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天下 >>乐游 >> 史红霞专栏4· 骊山 华清宫轶闻遗事(外一篇)
详细内容

史红霞专栏4· 骊山 华清宫轶闻遗事(外一篇)

时间:2021-09-11     作者:史红霞【原创】   阅读

 

骊山,是秦岭一脉,终南之一阜。是一座由青色花岗岩构成的古老山脉,山势变得突兀多姿。松柏满山,一片苍翠,朝雾同环,若明若暗,夕照浓抹,远看像一匹青色的骊马。

骊山与我国其他名山相比,山不算高,树不见奇,只不过一小山峁儿,也不算得上雄奇,然而,它挺拔俊秀,景色迷人。既有泰山的雄伟,也有黄山的清奇;既有华山的峻峭,也有峨眉山的秀丽。山上虽无淙淙泉水,可山下温泉流溢,历史遗址星罗棋布,是汇天南地北名山大川的精华集成的缩影。

骊山脚下的华清宫里的温泉洗病,可谓奇妙。《三秦记》里记载了这样一个传说,始皇月夜游览骊山,在温泉附近巧遇一位神女,始皇见其貌如天仙,遂有调戏之举,神女气愤,唾于始皇脸上,遂即生疮,疼痛难忍,始皇追悔莫及,连做忏悔,神女见其有悔改之意,让其用温泉水洗涤,毒疮也就随之而愈了。至此,温泉洗病的说发就流传开来。

大约在明末清初,临潼地区有一位民间郎中,得到一纸温泉洗病时辰笔记,慷慨解囊,勒石刻碑,树立在骊山身旁。于是,周围一些患有残疾的人,都按碑上所写的时辰来沐浴温泉,疗效果然不错。

以上所述的虽然是两个传说,却反映了温泉洗病这个不可辩驳的事实。现存于蓝田汤峪疗养院的《温泉洗病时辰碑》更加印证了这一事实。《温泉洗病时辰碑》碑文分有男科、女科、儿科三部分。其中写到:男人患中风者“宜丑寅时洗,丑时入水,寅时出水。”其他病征如:“喉鼻、毒疮、耳鸣、麻症、疝气、痔疮”等四十多种疾病,“宜每日俱用酉戍时洗。”妇科病患者,如“雪崩、心慌燥乱,上胎子肿、呕吐、腹泻、胎痢、胎漱、伤寒”等症,“每日俱用丑寅二时洗,丑时入水,寅时出水,”碑文中还明确告诫妇女在“产后月满后方可洗,未出月不宜洗慎之切记。”《温泉洗病时辰碑》是我国目前所发现的唯一一块有关温泉洗病时辰的碑子。它在当时医药科学不发达的条件下,能为沐浴者列出十分具体的时间表,是非常可贵的。而与汉代科学家张衡的《温泉赋》、北魏元苌的《温泉颂碑》、唐代李世民的《温泉铭》以及明朝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所述温泉沐浴疗疾相比较,它表达得更为清楚,显示出我国广大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力,对温泉水的进一步开发利用有不可多得的价值。

骊山华清池成为历代皇家的游览胜地,因此,也留下了许多古迹,供游人游览。周、秦、汉、唐几代皇帝利用骊山脚下的温泉水建起了离宫别馆,成为帝王游览的好去处。开元十八年,由于皇帝诏令植树,每当春秋,这里便似锦若绣,故为绣岭之称。

传说,西周末代君王周幽王,为赢得所宠爱的妃子褒姒一笑,不但在骊山修建了骊宫,供褒姒玩乐,还燃起骊山上的烽火台,博得了褒姒的佳人一笑。结果,当犬戎犯境,幽王再度燃起烽火台召集众诸侯时,谁也不来了,只落得身亡国灭。

烽火台随着时代的推移,只留下了它的遗址,而秦、汉、隋、唐几代皇帝利用骊山脚下的温泉建起了离宫别馆、汤泉宫,特别是唐玄宗天宝年间,在前人的基础上,再行扩建,改名华清宫,华清池便由此得名。

唐玄宗十分宠爱杨贵妃,曾在此处宴饮游乐,以温泉沐浴,留下了“贵妃池。”此外,原用的玉石砌成,形似芙蓉的“芙蓉池”,后经杨贵妃改成海棠形,所以也叫“海棠池”。池上有一小方亭,据说是杨贵妃沐浴后,都要到亭上观赏景色,晒干头发,所以叫做“晾发台”。怪不得《长恨歌》中有“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之句。

