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铁城·乌龙趣事
详细内容

铁城·乌龙趣事

时间:2021-06-19     作者:铁城【原创】   阅读

           

地处陵山区的城山青秀、人杰地灵,一汪绿底的龙江九曲十三拐之后绕城过,为三十余万龙镇人带来福祉。有史以来,历朝历代,镇都盛出才子、美女享誉大西南。那里的们爱读书,善字画歌会、喜文好墨者无计其数。早在世纪八十代中,镇业学爱好者罗昌写短篇小一根火柴》就被评为西川中、小说特等奖,农王伯晏一呵成的中篇小说《蒙老汉》吴芹短篇小说《任的同时回了中、短篇小说一奖的一、二名。时,龙县便成西川省重视化艺术作和视文学作品创作的典范,王伯晏也誉为西川《许他的女们》之后的农民作克勤”。

着罗昌、王伯晏和吴芹初“三人现象”的出现的名在西川省和市一下子排到前列,加正遇伤痕文爆发期,全县数千计的好者作积极性陡增个个都白天班、晚上熬夜,各自的才思挥至极,大有在下届省学创作奖,捧回所有奖杯之势!

然,县文化馆也,除适举办各界别、各次的习班还坚每月一次的龙活动,为广大好者提供学习、交的平、场所和机会。

斌作为一名农村作者,也会不时接到参加创作培班或文创沙龙活动的通

年那月,在距80公里开双河社工作的魏,巴不得三天两开会、学或考的通。尤其是文作方训或龙活动,那更思夜想、梦魅大好事。必竟,他也从小做着“家梦”农村作岗位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子弟。

记得那是1986年秋天,在文化馆图书阅览大厅举行的学创作笔,来自乌龙各行各,各省、市属企业学爱好者下一百五十人,几坐满个阅览大厅。由当时的县委宣传部艺科科长南华和县馆长、《乌龙艺》报主编罗艺主持。

全体与会人员坐定后,穿戴十分讲,书气息浓郁,蓄一二八分短发的罗艺副馆长子宣布式开始。罗副馆长在全总结了乌近几年文学创作大成,表扬罗秉昌、王伯晏吴芹初等学创作干们取得可喜创作业绩的前提下,要求全县文学爱好者要排一切困难,聚精会神、潜出作品、多出精品,力争三后捧回《全国文创作先》的金,为“两个文明”建设争辉添彩!

“尊敬的罗副馆长、尊敬的各位领、各位师,我想发个言可以吗?”随着这一席突的、嫩声稚气的“川普”话音,全场一百五十余号人的光舜间齐刷刷三排中间那个举着右手、稚气未轻人,会场氛几近凝,把老成持的罗艺副馆长搞得手忙脚乱、无所适从。

轻人,有啥话你尽管说。”坐在罗副边的南华科长也顺势操一口乌龙人听起来有些憋手憋足的普通话缓了现短暂的疆

“好的。谢谢领导的信!”举一声急站起来,并十分真地向台上领导们行了一躹躬礼后继续普通话接着:“我叫刘维,刘备的刘,维护的维,领导的领是乌四好中学校高一班的学,《绿》文学社社兼主编。”

番自我介绍后,轻的刘维领咳嗽两声,稍示停顿,一改先前嫩声稚气的口,老、一本经的说:“我不赞同罗副馆长刚才的说作形势是大好,而是不好!罗秉昌、伯晏吴芹初几人得,并标志着一区文作的形势都一大好。有俗话说得好,一花独放不春,花齐放才叫春滿园呀。”刘维领故意作了个短暂的停顿,全场依然雀无声,一双打着问号眼睛紧紧住独全场的陌生年轻人,好似大都害然消遁一样。紧接着,那个声稚气的“普”一次响起:“就在上个月,我有幸西川《龙江艺》组织的一次笔会,看到区文学创作的大好形势,那里的干部、众都热衷于作,写小说的写小,写诗歌的写诗歌,而且创平比我们县高得多得多!”说到,刘维故意干咳一声后接着说:“受《龙江文艺》编部的排,我向全体与会人交流《绿苗》文学社和我的果。当我发言结束下后,前来笔会国家文化部部、著名作家王蒙左手拍拍我肩膀,右手伸大拇指乐呵呵地说:‘小伙子真不错,你才是我代中扎克!”

