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重庆杂文专栏9· 刘运川《也说信任》
详细内容

重庆杂文专栏9· 刘运川《也说信任》

时间:2021-07-15     作者:刘运川【原创】   阅读

                                        

阳光下,尘世中,人群熙来熙往。陌生的目光也许有一刹那的触碰,匆匆过客从身边漠然来去,但总有个时候,总有个地方,信任如云飘然而至。也许曾经因为轻信被伤害过,也许因为失信懊恼过,但每个人总是渴望信任,因为这份信任,多了一段温馨,坎坷的路变得平坦,郁结的心情变得欢畅,平凡的日子也美妙多彩了。

曾经为“扶与不扶”,引发网络大众对信任的广泛讨论。人生存于社会中,必然处于各色人际网络,信任与否,原则何在,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存状态,也是人的心理需求。对于亲朋好友信任总是来得自然一些,而对于陌生人或存在特殊关系的人就较难。春节期间我回到故乡,中学时代的几个老同学嚷着小聚一下,于是约定在城里最繁华的步行街口碰头。也许我的心太急,去得太早了,只得傻傻地在街头等着。我慢慢地踱着步,川流不息的人群,洋溢欢乐的笑脸,在我的身边不停地闪动。这时从街对面匆匆走来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梳着马尾巴的黑发在阳光下闪亮,一身简单的学生装式运动服,平底鞋,显得很清爽。她的脸有些微红,好象她身后的几个人正在对她指指点点说着什么,而她似乎有点窘迫的样子。女孩子看见我,停了脚步。她略一犹豫,立即语速极快地对我说,她去一家快餐店利用假期应聘打工,老板的考试要求是每个来聘者自行到街上向陌生人筹集三元钱,但一次只能要一元钱,她已经完成了两元,但剩下的一元一直没能筹到。没等她说完,我就告诉她别说了,我给你。钱还没拿出来,女孩子就激动得一叠声地感谢我,仿佛我给了她一笔巨款。本来我想多给一点儿,可女孩子不要,她说老板要求了只能接受一元多要就不诚信了。她说她已经在艳阳下站了快两个小时,而我是最爽快最没怀疑她的人。如果她悄悄用自己的私房钱代替,或者一次向陌生人求得三元钱,老板未必知道,也未必核实,但女孩子认真地履行了老板的要求。的确,街头骗术小伎俩太多了,大多数人并非不愿给出一元钱,而是不屑,因为不信任,所以不援手。其实我的脸也有些发烧,潜意识里只是不愿为一元钱纠结,快点打发走女孩子而已。记得曾经在儿子幼小的时候,儿子、儿子的外公和我,三代人外出散步时会遇到陌生人求助,每当我提出百般理由表示质疑,老人和孩子总是情愿选择信任,认为帮助不一定是给予钱财,在自己能做到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吝啬给予信任和帮助呢?!有一次散步时我们遇到一个穿着还算整洁的乞丐,儿子跑去买了两个热腾腾的馒头、一瓶矿泉水给这个需要帮助的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则给儿子讲了一个精彩的童话故事。双方都获得了满足,物质的需求和精神的需求并不绝对平衡,但总有一个平衡的支点。

