老百姓,老老少少50多人,全指着她。
   据后来幸存的人讲述:日本鬼子的部队把整个村子包围了,她带领伤病员和老乡,躲避到村后的山洞中。但日本人的搜山队伍很快就到了,日本人当时推行的是“三光政策”,即“烧光,杀光,抢光”。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日本人离山洞越来越近,老百姓中妇女孩子开始哭泣。而她和伤员们,基本没有战斗力,也没有武器,怎么办?!时间很紧急,鬼子的声音已经听到了……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平时说话柔声柔气的年轻女医生,突然从山洞中冲了出去,尽快的向与洞口相反的方向奔跑,同时大声的喊口号:“打倒日本鬼子!”
   大家被惊呆了,然后,又都明白了,为救大家,她是拼上了自己的性命!
   果然,日本人被引开,向她跑走的方向追去,并开枪。
   老乡远远看到:她的腿中弹了,鲜血流下来,她跑不动了,接着,另一条腿也中弹,日本兵围上来,她没有武器,只能抓起身边的石块,用尽所有的力气,向日本鬼子砸过去……
   荷枪实弹的一群日本兵,竟然无法让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女医生屈服,她拼到了最后一口气,直至被日本鬼子刺死!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因为“她”,是我的姑姑,父亲的姐姐。所有的故事,是幸存下来的人告诉父亲的。
   父亲在鬼子“大扫荡”后,曾去当地找过他姐姐的遗体,但一切已荡然无存了……
   就这样,在那一年的秋天,年仅27岁的她,在最美的年龄,静静地倒在了太行山的山岗上,躺在满地的斑斓秋叶中,和太行山融为一体了!
   像诗句中所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
   1949年,北平解放。10月1日,父亲作为观礼代表,在“开国大典”时,站在了天安门东侧检阅台上。
   他后来告诉我说:当他看到面前滚滚而过的游行队伍,听到那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时,他眼前晃过了姐姐的影子……
   父亲晚年,爱回忆往事,常和我聊起他小时候的故事,当然也说到姑姑,他很感叹的说:
姑姑小时,奶奶奉行“富养闺女,穷养儿”,上学很远,他们兄弟上学都步行,唯姑姑坐专门的黄包车,曾令他很觉“不公”,当时他年纪小,还常常搞点“恶作剧”,惹得姑姑大叫,当然,也招来奶奶的一顿训斥。
   他说,当时他很难想象,她这个上学都不走路的大小姐,参加抗战后,怎么能光着脚,穿草鞋,每天几十里地奔跑在太行山的群山峻岭?打雷都怕的她,在多少男人都害怕的枪林弹雨中,又怎么能保持镇静?在家时,她连杀鸡都不敢看,后来却能在鲜血和死尸堆中做手术?更让他刮目相看,敬佩不已的,是这个平时娇气的姐姐,在那关键的一刻,竟然为救别人,敢凛然直面刺刀,壮烈赴死!“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而燕赵的女儿,也是同样的刚烈啊!”
   爷爷奶奶后来都回北京了,但谁都没敢告诉奶奶真相。奶奶刚开始还问,后来就不问了,也许她已经猜到,大家都心照不宣,保持沉默,直到她去世。而奶奶去世后不到一周,爷爷也走了。
   1949年,天安门城楼上,曾办过一个展览,叫“卫生工作者的光荣”。姑姑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她的事迹和画像被展出。爷爷奶奶在世时,曾作为“烈士家属”待遇,一次性奖励“抚恤金”20斤小米。并盖有人民政府的公章。五十年代的“人民画报”,登过一篇对姑姑的报道。198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编辑的《解放军烈士传》第八集收录了姑姑的生平事迹。“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小时候听父亲说姑姑的故事时,充满敬佩,也许是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虽只见过姑姑照片,却时时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她曾是一个像我们年轻时一样的女孩子,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可能有点小资,有点矫情,也有点“臭美”。
   只是她生在战争年代,只是她的生命停止在了27岁。只是她的生命在最后关头竟如此壮烈!常想:在她离开世界的那一刻,她都会想些什么呢?她想到疼爱她的母亲吗?她会多伤心;她想到曾经的大学吗?那里可能还有她的初恋;她想到曾经的理想吗?当孩子们喜爱的老师。也许,除了救老乡和伤员,当刺刀穿透她的身体时,她什么也没来得及想。她疼吗?
   父亲生前,年事已高,常爱回忆往事,每天很认真的写他的回忆录,虽然从来没想过发表。每到清明,都要在家中,摆上早去世的母亲的照片和姑姑的遗像,摆上她们喜爱的鲜花,水果,再回忆聊聊那时的故事。每年清明时节,我都尽量回家陪他。此时,他便更爱说,我就静静地听他讲,有时是已听过几遍的,有时,是他记忆角落中重新浮现出的小细节。我常觉得,有时他是说给我听,有时他只是说给自己听。
   八十年过去,故事里的人和讲故事的人,都已不在。
   父亲去世前不久,有一天早上突然对我说:他昨晚梦见奶奶和姑姑了,他要去见她们……
   父亲一生清高,书生气不改,没留下分文遗产,甚至连遗体也签字捐献了。去世前,留下遗嘱:不进八宝山,埋在他生前选好的一颗银杏树下。并把妈妈的骨灰和他的合在一起。
   我们按他说的做了。北京的弟弟和弟媳很认真的护卫着“父母的银杏树”,树下一块小小的黑色大理石板上,刻下这样的话:“我们悄悄地来,也悄悄地走,留下一片绿,庇荫后人”。银杏树周围,是父母生前喜爱的鲜花。后来,在石板边,我放上特地从珠穆朗玛峰带回的鹅卵石,那是我对爸爸妈妈的陪伴。
   每次金秋回国,都会去看望“父母的银杏树”。北京的秋天,阳光明媚,红叶绚烂,银杏树在花丛中挺立,树叶在微风中摇摆,像是爸爸妈妈在欢迎我们回家。我对弟弟说,百年之后,也要把我的一捧骨灰和父母埋在一起,我也要回家……也许还能见到姑姑呢!

