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7·妙 果 幻 影 郑辅源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7·妙 果 幻 影 郑辅源

时间:2021-08-25     作者:妙 果 幻 影 郑辅源【原创】   阅读

 

  妙果·纪录片《第六医院》

 

    现实是如此不寻常,没必要为它撰写虚构故事

               ——纪录片《第六医院》

 纪录片《第六医院》.jpg

 

2021年7月,第74届戛纳电影节在口罩中开幕闭幕了。

一年半没完没了的疫情,医院成了人类社会的主角。许多影片都有医院的故事和场景,生老病死、悲哀喜乐离不开医院。引人注目的有一部晔晔(Ye Ye )导演的纪录片《H6》,影片入围了戛纳特别展映单元,可以说一鸣惊人。

这是旅法中国年轻导演晔晔的第一部影片。

故事围绕着医院展开,特别是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这座全国、乃至全世界医学界享有盛誉的医院展开。一提到这所医院,我就马上想到陈中伟医生,他是世界“断肢再植之父”。1963年,外科医生陈中伟在这里成功进行了世界首例“断肢再植”手术,成为世界上第一例成功接活断肢的医生,载入世界骨外科历史。这所医院每年门诊量两百多万例,导演用摄影机记录了众生相,梳理出一部动人心弦的影片。

这部纪录片非常朴素,不但把医院的里里外外都收入镜头,最难能可贵的是,导演用人物写生手法,细腻地把病人和家属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穿插铺展犹如故事片:安徽来的路边水果摊主的孙女被公车撞到,压断了手指,心痛之余希望得到公交公司的赔偿;重庆来的农民工意外摔伤,全身瘫痪,面临是否动脑手术的问题;宁波慈溪一个爱女心切的父亲妻女出车祸,他守护女儿,天天给她唱歌,对女儿隐瞒母亲已去世的噩耗;安徽老乡千里迢迢来上海置换双膝,即便要饭也坚持康复治疗,虽潦倒但很自尊,生活有序;八十多岁上海老太太昏迷不醒,老伴天天恩爱地守护身边……

影片注意光线效果,画面构图很美。特别是走路蹒跚的安徽老乡的镜头,像油画一样。

这些在医院相聚的普通人展现了中国人强烈的家庭观念、亲情观念和责任观念,在人生遇到不幸的重大变故时,面对疾病守望相助、共渡患难。

除了患者和家属,影片也刻画了医生、护士和清洁人员、理发师等其他护理人员的形象,他们与病人、家属的密切联系。

镜头中除了诊疗室之外,连中西药房、食堂厨房等也都一一展现。其中洋洋大观的中药房是在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拍摄的。影片包罗万象而又有条有序,苦中作乐很感人,充满人情,也很有幽默感,堪称为一部宏伟的生命交响曲。特别是看到中医推拿正骨医生麻利干脆治病那一段,全场都乐了。

不由让我联想到两部欧洲故事片,一部是获得了金棕榈等国际大奖的《爱》,为了让病痛中的老伴“解脱”,老头用枕头闷死了她;还有今年入围戛纳的《一切顺利》,一个中风后的富翁,因生活不能像以前那么享受自如,要女儿帮他安乐死,但这在法国违法,他就不惜巨款到瑞士安乐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种对生命的态度、生死的观念,跟晔晔表现的医院人群截然不同,后者极其尊重生命、珍惜生命,热爱生命。

为了了解导演为什么想到拍摄这部纪录片,怎么筹备,又是怎么能在一所大医院里拍摄记录了这些人的状态,笔者专门采访了年轻女导演晔晔。

她说:“多年以来,我发现海外很难在主流大银幕上看到真正的、有情感细节的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我眼中的中国人有着炽烈的关爱、坚定的扶持、隐忍的历练、明亮的乐观。我渴望用最朴素却最有力量的方式,来讲述真实的中国人的故事。”

对于纪录片,她表示:“现实是如此不寻常,以至于我觉得没有必要为它撰写虚构的故事。在法国,有人说 ‘ la réalité dépasse souvent la fiction.’——现实往往超越了虚构。的确如此。”

