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秦兴川专栏7·《酒盲》之三
详细内容

秦兴川专栏7·《酒盲》之三

时间:2021-08-28     作者:秦兴川【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秦兴川WC.png

作家简介:秦兴川 男、重庆市梁平区高级教师,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梁平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先后在《未来作家》《长江文艺》《四川文学》《重庆文学》《作家视野》《红岩》《红豆》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二十余篇。2016年4月,中篇小说《鼓痴》获第一届浩然文学奖,长篇小说《逃离乡村》获第二届《作家报》二等奖。鲁迅文学院西南第四届青年作家班学员。



  《酒盲》之三

 

 

邓笑天回到老家,都要跟父亲喝上一杯,老母亲虽然反对老石匠一天两顿酒的喝法,但儿子回来了,还是高高兴兴地炒上两个菜,让爷俩尽尽兴。

老石匠邓朝中过了七十岁后,就再也没有出去打过石头了。老石匠就帮着种地,还买了两头牛犊喂养。农闲的时候,老石匠赶着两头牛进了山,待牛儿悠闲啃着草的时候,就拿着镰刀,钻进竹山去割竹枝条,拿回家,去掉叶子,在火上烘烤几天,捆扎成扫帚。到了赶场天,扛一大捆去卖,这样的扫帚,不仅好用,而且牢固,拿到乡街上,很抢手。老石匠得了钱就去乡酒厂打一壶老白干,酒厂的老板跟老石匠很熟,往往把老石匠酒壶提到里屋去舀没掺水的原度酒。

邓笑天的三个姐姐嫁的婆家离尖山子并不远,隔三差五带了儿女去看父母,每次去,手上都少不得提上一壶老白干。有一天,二姐看见老父亲牵着两头牛,肩上还扛了一大捆竹条子,艰难地走在山间的小道上,心痛不已,就赶过去,一手夺过竹条,一手抢过牛绳,嘴上多了埋怨。埋怨父亲自己不惜身体,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像年轻人一样的逞能;又埋怨父亲不懂算计,几把扫帚能买几个钱,还不及人家摸麻将点一炮;同时带着埋怨不会照顾父亲的兄弟,都国家干部了,还让老爸在山里当黄牛。老石匠火了,从女儿手里抢过牛绳,发了火:你老子还没老到手脚动不得的地步,不干活,躺在床上等死?说罢,牵着两头牛犊,径直走了,留下女儿,望着远去的父亲的背影,大把大把地淌着泪。

邓笑天向父亲请教,怎样喝酒才不容易醉?

老石匠笑了,笑得很慈祥,眼角的皱纹挤在了一起,像干了的核桃壳。老石匠问:邓主任在酒席上受了伤?

邓笑天看着父亲,点了点头。

老石匠啜了一口酒,脸上很惬意。你小时候的那点能耐哪儿去了?你不是把陈书记的儿子都趴下了吗?

邓笑天想起小时候酒喝的经历,会心地笑了。

老石匠问邓笑天,喝酒前吃了菜喝了汤没有?

邓笑天摇了摇头。说,一上场就拉开了阵势,哪里还顾得上吃菜!

老石匠喝了一大口酒,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戳,老白干从杯里跳得老高:那还不醉,空腹喝酒,桌上丢丑!老一辈的人常说,喝酒吃肉,喝酒吃肉,你以为是说起是好玩的?你小时候看见我们这些石匠大块大块地吃肉,纯粹是为了解馋?记住了,小子,今后要找人拼酒,先要吃菜填肚子,中间要不断地喝汤,莫光顾着那点猴子尿!

把酒说成猴子尿,是邓笑天的母亲常骂老石匠的专用词,但邓笑天这个时候却感觉到父亲没有骂他的意思。

老石匠又问儿子,都喝了多少?

邓笑天说,都超过一斤了!

老石匠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一斤酒就把你干翻了,起个卵用!我在你这个年纪,翻一番也不在话下!

有一天,邓笑天正在写材料,庄书记到他的办公室说,过两天县巡视员蒋大胜来乡里视察,得好好接待一下。

蒋大胜原来是县组织部长,去年到了年龄,退到二线作了巡视员,庄书记到铁林乡里任党委书记时,他还在任上。大家都知道,县委办一个普通干部能到一个乡里当一把手,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机会,这个时候庄书记请老领导到乡里来巡视,其中的意思连傻子都知道。

邓笑天不敢怠慢,小声地请示书记:按最高规格,到市里去买点鲍鱼和龙虾?

