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冉银飞·白雾
详细内容

冉银飞·白雾

时间:2021-07-07     作者:冉银飞【原创】   阅读

镜花水月,柳昏花螟。它是轻透的月光纱,是幽眇的白粒子。它从青山空谷里漫出来,稍稍笼罩,四下无物便出尘若人间仙境。

“白雾埋阴壑,丹霞助晓光。”清晨的熹微阳光穿度层层白雾,我在光晕里听着轻音乐缓缓行走。行到白雾深处,轻轻伸出手触摸那浮空的流岚,清透滋润,覆上阳光的温暖,柔和细腻。我闭上眼,躺进柔软的梦里,我飞升到大罗天的仙苑,听女娲讲万物的由来、讲沧海桑田的变迁。我睁开眼,眼里尽现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恍若穿越了千年韶光,沉淀了千年的梦。我暗喜着自己方才想象的光景,是如此美丽而又似谜般的白雾,将我带进美梦中。

我继续在山间小径上行走着,远远望去,“乍似含龙剑,还疑映蜃楼”。山间的蜃楼,可比海市蜃楼要更具灵气,更似那仙翁的修行所。阳光此时躲进了云层里,天空变得灰白。“拂林随雨密,度径带烟浮”。白雾化成丝线般的小雨悄然落下,缠绵在青山幽壑间,依偎在花叶的怀抱里嗫嚅。

不远处的绿树若隐若现,我恍了神,还当是位身着罗绮青衫的仙人撑着油纸伞从雾雨中款款而来。朦胧的白雾总是这般梦幻,让你看着些“神物”,直勾人的思绪。感性的人定会被它弄得百感交集,理性的人都会被其迷惑。可怜我没那油纸伞,便不能身临其境地意会古人在雾雨中那份感触了,更无法佯装成凡尘的仙人。我走在青石板上,头发沾满了晶莹剔透的“冰晶”碎片,“才看含鬓白,稍视沾衣密”,鞋子被溅了些泥泞,心情也略微变得糟糕。前方依旧是重重白雾,再往深处走去,我料不定又将会出现几番别味风景,但这持续不断的雾雨已经让我有些神伤。

我停下脚步,思量着是否回去,雾雨却停了,阳光再次跑到地面,在青石板上跳跃,在树叶间嬉戏,它们驱赶着逗留的雾水,将这划定成它们的天地。我触摸着阳光,看这白雾渐渐消散,看它在我指间缠绕,轻盈柔和,不似丝绸实在细腻,却极软,触觉直浸心底,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像生出了棉花。山林间的花草树木渐渐清晰,唯独远方山脚的河流上还漂浮着雾气。此情此景,正是应了那句“江中绿雾起惊波,天上叠巘红嵯峨。水风浦云生老竹,渚暝蒲帆如一幅”。

良辰美景可没个止境,就如这飘渺迷人的白雾,绝不只今天才有,也不是为此一处。在闲暇之余,到自然中赏番美景,陶冶了性情,亦可悟通许多事理,去了浮躁,静了心,这也算是一番修行了。



作者简介:冉银飞,来自雾都山城重庆,醉心于山水流岚,好闲庭信步,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喜凭栏远眺,听风声雨声,夏夜虫鸣。慵懒的想象者,夜里的游戏人。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