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张世斌·《狗尾草 摇啊摇》
详细内容

张世斌·《狗尾草 摇啊摇》

时间:2021-10-14     作者:张世斌【原创】   阅读

 

透过急切的步履,我的心和狗尾草一起摇曳。中秋如期而至,我的乡情被你轻轻地唤醒,就像一根毛骨头,被调皮的小狗恣意地咀嚼。

门前的榕树长了很多年,小时候大热天常在下面打地铺乘凉或玩老鹰捉小鸡。金黄的稻子再次被收割进仓,唯有那风中摇曳的狗尾草,时时铺展泛滥的乡情。 

很多时候,我喜欢坐在田埂静静地看狗尾草,读着一些与它名字有关的人和事,然后在轻轻的呢喃里幸福地睡去。    

狗尾草,一种默默无闻、蓄满乡情的草。颜色翠绿,鲜艳亮丽,形状如柳条,又长又绿,亭亭玉立。风儿一吹,摇来摇去,好象一条狗在摇着粗壮的尾巴向别人打招呼。身上有许多晶莹、可爱的小颗粒,小颗粒的尾部长满了毛茸茸的尾巴,小颗粒的形状像小芝麻,那绿油油的颜色,明亮的照耀着我的眼睛,似乎每一颗都有一个新的生命……狗尾草的生命力非常顽强,每当严冬来临时,它会枯竭、死亡。但来年的春天,它又会茁壮成长,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就是记忆中的狗尾草。它验证了海明威的那句名言:“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消灭它,可就是打不败它。”

在乡村,有狗尾草陪伴成长是幸福的,记忆深处总有抹不去的痕迹。那时候,我们在田野间玩耍,总喜欢随手摘一株狗尾草,攥着草尾,一边跑,一边让手里的草摇摇摆摆。有时候伙伴多了,每个人手里都会握着一大把。待在某个地方,用狗尾草做各种好玩的东西,有的编织成辫子,草戒指,有的扎成小猫,小兔子,有的做成人形。做完之后还要互相攀比,指指点点,看做得像不像。有时玩伴们故意用狗尾草的茸毛互相瘙痒逗乐。那时候总能赋予狗尾草鲜活的生命力。 

狗尾草摇曳时,很怀念那些偷偷溜走的岁月,更怀念那充满岁月刻痕的村庄。它虽只是一棵普通的草,却有着远行者的梦,随处悠然而生,到处是故乡。

蝉鸣声此起彼伏,狗尾草摇摇晃晃,我寻找不到羽翅上滑落的童年,只想用满山的狗尾草填充生命的美丽和余生的厚实。


张世斌WC.png 

作者简介:张世斌 男 汉族,党员,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现任重庆市诗词学会理事、重庆市诗词学会联络站丰都站站长 、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贫困户办起了农家乐,乡村旅游助脱贫》《庙会飞歌》《元宵飞絮》《清凌凌的情泪潸潸的爱》《写给父亲》《仙都名山:生命与灵魂的守候》《不老的年味》《名山的碑》等1000余篇作品在《人民文学》《新华网》《中国建设报》《中国风景名胜》《重庆政协报》《巴渝文化》《重庆晚报》《丰都日报》《常德诗词网》等报刊发表。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