庄书记笑着说,老部长什么鱼虾没吃过,还在乎这些?他能来到我们山里,最好上点我们山里的特色菜。

邓笑天摸了摸头,想不出本地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特色菜,就茫然地望着书记。

庄书记平静地说,老部长有风湿病,听说蛇肉能治风湿。

邓笑天马上担忧起来,说,现在是冬季,蛇都钻在洞子里冬眠去了,怎么弄得出来。

庄书记笑了,说,邓主任是山里长大的,自然想得出办法。

邓笑天想了想,又跟书记商量:我知道老部长喜欢喝两口,买两瓶五粮液吧。

庄书记沉思了一会儿,说,老部长不喜欢大操大办,那样影响不好,再说,五粮液茅台现在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了,听说邓主任是炮制老白干的高手,不如抱一坛来尝尝,说不定倒还合了老部长的意了。

到了视察的日子,巡视员蒋大胜带了三个随从来到铁林乡,庄书记带领在家所有的领导,到大门口去迎接。乡长老任一大早下村去了,临行前专门跟庄书记打了招呼,说是去一个村解决超生问题,这个村百分之八十的育龄妇女都超生了二胎。老任对庄书记说,这个村的妇女太不像话了,两脚一张开就掉出来一个,跟母猪下崽似的,龟儿子的掉在城里也好些嘛,偏要掉到我们这个鬼不拉屎的地方!老任说得咬牙切齿的。庄书记知道老任在指桑骂槐,心里也有气,心想,哪个舅子想呆在你这鬼不下蛋的地方,但脸上露出微笑点点头,同意了老任的看法。

庄书记陪着老部长一行人转了乡政府大院,看了学校,也看了医院。老部长看得很认真,问得很仔细,亲手给病人喂了药,还跟孩子们一起照了相。

中午到了饭点的时候,一行人来到乡政府职工食堂。老部长边走边跟庄书记说,小庄呀,我先跟你打个招呼,你就炒两个小菜,将就吃得了,不能搞大酒大席的,那样传出去影响不好!

庄书记忙说,哪能呢,我一直牢记老领导的教导,绝不铺张浪费,哪能为一顿吃喝,我坏了您一世英名。

大家坐了,除了上面来的四位领导,庄书记与两位副镇长陪了,位子还显得空旷,庄书记又叫邓笑天在下首坐了,好方便端菜倒酒。

菜上桌了,前两道菜都与蛇有关,一道红烧蛇肉,一盆清煲蛇骨汤。红烧蛇肉是用大蒜竹笋野蕨头炝烧,红白相间。蛇骨汤是把蛇肉剔下来的龙骨,用文火花了一整天的功夫熬出来的,像牛奶一样的粘稠,一样的雪白。两道菜刚一端上来,满屋飘香。邓笑天注意到老部长的眼睛闪亮了一下,心里总算踏实了许多。前两天,邓笑天带着办公室的小张,扛了锄头到尖山子去挖蛇,翻了好几座山,才在一条山沟挖到两根菜花蛇,菜花蛇大概是冻僵了,用手去捉的时候,一动也不动。

老部长却发火了:嗯?小庄你怎么搞得这样奢侈?

庄书记笑道,老领导,你看些这些菜都是山里产的,蛇是邓主任遇巧捉到的,没花一分钱,怎么算得上是奢侈呢?

老部长朝邓笑天看了看。邓笑天忙说,回老家尖山子时,看见两条蛇蜷在石头上,就捉了,这东西我们老家多的是,丢了可惜,就拿来做菜了。

庄书记说,怎么能丢了呢,蛇是袪风除湿最佳的食品,老部长有严重的风湿病,吃点不正好?说完,用眼睛瞟了一下大家。

老部长脸色和缓了许多,用征询眼光望了望众人,大家都点了点头。

菜上齐了,不过是些山里人吃的寻常菜,小鸡炖蘑菇、红薯粉炒腊肉、青椒炝苦瓜、黄花皮蛋汤之类。庄书记显得难为情地说,老部长难得到铁林来一次,都是些没花钱的东西,实在不好意思。

老部长倒很高兴,招呼大家动筷子。

庄书记说,无酒不成席嘛,今天我们既然是吃的山里人的菜,也来喝点山里人的老白干。

老部长说,小庄,你是知道我有风症,喝不得酒的,一喝就发痒。

庄书记说,我知道您那点病的,今天是喝的是专门治您身上那病的酒,喝了保证不痛不痒的。

邓笑天连忙打开那坛马蜂窝泡制的高梁酒,当盐泥一拆封,一股寒气浸入到桌子上,接着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儿摄入到每个人的鼻孔中,大家鼻子里有痒痒的感觉,老部长痛快地打了一个喷嚏,接着一股扑鼻的类似桂花香味萦绕在整个房间。

众人问:桂花酒?

老部长却说,蜂蜜酒嘛!

庄书记笑了,说,老领导倒底是酒神,一下子就嗅出来了,马蜂巢泡的。

老部长很惊异:野蜂巢?

庄书记自豪地说,那当然,这东西在铁林这地方也不难找!

老部长“啊”了一声,说,太难得了!