听到这里,整个阅览大厅瞬间场子,全体与会人员再坐不住了。有的低声这个刘维领是不是脑子有病,说话这么狂?

有的三成群悄悄道:这刘维领是神精病,是哪个会的?

有的干大声吼道,要求主持人将维领赶会场!就样,前井然有序、文气四溢笔会场,转眼之间变成了一锅粥和一团乱麻,不欢而散中终止了笔会继续。

,打小就习于杠起竹竿进城,从绕弯子的魏忿忿平地闯进县委传部文艺华明办公室,未落就急三火四地说:“南科长,今上午胡说八道那刘维领,到底是个啥货色,我们须要弄个水石出,免得让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全县文创作的大。”南科长边听边给魏斌端茶座,接住魏斌的:“魏斌你来得好,我也有你那想法,在考约哪个和我一起上午到四好中学去看看那个刘维领到底是哪路神仙?”言毕,南华明和魏斌都为这不合的想淡淡的笑一下。

二天清晨,南华明、魏斌乘公交车来到了地处城郊的四好中学,在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南华、魏斌径直班班主方炳炎老的办公室。当方老白南华明、魏二人的来意后,兴奋异常、眉地向着南科长说:“哦!两位了解得意门生刘维领的创作成就的哟。”言毕,方老举起右手,起食指和无名指,用中指理了理为数多的大背头,继续眉舞地告诉南科和魏斌:“呀南科长,我从教十余维领唯一一神童般的学,他在外面发表过好多文学作品哟!”方炳炎老师十分兴奋地告诉南华明和

“刘维领学的作品具哪些哪些报刊?他是小说、散文还是诗歌?”南科不防地向方老师问道。

这个……、这个、这……。”方炎老语塞地回答了一句太清楚,双手又下意识地顿顿中装的领口

“方老师说刘维领表了很多文作品您见过的稿费汇款单或者领稿费没有?”站在一旁的魏斌也方老师问道。

过、过。过他到的好张汇款单体有稿费,我没有仔细过。”方炎老师十分肯定回答

听到里,南华与魏斌本上明白了维领“神童般学”的龙去脉,会心地点了点头后,南长继续向方老师打听道:“方老,那问前一子刘维领请假外开过子会没有?”

“去去过,说是到西川省《龙江文艺》去加什么学创作会,领还国家文化部部、著名作家王拍着他的肩夸他是现代中的巴扎克!”说完这话,方炳炎老师约显自豪抬了抬肩,接着道:“南科、魏老,你们说个成着粉慢慢的老朽,能教到这个既能干又名气的学,能心眼里高兴吗?”

“该兴!该高兴!”南华明和魏斌也十分着方炳炎老笑了一下。

南科长和斌的要求,方炳炎老将南、魏二人带进刘维领居住的学宿舍,一大约十二平米、放着、下铺四单人,进门的墙摆放着一张书和一把独条小屋。南科长和魏兵抬一看,书桌上方的墙用玻璃相框刊放着四署名为刘表于《中学》的“豆腐干”章。这,恐方炳炎老师先前所夸的“神童之大作”吧!

看到里,“坛神童”、“现代的巴扎克”一一闹剧已基本大白。可无论怎样都让南华明、魏两人难以怀便刘维领好高骛远、沽名誉、急近利,可从教四十余,受、为人表的方炳炎老师为紧随其后,原委地趋炎附势、信口雌黄?

三十多年后,一直将此闹剧铭记于的魏斌经方打,方维领思进取、胡思想,考失利后无颜面家乡父老,只身外出,至一事无、单身一人。

刘维领“代中的巴扎克”闹之后没多的一天下办公室集中精、全神贯注地《冬晨雾》的斌,到一来自城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南华明科长告诉魏斌说:“前些年以杆子为由调进劳动保险局当室主任的吴应文因私藏枪支弹药罪、污告罪、伪罪被乌龙有期徒刑六零八月。”

