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外地名家 >> 胡曙霞专栏2·桂花小令
详细内容

胡曙霞专栏2·桂花小令

时间:2021-09-06     作者:胡曙霞【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胡曙霞(依然月牙)WC.jpg

作家简介:胡曙霞(笔名:依然月牙),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协会会员。有几百篇文学作品在国家级、省级、市级报刊杂志发表,出版散文集《悬在窗口的幸福》《把每一寸光阴过成良辰美景》《时光静好》《弄花香满衣》等七本,曾获冰心散文集奖、叶圣陶教师文学奖。


  

   

  桂花小令

 

 

1.泡在桂花香里

 

这几天,桂花香得很拥挤。且敞开门,让它们都进来吧。

开窗,开门,开抽屉,开橱柜,一股脑儿,迎面而来。它们挥着翅翼,毫不客气,将小小的房屋填满。

真是奢侈!房屋浸泡浓浓的桂花香,还有比这更浪漫的事吗?张开手臂,拥抱。不得了,那香蹭着你的胸,你的肩,整个儿挂在你的脖,简直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儿。却不会拒绝,只会傻乎乎地笑。在你晕乎乎的时候,它又猛然攀上你的脸,就着圆嘟嘟的脸颊,狠狠地亲一口。

惊了一下,瞪大了眼。用手摸摸脸颊,摸下了一掌香。

桂花开在窗外。满城满城,齐齐儿开。

还有哪座城,栽种如此多的桂?角角落落,边边缝缝,一棵又一棵。也就只有杭州了。

数不清的桂,约好了似的,一起开放。

那香,澎湃汹涌,如同望不到底的深情。

出门走走吧。是被香,推着走的。整条道路,成了香的河流,人在其间,沉沉浮浮,顺流而下。

眼里,心里,手里,都是香。

过节一般,欢呼雀跃了。走在路上,蹦蹦跳跳,用手臂够那些黄灿灿的桂花枝。挤满金色小花的枝条,在手中,一翘,一翘。米粒一般的桂花儿,纷纷扬扬地落了。

香气愈发盛了。

黑色的斑纹蝴蝶,薰得飞不动了。手掌轻轻一拢,晕乎乎地落掌心。

小小的瓢虫也迷醉了。沿着我的裙裾,一点一点往上爬。

锻炼的老人们,越发和蔼了。他们的手,缓缓升起,缓缓放下,似乎担心搅乱这满城的香。

脚步也滞住了。思绪也绊住了。眼睛不知该看哪里。

阳光,锡箔一般,从枝桠的缝隙,一点,两点,漏着。

俯身,闻一闻,这阳光何时也洒了一身的桂花香?弥漫、笼罩、扩散,天地之间充斥着桂花的香。泡在清浅的桂香里,微醺,微醉。抬头,仰望,金色的秋,如透明的河流缓缓流淌。

心轻了,人轻了,脚步也轻了,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翅翼托着你,朝着高远的蓝天,慢慢地飞呀飞……

 

2.路过一棵开花的桂

 

九十月份的杭州,不适合呆在家里。

走吧。出去走一走。

桂花已经很盛了,密匝匝,金灿灿,藏也藏不住。这里,那里,仿佛大胆的眼神,四处出击。一拨又一拨的行人,在桂花的香里,深一脚,浅一脚,喝醉了一般。

走着,走着,就会遇见一棵开花的桂,簇新,闪亮,蓬勃。人从树下过,花在头顶开。这情形,很文艺。不敢动,不敢出声,宛若金色的云朵悬浮头顶。

头顶的那一朵桂花云,会变吗?

风来了。窸窸窣窣,窸窸窣窣,有“雨”落下。伸手捧接,一阵又一阵迷人的桂花雨躺在掌心。

手掌也是金色的。一朵又一朵的桂花,密密铺开。这是世上最美的护手霜吧。经此一握,掌心含香,经久不衰。

愣在一掌的花香里。浑然不觉。青色的发丝,白色的衬衫,蓝色的裙摆,有桂花偷偷躲藏,整个人,也成了一棵开花的桂了吗?

时光就此静止吧。且与桂对饮相酌,千杯不醉。说无常,谈人生,聊哲理,一定会有一句,跌进内心的柔软,漾起眼中的热泪。所谓知己,是惺惺相惜的懂得。

想起《如懿传》中如意与舒妃,两个诗词一般的女子。一样的清冷,一样的深情。她们不屑后宫的明争暗斗,以为守着一颗真心,便会云开月明。谁知,最是无情帝王心。舒妃与如懿的落败,皆因一个“真”,一份“情”。

如懿,一生可如意?自是没有的。舒妃,一生可舒心?也是没有的。

两人因为一样的心性,很多时候,倒成了惺惺相惜的俩人。临死,如懿对皇上说“兰因絮果”,说“花开花落自有时。”此时的如懿定是通透的。

比如这桂的落花,可制成“桂花糖”“桂花糕”“桂花酒”,以另一种形式盛开在寻常百姓的餐桌。

而枝上,亦有新鲜的桂花,前赴后继,开不绝。一朵挨一朵,一簇拥一簇,仿佛恬淡的笑,优雅的容。

伸手,刚好够得着。

轻轻一碰,便有香,“哄”的一下,四散而去。乘着香的撵车,继续前行,前面的前面,依然有一棵又一棵的桂,等着遇见,等着经过。

路过一株桂,一株开花的桂,恍惚,整个人穿过金黄的丝线,也成了一朵淡淡的桂花儿。金黄的头发,金黄的睫毛,金黄的衣裳,安宁美丽,清香益远……

 

3.高调的桂花

 

九月中旬,曾有一场极大的台风。那时,桂才露出零星的朵。大风过境,枝折花落,荡然无存。

一直到十月中旬,桂的枝头,依然不见一朵花,安安静静。心里却时常挂念,一直探寻,前几天总算看到几朵淡淡的桂,却不同于往常的怒放,三三两两,闲庭信步,稀稀疏疏。

心下遗憾,今年的桂,因为台风,到底失了往年的气势。

香气忽然汹涌,是这两天的事。站厨房,香气飞,躺床头,香气绕,坐餐桌,香气缠……简直了,小小陋室,到哪,哪香。

想我的家,在五楼,这么高的地方,却有整屋整屋的香浩浩荡荡。楼下该是如何的场景?