华清宫中除了许多供聚会、欢宴、接见朝臣用的殿堂外,还有斗鸡殿、按歌台、蝎鼓楼、舞马台、看花亭、荔枝园、大小马球场等建筑和场所,仅从这些建筑场的名称,即可见唐玄宗当时所过的穷极奢欲生活之一班。

风流倜傥的唐明皇李隆基,在开创了“开元盛世”的辉煌之后,逐渐失去了早年的励精图治、鼎新革故的作风。他宠爱杨贵妃,沉湎于歌舞升平、软玉温香的享乐之中,每日里,繁管急弦,霓裳妙曲,似乎仍不足赏心悦目,于是就下令在宫中养良马数百匹,由专人训练,教其闻乐舞蹈。据《新唐书》记载:明皇曾经命令教习了四百多匹良马,给马穿上锦绣服装,佩戴黄金装饰,并伴随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为自己祝寿。其美妙景况,大概超过了今日的马戏表演。由此可见,唐明皇把声色犬马之好真是发挥到了极致。

渔阳擎鼓动起来。安禄山的叛军攻入潼关,惊散了长安城兴庆宫中的《霓裳羽衣舞》。逃难中的唐玄宗皇帝父子在马嵬坡进入了彻底摊牌的权力之争,早知太子有预谋的龙武大将军陈玄礼,利用将士饥疲愤怒闹事之机,发动事变。君王掩面,香魂殆消。就这样马嵬坡的一杯黄土草埯了一代风流名妹杨贵妃。

大诗人白居易任周至县尉时,在民间传说的基础上,写下了诗坛上不朽名篇《长恨歌》。诗中比较详尽的叙述了贵妃天生丽质,“三千宠爱在一身”的魅力;众笔刻画了唐明皇对杨贵妃“三载一意,其念不衰,求之梦魂,沓不可得”的苦苦思恋:逃到蜀中苟且偷安的唐玄宗思念起了杨贵妃。但已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了!为了慰藉自己寂寥的心灵,密命高力士专程去马嵬坡寻找贵妃的芳骨,在那里找到了贵妃遣失流传到民间的一只锦香囊和一只莲花袜。玄宗在马嵬坡为贵妃筑了一座衣冠墓。

在民间一些有关杨贵妃的故事和传说,无论是贵妃东渡扶桑,还是魂消马嵬。杨贵妃带给我们的感叹只能是封建权力之争的牺牲品及玩物。

如今在华清池九龙湖畔,耸立着一尊二米多高、洁白似玉的贵妃雕像,华贵高雅的仪表掩饰不住她凄凉哀惋的神态,仿佛在向世人泣吟她那缠绵如诗出怨似诉的梦,她双眸折射的历史秋波曾唤起多少游人的同情与怜悯之心。

骊山华清池在现代史留下了凝重一笔,当数西安事变。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不断扩大对中国的侵略,蒋介石坚持不抵抗政策,继续进行内战。以张学良为首的东北军和以杨虎城为首的西北军,被蒋介石调到陕西一带进攻中国工农红军。因受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及人民抗日运动的影响,张、杨认识到“剿共”没有前途,与红军实现了停战,并要求蒋介石联共抗日。蒋介石不仅拒绝了张、杨的要求,而且调集嫡系部队至豫陕边境,强迫张、杨继续进攻红军。12月上旬,蒋介石到西安督战,并屠杀当地抗日青年,于是张、杨与12日在临潼发动西安事变。如今,在骊山留下了捉蒋亭,1996年,改为“兵谏亭”。凡来此游览的人,都纷纷在亭前留影,以作留念。

登临骊山,远眺渭水,东望秦始皇陵,西顾直指西安的林荫大道,顿时心旷神怡。再回首看一眼山下,满眼青松翠柏,其间夹杂着星星点点玉莲、牡丹、梅花和榴花,又是另一番胜景。

骊山除名胜景点遗址外,令游人赞叹不已的是这里的花卉。莲花为骊山佳卉,由于骊山脚下的华清池利用河滨池塘,遍植莲藕,特别在雪落日出之时,登高眺望,那莲藕犹如一朵朵天然的玉莲花;而雨过天晴,斜阳晚照,又是一番“红云万朵照芙蓉”景色。

位于华清池西侧九龙汤,原为一个人工湖,由石堤将其分为两个水面。上面为莲花池,九个石雕龙头,排列在石堤半腰,池水由龙口喷出直泄而下落在下部水面,正取“九龙呵护玉莲旁”情趣意境。

