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巴渝微言 >>文化索微 >> 张坤·古诗词里女足亦疯狂
详细内容

张坤·古诗词里女足亦疯狂

时间:2021-08-22     作者:张坤【原创】   阅读

 

现在足球运动很受世界人民的喜欢,世界各国不仅组建了男子足球队,还组建了女子足球队。其实在我国古代,也是一个足球大国,有着悠久的足球运动传统。蹴鞠,是一种类似于现代足球的运动,“蹴”是踢的意思,“鞠”指的是球。值得一提的是,蹴鞠就被认为是足球的前身。

我国古代的很多大诗人们不仅喜欢蹴鞠,还描绘了蹴鞠的热闹场面。如一千多年前的李白在盛世的唐朝写下了“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的诗篇,宋代的陆游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蹴鞠爱好者。他曾经在自己的很多首诗歌作品中都描写了蹴鞠的场景或表达对蹴鞠的喜爱。在陆游那些流传千年的诗词里,蹴鞠出现在不同的场合,有着不同的意义。“乡村年少那知此,处处喧呼蹴鞠场”,蹴鞠是乡村少年在田野间和小伙伴们嬉戏的玩具;“寒食梁州十万家,秋千蹴鞠尚豪华”,蹴鞠也是豪华之家的富人游戏。“蹴鞠场边万人看,秋千旗下一春忙”,蹴鞠可以是万人观看的比赛盛况;“路入梁州似掌平,秋千蹴鞠趁清明”,蹴鞠也可以是三两好友之间感情交流的媒介。

更让人惊叹不已的是古代足球并不仅仅是男子的专利,古代那些足不出户的女子有很多也是蹴鞠场上的“健将”。蹴鞠在唐代就深受女性欢迎。唐人王建有一首《宫词》记叙宫中女子在寒食节踢球的情景:“宿妆残粉未明天,总在昭阳花树边。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还有一首宫词《内人踢球赋》对于当时宫女踢球的娇美姿态和高超球技都有详细的描述:“球体兮似珠,人颜兮似玉”;“疑履地兮不履其地,疑腾虚兮还践其实”;“雷声婉转,进退有据”;“球不离足,足不离球”。唐代女性蹴鞠不仅仅局限于皇室,民间女子也爱好蹴鞠。唐人康骈写的《剧谈录》中记载了一个女子踢球的故事:京兆府官吏王超,有一天走过长安城胜业坊北街,“时春雨初霁,有一三鬟女子,年可十六八,衣装褴褛,穿木屐于道侧槐树下。值军中少年蹴鞠,接而送之,直高数丈,于是观看渐众”。一位十几岁的小女生能够接住不期而至的足球,而且还能一脚把球踢得数丈高,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可见其技艺之精湛。

“谁说女子不如男”,描绘出蹴鞠比赛热烈场面的要数明代翰林院修撰钱福的一首题为《蹴鞠》的诗,描写两个妙龄少女比赛蹴鞠的场景:“蹴鞠当场二月天,仙风吹下两婵娟。汗沾粉面花含露,尘扑蛾眉柳带烟。翠袖低垂笼玉笋,红裙斜曳露金莲。几回蹴罢娇无力,恨杀长安美少年。”诗里写春光明媚的二月天,两个少女自在开心地蹴鞠,神态优美、形象生动。据说崇祯皇帝的田贵妃也是位蹴鞠高手,经常在皇宫内组织比赛和表演,诗人王誉有一首《崇祯宫词》描写道:锦骱平铺界紫庭,裙彩风度压娉婷。天边自结齐云社,一簇彩云飞便停。

古代的蹴鞠运动已经有了专门的玩法。韦庄《宫词》云:“内宫初赐清明火,上相闲分白打钱。”那时女子蹴球是一种没有球门和激烈对抗的“白打”踢法,即以踢各种灵巧的花样动作取胜,因为是表演性的,所以也被称之为蹴鞠舞。唐代的蹴鞠因球体变轻了,又无激烈的争夺、奔跑,开始有了女子蹴球活动。女子蹴球的踢法是不用球门,以踢得高、踢出花样为能事,俗称为“白打”。唐王建的《宫词一百首》中,有五首是反映蹴鞠运动的作品,其中就有两首描述了皇宫女子蹴鞠运动的情景:(一)殿前铺设两边楼,寒食宫人步打球。一半走来争跪拜,上棚先谢得头筹。(二)宿妆残粉未明天,总立昭阳花树边。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