这一如其幸消息,让完没有任思想备的魏斌大吃了

毕竟,吴应文是魏斌的同乡又是魏斌的学,与魏斌在作爱好有丁儿臭相投。虽文学创作是魏、吴两人的共同爱,可魏斌与吴应文也有着大相径庭的区别。魏斌的祖祖辈都是背起太过山、帮助泥巴翻身的农子弟,魏虽英俊洒、才智过人,却事事、时时都一贯坚持务实求稳、脚踏实地。吴应文则是农村有的教育世家出生,其亲和亲的父亲教书先生。吴应文长大成人后,上了父亲退休“顶接班”的最后一趟车,也让远近舍农家子弟艳羡不已的、端着“铁饭碗”的人

应文、按月领资后,忠于职守、遵章纪、勤奋教学,给所教学做好表率,反自为大、贪图乐,成天与本地本方那社会闲杂员抱成一不是喝酒打牌、事,就是背着自火枪,三游西荡。当地的邻们都背:吴应文是吴老家喂养的一个好逸恶劳、正业的“报仇人”!

提起吴应,魏斌想起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来。

一九八一年秋的一天下,无所事事魏斌去到公社邮政所找老学孔淑慧吹牛耍。老学孔淑慧十分神秘地告诉魏斌:“吴应文不知在搞啥明堂,最近天都要到十几二十张汇款单,张汇款单都是45人民币!”

子?天收20张汇款单,每张45,一天要收9001000元,那还了?!”魏斌十分说,两只眼睛瞪得鼓鼓

是呀。我们辛辛苦苦干一个月资加补贴都还超不过40!”孔淑慧悻然地边着魏将邮戳“叭叭叭”地盖得震天价

“淑慧,你仔细看过没,那款都汇来的?汇款人都是些的?”魏斌大惑解地孔淑慧。孔慧若有所思地答:“都从海南、福建、新北、河南那偏远省寄来的。好作文辅导费一,汇款人该都是中、小学生吧!”

孔淑慧,魏斌顿时知晓了一大半,莫不是吴应文依葫芦瓢,以个人的名义模仿县文龙文艺》编辑部开办的《全中、生作文函授中》,高中文水平为由,去骗那些偏远地中、

里,从小天真无阿、里夹不得的魏斌,二话不说便离开了邮政所,急三火四地赶到公社公室,用双河公社一的一搖把式电话机拨通了乌县文化馆的电话,向常熟悉的罗副馆长一十汇报他所知晓的“地学生多人、巨额汇款”事件,并再三向罗副馆“吴应文此举有涉嫌诈骗”的看,望立即予以有效查

二天傍晚,传部分管文作的副部长,在传科文教干事南华明和罗副馆的陪下,风仆仆地到了魏斌所在的双河公公室

刘副部长人连一口都没上喝委李副书记和治员王明全的带领下,直奔吴应文在双河中校的单身宿舍。

着一急促的敲门声,吴应文的单宿舍门吱呀”一声打开,没待吴应文完全回过神,刘副部、李副书记等五六个人便接一地涌入吴应文那不足十平米的单教师宿舍。魏斌注一看,吴应那寝陋得不能再简陋了:一张单人、一桌和一把独条床上摆放着一揉做一的薄棉,棉四周八地摆放着一规格一的信封信笺。尤其让刘副部长一行眼界大开的是,课桌上摆放着的那一摞摞未拆封的信件和二、三十张款单。自大事不妙的吴应文足失措、安起

应文,你是在忙些啥?”李副书话使吴应缓过了神来

“没、没忙啥,我正准备给《龙日报》写几篇稿子。”吴应文扭扭捏捏、草草地付着

“那你这一堆信款单是哪来的?”冷不防站在一旁的公全指着课桌上那堆信件道。

……是刚从公社所取回来的。”吴应语无论次地回答

“刘副部您看,这就是我们县文化馆《艺》编辑部《中、作文函授中的招生简章》,只是办公地址改成了双河公社中心校,联系人改成了吴应文而已。”馆长床上拿起一张铅印的乌县文艺》编部中、函授中生简跟罗副部说。