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去市里一所大学学习,在路上遇险的一瞬间就信任了陌生人。那时还没有高速公路,从我所在的小城到市里最便捷的就是坐上扬州大巴,得翻山越岭走上三个多小时。不巧那天大雨滂沱,电闪雷鸣,天气糟透了。偌大一辆扬州,连驾驶员、售票员在内才七个人。车上稀稀拉拉几个乘客坐得很分散,售票员不停地抱怨乘客太少了,恨不得在路边多“拣”几个过路客上来。坐在我前排的男乘客三十岁出头的模样,肩宽背阔,留着平头,显得很干净利落,一直在安静地闭目休息。其他几个人和售票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我发愁地望着窗外,不知下车后怎样才能把装满了书的大包裹带到学校。扬州车爬坡上坎到了山顶,盘山公路蜿蜒前行,车速很慢,窗外一片雨雾茫茫,路上几乎不见其他车辆。此时居然有一个过路客上车,雨声雷声混在一起,他不大声叫唤还真听不见。这是个瘦高的男青年,除了一把雨伞什么行李都没有。他一双眼睛四处观望,径直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我有点犯疑,车上空座位多的是,偏偏在我身边挤着。我抬头一望,司机专心一意地开着车,谁也没有说话,前排那几个甚至平躺在座椅上休息,几乎看不见人影。我把身子朝里挪了挪,可瘦高个立马紧贴了过来,我的心一下子疾跳起来,以为遇上了淫贼。但瘦高个并不理睬我,一只手不停地晃动,粘上了我的小背袋。这里面可装着我的证件和学费、生活费啊!瘦高个肆无忌惮地用手指熟练地触摸着小背袋,我一下子看见他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片亮闪闪的窄窄的刀片。我没法阻止他,这刀片无论是划在脸上、身上还是小背袋上都是难以想象的不堪!我下意识地轻声惊叫了一声,颤抖的声音立即被淹没在雨声里。我前排的平头男迅速转过身来,看了看我身边的瘦高个,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的眼睛。目光接触的刹那,我突然获得信任,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你看,今天下这么大的雨,肯定回不去了,就在姑妈家怎么样?”话一出口就有些懊悔,陌路相逢,别人一定会莫名其妙,说不定还会认为我不是一个骗子就是精神有问题的人哩,哪里会知道我心里的恐慌啊万料不到,平头男立刻回应了,仿佛带点埋怨地对我说:“真是的,叫你出门少带点行李,雨又大,别让雨飘进来把背包淋湿了。”他说完很自然地站起来把我的行李拿到他身边,又拉着我的手要我去前排坐。我这才看见平头男目光十分敏锐,体型健硕。我逃也似地离开了瘦高个,手心都已经冰凉了。瘦高个似乎有些畏惧平头男,这时其他人也听到动静纷纷把目光转向了我们。瘦高个没敢再动,几分钟后就称自己到站下车溜了。直到瘦高个下了车,我才回过神来,紧张慌乱的心还在疾跳。众人得知真相大惊,更平头男反应敏捷沉稳平头男说他是在城建设银行保卫科工作,也许是职业习惯使然吧他一回头就看见了我的表情是那么无助,而瘦高个则显得极不自然,他不明白这是两个人在演双簧还是真的有情况。犹豫只是一瞬间,他决定选择相信我。他说:“如果我的选择错了,最多被骂一顿多管闲事;如果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可以避免一场人身和财产的损失甚至难以预料的灾难,这是值得的。”

后来再也没有遇见过平头男,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因为我当时恐慌根本没想到留下他的姓名或者联系方式。多年过去,我甚至回忆不起他的影像,只记得他是小城建设银行保卫科的工作人员,然而他的简洁的平头,他的沉着机敏的目光永远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可以说是迫于无奈而信任一个陌生人;于他,出于一份同情一份道义一份责任而信任一个与自己毫无权利义务关系的陌生人。

不盲目信任,但也不吝惜给予必要的信任,因为做人的底线无法舍弃真诚与坦荡,豁达地信任一回吧。信任到极限,就是义薄云天的舍己为人,奉献比索取更有价值,只有舍得才会快乐。因为这无私的信任,化险于无形,帮助了他人也圆满了自己,天空更加明亮,尘世更加温情。


刘运川WC.png

作家简介:刘运川,女,现为长寿区人民法院高级法官。喜欢文学、舞蹈等,创作有长篇小说《天平》、中篇小说《泉水恩仇记》、微电影剧本《天平风云》、微电影编导及剧本《方青》以及散文等数十篇,重庆法官作协会员。


    

    重庆杂文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