晔晔是哈尔滨人,虽然学习理工科但从小向往艺术。1997年国内珠宝行业伊始,她或许觉得可以向艺术靠拢,选择进入武汉大学珠宝学院学习珠宝鉴定。2001年到巴黎留学,学习美术预科和法语,从零起步重新考进兰斯美院,学习工业设计,4年后毕业,又进入法国瓷都利摩日国立美院,沉下心来研学艺术功用化。毕业后,她开始用小DV拍摄影像,朋友发现她有画面叙事的天赋,建议她学电影。晔晔就考入巴黎的ESEC 法国高等电影学院,面试后校长建议她学纪录片。以前她一直认为电影离自己太遥远,从来没想过。但学习后,她不仅很喜欢,也觉得自己很适合从事影视行业。

毕业后晔晔曾经当过新华社视频报道员,一年后决定把大部分的时间用来专注于艺术创作。作为自由职业者,她做过影视及大型演出的项目统筹、制片助理,当过《狼图腾》视觉特效助理、吕克·贝松编剧制作的《勇士之门》的现场视效师,在现场工作和项目管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14年,因为脑炎,她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经历了7次脊髓穿刺。她在医院里深深体会到中西方人对生活的态度、对生命的理解和对生死的观念都有很大的差异。住院的经历,让她对医院非常了解,也让她产生了一个愿望,做一部以中国人在医院里发生的故事为题材的电影。

病愈回国后,她和很多朋友谈了拍片的想法。一位朋友将她推荐到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室故事》电视纪实节目摄制组,晔晔加入了拍摄团队,并成为执机导演。剧组在医院里安装了一百来个固定摄像头,24小时不间断地拍摄了三个月。

此时,晔晔正在构思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她想用人物写生式的方法拍摄一部表现人的感情的纪录片。在拍第一季的四个月中,看到医院往来病人和家属,她进行了深入的调研与思考,构思了几组人物,写下了脚本构架。

在拍摄第二季“急诊室故事”时,晔晔根据剧本框架在人群中择选几组人物,征得他们的同意,建立相互信任关系后,四个月内拍摄了大量的素材。有住院病人还去上海最著名的中医医院看病吃中药,影片中的洋洋大观的中药房就是在那儿拍摄的。

回到法国后着手后期制作,前期由于缺乏资金,晔晔只能工作之余自己动手整理素材和粗剪。四年后,她遇到了法国制片人Jean-Marie Gigon,才组队完成了最终剪辑及配乐,在2019年疫情之前调色完毕,2020年电影成片。

晔晔说:“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和在漫长的剪辑过程中,我的心情一直难以平静。有时我是边流泪边拍摄或剪辑的;有时一些有趣的事情也使我畅怀大笑。最让我难忘并受益良多的是,医院这个极度压缩的微型社会,让我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倍放大了我思考的维度,也使我本来相对锐化的个人边界变得更为开放客观包容和理智。”

她表示:“曾有人认为片子缺少观点,我认为这是一部纪录片,所以也可以说以何种手段来记录,记录下来的是什么内容就是我的个人观点。观众从头到尾看完影片的过程就是对我观点的阅读,观影之后的评论就是对我观点的解读,而观后产生的不同的感受甚至情绪,就是多元的文化同我观点的交流。观众看完后所产生的最直接的个人感想也正是一个纪录片导演所能够留给观众的最大的认知空间,这是一部剧情片形式的纪录片。没有画外音,没有访谈的一部众生相纪录片。在我看来,这似乎更感人。所以我没跟任何人妥协,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到底。后来碰到了制片人Jean-Marie Gigon,他也有过重病住院的经历,所以很认同作品的方向和理念。他认为亲情和人与人之间的细腻的情感是最有国际性的。在他的组织下,我们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法国编辑这部影片,并将片子提交戛纳电影节。”

