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陈学芬·随礼
详细内容

陈学芬·随礼

时间:2021-07-16     作者:陈学芬【原创】   阅读

 

秀从小很多次听老人们讲起:自家做酒不希望别人随大礼,收的时候还好,还的时候为难,还账还可以缓期,还礼连暂缓的机会就没有,姊妹弟兄多了,亲戚做酒随礼有一种比英雄的架势。如果不是秀亲身体会,她以为那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种段子。经历了多次随礼的场面,现在她真明白了随礼不是随的人情,是随的人面,是弟兄姐妹能力的较量,心理的攀比。

秀的老公四妹家添孙女了,周末请大家小聚。老公弟兄姐妹可以用“众多”二字来形容,上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下有三个妹妹共八人。现添孙女的妹妹是排行老七,最小妹妹的儿子也在读大二了。逢年过节加上秀娘家的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还有秀和老公的堂兄弟姐妹,大家到齐了就像别人家做酒似的,很是热闹。

兄弟姐妹多了,一年怎么也得遇上几家做酒的,随礼便成了常事。

秀和老公都是比较实在的人,没有太多心机。在婆家娘家都是排行在中间偏后,所以无论哪家做酒随礼,秀和老公都是按照排行从大到小依次去。别人都说礼尚往来,可每次随礼让秀都心有余悸。

在娘家随礼,给秀留下两次难忘的记忆。一次是在二十年前,秀的哥哥家乔迁之喜,大姐二姐找秀商议礼金随多少,秀的妹妹在外务工,电话里说姐姐们随多少她就随多少。先前大家做酒随礼相互都是随的一百元。这次大姐二姐说哥哥家在镇上做酒,大家要多随点礼金,给哥哥撑点面子。经商议一致决定礼金随三百元。然而那天,大姐二姐在礼布薄上依次排名各家随的礼金却是四百元。好在秀前几天赶集把自己种的烟叶卖了几十斤收入了五百多元。当秀从荷包摸出五百元,在众目睽睽之下写上老公的名字,然后数了四百元给礼房先生,大姐和二姐还有大姐夫、二姐夫相互“微笑”对视了一眼,那一眼秀一直都记忆犹新。从那过后,兄妹间做酒秀不再和姐姐们商议,反正自己排行在后,前面她们随多少自己就随多少。也从那以后,秀更加自强,起早贪黑的操持着家。

这样相安了十几年,遇到哥哥儿子结婚,妹夫和二姐夫商议把礼金提到一千元,秀经历了一朝被蛇咬,所以不回复是还是不是。心里想着她们随多少自己随多少。于是在侄儿结婚的人情薄上大家随的礼金都是一千元。这样又过了几年,期间嫂子娘家爹妈过世嫂子说她也占一份、哥哥家添孙子,大家也都分别随了一千元。后来秀的母亲过世时,二姐夫发话了。他说他们现在年龄越来越大,挣钱难了,要把礼金少下来,只随五百元,叫秀和妹妹自己看着办。妹夫说他不会少,秀和老公商量后决定也不少下。经过这一增一减,秀明白,姊妹亲情也不过如此.....

这次的经历又让秀久久不能平静。四妹家喜添孙女,叫大家去耍,美其名曰“耍”实际是要随礼的。按照先前大家相互从两百、三百、五百涨到如今的六百元礼金。老公上班走不开,秀揣了八百元现金。现在买菜买东西都是微信或支付宝,所以平时秀荷包很少放现金,一机在手,要啥都有。心里想着下午妯娌、姑子们搓点小麻将,两百元还可以玩一下午。于是高高兴兴开车去四妹家。

吃过午饭,麻将桌上也坐到位置,正打得高兴,老公的三妹跑来喊去写礼,秀乐颠颠的揣上兜里八百元和刚赢的一百元去了。到那里一看,老公的名字被从大到小依次排在中间偏后的位置。老公的二哥已经填上礼金数目:一千元(去年二哥家儿子结婚,因为二哥二嫂都是教师,很少做酒,大家提议礼金随一千,二哥的理由是刚接别人的不好少),其余的都是只有名字。秀默默地看了老公的大哥(大哥大嫂是农村的,相对来说秀家的处境也排在中间,秀和老公虽没有二哥二嫂工资多,但和大哥大嫂对比,秀家又略胜一筹),大哥从衣兜里摸出一大叠一百元钞票,在那里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数着,数完后给了写礼的人,整整一千元。

秀愣在那里心里想着:不写一千元,可都是娘家人;写,荷包又没有那么多现金,况且老公的姐姐妹妹又多,什么姐姐妹妹家的公婆做寿、死了葬礼都说自己娘家送的自家得,所以每次也当姐姐妹妹们家做酒一样随礼,姐姐妹妹自己家的生日宴、儿女结婚宴以及添丁宴一次也不少,这一上涨以后就没有一个头了。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秀也得顾及老公的面子。于是问了一圈,谁都没有多的现金,临时礼金上调,其她的姐妹都在数自己包里揣的钱够不够。最后秀在写礼的人那里用微信扫了一百元加上自己兜里的九百元,礼房先生在老公的名字下方填上了一千元......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