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史红霞·陕北风情(组章)
详细内容

史红霞·陕北风情(组章)

时间:2021-09-01     作者:史红霞【原创】   阅读


   陕北风情(组章)

                      

黄土地

 

你是用黄色的水彩染黄的吗?还是用炎黄子孙的皮肤铺饰的?

黄土地的黄太迷人了,金子的颜色,金子一样的珍贵,在人们的心目中,塑造了高贵与神圣,纯洁和美德。

是我们民族的颜色,华夏的象征。黄土地蕴藏着丰厚、肥沃,是我们黄皮肤儿女的摇篮,是东方黄色文明的温床。

大河在你身上流淌,草木在你身上葱茏,兽类在你身上奔驰,飞鸟在你头上掠过……我们的队伍,一代代人的队伍,在你的胸膛上走过去了。

猿猴站起来了,没有离开你。

你哺育了人,哺育了黄皮肤的女人、汉子。在这块古老的黄土地上,我们的先人演变、延续、发展了,经受了战争、灾难、毁灭。然而在黄土地上,大踏步走来的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战胜了苦难,赢得了欢乐,驱逐了邪恶,夺得了幸福。

今天,这里是和平、宁静与安定。

冬天枯了,春天荣了,年年望月,岁岁朝阳。黄土地复苏着蓬勃生机,创造着不朽的活体。那流水,那山岩,那花草,那村庄微笑了,笑声滋润了人的期待、希望……

黄土地有黄土地的喜怒悲欢,黄土地有黄土地的风云就幻,黄土地有黄土地的泥沙沉浮,黄土地演义着人类历史的壮歌,编织一个又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

毕竟,黄土地的土层太厚了,春芽在泥土里艰难地萌发柔韧的腰肢。需要疏松,需要垦耕,春苗才会舒展的蔓延。

你要让黄土地上出现更大的奇迹吗,请爱我们的黄土地、理解我们的黄土地吧!把赤诚的心交给黄土地,在黄土地上建起新的业绩我们无愧是黄土地的子孙。

在未来的黄土地上,哪里有闪光的汗珠,哪里就会崛起一座宏伟的大厦。

                   

    啊,毛乌素

 

一簇簇芨芨草,散乱地排列着,向着毛乌素大沙漠的边缘延伸,生命是那样的顽强。

生命,是绿色的,又是一个活体,在与大沙漠的沉寂、死亡抗争,对峙。

终于,芨芨草变得愈来愈少了,大路也淹没了它的轨迹。

芨芨草,变得星星点点,散乱的、懒洋洋地爬上了一个个沙丘,又爬上了一个个沙丘。最后,深埋在沙的下面,那里有它的灵魂在腹腔里叹息。

大路,没有了,似乎也走进了它自己的末日。毛乌素,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吗?

然而,路是不会有尽头的。

汽车的轮印没有了。但是,人,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翻过一座沙丘,又翻过一座沙丘……

走进沙漠的人,滴着汗,滴着血,牵着骆驼,在清脆的驼铃叮咚声中,一步一个脚印,艰涩地向前蚁动。

爬上大沙山的脊背,人和骆驼长长的影像,投射在蔚蓝的苍穹,一轮即将落下的红日,把人和牲畜的影子拉得更长更长的了……

黄昏,躲进大沙山的背面,取出干饼和牛皮囊,一口水,一口饼,就着毛乌素的野风,吃一顿丰富的晚餐。有沙漠的沙、雪山的雪、草原的草、盐海的盐……都掺在其中。面前摆着水果的、牛肉的、梭鱼的罐头。

燃一堆篝火,不仅御寒,这红色的火光,在夜的漠野里,可与星光交辉。火在荒漠之夜,是指引生命存在的明灯。

不是吗?睡一觉醒来,似乎听到了一支驼铃的铃声,铃声里和一阵阵悠长的歌吼,向着这边的火光走来了。

那歌吼,是一个年轻的脚户的,声音粗犷、悠扬、甜美,隐隐约约地抒发着青年人的春情、爱恋、幻想。大漠在歌声里欢腾,春草在歌声里发芽……然而,这里缺少的是女人,他的歌才会这样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和情感的深沉。

歌,愈来愈近,你不是沉寂,不是没有生命的,当两路驼队相会时,毛乌素,你的怀抱里,充满了欢乐,滋长了爱……

生命的青春,在你怀抱中骚动,也在我的心底骚动。

一个明亮的耀眼的太阳升起了,升起在你的大漠那边,我们的脚步走向阳光的灿烂辉煌。

踏上毛乌素,就会领略到,你脚下走过的,是一条充满艰难困苦的创业之路,也是希望的绿色之路。

 

长城颓垣

 

从哪个朝代留下了你?你这历史的遗存,是秦长城?是魏长城还是汉长城?

我站在你的颓垣断臂下,一连问了你几个为什么!你只是静默着,不愿回答。

难道孟姜女在中国的西部,也把你哭到了?