说到花卉,人们自然会想到,唐玄宗与杨贵妃在兴庆宫喜爱牡丹,在华清池开辟了牡丹园,举国上下兴起了牡丹热,造成“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将牡丹奉为“花中之王”。如今,华清池内建有一座杨贵妃牡丹园,再现当年盛景。

其次,骊山的花木品种,何止成千上万而能给游人增添昔日轶闻遗事回忆,享以无穷乐趣的当数莲花、牡丹、梅花、榴花为最。让人探之无穷,玩之无尽,流连忘返。

 

秦兵马俑


“让古代留几个脚印在现代,让现代心平气和地逼视着古代”。余秋雨先生在《废墟》一文中这样说着。

是的,风云一世的秦始皇在他将要驾着历史的扁舟作别世间时,突然想到要给后世留下点什么,好叫子孙万代永远铭记自己统一六国的威名与政绩。于是大兴土木,云集能工巧匠,不惜一切物力和财力修陵墓。于是也就有了我们今天引以为荣的世界奇迹——秦兵马俑。秦始皇的确明智,他的这一创举,不仅实现了他的夙愿,而且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使他的美名传遍世界。他为我们留下了一串从古代走向现代的脚印,使现代人能够逼真地透视古代。

秦兵马俑,现在已不再是作为一件单纯的历史奇迹而存在,它是一个国度文明程度的象征与传统文化的集萃,一个具有历史感的人,绝不可能只将兵马俑作为古代人塑制的一个个人像来看待。如果那样,那简直是对文明的一种无知!我曾经暗暗对中国文化发出来自内心的深沉而自豪的感慨。面对它,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与自信,当然还有一份历史与时代的责任。这是容不得我有丝毫推脱的,因为意识的洪流及感情的宣泄容不得我对眼前的东西产生一点自然的放任。那么,我只有深沉而严肃地思考。

面对秦兵马俑的兀立,从他们的怒目及阔唇中企图获得一点历史的信息:先秦的繁盛或者秦始皇出游的阵容。我希望他们能够挥舞着双臂,抛弃刀哉,在三秦大地上起舞,将那弱肉强食的纷争演绎成华夏共和的盛景。可是历史已过了千年,他们的血肉之躯已变成堆堆白骨,被弃于荒山野地,经年的露宿与风蚀已无影迹。然而他们的风云却被塑铸成地底的佣像,作为永久的纪念碑记载下来,成败功过,任后世评说。

今天,穿着花枝招展的我们,真的能从这些冰冷的像上,将时空从我们的直觉上追溯到遥远的秦始皇时代吗?

走进那气势宏伟的展览厅,看见巍然林立的他们,以及深坑中浑黄的土面。一切是静悄悄的,可是我们的思维已进入一个动荡的场面:黄尘飞扬,战鼓雷鸣,时起时息。是的,中国历史此时会在一刹那间,在你的脑海中沿着时间的流程而波动,你全身心地投入了那份感觉,扮演着不同历史时期的角色,你时而在呐喊,时而在悲叹,身心完全成了一个历史放像机,你能感到历史的车轮沉重压迫与驱使,它的行进路线仿佛是人无意识勾勒而又极富辩证色彩和逻辑推理的曲线。你真想不到,一尊尊的塑像居然折射着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证明着时代的进步

在我们这个五千年文明的国度里,历史就是这样被劳动人民进行着璀璨的创造。无论取出哪一段,无不积聚着沉甸甸的民族精神,焕发着永久而新鲜的文化气息。在默立的俑群中,红穆的历史感将你包荣。你对文化的感知与挚爱已注入你加速流淌的血液中。此时,你才会真正从心底升腾起一股不可遏止的冲动,对祖国文化的热爱与自豪便不再是一句作为华夏子孙口头上的表现,而是一种深层次、深底蕴的情感触发,浓烈而真挚!

当室内的喧哗将你从历史的回味中焕醒过来时,你不禁哑然失笑适才目瞪口呆伫立的神态,但经过一阵文化的熏染与洗礼,意识便明确起来。秦始皇真是历史长河中一颗灿烂的明星,无论是从经济还是文化的角度,他留下的是一笔宝藏!真想遥祭秦始皇,然后轻轻地从秦兵马俑身边经过,用心去聆听他们的心语,仿佛觉得他们和我们近在咫尺。真想走上去和他们握握手,说一声“再见”,然后慢慢地离开展览厅。心中一直是兴奋的,因为你沿着古代的脚印做了一次跨越时空的交流。

 

 史红霞《西北工人报》.png

   作者简介:史红霞,生于1988年,陕西西安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陕西作协会员。2008年始发作品,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诗刊》《延河》《陕西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现为《丝路情》杂志主编。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