我国元代散曲中描绘蹴鞠的也有很多,如元萨都剌的套数《南吕·一枝花·妓女蹴鞠》,也有描写女子蹴鞠运动的精彩场面:红香脸衬霞,玉润钗横燕。月弯眉敛翠,云亸鬓堆蝉。绝色婵娟,毕罢了歌舞花前宴,习学成齐云天下圆。受用尽绿窗前饭饱茶馀,拣择下粉墙内花阴日转。在这套曲中,既描写了女子蹴鞠时的种种情状与姿态,又描写了她们娴熟的蹴球技巧技法与风采,诸如“打着对合扇拐”,“踢着对鸳鸯扣”,“对泛处使穿肷抹膝的撺搭”,“(扌耎)俊处使佛袖沾衣的撇演”,“妆翘处使回身出鬓的披肩”,等等。元汤舜民的散套《双调·寿阳曲·蹴鞠》:“软履香泥润,轻衫香雾湿,几追陪五陵豪贵。脚到处春风步步随,占人间一团和气。”描写女子蹴鞠香汗淋漓,为的是供五陵豪贵娱乐观赏。元代郭翼,明末李渔也有描写女子踢球的诗。元明时,蹴鞠的盛行可从戏曲中反映出来,如“女校尉”便是以散曲形式唱女子蹴鞠。明崇祯田皇妃就是一位“球星”。据王誉《崇祯宫词》曰:“锦骱平铺界紫庭,裙彩风度压娉婷。天边自结齐云社,一簇彩云飞便停。”明代杜堇还绘有《仕女图·蹴鞠》。当时还出现一位精于蹴鞠的女子彭云秀,人称“女流清芳”。

古代蹴鞠也与现代足球队一样,有一专门的女艺人和教练。据《太平清话》记载:“国初,彭氏云秀,以女流清芬,挟是技(踢球)游江湖。叩之,谓有解一十六。詹同文赠之以滚弄行诗”。上海博物馆中,有明人杜董绘的《仕女图》,为描绘明代大家闺秀生活的长卷,其中就绘有三个服饰华美的女子在花树间踢球。明末人王誉昌的《崇祯宫词》诗曰:“有天边自结齐云江,一籁彩云飞便停”。可见在深宫廷院中,尚有女子在玩蹴鞠游戏。 第一个女球星兼教练是五代后蜀主的妃子花蕊夫人,而且教导有方,屡屡赢球,有她自己的诗为证:“自教宫女学打球,玉鞍初跨柳腰柔。上朋知是宫家队,遍遍长赢第一球。”元代关汉卿创作的散曲《女校尉》中这样描述女子蹴鞠:“换步那踪,趋前退后,侧脚傍行”。萨都刺《妓女蹴鞠》散曲中说:“毕罢了歌舞花前宴,习学成齐云天下圆”。类似的女性蹴鞠已经不是个人休闲,而是艺伎操练蹴鞠专供人们观赏娱乐,这些女子被称为“蹴鞠伎”。女子蹴鞠艺人的表演,在消闲娱乐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茶馀饭饱邀故友,谢馆秦楼,散闷消愁,唯蹴鞠最风流,演习得踢打温柔。”邓玉宾的《仕女园社气球双关》曰:“似这般女校尉从来较少,随圆社常将蹴鞠抱抛,占场儿陪伴了英豪”等等。

当然古代也已经有了球迷,见于记载的女球迷是明代金陵妓女马如玉,她看完女子足球比赛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写了一首《踢球》诗:“腰肢袅袅力微微,滚滚红尘指羽衣。偃月鬓边星欲坠,石榴裙底凤比飞。”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