废城墙上的残砖、土坯被风化了,风化了几千年,从来无人问津过。没有人想把你修复,因为你的周围太荒凉了。常来造访的,是草原上的黄羊和放牧在白云山水之间的牛马。

站在残墙上下,拾一片断戟,使我想到了遥远的过去。

我们的先祖,曾经在这里进行过浴血的战斗,战鼓与牛角号的声音撼天动地,刀光剑影,杀出了一个血色的黎明。或许,枪弹的鸣啸,中醉了荒漠平原寂静。这里打过一次、两次阻击战,因为墙皮上留着弹孔,墙砖里镶着锈蚀的弹片……

那些历史上战争,已过去了遥远,是为什么打起来的呢?是为了保卫还是为了民族之间的争执?我不明白。问颓墙,它只是静静地沉默着,不作任何回答。

人们需要和平,人们热爱和平。战争,只是属于战争狂人的。

这里宁静了,打老人们记事起,再没有枪声。顺着起伏的断墙向远望去,那里一片和平、安定的村庄,人们正辛勤地躬耕在田野上。断墙的一边草原上,羊群如片片白云浮动,长鞭声声,牧马人的吆喝,使草原变成一个多姿多彩的活的世界。

古长城,你的断臂颓垣,在我的心目中,和八达岭、山海关、嘉峪关的一样,都有着一样重要的位置。你记载了历史的风云、今昔的悲欢,也激发了人们的雄心壮志。望见你,想到我们的先人之艰苦创业不易;望见你,望见了我们古老民族的璀璨文化,更需要开拓,在你的废墟上建起雄伟的民族灿烂之城。

你那连绵不断的、残缺不全的古长城遗址,在我的心中不断地伸展着、延续着……

我在想,如何更快的把新的长城,我们民族之林的长城迅速地建设起来,这是需要艰苦的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的。

长城,在我的心中修补着、建设着……

                         

另一种生活

 

纷纷扰扰的世界里,人们每日里像开足了的机器不停运转,像蝼蚁般穿梭奔忙,为生活、为事业,为一切所想、所求、所欲,这样紧张的日子、绷紧了的生活。想一想,这是为什么呢?

陕西的钟南山是个好地方,山高清幽,古时候一些人上那儿去找个山洞,搭个茅屋,去隐居,过离群的生活,享受孤独。穿越一千多年后的现代,终南山又热络起来,一些现代人也效仿古人到深山中去,归隐山林。内中各有动因,或避喧嚣,或求长寿,或繁华落尽后的落寞、或问佛向道。但是,这不是真正意义的孤独。这种追求也不是真正的享受孤独。

一个人陷入孤独是容易的,有时是不得已,只能安于孤独。享受孤独却很难做到。需要有超常的意志,不可动摇的定力,目标如一的追求,甚或备受精神的折磨,艰苦生活的重压。孤独者有一个沉重的现实需要面对:即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为追问生存的真谛而做出的努力与付出是值得而有价值的。隐于市的大隐者才是孤独的真正享受者。其人并未与世隔绝,只是执着于自己的追求,周围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赞誉;也没有锦衣玉食,养眼的美眉,销魂的歌舞。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追求的目标最终可否实现,但他认定这种追求是有意义的,是有益的,从未想到给自己的目标添加利润作附加条件。

孤独者先要把自己放下,放下心、放下身。要是放不下自己的心与身,还能指望放下名和利、财与色,那就不用奢谈静心下来去做点有意义的事,领悟人生的真谛,为什么要活着。

孤独必须把持澄怀静明,享受孤独是自我身心的调节,是人生波澜不惊的修为,而不是消极厌世,在孤独中寻觅心灵的纯粹,人性的简单,身心的通透,灵魂的归宿。

古往今来,凡大成者,在他们生命旅程中无不是甘于寂寞,淡泊名利,与孤独相伴行,在孤独中抵达目标,即使是靠众志成城也然。

孤独并不意味着不食人间烟火,不尽人情,不通事理,只是他们不随流俗,有着自己对人生的独特理解,往往跟常人有较大的不同,这样的不同不与社会相抵牾,只是选择不一样而已。

享受孤独需要放弃,放弃那些与生命本质无关的东西,抛弃那些世俗的瓜葛藤蔓,过滤掉漂浮于生命本质之外的浮渣杂质,从而保持生命的本真。

孤独是一个特殊的空间,以它宽广的胸怀,悲悯与无私,包容下你的一切,所有的愤懑、低落、彷徨、无助;给予你沉静,无欲,淡泊、去噪、净化,供你深刻感悟生命的可贵。

一位哲学家说:“人本质上是孤独的,所以只有活得接近本质的人才会真正感受的孤独。”

孤独,人生的一种态度。  


史红霞《西北工人报》.png 

作者简介:史红霞,生于1988年,陕西西安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陕西作协会员。2008年始发作品,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诗刊》《延河》《陕西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现为《丝路情》杂志主编。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