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他,相信文学的力量 ——访作家黄华明
详细内容

·他,相信文学的力量 ——访作家黄华明

时间:2021-07-13     作者:张文龙【原创】   阅读

                

从“作文先做人”的反思到“做人再作文”的超越,一个作家创作的每一个阶段,每一个过程,每一个细节,都折射出这样的真理——文品与人品的高度统一!

从乡村教师到知名作家再到媒体编辑,他用文学养家糊口,依靠稿费培养出两个研究生。

——黄华明说,这是文学对他的最好回报!



              他,相信文学的力量 

                   ——访作家黄华明


走进黄华明蔚蓝水岸的家里,迎面而来的是书香,左壁书柜各类书刊玲琅满目;客厅中央几个沙发,围成一个圆,是一家人看电视和接待客人的地方;客厅连着的外阳台,用滑拉窗封起来,成为他的书房……

这种感觉很通透,就像他人一样实在、坦诚。

 

 梦想变成铅字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黄华明出生在长寿葛兰镇明月山中一户农家。少年有志的他,在那个穷乡僻壤教书育人19年,因爱好写作,创作有成,被调到长寿县文化馆做专职文学干部,从事编辑工作至今。

八十年代初,正在建设中学当教师的黄华明,手拿《长寿文艺》报,贪婪地吸着那些文章的墨香。他羡慕别人把文章写得那么好,变成铅字后还能得到稿费。

他,也想试一试。

他用微薄的工资,自费订阅《人民文学》《当代》《百花园》《小说选刊》《散文》等国内大刊,读书看报成为他每天的必修课。

黄华明坦诚地说,“这些刊物上多是名家力作,名家作品就是老师!研读名家文章,自己的思想境界也得到提高。作家不是打造出来的,只有靠天赋和勤奋,最重要的还是勤读勤写,不断超越自己。”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复苏时期,思想解放,人性得到张扬。八十年代的知青文学、伤痕文学、乡土文学和朦胧诗大行其道,仿佛一种时髦,会作两句别人看不懂的诗,都会获得许多美女的秋波。黄华明作为一名回乡青年,一个初学写作者,他开始从社会和人生意义的思考,关注民众生活和一代人的心灵成长,进而上升到文学意义的追求。

八十年代,是黄华明人生的一个分水岭。他一边向学生教授着物理化学,一边做着他的作家梦。为了实现心中梦想, 1986年,他参加了《人民文学》创作函授中心学习,从理论认识到创作方法,为他的文学之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当时,黄华明已有两个女儿,老婆的工分教师也不做了,回家种地带孩子。一家人就指望黄华明那一个月几十元的工资过日子呢。读两年函授,需要300元学费,等于他半年的工资啊。

他老婆王淑芳说,“他决定的事,十条牛都拉不回。为了读书,那两年过年都没得猪肉吃。说起过年买年猪肉,还得罪了他家二叔。”

原来,生性爽快的黄华明曾答应二叔在他家割年猪肉,结果,一交了函授学费,肉钱就没有着落,只好不吃肉了。为此,他二叔一直说“黄华明这娃不耿直,散老子的‘耙子’”。 黄华明说,其实完全可以赊账,但想到两个孩子读书,赊账终究要还啊,就忍了。

1988年10月,黄华明第一个小说《蛾子》发表在《百花园》杂志上,一家人高兴不说,还让整个山村都轰动了。小说《蛾子》的发表,让黄华明看到自己离梦想并不遥远了。从那时起,黄华明一有新作,就径投国家级大刊物。

从此,他的写作一发不可收拾。《小小说选刊》《故事会》《重庆日报》《重庆晚报》《重庆文学》等报刊稿费,不停飞向他……让那个小山村炸开窝:我们村出作家啦!

 

“逼”出来的作家

 

1991年下半年,黄华明被调来文化馆工作,编辑《长寿文艺》报。他面临新的机遇和困难,兴奋的同时不无担忧。一家四口迁来城里租房住,两个女儿进城读书,城里生活消费高,妻子又无工作,光靠他那点工资支付一家用度,时常会捉襟见肘。

怎么办?现实逼人!

