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5·陈湃 康家晟 钟亚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5·陈湃 康家晟 钟亚

时间:2021-07-05     作者:陈湃 康家晟 钟亚【原创】   阅读

 

  陈湃诗词二首

 

七律·赞凡尔赛宫小瑞士湖

 

世界名城展丽容,幽居湖畔畅心胸。

如茵绿草长年盛,似锦鲜花四季浓。

千树苍松欣引凤,一泓碧水喜藏龙。

为消俗虑晨昏至,不计春秋与夏冬。

 

浣溪沙·四海为家

 

世事如棋费品评,五洲处处可飞腾。管它泛梗或浮萍。

几代推崇人老老,半生幸享我卿卿。孩儿自爱足怡情。

 

陈湃WC.png 

作者简介陈湃,原名陈旺祺,字天祥,号中子。祖籍广东东莞,生于柬埔寨。毕业于泉州“国立华侨大学”中文系。援越抗美老兵。著有诗词选集《凯旋门-天安门》、文集《越战亲历记》《巴黎随想录》《情满巴黎》《东鸟西飞》《心连心》《法国华人风采录》等。主编《珠玑文集》《欧美华人诗词选集》《那年烟火》《如歌》《风从陌上來》等诗文集。曾任法国广东会馆秘书长、监事长,欧洲龙吟诗社社长。现任巴黎中华文学社社长,《巴黎文学》杂志总编,五洲诗社社长,全球汉诗诗友联盟会副会长等多个职位。1996年获巴黎市文化勋章,名字被选入《海外华人名人录》。

 

 

康家晟诗词二首

 

七律·赞巴黎爱心团 

 

雪中送炭路遥长,济困扶贫美誉扬。

异域盟兄遭苦难,邻家义妹奉钱粮。

互帮互助精神贵,同德同心力量强。

华夏文明藏大爱,复兴世纪续宏章!

 

忆江南·茉莉花

 

香弥漫,翠绿酿芬芳。山光水色萦故里,冰心琴韵梦家乡,花蕊雪飘扬。


康家晟WC.png 

作者简介康家晟,原名康光胜,浙江温州市瓯海区人。毕业于海军潜艇学院雷达班,后为国家公务员。1997年移民法国巴黎至今。现任欧洲龙吟诗社副社长。作品见于《欧洲时报》《龙吟》杂志等刊物及网络。

 

 

钟亚·长篇小说《猫猫狗狗的童话爱情节选

 

内容提要我是喵喵国的国民,我有点迷糊,有点大胆,有点骄傲,有点可爱,有点野,有点疯……总之,我是个纯朴善良的猫女。

他是汪汪国的国民,他很帅,很流氓,很无聊,很色,很勇敢,很痴情……总之,他是个无所事事的狗男。

啊,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很笨、很吵、很呆、很不会察言观色、很会吃的小鼠人。

有一天,我的网友无故消失了,于是我踏上了千里寻友的旅程。当我在一个方圆百里,除了杂草别无它物的荒野里,遇到了他和他时,我们这个有点荒谬、有点感人,有点搞笑、有点传奇的故事就开场了。

 

前言:看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我想写一个两家是世仇的爱情故事,看了《加菲猫》我又想写个猫猫狗狗谈恋爱的童话故事,看了《指环王》我对魔法又很感兴趣……哎呀呀,我真是眼大肚皮小——更正——我是说我有点贪多嚼不烂。

怎么办呢?左想右想,东想西想,最后终于给我想出了个绝妙的点子,那就是:干脆把一切搅和在一起写,就像干饭搅成稀饭……唉,你们不要用烂苹果砸我嘛,很痛耶,如果要砸请砸鸡蛋好了,不很痛,还可当护发素……(被砸中,默=_=、、、

(砸完重新等场)来说说主角吧,这是大家爱听的。话说这个女主角呢,性格正如内容提要中介绍的,其实那也是照着我本人宣科的……

(无视鸡蛋继续广播中)说到男主角,呵呵,那是我的梦想啦,相信也是众位MM的梦想,脸蛋一级帅噢、身材一级棒噢、那个也是¥%#@&*,呵呵呵,咕咚……(吞口水时不小心吞了一只鸡蛋)

咳咳咳,我本来是想让他们在比赛中通过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互助友爱、互通有无、互相残杀……(被一只写着“你有完没完”的鸡蛋砸中)来互相通电,产生美丽的爱情滴,但是,不知怎滴,他们的爱情跟运动会好像关系不大。

——啊,你问我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去问他们……唉,我说过请不要用苹果砸我,怎么又来了,还是红富士水晶苹果,咦,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种?难道你偷偷调查我?哎呀,请不要这样啦,人家会害羞的啦、啦、啦……

(这次没有任何东西砸过来,原因是大家都在狂吐中!)

