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重庆杂文专栏10·朱晴方:拒绝“二百五”
详细内容

重庆杂文专栏10·朱晴方:拒绝“二百五”

时间:2021-09-01     作者:朱晴方【原创】   阅读

 

现今自己做“二百五”或者意欲把他人做“二百五”的人,真还不少。

先界定一下标题“二百五”的外延,一是有人要把我当“二百五”,二是要把我当“二百五”的人确实是个“二百五”。所以,我拒绝“二百五”来给我“下诱饵”,也拒绝自个不能当“二百五”。

作为首届重庆“十佳读书人”的我,多少还是读了一些书,知道天下的陷阱多,随时都绷紧不能当“二百五”这根神经。所以,当海南一位画家朋友来重庆聚会聊天时,我们都有一个共识:把别人当“二百五”的人,自己本身就是个“二百五”,因为,世上的“二百五”毕竟是极少数。诚然,也有“二百五”遇到“二百五”的,比如网络骗子骗到一些妄想天上掉馅饼的人,先当“二百五”的肯定是受骗者,最后当“二百五”的是必受法律收拾的骗子们。

自从我到党报媒体做起了一位文化人,在全国不少报刊发表了一些文章,于是就被不少的“二百五”盯上了,于是就有人把我当“二百五”看待、使招。

这不?近日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信件,内页上赫然盖有五个大红印章,其标题是:“关于靳尚谊、朱晴方、贾平凹等十位同志荣获‘人民文艺先锋’称号并授予‘共和国甲等一级文艺名家’荣誉职称的通知”。与中国一流画家靳尚谊和一流作家贾平凹“平起平坐”荣获“人民文艺先锋”称号和“共和国甲等一级文艺名家”荣誉职称,我朱晴方能不热血喷涌能不喜出望外?但细读其下内容,什么奖杯、奖品、证书、牌匾等等,一一要付费不可。钱虽不多,三几千元而已,我拿得出,但我觉得受到奇耻大辱一般,我被人家当作“二百五”了!

诸如此类的信件,我每年都要收到若干封。

我喜欢写文章,也喜欢挥毫书画,因此,除了世上泛滥的钱财骗子以为我是“二百五”之外,我还比他人多了作家和书画家两条 “二百五”的途径诱惑。

先说在文章方面的“二百五”吧,仅举一桩例子——

记得约20年前,一天突然接到北京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个男的,他自我介绍说他是某大型论文集子编委会的,姓李,自称“李老师”,他说我的某两篇学术论文(我记不得是什么篇目了)很有质量,他们经过慎重研究,决定收入集子中。我问要不要什么费用。他说按照页码收费,或者买若干本集子。幸好我不是“二百五”,断然婉拒了。但“李老师”一个劲地非要把我当作“二百五”不可,接连好几天来电话怂恿我。我明确回答他:我不想凭此升官,也不想凭此评职称,不必了!可他还是锲而不舍,过后十天半月来一次电话,最后一次还拿我们单位一把手的论文被收录并缴了费用来刺激我。我决然答复他:他是公家出钱,无所谓;我是自个掏腰包,不可比,请你不要再打我的主意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渠道发现了我的那两篇论文的。

至若书画方面的“二百五”遭遇,多得来难以计数,仅说稍微有点印象的吧——

若干年前的一个夏天,我正在午休,朦胧中被手机铃声惊醒,是北京一个自称文化部下属机构的女士打来的。她说:“您是朱晴方老师吗?我们经过权威部门和权威人士的推荐,您有幸和刘大为合作出一本画册……”我清醒她把我当作“二百五”了,便断然拒绝了。她不满地抱怨说:“您知不知道刘大为是什么身份?中国美协主席!您也真是……”

过了没多久,又收到一封来自北京的信件,又捧我为“大师”,邀请我与范曾、欧阳中石、刘大为等五人共同出一本新年台历,而且将我列为第三位刊印。如此拙劣的骗术,只有“二百五”才设计得出来,也只有“二百五”才上钩。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年初,甘肃有一位女士打来电话,说“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需要献大礼,我们甘肃专门成立了一个组委会,要出系列‘大红袍’画册,鉴于您在书画艺术方面的地位和名望……”我一听,又一个“二百五”来了,便一口拒绝了。但对方仍不甘心,没两天又来电话鼓动说:“这个‘大红袍’是少见的哟,是用红色蚕丝而不是用纸来印刷啊,绝对的极品……”

就是在去年,即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前一年,北京某女孩不知经由什么渠道添加了我的微信,先给我聊天谈艺术什么的,觉得还有几分好感,就在暇时礼貌性地回复她一下。三几个月过去了,她说他们是中国邮政授权的,是专门出品精美邮册的,可以帮忙给我出一本书画作品邮册。我警觉起来,问:要不要收费?她说“不收,先帮忙出本邮册样本看看”。我试着电传了若干幅书画作品过去。没几天,对方确实寄来了一本较精美的邮册大样,叫我校对审定。邮册名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中华文化复兴践行者》。我想,一介名不见经传的文化人,竟然碰到有如此好事,遂将疑惑诉说给那女孩。显然,人家最初就定位了我是“二百五”,说零售价2280元一册,但作者只收500元一册,必须订购30册。我假装说“我只订购几册或者10册做个纪念行不行”,她说“绝对不行”;“那订购一半即15册呢?”她说“也不行”。隔了几个月,她降格说“15册也可以印”,但我还是不想当“二百五”!

前几天即入秋之初,又接到北京的一个女士打来的电话,听那声音和套路十分熟悉:“您是朱晴方老师吗?我是中国文联下属机构……”我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说:“你这声音好熟悉哟!以前给我来过电话!”她一听,就知趣地关了电话。

鲁迅先生说过:“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我想说:骗钱有术,有时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富者,在现今法制健全的中国,是绝对没好下场的。所以,奉劝打歪主意走邪门谋财的人,最好不要当“二百五”,也不要轻易地将世上人都看成“二百五”!至少说,在我这里“行不通”!


朱晴方WC.png

作家简介:朱晴方,常用笔名有牛人、方晴、方好、于舟子、赤心木(赤木)等。曾做过中学老师和县委市委机关干部,现为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高级编辑,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杂文学会副会长,重报集团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华龙网书画艺术联谊会常务副会长,重庆市民俗学会副会长,中国民俗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全国各地杂文学会联席会副秘书长。2008年,被评为首届重庆“十佳读书人”。

多年来,在全国150余家媒体发表新闻、学术论文、报告文学、散文、小说、杂文、诗歌、书画等作品若干,获省级及以上奖若干。出版有文学专著《方梦集》《世间怪相录》《吃记者这碗饭》《三栖笔墨》等。其新闻业务专著《模糊新闻举隅》填补了国内新闻领域一个空白,被北京大学等十多所知名重点高校图书馆收藏。其《百联览重庆》一书,被重庆日报誉为“用100副对联为重庆造像”,权威评论为“重庆小百科”。今春又出版的《三栖笔墨.朱晴方诗书画2》,更受到文化界一致好评,被权威评价为“朱晴方现象”。



重庆杂文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