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天下 >>乐游 >> 史红霞专栏5·华山精魂
详细内容

史红霞专栏5·华山精魂

时间:2021-09-13     作者:史红霞【原创】   阅读

 

小时候曾看过“智取华山”的电影,也听说过“二郎神”劈山救母的故事,虽知道华山“险”和“奇”,却不知这不过是以蠡测海,只是对华山的一得之见,加之时间一长,对华山的印象就更加模糊了。初秋时节,市作协组织安排到延安采风,路过华山,有幸前往攀登。一早我们便出发,借助铁索缆车,在省文联小徐的陪同下,我们一行10余人终于登上了西岳华山,于是,对华山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自古华山一条路”,西岳华山以“险”名传于世,古人云“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华山主峰落雁、朝阳、莲花鼎峙耸立,称为“天外三峰”,三峰之下的云台、白云、毛女诸峰,各有特姿。透过白云深处,崖危绝壁,峡谷深邃,清泉飞瀑,苍松掩映,更使人流连忘返。公元七二四年,唐玄宗在途经华山时曾留下“翠萼留钭影,悬崖凝夕烟。四方皆石壁,五位配金天”的诗句。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认为华山高为五岳之最,中天而立,旁绝攀援,端冕凝旒,有五者君临天下之象,而想倚仗黄河、华山之险,建都关中。虽然后来选取南京为都,但对五月之中的西岳华山极尽祭祀之礼。朱元璋叹华山天险,恐怕不能亲自游玩观赏,成为一生憾事,因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在《梦游西岳文》中写道:“猗!西岳之高也哉。吾梦而往。去山将百里,忽睹穿云抵汉,岩崖灿烂而无光。正遥望间,不知其所以。俄而,已升峰顶,略少俯视,见群峦叠嶂,拱护周回,苍松森森,遮岩映谷。”“……少时,一神跪言曰:慎哉,上帝咫尺。既听斯言,方知西岳之高,柱天之势如此。于是乎,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瞻天,愈觉神殊气爽,体健身轻。俄闻风生万壑,雷吼诸峰。吾感天之造化,必民获丰年。”后人刻碑记下此文,先放在西岳庙万寿阁,后移至游岳坊以供观瞻。清代,对祭祀华山特别重视,大至风调雨顺,皇帝登基,小至册封妃嫔,皇帝龙体欠安,都要派官员或由皇帝亲自致祭。据清李榕编写的《华岳志》载,康熙在位时,基本人祭华山的活动就有八次之多。

“山之名,以人著;山无名人,山不名矣”。由于历代帝王将相、文人骚客、道士等相继游览华山,使峭拔险峻的华山隐藏着巨大历史文化精魂。《书经》、《竹书纪年》、《资治通鉴》等书均记有“唐尧四巡西岳”、“舜三巡西岳”之说。《书经、禹贡篇》认为华山为轩辕黄帝会群仙之所。以后秦始皇首祭西岳,汉武帝修建集灵宫,唐玄宗以华山为本命,宋太祖赵匡胤,明朝朱元璋,清朝的顺治、康熙、雍正、乾隆、道光一直到光绪都祭岳不断。李白、杜甫、颜真卿、李商隐、刘禹锡、韩愈、白居易、苏轼、陆游、袁宏道、徐霞客、顾炎武、袁枚等诗人都与华山有“缘”。华山也是道教名山,现存道教宫观二十多座,据说道教始祖的老子李耳曾炼丹修道于华山。

西岳华山雄踞关中,东临潼关,西窥秦川,南接秦岭,北瞰黄河、渭河与洛河,扼中原进出西北五省之门户,有如“太华俯咸京”之势和奇拔俊秀赛四岳之姿,可见她所处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西岳华山还有不少传奇故事。据说:华山是五岳中最年轻的山,至今仍在长。古人认为,名山大川为神所造,《史观·封禅书·正义》云:“华山本一山,当河水过而行,河神巨灵手荡脚蹋,开而为两,今脚迹在东首阳下,手掌在华山,今呼为仙掌,河流于二山之间也。”帝尧是帝窖的儿子,黄帝的玄孙。尧帝在他继位五十年的时候,特意到华山瞻礼,华封人曰:“嘻,请祝圣人,使圣人多福多寿多男子”,帝曰:“辞。多男子则多惧,多富则多事,多寿则多辱。”华封人曰:“天生万民,必授之职,多男授职何惧之?有富使人分,何事之有?夫圣人鹑居而彀食,天下有道,与物皆昌;天下无道,修德就闲;千岁万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仙,何辱有之?”。这番话,就是中国文化史上有名的“华封三祝”和“帝尧三辞”的故事。西岳华山还有相传汉武帝“寻父”建集灵宫、唐玄宗封华山神为金天王并御碑撰文的故事。

值得人深思的是,唐玄宗统治初期,政治清明,躬亲政事、国富民强,大唐气象显赫青史。而到晚年时却沉溺酒色,国内政治局势危倾,安禄山、史思明反唐,唐玄宗仓皇出逃,在马嵬坡缢死爱妃杨玉环,皇位最后也被其子夺走,大唐江山此后走向没落。一百年后,黄巢起义军自潼关进兵长安,路经华阴,焚烧西岳庙,将唐玄宗在西岳高五丈多、阔一丈多、厚四尺五、堪称天下第一碑并以“开元盛世”之象征的铭碑烧成残碑一块。华山神金天王并没有帮助唐朝挽回最后的覆灭。今天我们游览西岳庙,看到的是“飘飘如飞”的残缺之美,还是伤感人事沧桑或目睹现实生活的残酷无情?

“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道白云低”这是当年雅气未脱的七岁小孩寇准登西岳时所咏《华山》一诗。寇准为官十四年,清廉正直,终生不积蓄钱财,被誉为“无第宰相”,寇准一生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敢于向皇帝犯颜直谏,结果几起几落。天圣元年(1023),寇准死于被贬雷州(广东海康)。时人薛刚有诗记曰:忠臣非不受君知,自是功高势必危。决策澶渊危如卵,穿身南宋命如丝。蒸羊不报前生怨,枯竹还萌死后枝。今日舂陵拜公像,高山仰止起遐想。

华山,险峻神秘的雄姿,自然一日难以全览众景。我没有最后登到山顶,有点遗憾,看到同事们登上峰顶后一个个晒得赤红的脸像喝了烈酒般高兴,我暗自为他们庆贺。据他们说攀登华山最高峰——南峰,只能用双手紧扣两边铁索,像猿猴一样手脚并用,的确可以使凡俗之人回身却步,仰望徘徊。然而,正因为“险”,也使游人忘却尘嚣之烦恼。“深壑万松,俯窥百仞,无万仞也。十仞犹冷汗出,何假万仞乎!华山灵秀,尽在斯岭”,华山之险,确叫人冒汗。“险”与“美”联在一起,“险”往往又与“危”连在一起。过去在没有铁索缆车之前,登山更是困难。198351日,登山游客多之三万人,便发生《华山抢险记》新闻事件。尽管如此,华山确是伟大,华山精魂稳藏在每一座山峰之中。


史红霞《西北工人报》.png

   作者简介:史红霞,生于1988年,陕西西安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陕西作协会员。2008年始发作品,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诗刊》《延河》《陕西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现为《丝路情》杂志主编。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