黄华明决定写作转型。故事变现快,他从农村进城,熟悉两种生活,素材丰富,兼之有写小说的功底,写起故事来就得心应手。那么,时间从哪来?一周五天文稿编审,报纸事务不许懈怠,唯有熬夜一途可走。为了孩子读书,黄华明开始“开夜车”。

他的故事作品一篇又一篇地刊登,稿费就像雪片一样向他飞来。女儿们也时常看他发表在大刊物上的小说和故事,还津津乐道地给同学讲呢。

那些年“开夜车”写稿,黄华明定下的目标是每周必须中稿一篇,一个月必须发表2-4篇,甚至更多。

他说,不达成这个中稿率,孩子的学杂费和生活零用就没有着落,家庭这部机器就没法运转啊。

长寿实行买城市户口那阵,妻子动心了,想将两个孩子户口买进城。黄华明坚决不同意。他说,将买户口的钱,用于供孩子读书,买书、订刊物,通过阅读激发她们的上进心,多好哇。光解决个户口,没有解决到她的文化知识和生存技能,等于零。她们有了文化,还挣不回一个户口一套房子吗?

后来,两个女儿都上大学了,黄华明写作更勤奋。

妻子王淑芳不忍看丈夫过度辛劳,就向他提议,自己出去找份工作,也好为他“松一肩”。黄华明坚决不同意!他对妻子说,“你我分工是明确的,我工作和挣钱,养家糊口;你就照顾好家庭和孩子,保证家庭正常运转。这是结婚时就说好的,你不能违约。”妻子王淑芬叹口气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遇都遇到你了,我就认命了。”

原来,妻子王淑芳曾当工分教师,20出头的她,揣着文学的梦想,遇上了黄华明。她看到学校墙报上黄华明写的《沁园春》词,就被他的才华拨动。那首词的意境,就是她梦寐以求的境界。因此,她认定黄华明就是她的丈夫。结婚时有约,黄华明选择搞文学,就一点不沾家务边,包括孩子学习,都由王淑芳一人承担。既然选择嫁给一个有文学抱负的作家,那么,她甘愿付出,让丈夫去实现他的“作家梦”。

黄华明是条硬汉,不负妻子所望。他的故事在全国各大故事刊物发表,孩子的学杂费零用钱就从他那一支饱蕉激情的生花妙笔流来,为孩子们铺就一个成功的起点。女儿们看着父亲熬夜写作,深深感动,发奋读书。一种为事业奋斗,为人生信仰而拼搏的精神感染着两代人。期末,女儿们带回来的通知书,成为黄华明两口子最好的慰藉和回报。

夜色沉沉,江涛拍岸。在冬夜发白的瓦屋内,黄华明在一盏台灯下伏案疾书。不时搓搓双手,向双手哈气,揉一揉握钢笔的右手中食指。他小心翼翼地写作,脚僵了也不敢跺一下,怕惊醒了老婆和女儿。

如今,他的两个女儿研究生毕业后,工作稳定,收入也高。黄华明两口子谈起女儿,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写作已经成为习惯

 

尽管环境艰苦,困难重重,但是,黄华明的写作却一丝不苟,从未中断。

孩子上大学后用度更高,这是他继续写作故事的原因。一篇长一点的故事作品,稿费就是几百上千元。一个月发表两篇,就相当于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两个女儿的大学生活零用钱就不愁了。

那些年,他居住在河街鱼市街的老文化馆,上下班都走路。走三倒拐,边走边与那些街坊邻居吹牛,获取很多素材和写作灵感。文化馆发给他的缆车票,他省下来给了女儿。那时的缆车票是上行一毛,下行五分,后来逐渐上涨。涨到上行五毛下行三毛的时候,他就离开了河街,搬到现在的居所。

