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重庆杂文专栏11· 鲁也《远去的十八梯》
详细内容

重庆杂文专栏11· 鲁也《远去的十八梯》

时间:2021-10-01     作者:鲁也【原创】   阅读

  

“十八梯开街了!”大人欢呼,娃儿惊叫,几乎成为山城各家媒体的头条新闻,网红亮点。这也难怪,绵延数百载,封闭五六年的一条传奇街巷闪亮登场,怎不叫“老重庆”们欢呼雀跃!于是“十八梯回来了!”“旧记忆重现了!”一时铺天盖地,蔽日遮云。

笔者住“下立城”逾半世纪,爬十八梯五六十年,当此时也,岂能不乘兴一游?但说句得罪人的话,正是乘兴而来败兴而返:排了半天轮子,挤过无数人堆,还真没找到十八梯在哪里,要在,也是远去的十八梯!

为什么叫十八梯?从储奇门经花街子过厚慈街上较埸口的一溜坡坎,两旁民人聚居,因有一口水井离民居刚好十八级梯,故名。除散居住户外,剃头铺、豆花饭馆、老茶馆,以及划黄鳝鱼鳅的、修足掏耳朵的,混杂其间,散发出一种浓浓的巿井气息。爬一次十八梯,就像逛一趟老重庆城,获得一种满满的怀旧感和故乡情。

今天的“十八梯”,亭台楼阁,花木扶疏,霓虹高眩,华灯耀眼,豆花饭馆被“楠山与东南亚料理”取代,老茶馆为“林间茶语”更新,几块钱吃饱肚皮的饭食变作12元一两的糕点,修足掏耳摊摊也化身豪华“足道房”,还有不知所云的“MLSS贰”、“希·马马”之类,更教人不知中国外国、天上人间!反正不是十八梯,不是十八梯的人文,十八梯的巿井气息,十八梯远去了。

于是想到网上有人称“新建十八梯”。可不是么,古老的十八梯已经撤光扒尽,新建个“十八梯”又有何妨;何况你懂的,一撤一建“政绩”乃见,反复折腾真金白银啊!又看到有人说:“不到十八梯等于没到过重庆。”这话更鞭辟入理。看了人造历史古道“十八梯”,你就知道有些重庆人“造古”的本事,先有人造“洪崖洞”,后有人造“大渡口古镇”及其“第一义渡”,还有什么“万里长江第一楼”、“白象街”旧迹……等等,“十八梯”,不过“新作”罢了,已经不是什么新闻。

但新建“古迹”易,延续文化难。友人晴方先生有“打油”云:十八梯,炒热闹,开小店,赚推销,少文化,令人笑。诚哉斯言!

是以怀念远去的十八梯!

 

刘集贤WC.jpg

   作家简介:刘集贤笔名鲁也,男,汉族,1933年生,中共党员,初中学历,原重庆日报副总编辑,现为重庆市老年记协副会长、重庆市杂文学会会长。已出版《杏花村里酒如泉》漫话山西醋》《山西名产》《说古道“经”》《巴山夜雨》《一只眼睛看美国》《老记说新闻》《梦中人语》《马下游踪》,影视剧本《杏花村轶事》。杂文《耗子生儿打洞洞》,获重庆市第二届文学奖。

 

重庆杂文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