影片一举入围了戛纳电影节,得到了广泛好评。华裔年轻纪录片导演晔晔就此登上了国际影坛。


高醇芳,笔名妙果.jpg 

作者简介高醇芳,笔名妙果,出生于上海,曾就读于沪上名校:上海第三女子中学(中西女中)、复旦中学。先后在香港大学语言中心及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教授中文。出版有《风中玫瑰》(“宋庆龄文献资料与研究”系列丛书的第一本),作品刊登于《作家文摘》等报刊杂志。2004年创办了巴黎中国电影节,翻译了160多部电影台词,为12本电影节画册撰写了480多篇电影简介。她也是戛纳电影节的中文媒体记者,为中国《电影》杂志等撰写文章。荣获过巴黎市政府金质大奖章、法国政府学术教育骑士勋章、中国广电总局中国电影优秀推广人荣誉奖、法国政府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中华之光》最高荣誉等。

 

 

  幻影·诗二首

 

无为有处

 

只因纸贵搬离洛阳

离开长安  缘为牡丹

即从巴峡穿巫峡

两岸猿声啼不住

青山绿水间

天下寒士无觅处

草堂边  人声鼎沸

广厦万千  

视而不见

鸟语花香  桃源现世

偶有饿莩  皆是酒醉

且作罢

清茶 手机 电视

清静处

可怜不堪重负的沙发

 

不再惧怕

 

自从阎罗绑去了

兄弟

我不再惧怕

佛祖上帝

来时如梦  去时似云烟雾气

何必对小鬼撒旦

倍感惊悸

 

山川大地

活着不争不抢

离开尘世

情与物  还有供器

不再留恋

泥土分解了躯体

再次组合的中子元子

宇宙浩瀚之中

谁在玩弄  深遂


幻影,重庆市人.jpg 

作者简介幻影,重庆市人,长期从事基层政府工作,接触草根文化,了解农村和城市群众需求。其放浪形骸与温文尔雅兼容的性格造就喜欢夸父追日,也喜欢“凄凄惨惨戚戚”

 

 

  郑辅源·长篇小说《南市传奇》节选

                    

高爷笑了“小汪,你还真是用心听我说话了,没错儿,要是按照老祖宗留下的说法,真就是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汪昊德说“高爷,您给我说说,这是嘛意思呢?”

“先说这大隐,这其中的‘朝’,指的是朝廷,那就是皇上的跟前。老祖宗的意思是,你即便是做了大官儿,到了金銮殿上,在皇上的眼目前跟百官同殿称臣,可是你绝对不能实话实说。为什么呢?你别忘了,自古伴君如伴虎。你官再大,也不是皇亲国戚,不是皇上肚子里的蛔虫,你能知道皇上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汪昊德说“那谁能知道呀!”

“对呀!不光皇上的心思你不知道,你身边的文武百官,也都是各有各的小九九、各打各的铁算盘,这就要用得上‘大隐’了。大隐,讲的就是你要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心实意,学会察言观色,学会揣摩周围人的真实想法,上至皇上,下到百官,你都得揣摩到了,揣摩透了、揣摩细了、揣摩足了,然后不露声色的、不动声色的,按照皇上的思路去想、去说、去做,这样才能保自己平安无事。大隐,指的就是,躲起来,隐蔽自己,在高枝儿上保护自己,不让自己摔到地上,不被同在高枝儿上的同类伤害,这就是大隐隐于朝。”

汪昊德恍然大悟说“高爷,是不是说,大官儿也得学会说瞎话儿来保护自己?”

“明白了吧?即便是现在,你当的官儿再大,也得揣摩上意,隐蔽真心,这就是大隐。

汪昊德摇了摇脑袋“看来这当大官儿真不容易。那中隐呢?”

“中隐隐于市,是说有聪明人看透了皇宫内院的肮脏和龌龊,绝对不在向上爬上下功夫,心甘情愿的做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能经商的经商,能教书的教书,喜欢勤行的就开个饭馆儿,愿意守铺儿的就干个旅店,不图高官厚禄,只想与世无争,凭自己的本事,本来可以弄个一官半职,他偏偏的看透了这个世界,只求无欲无求,平平安安的终老一生。这种克制人生欲望的智慧,就是中隐。”

汪昊德感慨的说到“这应该像您说的,真是聪明人。高爷,那小隐是不是说的就是咱们平民百姓呀?”