忍不住地开了窗。我的天,一窗子的香,猛得扑进来,登堂入室,差点将人摁倒,需要一个趔趄,才能站稳了脚跟。

哒哒哒,跑下楼。哎呀呀,小区里所有的桂,居然不打一声招呼,齐齐开了!

开就开,还开得那么高调!一团挨一团,一簇连一簇,一嘟噜,一嘟噜,齐刷刷地露出脸庞儿,露出睫毛儿。不娇羞,不掩藏,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看到它。

真是多呀!把绿叶都扒开了,黄嘟嘟染满枝条。真是胖呀!圆圆的,肉肉的,鼓鼓的,压得细枝条几乎弯了去!真是艳呀!黄澄澄,金灿灿,明晃晃,看的人眼睛都挪不开了。

几乎感动得要流泪。

杭州的桂,终于披上金黄的战袍,意气风发地出征了。

金桂、丹桂、银桂,所有的桂,穿着亮闪闪的战甲,挥舞金色的旗帜,憋着小脸蛋,使劲地呐喊。如同潮,如同浪,如同春天一望无际的油菜花,高亢、嘹亮、汹涌。

肥嘟嘟,鲜嫩嫩,蓬松松,香喷喷的桂,活力四射,朝气蓬勃。它们所向披靡,兵临城下。整座城,心甘情愿地臣服了。

空气变得柔软,脚步变得轻盈,笑容变得温暖。

橙色、金色、黄色、淡黄色,是桂,是桂,还是桂呀!

一抬头,满树的桂,在阳光里闪呀闪。

一低头,满地的桂,在路面滚呀滚。

哪里没有桂?哪里都有桂呀。

女儿说,窗外的桂几乎跑进教室,两大团,就在她的课桌旁,摇呀摇,伸手可及。

我调侃,你的课堂也是香的吧。她笑,连枯燥的习题也是香的呢。

沉浸在女儿芬芳的话语里,一抬头,也就看到一棵开满花的桂嵌在窗棂,它们在风中闪呀闪,晃呀晃,又丰腴又美好……

恨不得一把撸下,塞进嘴里,让自己也化成一朵高调的桂,开个天昏地暗,开个惊天动地,开个倾其所有,开个不管不顾……

我相信,经此轰轰烈烈的淬炼,金秋十月的杭城,变得意味绵长……

 

4.一掌香

 

教室旁边的桂花实在开得盛,金灿灿的笑脸贴着玻璃窗,一晃一晃,像打碎了的鸡蛋,好看得很。

孩子们忍不住了,出笼的小鸟一般,朝着桂树飞去。

香,实在香。

操场几乎要倾斜了。站在桂树下,等风吹过,淅淅沥沥,淅淅沥沥,三三两两的桂花,前赴后继地落下来。

细碎,闪亮,金黄,喷香,它们落在孩子的发梢,落在孩子的衣领,落在孩子的袖口,更多的是落在深蓝的塑胶操场。

孩子们仿佛变了样,矜持而又端庄,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他们以桂花着身而自豪。

风渐渐地大了,呼啦啦地吹起来。桂树摇摆枝条,桂花儿密雨一般,窸窸窣窣地落。

天啊,太多了。仿佛一棵摇钱树,无数的小金币从枝头密密麻麻地落下来。

金丝银线交织跌宕,笼罩着树底下的娃娃。他们初初是懵了,反应不过来,被如潮的桂花雨惊吓而住,成了一个木头人。

仅仅只是几秒,忽然触动了声腺,打开了机关,惊喜的喊叫,从心底冲出来,此起彼伏。

啊啊啊,桂花雨!雨!

呀呀呀,浇得我一头一脸啦!

救命!我要被桂花淹没了!

……

这一刻,我看到了世上最动人的景象。孩子是孩子,天真,坦诚,赤裸,快乐,不藏一丝老成。

有多少时候,他们过早地驯化,模仿大人的思维,揣摩成人的心思,按照父母的意愿急急地奔赴在学业的大军上。

沉沉的书包,重重的眼镜,密不透风的安排,让他们成了反季节的蔬菜。脸不是儿童的脸,笑不是儿童的笑。

此刻,一阵桂花雨,将他们原本的模样,彻底地解放。他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语无伦次。

风越发大了,哗啦啦,呼啦啦,滔天的浪一般。桂树几乎弯了腰,左右摇摆,弧形弹起,曲折压下。桂花儿倾尽所有地落下,不留一朵,湍急的水流一般,卷着金色的浪头,朝着树底的孩子,一头一脸地浇灌而下。

于是,他们顶着金灿灿的桂冠,穿着金灿灿的桂衣,踩着金灿灿的桂毯。一个个成了金灿灿的人儿,浑身散发金灿灿的香。

我的眼闪过金灿灿的笑,为这一刻的天真而明媚。

老师,老师,你看我的掌心,足足一捧的桂花。

果然是的,掌心有桂,寸把厚,捧到我眼前。一掌香,迎面而来,冲进鼻翼,抵达肺腑。

老师,送给你!改作业的时候,可以闻一闻。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落入凡间的天使。

我微微地醉了,为这纯善,美好,庄严的心。为这晶莹纯粹的一掌香。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