唉,真是对不起大家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第一回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花娘唱着古老的婚礼进行曲,四周锣鼓喧天,我被一群八婆扭着手,按着头进行着以上程序。我的“新娘”也在一群人的引导下做着同样的动作。

“送入洞房!”

八婆们不顾我的挣扎,架起我来到一间艳红得让人想吐的房间。“新娘”已经等在床上了。一把长尺塞在了我手里,一只“狼爪”抓起我的手,用尺挑开了“新娘”头上的盖头。四周立刻响起赞美之声。

“新娘真漂亮啊,瞧这眉眼,瞧这小嘴……”

“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噢!”

“新娘”爬下床,蹒跚着向我走来,她的脸被烛火印得红扑扑的,嘴角浸着口水,伸出肥肥的小手,手里抓着一把喜糖。

“哥哥吃糖糖。”她流着口水道。

“啧啧啧,看看,新娘真是贤惠啊。”又有人开始称赞了。

原来这里的风俗是赞美他人啊,不管真假,只要有点迹象就可以吹得天花乱坠,让人飘飘欲仙,不分东南西北,可惜的是,我明白得太晚了。

“是啊是啊,新郎也真是英俊喔,两个人好似天生一对喔。”

“是天上地下仅有的绝配喔——” 

“快吃喜糖吧,吃了喜糖一辈子甜甜蜜蜜、和和睦睦、百头到老。”

有人取去我口里的布条,一把喜糖就那样塞进我嘴里。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认了!成亲我认了!新娘我认了!吃喜糖我也认了!谁叫我身在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这叫识实务者为俊杰。可是,但是,拜托——好歹也要把糖纸去掉再喂我吃吧!

被糖纸戳得口腔生疼的我,此刻当真是有口难言、有加无已、有气无力、有目共睹、有过之无不及啊!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

我只是来寻友的啊,为什么要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结婚,还举行这种老掉牙的仪式?而且还是跟个才三岁大的小屁孩,最最重要的是,我是女的啊,为什么要当新郎——

这一切要从那四个事故说起。

 

…………

 

第一个事故发生的那天下着雨,不算很大,但沥沥淅淅的也让人心烦。我在电脑前坐了好几个小时了,一遍又一遍地拒绝别人的呼叫,只为等待那一个号码。天渐渐黑了,虽然已是初秋,但从窗外吹进来的风还是带着一股燥热,吹在身上黏乎乎的,让人心神难安。

“欣蒂!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声音突兀地在身后响起,吓得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回头,母亲拉着一脸无聊的二姐闯进门来。

我还未开口,母亲大人已经将我推到镜子前,两片擦得鲜红的嘴唇对着仆人们不停地吩咐:“快给公主梳头!衣服挑那件粉红的!把那套金色的首饰拿来!香粉多扑些!动作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女仆们随着她的声音在我身周团团转,梳头的、拿首饰的、化妆的、硬扳着我的手臂往衣服里套的……终于,在我开始头顶小鸟乱飞之际,打扮完毕。

众人散开,香粉首饰一瞬间就收拾干净了,只留下镜子里那个穿得金光闪闪、擦得雪白鲜红的怪物。母亲大人左看右看,似乎还不满意,又往我脖子上加了两串钻石项琏。

我实在无法忍受了,叫道:“这是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你还好意思说!”母亲拍了我的背一下,让我挺直了腰。“前天不就跟你说过了,今天要到宫里去赴宴的吗?你敢跟我说你忘了?”

我的确是忘了,这种无聊的事谁会记着,我关心的是“他”为什么不再上网了?不过我也没胆在母亲大人面前这么说,只是暗暗吐了一下舌头。

“那也用不着打扮成这样啊,像个妖……”           

 

钟亚 WC.png

作者简介钟亚,笔名陶然笑。出生于重庆市。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青春向前冲》《猫猫狗狗的童话爱情》等。作品发表于海内外报刊杂志及网络。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