                                          2018年12月30日 巴黎


后记:

因为疫情,已经两年没能回北京了,2021年夏天,得到北京的弟弟和弟妹消息,他们亲自来到太行山,在当地政府和山民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姑姑当年牺牲的地方。并且经国家民政部正式认可,姑姑的陵墓被立于晋察冀烈士陵园
   金秋九月,在姑姑牺牲的日子——1941912日,崔健吾烈士牺牲地纪念碑立了起来。姑姑当年就是在这块大岩石处,用石块抗击日寇壮烈赴死。我把弟弟发来的照片仔细看了又看,那是曾经浸透了她鲜血的地方啊!父亲多少年的遗愿,爷爷奶奶至死都没放下的心中挂念,八十年后终于得到了结。八十年之后,姑姑也终于归队,与她那些同时代的战友们重聚一堂了。
   看到照片上那些层层叠叠的墓碑,感慨万千。这些曾经年轻如灿烂夏花般的生命,如今都化成了那一座座坚如磐石般的墓碑。这些为了中华民族而牺牲生命的万千先烈们,是他(她)们用自己的英灵筑起了中华民族的精神长城。今天,他(她)们的热血仍然在我们的血管中流淌,他(她)们仍然在呼唤着你我,激励着你我。他(她)们在告诉自己的子孙后代们,他(她)们从没有离开,他们仍在枕戈待旦,如同那位老帅的豪迈诗句: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但愿能早日回国,亲自拜祭姑姑和所有先烈们。我们永远不会忘了你们。


崔丽军(巴黎).png

作者简介崔丽军,北京人,居巴黎。生于战争年代,长在体制之中;老三届,经历上山下乡内蒙兵团;改革开放,凭拼搏走出国门。工程师,原国际电工委员会中国代表。爱绘画,黄胄大师关门弟子。喜旅游,仗剑天涯走遍世界。座右铭:当你决定要快乐时,你是不可战胜的。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