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校园作家 >> 梁贤美·山城的桂花
详细内容

梁贤美·山城的桂花

时间:2021-10-09     作者:梁贤美【原创】   阅读


对于一个从小都生活在山城的人,像我,秋天要是闻不着桂花香,那便觉得是奇迹,重庆的秋天是带着桂花味儿的。对于一个一直生活在山城的人,像我,要是在门前或街道上看不见桂花树,那便觉得是怪事。

说山城的街道是用桂花树来装饰的,那并不是夸大。山城人喜欢在空地种下不高的桂花树,布满每条街道,每处空地。因此,山城的秋天是香甜的,是金黄色的,但也带着一抹绿意。夏天,它们在空地上留下一抹绿荫,为忙碌的行人送来歇脚的地方。秋天,它们带来阵阵清香,让花香弥漫整个城市,来洗涤城市中的“乌烟瘴气”,也正应“十里飘香”。冬天,它们为灰色的城市带来绿意,给山城人送来一阵暖意。

作为山城人,家门前自然少不了桂花树。我老家的右前方有一棵老桂花树,听长辈说,这棵桂花树是姑姑小时候从另外一个镇上带回来种下的,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虽然它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我和它相处的日子并不多。只依稀记得,那时的我扎着两个小辫子,手中拿着爸爸妈妈为了哄我回家给我买的布娃娃在桂花树下和哥哥一起嬉戏。

大概在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我们搬家了,搬到了一个没有桂花树的小村落。爷爷、奶奶和桂花树留在了那里。每年秋天去爷爷家回来后,我都会带回一大把一把折断了的带有桂花的树枝插在瓶子中,让香气填满整个房间。

我喜欢桂花树,曾经向父母提议将这棵老桂花树移植到新家去,受种种因素限制,终不如愿。最后父亲用了一个比较科学的方法——嫁接。由于没有成功的经验,爸爸嫁接了几枝树枝,最后只有两枝树枝长了树根。两枝树枝变成了两棵小树苗,经历了一个春秋。一棵老树,变成三棵树,经历了几十年。

我们将这两棵存活下来的小树苗带回了新家,让它们在这里安家落户。可是,父亲并没有为小树苗提供一个舒适的生存环境,它们的生存环境是比较恶劣的——周围的大树枝繁叶茂,春夏秋冬,阳光可是一点儿都没漏到它们身上来,而且它们每天还得被我们用各种污水“灌溉”。不久,树叶开始枯萎了,我们一度以为它们活不久了。是呀,它们才刚刚离开大树的庇护,才离开只索取的舒适环境,突然又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下,怎么可能活下去。我们一家人都没有时间去管它俩,也没有给它俩换一个生存环境,任凭它们自由生长。

有一年秋天,伴随着秋风,我闻到了一缕芳香,顺着香味儿寻找,发现竟然是从那两棵小桂花树上传来的,那两棵小桂花树居然开花了,虽然只有稀稀疏疏的几朵。这零星的几朵开在枝头,像夜晚的星星那般闪耀。我高兴地手舞足蹈,为它们欢呼,这是不是意味着它们在这恶劣的环境中活下来了。

停留脚步,仔细观察这两棵小桂花树,发现树尖上长了不少新的丫枝,绿绿的,树干好像也粗了一圈,不会随风乱摇摆了,树下的杂草也少了,鸡鸭的脚印少了。这一切都意味着这两棵桂花树真的在这里安家落户了,我的心情大好。

现在每一年的桂花都比往年开的茂盛,香气更持久。去年放假回去看那两棵桂花树,发现它们竟然又长了许多新枝丫,树枝更茂盛了,树也高了不少。

是啊,桂花树能如此,而我正值青春,充满朝气与活力,在离开象牙塔,来到陌生的城市后就不能肆意生长吗?

今年的我像这两棵桂花树一样,离开熟悉的地方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虎门这座陌生城市的街道上,即看不见枝繁叶茂的桂花树,也瞧不着金灿灿的芳香的桂花一抬头望见的只是一排排耸立的棕榈树。我努力的想找出两座城市的相似处——那牵动我心灵的桂花,最终也破灭。是啊,在这沿海的城市,怎么会有熟悉的桂花呢?

山城的两棵小小的桂花树恶劣的环境下活下来了并且长得越来越高大,高大到快比得上那棵老桂花树了。而山城的我离开了熟悉的城市,离开了象牙塔,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桂花的陪伴,终有一天也会发现棕榈树也别有一番风采。


作者简介:梁贤美,女,重庆巫山人,汉语言文学(师范)本科在读。


 

  责编:文 瑾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