邓笑天再一次从老部长的眼中捕捉到光亮,像夜幕中的划过的一颗流星。

庄书记说,这是治风湿病的良药,也是给男人提神的补药,因此,今天我们就给老部长治治病,也给自己提提神,不算喝酒。说得一桌的人哈哈大笑。

邓笑天从坛子中舀出一小杯递给老部长,众人一看,那酒洁白晶莹、纯净清冽。老部长放在鼻子底下轻轻一嗅,香气馥郁、幽雅怡人。老部长用舌头舔了舔,甘润清冽、沁人心脾、醇厚清香。老部长喝了一小口,只感到绵柔顺滑、爽口尾净、回味悠长。老部长说,我们今天就当药吃了!

众人一阵掌声。

邓笑天给每位领导倒满了酒,自己也倒了一杯,吸取了教训,他在领导们祝酒的过程中,抽空吃了很多的菜,喝了不少的汤。

庄书记在酒桌上最活跃,一反平时板正严肃的面孔,喝酒也最积极,跟每位领导敬酒也不含糊,还不时地给老部长挟蛇肉,舀蛇汤。

老部长吃得全身冒汗,脱了外套放在椅子后背,老部长给大家提了一个问题:你们说什么是好酒?

大家说,年代久的,味道纯的,价格贵的,香味浓的。

老部长摇了摇头,大家虚心向老部长请教,老部长笑而不语。庄书记醒悟过来,说,不敬酒,就想从老部长那里学到经验?说罢,主动上去与老部长碰了杯,一仰脖子,把满杯酒倒进了肚子。大家纷纷效仿,表决心似的一干而尽,老部长只是象征性的抿了一小口。

老部长说,什么是好酒?你们说对了一半,香味浓,价格贵未必是好酒。好酒先喝到嘴里不是酒。老部长停顿了一下,故意卖了个关子。大家问:那是什么?老部长说,喝酒噻!众人醒悟,又一起喝了半杯。老部长说,喝到嘴里是心情,如果一下子感觉到神清气爽、兴致盎然,有急于想再喝第二口的心情,那是好酒。好酒喝到肚里心不慌,口不干,差的酒下肚后毛焦火辣、口干舌燥。这就好像去旅游,如果来到一个青山绿水、花团锦簇、人间仙境的地方,你不会觉得春暖花开、神清气爽吗?你不留恋吗?

大家响起热烈的掌声。

老部长又给大家出了一道题:是好酒醒得快,还是差酒醒得快?

大家的答案各有千秋。

老部长笑了,叫答好酒醒得快的喝半杯。答好酒的以为自己答错了,心甘情愿的喝了半杯。

老部长却说,恭喜你们了,你们答对了,这半杯酒算是奖励给你们了。好洒确实醒得快,不会上头,酒醒后,还会精神抖擞,拿起空杯一闻,嗬!昨夜浓香今未散,还想喝。

又对另一半说,得惩罚你们一杯酒,喝了大半辈子酒,也不知醉了多少回,就没有总结出好洒醒得快的道理,该不该罚?

几位说错了的都叫道该罚该罚,一口干了杯中的酒。庄书记属于说错的一组,很豪迈地干了杯中的酒,就上卫生间去了。

大家都有了分醉意,老部长却异常清醒。有的醒悟过来,说,老部长给我们讲酒不是目的,目的是让我们把酒喝好。大家又纷纷嚷道,本来是给老部长治病的,治了我们的病,嚷着又要给老部长敬酒。

老部长笑着把酒杯压住,说,我不是不想喝,是觉得这酒太珍贵了,舍不得喝。又说,这样的好酒要品,只有慢慢地品,才能品出它的价值。

庄书记说,老部长要觉得这是个好东西,我再给你弄两坛。

老部长说,弄两坛来?那么容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们这地方土地呈碱性,马蜂根本就不能生存,只有遇到气候变异的年份才会有马蜂,就是遇巧有了,也不易去摘蜂巢,摘来了也不易泡好酒,蜂巢有毒,你们知道吗?

大家听说有毒,手像似被火烫了一般放下杯子。老部长哈哈大笑,说,你们放心喝,不会药死你们的。又问,你们知道这酒是怎么泡制的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

老部长说,这蜂巢经过高温蒸熟后,又用冰块煨了一个多月,把余毒全排出来才用纯高梁酒泡制而成的。老部长问邓笑天是不是这样。

邓笑天连忙点了点头,说,老部长果然了得,算得上是酒中神仙了。说完要给老部长敬酒。

老部长却自己倒满了一杯,又给邓笑天倒了一杯,指着桌上的蛇肉说,你们以为我不知道,这蛇来得容易么?可不要忘记了,我可是畜牧专业出身的,这大冬天的,邓主任哪里那么遇了巧,拾到两根蛇?我知道你们的想法,都是为了我这该死的病。说罢站起来,说,邓主任,你费心了!说完仰头干完一整杯。

邓笑天心头一热,慌忙站起来,双手端着杯子,跟着干完了一大杯。

自打那以后,邓笑天经常在家乡尖山子一带转悠,果然再难得遇到马蜂窝,好不容易找到了,又细细地泡制好酒,给老部长送去,又常在山里收一些蛇,也给老部长送去。

 

(该文原刊于《红岩》2018年第4期。未完,待续——编者)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