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谭沁雨·我的从前慢
详细内容

谭沁雨·我的从前慢

时间:2021-10-09     作者:谭沁雨【原创】   阅读

从前的从前,所有的所有,心尖尖,暖洋洋。是想要躲进小木屋里翻玩笑容逐渐褪去的木偶,旧,旧的纹理诉说年代的记忆;还是逃到避风港里短暂逃脱人来人往的现实,缓,缓的脚步拉近梦与故乡的距离。

一个时髦且具有现代感的词,念旧,是我,也不是。有一双凉鞋,款式不错,舒适且不膈应到我不需要时时注意它,是适合长久走下去的对象。时常穿,日日穿,它的陪伴我早已习以为常。直到某一天因为自己的默默奉献得不到回应的关爱,便闹脾气撕破了自己的脸皮,寻思着穿上去别人也瞧不见它的坏脸色,便一直这样,走下去。终于有一天,外公看不下去,悄悄,棒打鸳鸯(鸯,我倒是皮毛未损,鸳它只能含冤而去)。念旧,寻着它们弥足且珍贵的“历史价值”;不念旧,不会陷入回忆的漩涡捆绑住我前进的脚步。

狼外婆打电话说,给我缝了一条绵绸睡裙,就是和那条我从小霸占来穿到大的她那条一样的睡裙,在她们的衣柜里总能倒腾出一些颇有年代感的旧物,紧拉着人去回忆,这回忆倒也心甘情愿。

这条蓝布底子的无袖长裙是外婆、家母以及我的最爱,谁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上身谁就有幸享受免费夏日清凉,好像因为我是小孩似的,总能在三人竞赛中夺得头魁。差点儿这块蓝布就比我年长上那么一长了,幸亏还差点儿,不然我穿上它难免不还怀着些崇高的敬畏之情?不妥。这难以跨越的年代感使我除了脑子里仅有的和它度过的漫长甜蜜岁月之外不知道它还经历过些什么蹂躏、踩踏、红烧牛肉厚酱的泼洒、缝针线时嘴里抿在指尖转眼又擦衣身的唾沫星子摩擦、斗嘴时的野蛮拉扯、洗净之后的无脑折叠和无情展开,想想都有那么一点抓马,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它持续输出的贴身喜爱

现在她告诉我我有了一件自己的专属,且花色是老人家精挑细选觉得不会越洗越旧样式独特的,我穿上身不免引来起初瞧不上这花色的姨眼冒星光的赞叹和羡慕,想要立即拥有一件同款(插一嘴这花色,我倒不以为然,一眼觉得自己能接受,暗自窃喜外婆些许是懂我的,没给我整一条大红大紫的洋气模样来,想到这儿我便知足。不知道和新来的朋友摩擦致完全信任需要多长的奋斗历程,又会有多少个十几年来让我回忆,又会给予我多久的陪伴,但我一定不会让它后悔参与我的记忆成为我的夏日拍档。

人总会从回忆里抓出那么一点儿温暖心尖尖的部分来聊慰眼前的大众时代,从前虽慢,但却温暖


作者简介:谭沁雨,重庆万州人。喜欢画笔的魔力,喜欢琴键的优雅,更喜欢时时刻刻灵感的捕捉,最后都要通过文字,悄悄地把我的喜欢记录并讲给你听。


  责编:文 瑾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