“是平民百姓,但是却是有大能为的人。有抱负,有想法,有眼光,有洞察社会的能力,却能够隐藏起自己的真实面目,老老实实的在芸芸众生中生活,不张扬,不出头露面,平平静静的走自己的人生道路。这就是小隐。”

“高爷,听您说的这三隐,应该都属于高人呀!”

“没错儿!可是这三隐还不高,不过都是为了求得自身的平安,而隐忍在高处、隐忍在社会,隐忍在底层,这三隐还不能称为高人。”

汪昊德一听奇怪了“怎么着?高爷,能做到这三隐的还不能称为高人吗?”

高爷摇了摇头说道“这要做到高瞻远瞩,那得说是小隐隐于朝,中隐隐于世,大隐隐于野。”

汪昊德说“高爷,这三隐跟您刚说的三隐有什么不同吗”

高爷说“当然不同!刚才我说的那三隐,不过都是从个人的层面想事做事,只考虑明哲保身,没想到救危济困,所以还都不是高人。”

汪昊德说“那您说的这后三种三隐,又是嘛样儿的呢?”

高爷伸出中指、食指、小指说道“这后三隐,才是大智慧、大德行、大眼光、大行止的高人。”

汪昊德急迫的说“高爷,您快给我说说,怎么这个大隐隐于朝还比不了那小隐隐于朝呢?

高爷说“这就要看你是怎么评价一个人的修为了。小隐隐于朝,是指一个人十年寒窗,历经乡试、殿试、进入三甲,在秀才、举人、进士的基础上,皇上钦点状元、榜眼、探花,一朝入朝为官,用自己的聪明智慧,辅佐皇上,团结百官,不随波逐流,能为民请命,既不被皇上猜忌,又不被百官嫉恨,隐藏自己的小欲望,成就天下的大功德,这是高人,但只是高人中的小智慧。”

汪昊德一听“我的妈呀!我说高爷,这还是小智慧哪?”

“对!这只是小智慧。往上更进一步的,就是中隐隐于世。”

汪昊德不解的说道“高爷,刚才您说的也是中隐隐于世。”

高爷说“这两个中隐有根本的区别。这后一个中隐隐于世,指的是一身正气、敢作敢当,在这良莠不齐到社会中,敢于仗义执言,敢于鞭挞丑恶,以一己之力,为百姓谋幸福,为社会求公道,为人生写正义,有勇、有谋、有胆识、有作为,而又善于依据官服的条律惩治败类、保护自己的人,这才是中隐隐于世的中等高人。”

汪昊德一吐舌头说“这就是英雄好汉了,这才是中等的高人呀?那上等的高人嘛样儿呀?”

“要说起这上等的高人,那就得说是大隐隐于野的救世豪杰了。这号儿高人,有宽广的胸怀,有进步的思想,有远大的抱负,有警醒的前瞻,虽然在这浑浊不堪的人世间暂时栖身,但是能够对社会弊端洞若观火,对官宦贪腐深恶痛绝,这种大智慧的人,犹如龙潜深海、虎卧重山,一旦龙吟虎啸,就能改地换天。这就是大隐隐于野的盖世英豪!”

  (——节选自《南市传奇》)

 

郑辅源(沧海默风).jpg

作者简介郑辅源(沧海默风),男,一九四八年生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大庆市戏剧工作室专业作家,大庆电视台制片人、撰稿人、主持人,退休后坚持笔耕不辍,创作了长篇小说《黑狐外传》,中篇小说《遭遇洪峰》,长篇评书《杀手惊魂》,目前正在创作长篇小说《南市传奇》。中篇小说《遭遇洪峰》由黑龙江省广播电视台播出。大庆电视台由他主播的民生新闻栏目《大城小事》,三年间接连被评选为《大庆市新闻品牌栏目》《黑龙江省十大精品新闻栏目》《中国民生新闻创新栏目》。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