2004年,黄华明参加了上海《故事会》杂志社举办的故事写作专业培训,他说,那次培训对他的故事创作是一个很大的提升。全国大刊物的主编亲自授课,让他大开眼界,文学视野随之广阔。于是,他更加勤奋地阅读和创作,对故事和长篇小说的写作,已经驾轻就熟,一年一个台阶。

近年来,黄华明已经出版小小说文集《抹不去的影儿》;故事文集《白水坨》近期出版。已创作长篇小说《李家沟》上下卷、《怀清台》……

“写作成了习惯,成了乐趣,就改不过来。”他说。

那么,这种习惯如何形成呢?他强调一个“字!”他说,字是打门锤也是敲门砖。从字看人品和态度,看你的学识和修养。文章好苤不论,首先是字要好要漂亮。他以前写作都是用笔,近年才学会用电脑写作。看他的手稿,虽然字不是很好,但那一笔一划清楚、工整和认真,没有一个黑坨坨和污点。

做文学编辑多年,他总结一个作家是否成熟,主要指标是生活积累、文化修养、品德力量和正义感等。遇上一个好的作者,他就会用心去欣赏他,就想到那是一部作品……

 

他相信文学的力量

 

2010年7月,对黄华明而言,是人生一大劫难,对他的文学之路,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他前往哈尔滨大姨姐家探亲,因脑梗阻导致半身瘫痪,不幸病倒了。从哈尔滨大医院将他接回重庆新桥三军医大医治,由女儿黄寰和老婆扶着他,几乎是拖着走路。在进女儿寝室那一瞬间,他想到自己不能这样倒下,那多狼狈啊!一定要给妻子安慰,给女儿以信心也要给自己的文学一个交代。

“不知哪儿来的那种力量,在快进女儿房间时,他突然一下子将我和女儿推开,在毫无搀扶的情况下,自己摇摇晃晃走进去,坐在床沿上。当时,他的异常举动,把大家都吓傻了。”妻子王淑芳说。

如今,治疗与锻炼并重,他已经好了许多,正在逐步恢复行走和写作。他说,写作的欲望和文学的力量让我恢复得很快,在同类病例中,可以说是创造了奇迹。生病后,他爱运动了,戒了烟和酒,每天早晚要散步,生活有规律了。

他风趣地说:“躺倒的人羡慕能坐的,能坐的羡慕能走的,能走的羡慕能跑的,能跑的羡慕能工作的……”

是啊,黄华明一直都在文学和工作中忙碌,一个忙碌惯了的人,你让他怎么闲得下来呢?他不愿在病痛的孤寂和无奈中老去,更不愿与文学分离。

他拿出最近两年他发表文章的刊物,有《今古传奇》《新故事》杂志和《重庆文学》杂志等。这是他在瘫痪后逐渐恢复中写下的文章。

他还在状态中。

他相信文学的力量!


                                        2014年8月30日长江之滨

                (该文原载2014年《重庆纪实》和《长寿文艺》杂志——编者注



图片1.png


黄华明艺术档案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已在全国几十家报刊发表作品200余万字。代表作:长篇小说《李家沟》上、下部,小小说集《抹不去的影儿》,故事《瓜嫂》《难写的作文》《胖嫂擦鞋》。

获奖作品:小小说《最后一次过渡》获《小小说选刊》两年一评的优秀奖,获重庆市第二届文学奖故事《瓜嫂》获重庆市“笛女杯”征文一等奖小小说《恶话不失雅》,获《百花园》全国小小说大赛优秀奖小小说《士兵与石头》《跋涉者》《八爷造桥》收入《全国小小说300篇》一书电视散文《湖韵》获全国百家电视台节目联展银奖故事《胖嫂擦鞋》,收入《2003年全国最佳故事》一书论文《社会文化的公德》和《小康文化小议》,分别获国家文化部三等奖。

中国群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长寿区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


作者近影

图片2.png

作者简介:张文龙,巴渝文化网站长、总编辑,圆觉传媒总经理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