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大家点赞 >> 熊庆元专栏2·我的西藏情缘
详细内容

熊庆元专栏2·我的西藏情缘

时间:2021-08-04     作者:熊庆元【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熊庆元WC.png

作家简介:熊庆元,重庆日报报业集团退休干部,中共党员,主任编辑,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曾任西藏日报社日喀则记者站副站长、重庆日报农村部副主任、重庆农村报总编辑、重庆日报区县部主任,2003年退休后,先后担任重庆日报报业集团离退休党总支委员兼支部书记、市委老干部局《老同志生活》杂志执行副总编辑、重庆市新闻出版局报刊审读专家、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审读专家、重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巴人》杂志执行副主编、《巴渝文化报》总顾问等职。现任重庆市杂文学会副会长、《重庆杂文》执行副主编。代表作有《西藏纪事》《院坝闲话》《土家民俗·秀山打闹》,执行副主编《庚子战“役”·重庆市杂文学会会员作品选集》。


 

 

      我的西藏情缘

  ——写在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

 

今年是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又再次考察西藏。这勾起了40年前我支援西藏与西藏和藏族人民结下的深厚情缘的回忆。

那是在粉碎“四人帮”后,西藏向中央要求调新闻干部支援西藏日报社工作,中央决定在全国八个省市新闻单位调二十名业务骨干到西藏日报,我有幸成为重庆市唯一的一名援藏新闻业务调干,于1978年8月到西藏日报社,成为一名驻站记者,先在拉萨市记者站任记者,然后在日喀则记者站任主持工作的副站长在援藏的四年间,使我在与西藏和西藏人民的接触中,更认识了西藏,更热爱西藏,特别热爱那勤劳、勇敢、智慧、纯朴、真诚、善良的西藏人民。


熊庆元 在藏北骑马.png


我爱西藏的美。从进藏那一天一进入拉萨河谷,拉萨平原的美,就紧紧勾住了我的心,勾住了我的魂。在之后四年的工作中,我浏览了藏北草原的牧放图、亚东至岗巴至樟木口岸的边陲美光、“西藏的江南”林芝和“药材之洲”米林的绿色宝库、世界高湖拉木措巴松措等湖泊的洁净秀丽、珠穆朗玛峰的雄奇壮观、雅鲁藏布江的汹涌澎湃……每到一处,无不为祖国西藏河山的美丽而陶醉、而自豪、而骄傲。难怪祖祖辈辈的藏族儿女为捍卫祖国的统一、为捍卫民族的尊严,而战斗,而流血,而牺牲。

我爱藏族人民的勤劳、勇敢和智慧。是这个伟大的民族创造了西藏悠久而厚重的历史和古老文明。那许许多多的具有浓厚神话色彩的传说故事,那影响世界的藏传佛教文化,那座座金碧辉煌的宏伟庙宇,以及那广医众生的藏医藏药……无一不说明,西藏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勤劳的民族,勇敢的民族,智慧的民族。西藏过去的落后,并不是民族的愚昧、民族的无能,而是桎梏于藏族人民的农奴制社会。在西藏工作年间,让我亲眼看见西藏人民砸碎了农奴制社会的枷锁后,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正确领导下,在祖国内地各族人民的支援下, 排除各种干扰,创造出的伟大业绩。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和党中央对西藏工作重要指示的贯彻后,他们解放思想,激情满怀,那种为祖国富强、为西藏建设、为治穷致富而奋发图强、开拓进取的拼搏精神,在全西藏无处不见,无处不让人感动。

我爱西藏民族的纯朴、真诚和善良。有几件事,让我终生难忘。一件是在一次去林芝采访途中,在车上我给一位藏族老人让座,这位藏族老人感动而深情地对我说:“我们藏族人民对汉族人民是友好的,是几千年的民族友谊。你来西藏工作,要是碰到生命危险时,我们藏族人民是会用生命保护你们的。”第二件事是一次我去藏北纳木湖采访,夜宿纳木湖畔的草原帐篷里。晚上,我看见个人整夜在帐篷外动,第二天,陪同我采访当翻译的县委办公室藏族秘书告诉我,个人是公社派来保护我通夜执勤的民兵。这证明了那位藏族老人说的藏族人民是会用生命保护我们之真情。第三件事是在藏北当雄县公塘区采访时,因我不会骑马,藏族区委书记吴间次仁对我说:“在西藏工作不会骑马可不行,今天下午我教你骑马,明天我们一起骑马到牧场采访。”一个下午,他从如何上马,如何坐鞍,如何牵缰绳,到如何让马跑快,如何让马走慢,如何让马停下……我永远不会忘记,是藏族同胞教会了我骑马。第四件事是一次我到米林县采访,夜宿生产队长大仲多家,为了招待好我这位他家的第一个汉族“尊贵”客人,让我吃好住好,出去借米借肉的情景……一切的一切,无不体现出藏族人民对汉族人民的情谊,体现出藏族人民的纯朴、真诚与善良。


熊庆元 在樟木口岸夏尔巴人新村采访,与夏尔巴人合影.png


我也热爱在西藏工作的汉族和其他各族的干部群众。因为都来自五湖四海,所以,在那里工作的人们,大家都和谐相处,团结合作,共同为西藏人民服务。有了困难,大家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有了好吃好喝的,哪怕是一把青菜,大家也一起享受;有了错误,大家互相批评,互不计较……这正是和谐社会的体现。这其中,也有我许多难忘的人。

我还感动于藏族领导对我的信任。在报社领导我的有两位藏族同志:单增和群觉。他们自始至终对我都给予极大的信任,有重要的任务都愿意交给我。最使我不忘的是他们把培养藏族第一位女记者的任务,也交给了我。那是1981年1月初,编辑部打电话到日喀则记者站,令我速回报社,有任务交给我。我回到报社后,他们对我说,有一个任务,把白玛乔同志交给你带一年,她可是我们培养的藏族第一位女记者。我在领导面前表示,一定尽我的努力,把她带好。白玛乔是一位自强的时代女性,她不负领导的期望,在这一年里,吃苦耐劳,发奋努力,不但业务进步非常快,而且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还担任了编辑部主任。

艰苦能锻炼人,艰苦更能凝结人的情感,留住人的情缘。在西藏工作,那绝对比在内地工作艰苦得多;特别是在西藏记者工作,除了生活方面的艰苦外,常年在农村牧区跑,那艰苦就更不用说了,就交通不便这一条,在内地工作时就很难想象。但正是这些艰苦,更留下了我对西藏难忘的记忆、难忘的情缘。在西藏工作四年间,我两次遇车祸,一次差点掉进雅鲁藏布江,一次翻进了拉萨河;还遇到了两次生命危险,一次是犯病到医院治疗,打青霉素过敏;一次是休假返藏,严重高原反应带来高山心脏病、高山高血压一起暴发,两次都因医院抢救及时,免遭不幸。为什么在西藏工作过的人,对西藏感情那么深,对西藏那么留念?答案就在这里。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