前这一切,完全全地证实了,魏斌此前在电话中向罗副馆长的猜测没有

念其吴家孙三代都是人民,吴应文会还不事,令其在公社治员王全的督下数退还了五千余元授学费的前提下,向乌龙县文县文出书面过书后,那事便了了之,画上了句号。

事后到三斌又着被“吴应调任劳动保险局办公室主任”的消息吓了一大。对于学无术、好逸恶劳、想入非按常理出牌的吴文一夜之“升”进城那事,当时的魏斌只能用乌人常嘴边那句口头“傻儿自有傻福”进行自慰了事。直到吴文进城工作之后犯事入得其的魏斌才的来龙去

吴应文打着《中、生作文函授中》的骗取边远地中、生钱财的事情败露后,其退休反聘校继续任教的父亲吴万福,自自己学无术的子,无论样都难成几斤两,便计托找关系,并专门请了两三、,让不安心、也称职当小学任课教的吴应文缺出公社成公室专职教职。

任不久,在一次乌龙县公社农田利基本建设工作时,吴文在酒桌上结识书记专职车的一远房亲戚,便着众人的吹而特吹己怎章,又在什么什报刊上发好多作品,将本文化高的马书记的驾驶员吹得晕头转向、神颠倒,连连伸大拇子,赞叹应文这个远房亲戚干、有本事!

之后,吴应文又一份“大礼”,专城登门访了这个在县委马书记身边工远房亲戚,并托求领关给安排一理想的职。就样,吴应书记开车的远房亲戚的关照和,很快就顺理成章地坐上了乌劳动保险局办公室主任的“宝座”。

按说,心想事成的吴应此就满意、认真职、安心工作了呀!可本心不足蛇吞象,不知天有高、有多厚的吴应文头脑又再度澎涨,当更大、更有权的“官”。

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吴应文几折、几番碰壁之后,想官想得疯狂至极的,竟把不能高升、高就不满怪罪于礼品、礼金的郭局长,并孤一掷,多次变着法、托人信状自己顶头及曾为“当”打委马书记。

应文托人写出一封《举报信》,都引起了上组织的视,并花人物力和财一调查核实,其结果都查无实可惹怒了当时委、府一班人,后经委会究,决定交县公安局立案侦查。

根据委的指示精神,安局当即成由副局长范德的《匿名信》专案组,专案组成员达十二人之多。专案组立次日上,痕迹专张华强和几个助手,通过对市纪检监下来的、不同时间和不同地点的八封名信的字迹进行了科学、认真,得出了“系人笔迹”的结论。赓,专组便将紧紧盯住了县委书记劳动保险局局长曾经和现在的所有事。历时一年零三个月,反反复复地千五百余名机关工作迹比对完结,仍未发现与匿名信全相似的迹。经请示案侦门领导批准,专组又将迹比扩大到与马书记、郭局长曾经和现在一起作过的一千五百余名同事的至亲亲,又经近半年时间的反复比对、侦查,最终吴应亲侄儿吴川受吴应文指使而为。人们乎意的是,在依对吴应实施抄家、抓捕,竟在他搜出两支将火药上了堂制长管火药枪。就这样,公安报经县人民检查院准,吴应私藏枪支弹药罪、罪予以逮捕。民法院又以私藏枪支弹药罪、罪和伪造公文罪数罪并,判应文有期徒刑六年零八月。就这,搞得龙全县鸡飞狗跳、河翻浪的《状告县马书记和劳动保险局局长》的闹剧而尘埃

几十年过,当曾经知晓刘代中的巴扎克”吴应文“不成恩人”两场闹剧的人们仍依稀记得当年景、那结不少人们还将作为茶余后或赶不来趁的一有趣谈资。

至今龙县曾经上演过的这几闹剧”,依然存警示后人、启后人、教化后人之作用。

 

余德成.jpg

铁城,真名余德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重庆市作家协会、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秘书学会副长,《办公室工作》杂志总编辑。曾先后岀版纪实报告文学集《我和我的老乡们》、论文集《探索之痕》和长篇通讯文集《笔尖下的传奇》等专著三部。有诗歌、散文和小小说发表于《西部散文选刊》《青年文学家》《贵州民族报》《重庆科技报》《红岩春秋》等报刊和《今日作家》《川渝作家》《巴渝文化网》《诗路文风》《银河系诗刊》等网络平台。


 编审:南山圆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